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39章 志木同学的忏悔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39章 志木同学的忏悔

2点前的这段时间,我都忙著帮体育服与武器行使必要的附魔。

这下子,我的MP全空了,接下来大概得花上100分钟才能让MP全数回复。

「等你的MP一回复,我们也该出战了。」

志木同学果断地宣布。在我结束全部附魔的时候,她进到了位于3楼的个人房。

我坐在床上,志木同学坐在这间房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与我面对面而坐。

「说是这么说,其实主要负责战斗的还是阿和同学你们4个人啦。」

「毕竟现在将经验值集中给我们会比较好吧。」

志木同学的计划很单纯,就是以某种魔法为基础,由我们4人进攻总校舍。

「半兽人不是分散在总校舍的各间教室里吗?我觉得只要使用《寂静空间》从窗户入侵,然后再各个击破就行了。」

《寂静空间》是风魔法等级2的技能。观阿在先前那场战斗的最后提升了风魔法的等级,习得了这项魔法。

这个魔法可以张开类似结界的东西阻隔声音传达,能够施展在人物或是物体上。被施加魔法的对象就算移动,空间也会跟著移动。范围是以对象为中心、半径3公尺左右的圆。在风魔法等级2的时候,持续时间是2到3分钟。

只要让队伍成员全部进入这个空间内,便能不发出半点脚步声地移动和动作。在空间内进行战斗,也能消除战斗的声音。即使我们踏进教室内并歼灭了半兽人,隔壁教室也完全不会察觉到——只要有了这个魔法,连这种惊人的花招都有可能实现。

当然,这是在事情进行顺利才能得到的结果。我一点也不认为我们能随时处在理想状态下战斗。

即便如此,若是现在的亚理栖和珠树……

「只有1只菁英半兽人的话,应该已经有办法应付了吧?」

「这个嘛,如果能在不被敌人发现的状态下进行打斗,我觉得大概可行。」

根据亚理栖与珠树的回报,武器技能升到等级4之后,她们已能跟菁英半兽人平分秋色,甚至占有优势了。

虽然这当中有一部分也要归功于我的辅助魔法效果,但按照两人如今的实力,也不需要太过畏惧菁英半兽人了。

「问题在于,还要打倒多少半兽人,亚理栖和珠树的武器技能等级才能升上6。」

我稍微计算了一下。先前的战斗中,珠树和观阿升级后,为了让女生宿舍组的个人等级升到1而不断奔走。所以在她们升级后,我们应该没有打倒半只半兽人。

等一下再询问详细情形,不过先以这样为前提进行计算吧。跟以前一样,1只半兽人的经验值是60,呃……

嗯,珠树的经验值还处于等级7一开始的状态,也就是1680点。亚理栖要再加900点,所以是2580点的等级8。

珠树的技能点数还剩3点,亚理栖则是O。这样的话,为了让武器技能的等级再升上2等……

珠树的个人等级提升到11,剑术技能就能上升至等级6。要升到11等需要3960点经验值,也就是说还差2280点,必须再打倒152只半兽人小卒。

亚理栖的话,不升到14等,枪术技能就无法升到等级6。而要升到14等,需要6300点经验值,目前还差3720点,得再打倒248只半兽人小卒。

「这样就算将国中部里的所有半兽人和菁英半兽人都杀掉,好像也不太够吧?」

我率直地说出感想。

「对啊,半兽人枯竭得很严重呢。」

志木同学装作在开玩笑的样子……就算期间多少能打倒几只菁英半兽人,但要讨伐100只以上的半兽人,还是相当吃紧。

「不过,至少得让珠树的技能等级升到6吧。否则跟将军半兽人战斗会很吃力。」

「一定要在今天打吗?」

「你觉得到了明天,那些女孩还能活著吗?」

我想起从女生宿舍救出来的那些女孩,直到亚理栖施展回复魔法前,她们的模样都非常凄惨。还要继续遭受半兽人的残酷虐待,熬过一晚……

嗯,不可能吧。今天大概已经是极限了。

「顺带一提,从我实际遭遇到的暴力程度来考量的话……」

「请你停止自虐。」

志木同学又讽刺地笑了。啊,真是的,这个人的自虐玩笑听起来真的很不舒服耶!

「另外,还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

志木同学说到这里,神情转为严肃。对了,她刚才去问了从女生宿舍救出来的女孩子。

「有弄清楚什么事吗?」

「关于女生人数不足的原因,有部分半兽人似乎把女孩子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从女生宿舍?」

「嗯,那些半兽人身穿紫色长袍、身材娇小,跟其他半兽人有点不同。虽然不晓得判断的标准是什么,但它们挑选了一些能搬走的女孩子。」

穿著紫色长袍的半兽人?这是怎么回事?它们会使用魔法吗?

为何要掳走女孩子?光在女生宿舍凌辱她们还不够的理由是什么?

不不不,等一下。我至今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不对,是因为这问题连思考的价值都没有,所以被我刻意无视了。

「话说回来.半兽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这个嘛,比方说需要用来当作仪式的活祭品?」

听到志木同学的推测,我恍然大悟。我们两人互看了一眼。

◆◆◆

「半兽人是从山的北边,也就是山顶的方向过来的吧。」

「好像是。这样的话,她们应该就是被带到那里去了吧。不过,也有可能被关在总校舍的某处。」

「为了确认这点,有必要潜入总校舍一趟呢。」

关于半兽人袭击学校的理由,我原本以为是因为这里有女人,所以半兽人才会跑来奸污她们。

毕竟那些家伙感觉很单纯,又是猪,而且实际上头脑也真的很笨,恐怕不适合团体行动。

我认定它们是一群直肠子的家伙,因此便没有注意到其他地方。

可是,假设有某种生物在率领半兽人,而它有事情要让半兽人去做。

将能利用的东西都用尽后,剩下的学生对它来说就没用了。所以——

「接下来就随便你们玩。」

「※不愧是奥兹大人,真是内行!」(译注:这两句台词出自游戏《皇家骑士团2》,暗黑骑士奥兹与其下属讨论如何处置一名女性角色的一幕。)

想必半兽人应该进行了一段如上的对话吧。话说奥兹是谁啊!

「是说,阿和同学。我想了想后,总觉得那些半兽人之前所待的地方,一定有将军半兽人,或是地位比它高的对手在,所以……」

「所以,我们得趁现在蓄积能够对抗那些家伙的力量,对吧?」

志木同学点点头。

「我不认为总校舍的半兽人就是主力部队。根据阿和同学的侦查,高中部和国中部有著数量差不多的半兽人部队,因此我推测主力部队还在森林深处的可能性很高。」

「我们该在今天之内攻到那里去吗?」

「大概没办法吧。」

嗯,我也觉得没办法。但我赞成尽量除去半兽人,尽可能地提升我方战力的方针。而且,我也举双手赞成去救出被囚禁在总校舍的女孩子。至于原因嘛……

「让我来猜猜你在想什么吧?」

志木同学如我所料地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

「要跟高中部对立,棋子当然是愈多愈好啰。」

「没错,我想把我们救出的人当作棋子,利用他们去跟高中部对抗。你的意见是?」

「非常赞成。至少光听你的说词,我就觉得自己跟佐宗同学率领的党羽合不来。他不是将学生当作盾牌了吗?这跟模仿督战队的菁英半兽人又有什么差别。」

「那毕竟只是我看到的印象,何况我也有可能因为憎恨阿芝而说谎啊。」

「从你刚才的样子来看,我不认为你在说谎。你又不是什么名演员,演技不可能纯熟到将恐惧演得如此逼真。」

少啰嗦,别多管闲事啦。志木同学露出微笑。

「最坏的情况,就是要铲除他和追随他的那一派吧。」

「你决定得还真快。」

「哎呀,这是我反覆思考过后的结论唷。」

哪有时间让你思考这么久啊?

「在我升上等级2的时候。」

啊,是吗?她在之前的战斗中独自应战,所以升到了等级2。她在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人深入思考了这些事吗?

换句话说,关于高中部的现状,她早就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预测?

「没有唷。我只是建构了几个可能的发展,在某种范围内变换局部要素,做了许多思考实验。」

原来如此,我完全不懂。不,动机是明白,但是我模仿不来。

「我觉得你是一到紧要关头反而更强的人,是那种可以在突发状况下做出最好选择的类型。我就不同了。我会深思熟虑,准备好各种选项,再依照情况从中选出最适宜作法,所以很不擅长临机应变。」

「我倒是看不出来。」

「那是因为我平常都隐藏得很好。可是昨天就不行了,突然遭遇半兽人这种虚幻的事物,我惊讶得脚步停止了,只能呆站在原地,完全动弹不得。」

志木同学如此说道,低下头来,有些犹豫地陷入了沉默。

稍微思考过后,她抬起头来,笔直地望著我。

「只有这样倒还好。阿和同学,你知道吗……我啊,那时候拉著朋友的衣服,害得她也无法逃跑。」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这么想著。看著志木同学哭丧著脸却又强颜欢笑,至今的疑惑总算迎刃而解了。

这是她一直没跟任何人告白的忏悔。因为自己自私的行为,导致朋友错过逃跑的时机,最后不幸丧命。

这个愚蠢行为造成的结果,就是她一个人幸存了下来。

所以她才会像个殉教者,独自承受著这份苦难。之所以数度自虐地提起被半兽人虐待的事,说不定也是她给自己的惩罚。

不让亚理栖替自己施展《心灵治疗》,大概也是想把自己的痛苦视为这项罪过的惩罚。

无聊——要这么嘲笑她是很简单的事。

可是我笑不出来。面对被过去的失败拖累,却还是边吐血边挣扎著要前进的人,我无法讥笑对方这样只是在自残。

因为这跟我昨天犯的错误一样。

在遇见菁英半兽人的那段期间,第一次救了志木同学后,我没向亚理栖坦白自己与她的关系,所以亚理栖才会为了保护志木同学而停下脚步。

我差点就失去了亚理栖。

所幸结果一切顺利,也多亏如此,我和志木同学才能像这样面对彼此。我赌赢了,而且得到的事物相当庞大。那是场值得冒险的豪赌。

但这一切都源自于我的错误,只是错误碰巧顺利地被弥补。因为清楚这点,我才无法嘲笑她。

要是当时失去了亚理栖,我还能振作起来吗?现在还能像这样笑著吗?

如果这个预想在未来成真,而碰上这种事的我还能笑得出来的话——

那么不管是使用时光机还是什么,总之我会用尽各种办法前去殴打这样的我。

那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是无法容许的过失。

所以我不会讥笑志木同学。

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开口安慰她。她大概也不希望我这么做吧。

她只希望静静地被苛责,然后以此作为动力,为大家鞠躬尽瘁。

没错,无论动机为何,她最终还是帮上了我们的忙。没有她在,我们就无法继续之前那样的行动。

而且,最重要的是……

「所以,阿和同学——」

志木同学再次讽刺地笑了。

「我再说一次,给我更多的重担吧。给我重到能让我痛苦到打滚的沉重责任,我会承受给你看的。你所需要的一切,即使粉身碎骨,我也会准备好的。」

若是她的献身能够拯救我们大家,那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1.000742300074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