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50章 国中部总校舍决战3

说是作战,其实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

「《魔法强化》。」

我朝著抱在怀里的观阿,施展提升魔法攻击威力的辅助魔法。因为观阿很少直接以魔法攻击,因此这个魔法至今也没什么机会可以出场。

但是这次不一样,她的魔法是主力。

观阿快速地伸出右手的食指,瞄准固执地追逐著长月樱的地狱犬。

「《闪电》。」

一道光束将观阿的食指与地狱犬连接了起来。

我闻到了臭氧的味道。

那是道雷电。地狱犬瞬间停止动作,浑身痉挛。看样子,观阿使出的电击魔法似乎给了它强烈的伤害。

有用,那就再来一次吧。

「《闪电》。」

观阿继续使出魔法。地狱犬正面吃下这一击,发出了惨叫。

敌人也不是笨蛋,它发觉到处乱跳的樱只是诱饵之后,转向我们这里。

敌我之间大约距离20公尺。

地狱犬踢了一下地面,往这里冲来。它在短时间内加速,一口气缩短距离。

「《跳跃强化》。」

观阿对我施展魔法。风魔法等级2的《跳跃强化》如字面所示,是增加跳跃力的魔法。我得到风的力量,跳了起来。

我和观阿在空中飞舞著。

然后落在附近的树枝上,与地狱犬的冲刺擦身而过。

「呜咕……嘶。」

观阿低声呻吟,激烈的震动益发折磨著她虚弱的身体。娇小的少女咬牙忍耐著痛楚。

我只能在抱著观阿的手上加重力道,我现在该做的事是毫不留情地使役她。

去你的——我在心里狂骂自己。

地狱犬迅速停下脚步,悔恨似地仰望著躲到上方的我们。我本来还很担心它用跳的或许能够碰到这里,看来似乎是我庸人自扰。

接著,那家伙就停在我们的脚边。静止不动。

「观阿,困住它。」

「嗯,《大地束缚》。」

只见地狱犬脚边的草犹如生物般,拘束住它的四肢。地狱犬不断挣扎,试图将自己的脚拔出施了魔法的藤蔓束缚。

「《石风暴》。」

就在这时候,无数的石块自上空飞来。那些石头一颗颗地落在地狱犬身上,而且每一颗都比拳头还要大。

坚硬的石头重重地砸在地狱犬的头与身体上,它既无法逃跑,也没办法护住要害,只能单方面地被打倒在地。

有颗石头一击打中它左边的眼球。

蓝色的血液顿时喷出,变成火焰后散开,点燃周围的杂草。

地狱犬发出哀嚎。

魔兽瞪著我们,深吸了一口气,喉咙下的袋子跟著膨胀。

很好,上钩了。我暗自窃笑。

地狱犬的吐息一开始让我吓个半死,但它其实有个很大的弱点。

在施展吐息前,必须做出预备动作。大口吸气,好让喉头的袋子胀起,总之样子非常明了。

只要知道它的预备动作,就能抓准时机。

我的运动神经很差,但若只是这样,连我都能办到,如此就能够准确地使出那招。

「《反射》。」

七彩的扇状薄幕出现在我的下方,地狱犬的火焰吐息被我发动的反射魔法给弹了回去。

魔犬全身被自己发出的红色火焰包围,反正火是它自己的,应该不会有什么效果吧……

可是此时的它毫无防备,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闪电》。」

观阿使出电击魔法追击地狱犬。也不管是否击中,又马上再来一发。

受到双重攻击的地狱犬再也受不了,它从原地跳开。

啊,草的束缚解开了。这样啊……原来是被火烧掉了。

地狱犬此时已经遍体麟伤,一只眼睛毁了,身体摇摇晃晃,全身黑毛也被烧得萎缩,皮肤更是溃烂不已,发出肉被烧焦的臭味。

啊——即使是自己的火焰,也会受到损伤吗?原来可以使出火焰吐息,不代表自身完全对火免疫啊?幸亏如此。

地狱大会本能地害怕《反射》,这么一来它便无法使出吐息了。

那么,敌人能对位于树上的我们做的……

如我所料,地狱犬果然拼尽残余的力量,想用身体来撞我们栖身的树。

可惜它的动作一目了然。

「《石风暴》。」

观阿施放的无数石头,狠狠地击中地狱犬浑身上下。同时,地狱犬用头撞击我们所在的树,使得树木激烈摇晃,但这时的我已经跳了起来。

《跳跃强化》的时效每提升1级便增加1分钟,以观阿现在的等级来算就是3分钟,已经足够了。

我落在隔壁树上一根看起来够坚实的树枝上,观阿再次痛苦地发出呻吟。

每当我做出激烈的动作,观阿的寿命就随之减少,但我仍扼杀感情,命令观阿。

「上吧。」

「嗯,《闪电》。」

观阿对地狱犬施展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电击,而这一击终于……

黑色的巨犬四肢失去了力气。

地狱犬当场倒下,怪物的身体很快地便消失了。

现场留下了2个蓝宝石。

原来如此,竟然有2个宝石啊,是因为它跟半兽人不同吗?算了,这种事晚一点再来考察。总之——

「干得好。」

「嗯。」

然后,我们便被传送到了白色房间。亚理栖升级了。

◆◆◆

一来到白色房间,亚理栖便冲到我们身旁。

她和珠树都伤痕累累,早已用魔法强化过的体育服到处都有破损,露出的部分尽是瘀青与撕裂伤。

即使如此,亚理栖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只是泫然欲泣地对观阿施展《治疗》。她不断地使出《治疗》,一连施展了好多次。

「对不起,观阿。你一定很痛吧。辛苦你了。」

「嗯,没……没问题。」

观阿虚弱地笑著,并抬头望著我。

(插图)

才不过短短的时间,她便双眼凹陷,脸颊消瘦,脸色惨白,就像今天看到的众多死人一样。

「能被和和紧紧抱住,很划算。」

我紧紧地咬著嘴唇。

我知道观阿仰慕我。至少,她信赖著身为领导者的我。正因如此,我必须告诉她这件事,必须毅然地决定今后的活动方向。

「等一下唷,观阿。我马上提升治疗魔法,用《缺失治疗》帮你把手接回去。」

「不行,亚理栖。」

我如此宣告,坚决地摇了摇头

我瞪著一脸错愕的亚理栖。

「你的技能点数目前是6点,我不许你提升治疗魔法,你必须将枪术升上5。」

「怎么这样!那么,观阿的手……」

「等战斗结束之后,将手腕捡回来,再施加治疗魔法等级1的《静止》就好。依你现在的等级,手腕的新鲜状态可以维持3个礼拜。等你下一次升等,再将治疗魔法升上4就行了。现在不行,眼前我们需要的是你的枪术技能。」

我低头看著观阿。在我臂弯中的观阿仰望著我,温柔地笑著。

「嗯,和和,了不起。」

「抱歉了,观阿。」

观阿摇了摇头。

「真是冷静又正确的判断力。」

「我想你应该知道,※军官金肉人之后可是会输得很惨唷。」(译注:漫画《金肉人》衍生电玩中的角色。)

我和观阿四目相对,勉强地笑著。我们想透过笑这种行为,来驱散彼此的不安。

「为什么,观阿,怎么这样……」

亚理栖错愕地轮流看著我和观阿。

「一切都是为了获胜。」

「为了获胜,这是必要的。」

我和观阿这么告诉亚理栖。

我们两人都很清楚。

在这里感情用事,大家全部都会完蛋——我们是这么判断的。

不,亚理栖在理智上肯定也明白,只是她选择依照情感采取行动。

换句话说,她不是觉得自己『必须要这么做』,而是因为『想这么做』,才行动的。

这就是她的缺点。

有时候,人类会因为感情的能量而发挥出很强的力量,可是大部分的场合中,在战场上被感情左右都不是好事。

所以我必须限制亚理栖的行动,必须好好地引导她。

「亚理栖,我们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够活下去,才会这么做的。不先赢得眼前的战斗,观阿的性命很危险。比起其他事情,我们得将打倒将军半兽人视为优先。」

「可、可是……」

「这是命令,亚理栖,要恨就恨我吧。为了让大家活下去,我只会选择最适合的命令。听我的话,好吗?」

亚理栖瞪著我。她紧抿著双唇,笔直地凝视著我,紧握的拳头颤抖不已。

然后,她像是死心般垂下目光,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我……知道了。」

她小声地嘟哝著。

「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

「阿和学长,请你趁现在紧紧地抱住观阿。」

这是什么要求啊?我低头注视著观阿。

观阿的脸色因为亚理栖的《治疗》总算好多了,此时正红著脸仰望著我。

「能一直待在和和的臂弯里,我很幸福。」

「你啊……」

「既然正室都允许了,我要跟你卿卿我我。」

观阿用右手环住我的脖子,稍微抬高身体后亲吻我的脸颊。柔软的嘴唇触感,令我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

我看著亚理栖,她正以不安的眼神望著我。

「阿和学长,观阿她没事吧……?」

亚理栖似乎非常担心观阿。

她好像完全没把我和观阿卿卿我我的事情看在眼里,还真让人觉得有点寂寞啊。

「不用担心。」

即使不清楚观阿到底要不要紧,我还是充满自信地点了点头,顺便再次抱紧观阿柔软的身体。

观阿被闷得发出「嗯」的一声,声音听起来很压抑。

「只是,我们已经不能再使用魔法,你跟珠树接下来就只能自己设法应付了。」

我轮流看著亚理栖与珠树。珠树回望著我,感觉好像很不安。

「只有我们,能够办得到吗?」

「我也会支援你们的。但是,我想让志木同学她们尽量离远一点……」

「说得也是,毕竟太危险了嘛。」

将军半兽人和我们至今为止遇到的敌人不同,虽然实力相差悬殊也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它的冲击波非常棘手。

在游戏中,那就是范围攻击了。

如果是亚理栖和珠树,应该还可以稍微承受得住……不过,那是因为两人的个人等级已经10级了。要是低等的志木同学和樱在近距离之下被攻击,很有可能一击毙命。

「亚理栖、珠树,接下来就只能赌赌看了……」

「交给我们吧,阿和学长,我们的命就托付给你了。」

珠树砰的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部,并露出无畏的笑容。

「这不算什么。只剩1只了,只剩1只了唷,快快将它打倒吧。」

针对战术商量过后,亚理栖将枪术技能提升到5。然后,我们离开了白色房间。

亚理栖:个人等级11枪术4→5/治疗魔法3技能点数6→1


1.000778900077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