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36章 国中部总校舍

时间来到正午。

我们决定休息一下,虽然午睡一词听起来很悠闲,但每个人都累瘫了。

2名国一学生在回到育艺馆后,马上就倒在大厅里。

幸存的2名前卫带著替换的体育服与内裤快步进入厕所。

大家都当作没看见,真是温柔。

但是,观阿还是兴冲冲地告诉我这件事。这家伙感觉比其他人还有精神,不知是否因为升等,耐力也跟著提升的缘故。只是刚才毕竟被带著四处奔波,她走路时脚步还是有些不稳。

「好臭,两个人都吓到大便了。」

这家伙真是个恶鬼。

我个人是认为,在菁英半兽人逼近眼前,而且身旁一起战斗的同伴还被砍成两半的情况下,能够维持清醒就已经很厉害了。这是《洁净之心》的效果吗?如果是,那便不枉我特意花费贫乏的MP施展魔法了。

一名同伴死了。

可是,大家却比我想的还要平静。尽管悲伤,但过于在意同伴之死的看来只有我。

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前往女生宿舍的人都看到了朋友悲惨的死状,就算没看见,昨天也经历了许多事。

是眼泪已经流干了吗?还是单纯习惯了人的死亡?无论如何,情感逐渐麻痹也是种幸福。

我觉得,大家不再为了一个人的死而大受打击是件好事。如果太过在意,心很快就会生病的。

毕竟,我们周围环绕著太多死亡。

◆◆◆

我也累得精疲力尽。其实现在应该要把注意力放在侦查或警戒上,可是我已经没有在意那些事的余力了。

「这段时间由我们守备,请你好好休息。」

名为长月樱的马尾少女如此说道。

「但是,你们也累了吧?」

「被半兽人凌辱的时候,我们都是半昏半醒的。」

她说这番话时表情丝毫没变,让我不知道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个低级的玩笑。不过,此刻我选择接受她们的善意。

是说,辅助队伍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初次经历战斗,体力早就超越极限了吧。少女们在大厅里不顾形象地躺著,我从2楼的平台往下望著她们,这么思索。

让她们操劳成这样的人是我,并且还有人牺牲了。

下山田茜学妹,她的死是我的责任,而我也乐于承担这一切。

今后可能还会有人死去,那些全都是我的责任。

但我不是独自一人,还有亚理栖、珠树和观阿,而且志木同学也会和我一起分担责任。

我必须宽容,必须学会和大家分担职责、和大家共存,这样才能回报下山田茜学妹为我而死的恩情。

我要尽可能地去做自己办得到的事。

幸好,我在刚才的战斗中得到了强力的魔法——辅助魔法等级4的《武器炼化》和《盔甲炼化》,我要用它们来强化大家的武器与防具。

可以的话,我想强化大家的体育服和运动短裤。此外,也想强化帽子之类的。

我向志木同学提起,却马上遭到驳回。

她带我到3楼的一个房间,然后锁上门。

我们独处一室。志木同学要我坐到床上,自己则是坐在椅子上翘著脚,傲慢地抬起下巴。

「竟然想帮所有人附魔,你以为要花上几个小时啊?包含刚升上等级1的4人,一共有8名前卫。在这当中,只要确实强化亚理栖和珠树的整套衣服和帽子就可以了,还有手套也要。其他人只强化体育服就好,后卫连强化都不需要,除了你和观阿例外。」

可是——我表达抗议,志木同学却摇了摇头。

「听好了,阿和同学。我们并不是平等的,成员当中有死了也没关系的人和绝对不能死的人。精锐队伍的4人是绝对不能死的,特别是你。你是大家的希望,这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意思是,下山田学妹是可以被替代的吗?」

「嗯,没错。」

志木同学平静地说完,接著冷笑了一声。她表现得犹如自己是个反派角色,即使演技并不熟练,仍刻意装得像个大魔王。

只是,她紧握的拳头却在颤抖。那双眼睛凝视著我,感觉既哀伤又寂寞。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演反派的料嘛。

「虽然很遗憾,但我跟你都是特别的。我们与下山田学妹不同,不能以死作为解脱。如果我们其中一人死去,就会变得群龙无首。将他人当作诱饵,苟且偷生,苟延残喘地活下去——这才是指挥官该做的事。」

她老爱对我说这类既讨厌又恐怖的事。尽以一些听起来绝望的事,让我心生胆怯。

可是我现在明白,这就是她的诚意。我不是一个人。志木同学的言外之意即是,她同样有著背负同伴之死的心理准备。

还真是笨拙啊,她应该比我这种人选爱逞强吧。

「阿和同学,亚理栖对你而言如果是必要的,那么为了让她幸存下来,你要尽可能地对她投入资源,即使必须削减给我们的资源。」

「你认为这样好吗?」

「我无所谓唷。」

志木同学笑了。

「我已经决定不再逃避。不管碰上任何困难,我都会努力对抗。就算会被人怨恨也一样。」

「就算我反对也是吗?」

「我会说服你。」

「就算我防著志木同学,你也能够说服我吗?」

「这个嘛,如果当面说服很困难,我会先跟亚理栖交涉。若是这样也行不通,就去跟珠树哭诉。观阿很聪明,我想她一定会赞同我的想法……」

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不对,这点我早就知道了。

她是个坏女人。我若想逃离她,恐怕只能直接了断她的性命吧。

志木缘子这个女人知道只要有亚理栖在,我就不会采取这种鲁莽的作法。正因为有亚理栖这个安全阀,她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坦承一切。

「嗯,总之就是这样啦。」

志木同学说完后站起身,桀傲不驯地俯视著我。

「不准死喔,阿和同学。也不能崩溃唷。要是觉得难过,就依靠亚理栖或是我吧。无论多任性都无妨,只要你觉得是必要的,尽管告诉我。我会想办法达成的。」

必要是吗……我露出了苦笑。

如果我说需要女人,她一定会立刻献出自己的身体吧。搞不好还会再加上一句:「你以为我没有这种程度的觉悟吗?」

就算我表示想要同伴的身体,不论是谁,她都会去说服对方吧。啊啊,这家伙真是……

吃屎吧。

嗯,该怎么说呢——我终于找到一个非常适合她的评语。

「你还真有男子气概呢。」

(插图)

志木同学露出像是吃了黄莲似的苦涩表情。

很好,扳回一城了。我握紧拳头。

◆◆◆

我目前的个人等级是9,MP每10分钟会回复9点,要回复全满状态需要1小时又40分钟。

在等待MP回复的期间,我派出乌鸦出外侦查,自己则在3楼的个人房里躺著。志木同学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双手环抱在胸前,就那样看著我。

《乌鸦召唤》要花费1点MP,《遥视》则需3点。我将这些都算在误差范围内,让施加了《遥视》的乌鸦出发。

首先是国中部的总校舍。我亲眼确认过这里就是我们真正的目标——半兽人的集合场所。刚才进军育艺馆的半兽人大军,也是从这栋总校舍的方向来的。我们应该削减了它们不少战力才对,但是……

总校舍的校园里目前还有30只左右的半兽人,校园中央燃起了营火。

里头烧的是人类。半兽人似乎是将尸体当作木柴点燃,然后在周围欢腾喧哗,宛如在举行祭典似地。

我咬紧嘴唇注视著那幅景象。乌鸦不会因为我的情感而有所顾虑,它淡淡地在校园上空盘旋,接著飞进总校舍内部进行侦查。

总校舍一共有3层楼。1楼教室的玻璃全部都被打破,而且是从外侧遭到破坏。半兽人应该是打破玻璃窗,从这里侵入内部的吧。

当时虽然是放学时间,但似乎还有很多学生留在校内。我看到好几具头部被斧头砍裂的教师尸体,旁边还有赤裸著身体的女孩正被半兽人凌辱。她们全都浑身无力,动也不动。

乌鸦在2楼、3楼以及校舍内巡视,偶尔能看到青铜色皮肤的半兽人夹杂在半兽人小卒中。总校舍里,大概有7、8只菁英半兽人。

看情形,可能还有将近10只左右。这个数量太多了,多到令我感到绝望。

然后是3楼,这层楼的最深处有间音乐教室,教室那扇厚实的门现在是敞开的。

乌鸦悄悄地窥看教室内部,里头有只身材特别高大的黑皮肤半兽人。它手中握著闪烁银光的剑,披著金色的披风,稳稳坐在钢琴上,慵懒地俯视服侍自己的部下。

将军半兽人——我脑中浮现了这样的词语。就算它不叫这个名字,也不会差得太远吧。那只半兽人的确有种身经百战的将军风范。

将军半兽人身边还坐著某种长了很多毛的黑色动物。是什么呢?那东西隐没在钢琴的阴影下,看不清它的身影。

那动物比我的使魔灰狼还要大,双眼闪著赤红的光芒。

就在这时候,那动物的视线往这里扫了过来。不对,它是与乌鸦对上视线。

那眼神令我毛骨悚然,体内涌起一股仿佛一切都被看透的感觉。

下一秒,那动物仰起头,望向将军半兽人。

将军半兽人的右手动了一下。是投掷,它朝乌鸦扔了某种尖锐的东西。

我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连结中断,乌鸦被杀了。


1.000594900059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