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48章 国中部总校舍决战1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48章 国中部总校舍决战1

我维持著跌倒的姿态撑起上半身,仰望著将军半兽人。

身材高大的黑皮肤半兽人,轻易地提起散发银光的剑,如神像般严肃地站著。它俯视我,像在夸耀自己胜利般地笑著。

糟了,这家伙真的很不妙。

昨天黄昏和菁英半兽人战斗的时候,我吓到立即决定撤退。但是,现在的我感觉到了远远在那之上、令人绝望的力量差距。

昨天,我和亚理栖都狼狈不堪。不过,多亏我的升级来得正是时候,我们才能想出对策。幸好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因此勉强取得了胜利。

这次,我才刚升级。即使打败了地狱犬,下一级离我应该也还很遥远。

不,这得取决于地狱犬的经验值多寡。

说不定亚理栖可以升级?这么一来,亚理栖的枪术就能升上等级5了吧。可是眼前的将军半兽人太可怕了,可怕到我不觉得5级的枪术能为战况带来什么改变。

连《寂静空间》都能打破的咆哮,可不是开玩笑的。这表示魔法的效果并不是绝对的吗?

是说,它将魔法给驱散了?

如果是这样,观阿其他的魔法——像是《金属加热》之类的也会没有效果吗?

那把剑还散发著银光,是有加上什么魔法要素吗?会是奇幻故事里常见的魔剑之流吗?刀口应该很锋利吧?还是有什么追加效果?

魔剑。我突然想到,某本小说里提到会吞食对手魂魄、毁灭世界的那种玩意儿……这个嘛,就算那把剑并不是这种等级,也会有什么追加效果吧……?

亚理栖和珠树必须与拿著那种东西的对手战斗吗?

我重要的恋人·亚理栖;珠树虽然不是恋人,但对我而言也是重要的伙伴。我必须命令她们冲上去吗?

事到如今,我才开始后悔进攻总校舍。我明明知道只要走错一步就会变成这样的。

不,志木同学并没有错。她只是提出目前最好的方法,而我也认同这个赌注是必要的,但是……

我不停地思考,以超快的速度尽想著这些没用的事情。

不行,集中精神。现在该做的事是什么?总之,现在要先解决眼前的困境……

「《烟雾》。」

观阿使用了魔法。风魔法等级1的《烟雾》,是能够卷起烟来遮住视野的魔法。魔法烟雾飞快地扩散到周围,挡住众人的视线。

对了,不能同时对上地狱犬和将军半兽人两个敌人,那么该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撤退!

「志木同学,我们要跑了,用那个!」

逃进森林的志木同学听得见我的声音吗?不管怎样,我站起身,跌跌撞撞地往森林奔去,亚理栖与观阿也跟著我跑。

与地狱犬面对面的珠树,缓缓地往森林的方向移动……

「要上啰,珠树,拉开距离!」

「好唷——」

从森林里现身的志木同学发出讯号,珠树立刻从地狱犬眼前退开。黑色巨犬屈起身体,想要去追珠树……

志木同学打开罐头,连同里头的物品一起扔了出来。罐头里的东西溅到地狱犬的脸上。

地狱犬痛苦地挣扎著,它发出愤怒的怒吼,头部大幅度地左右转动。

那股臭味顺著风,也飘到了我们这里。真要形容的话,那味道就像是鸡蛋臭掉的酸臭味。总之,就是一股超强的臭味。

「发酵鲜鱼真的很臭耶……」

志木同学事不关己地小声说道。她对因意外而吓傻的我们发出讯号,跑了过来。

「来,走这边。其他的女孩子我已经叫她们先回育艺馆了。」

「你扛的那个女生呢?」

「那个很胖的女生?是叫小堇吧?」

啊,你竟然说出来了,我好不容易才在脑海里用了比较客气的表达方式耶。

算了,怎样都好啦,这样她应该也能充分运动到吧。

「我们要将那些家伙引到陷阱那边唷。」

「知、知道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有那种罐头啊?待会儿真想问一下志木同学。不,总觉得自己也不是很想问,毕竟事关她为什么会准备臭酸罐头……

总之,我们一行人——精锐队伍4人,再加上使魔还有志木同学在森林里奔跑。为了将敌人引诱到陷阱那里,我们尽全力与敌人拉开距离。

反正地狱犬马上就会追上来,要是速度不小心变慢,那就没有意义了。

不出所料,耳边响起长嚎声,我们背后的森林燃烧了起来。

那家伙未免太乱来了。尽管只是猜测,但魔法造成的火焰大概很难扑灭吧。魔法造成的现象,似乎只能用魔法来应付。相对地,经过一定时间就必定会熄灭。

即使如此,若是火种让火势蔓延开来的话……它是想引发大规模的森林火灾吗?这是破坏自然生态啊,畜生。

不对,跟狗说什么破坏自然生态也没用吧。话说回来,那只狗的行动好奇怪。从后头不断传来撞到树的咚咚声。

啊——是因为嗅觉出现异常了吗?这应该是个好机会吧?

话虽如此,后头还有将军半兽人。即使回头战斗,也很难获胜。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将敌人引诱到陷阱那边才是正确的做法吧。

只要有陷阱,总会有办法的。冷静点,现在还不是慌张的时候。

「阿和学长。」

亚理栖一边跑到我身旁,一边用手碰触我的肩膀。

「《治疗》。」

对喔,我被烧伤了嘛。在那之后,我记得自己被将军半兽人的咆哮给震飞,然后又被柏油碎片打到额头。我用手摸了摸额头,啊,好像流血了。

总觉得这种程度的伤口,已经算不上是受伤了……个人等级超过10以后,我的身体好像变得更结实了。

就算有耐火的辅助魔法,被那么可怕的火焰吞噬,我竟然还能说自己没什么大碍……真是怪物啊。

算了,怪物也罢。无论我的身体起了什么变化,只要能够生存下去,怎样都无所谓。如果亚理栖她们也能因此而安全无虞,那就更棒了。

被亚理栖碰到的地方逐渐温暖起来,痛楚也慢慢消失了。

「谢谢你,亚理栖。」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阿和学长被狗吐出的火焰包围时,我还以为自己的心脏会就此停止。」

「没事啦,不过我的心脏也是差点在物理层面上停止跳动。魔法能防住某种程度的伤害,真是太好了。」

要是没有辅助魔法,会不会当场死亡呢?不对,我目前11级,等于拥有在游戏中类似生命值的东西,说不定真的能够撑过去……

但我没有要做这种人体实验的意思,也不想让其他人被那种吐息所杀。要是亚理栖被那道火焰围绕,曝露出烧焦的皮肤——那种画面,我绝对不想看到。

因此我得出结论,要尽快收拾掉那只地狱犬。可能的话,趁它掉进陷阱、什么都办不到的时候,由亚理栖刺杀它是最好的……

「将军半兽人跑到前面去了。」

在前头的志木同学如此说道。咦,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没将这句疑问说出口,志木同学却微微转向我这边。

「只要好好集中精神去听,就可以从声音分辨出来。侦查技能升到等级2的话,性能也变得相当高呢,只是还需要一点技巧就是了。」

呜哇~侦查技能还真厉害,虽然那个「技巧」令我很不安。她该不会是在白色房间里进行过什么奇怪的练习吧……

「可以借由左耳跟右耳改变精准度唷。方位和调整听得见的声音都是等级1就能做到的,只要细心训练这部分就可以了。」

啊——她果然是在做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样,MMO狂热者才会……算了,无所谓,毕竟那个小技巧现在非常有用。

「只能让将军半兽人掉进洞里,然后大家再一起收拾地狱犬了吧。」

「也是,那就这样进行吧。」

为了以防万一,我边跑边对志木同学和观阿施展《抵全属性:火》。这时候就很想用《魔法偏转》将效果扩展到整个队伍啊。但我没有这种余裕,因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下子,大家即使被那个火焰吐息击中,应该也能安全无虞了……不对,对于个人等级低的志木同学而言或许会有点困难?

「带我们到陷阱那边去之后,志木同学就先离远一点。」

「我会的。帮不上忙还勉强上前,这种行为叫做匹夫之勇。如果因此战死,也只能说是自找苦吃而已。我要更有效率地使用自己的命。」

我还真希望你能老实地说自己不想死呢。不说是吗?你这别扭的家伙。

「就在前面而已唷,跟我来。」

志木同学一度停下脚步,接著往左弯进动物走的小径。我们全都跟在她的身后。绕过大树干后,我们所在的位置就位于陷阱所在地面的另一边。

这个时候,将军半兽人正好割断树荫下高高的杂草,冲了出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步。我、观阿和志木同学退到后方,亚理栖与珠树拿著武器摆好架势。

将军半兽人露出笑容,以发著银光的剑进行突击。它不顾亚理栖和珠树已经做好接招的准备,以乍看之下十分随意的模样冲了过来。

是对自己的能力有著绝对的自信吗?还是只是个单纯的笨蛋?又或者是两者皆是?总之,将军半兽人笔直地猛冲过来。

结果立刻掉进陷阱里。

「很好。」

观阿用力地握紧拳头。

「成功了,接下来就只剩打爆它了,亚理栖!」

「嗯,珠树!」

亚理栖很自然地想去窥看洞穴底部…

不好的预感向我袭来。

「亚理栖,停下来!」

我反射性地使出了魔法。

「《反射》。」

七彩屏障出现在亚理栖跟前,而且反弹了什么东西。沉重的声响从陷阱中传出。

令人毛骨悚然的怒吼声在森林中回响,周围的落叶犹如龙卷风似地飞舞著。亚理栖和珠树不由得脚步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身材高大的黑色半兽人从洞里跃出。等我察觉到它是跳出来的时候,将军半兽人已经在洞穴旁的地面著地。

竟然只凭跳跃就脱离了洞穴,这一幕令我颤栗不已。就在那一瞬间,无敌的陷阱被破解了。

而且……刚刚反射的……该不会是——虽然什么也没看见,但我的预感如果是正确的话,侦查时杀了乌鸦的就是……

关于将军半兽人使出的攻击,我有了某种预测,也就是说——将军半兽人此时正以左手从腰间的小包包里取出什么,而那个动作……

攻击要来了。

会是谁?不对,不管目标是谁,谁被盯上会最糟?

答案很简单,在所有成员中,有一击毙命的危险的就是……

我像是在掩护志木同学似地站到她前方。

「《反射》。」

这个答案只对了一半。有某种东西从将军半兽人的左手飞出,朝我们飞来。

算了,我还是说清楚吧,那东西就是小石头。将军半兽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高速地拋出小石头。

那颗小石头袭向护著志木同学的我,然后被七彩的屏障弹了回去。

可是,小石头不只有一颗,将军半兽人连续扔出了2颗小石头。而第2颗石头,瞄准的是观阿。

「咦?」

观阿发出受到惊吓的声音。

然后,她的身体被往后击飞。

同一时间,被我弹开的小石头打中将军半兽人的左手,让这家伙左手的大拇指往不可思议的方向扭去……

这也代表,那攻击具有这种程度的威力。

我太大意了。要是反弹的地方不对,除了志木同学以外的人也会死去。

话说回来——

观阿身旁,有个细长的东西在空中飞舞著。

那是一只手。

只凭一颗小石头,观阿的左手就连根断裂飞走了。

「啊……」

观阿维持著惊愕的表情,就这么倒在地上。


1.000747600074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