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29章 两位司令塔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29章 两位司令塔

「我相信你,我们的队伍需要你这种具有领导能力的人。为了让大家团结,我希望你能积极行动。」

「知道了,我会尽己所能为你工作的。等著瞧吧,我会建立一个随时都能给予你需要的支援、适当处理你带来的麻烦事、还能让我们全体团结存活的组织。」

志木同学继续说道:

「因此,你也必须获得强到无论之后发生什么事都可以顺利克服的力量才行。」

我们都心知肚明,就算没有宣之于口,彼此也知道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

接下来也不会有任何支援。

国中部的老师们若是平安无事,应该早就跟我们取得连系了。最坏的状况是,高中部也全军覆没了。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像我们这般团结,众人彼此反目,形同一盘散沙。

而我们有志木同学,有这位愿意让我一步、推举我为队长,并统和大家的才女。即使是高中部,也不一定会有跟她一样优秀的学生或老师存活。

只有个人等级升到1的人,才能在这个严酷的环境中生存;只有能够形成集团、拉拔其他人成长之人,才能稳定地增加战力。

更惨的是,目前能够晋升等级1的新人,说不定只剩这个育艺馆里的成员而已。

我们必须集结等级1以上的人,成立可以基于同一意志行动的集团,不然迟早会全灭。

不对,像我和亚理栖这种等级的人,或许有办法以一、两个人为单位继续逃跑。等我的个人等级升到50左右,使魔也许就能技压半兽人了。不过、光是这样肯定还是行不通吧。

尽管只是假设,但那些半兽人一定只是前锋而已。

为什么会有这个白色房间?为什么我们会和整座山一起被转移到异世界?那些脑袋很差的猪人会突然出现在学校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这起事件的背后,还隐藏著「什么」。

这绝对还只是前哨。

就连半兽人的袭击,也仅是为了防备真正灾厄来临前的准备期吧。志木同学的话明显是以这些作为前提。

为了应付将来而建立的组织,主要构成是让大批成员支援以我为首的少数精锐。志木同学也对我表示,她会率领这支支援部队,并一手揽下黑脸的角色与处理麻烦的职务。

她为什么不在昨天或今天早上说出这番话呢?

那是因为我当时还不信任她。

她十分聪明,头脑好到令人讨厌的地步。她打从一开始就描绘出这样的蓝图,为此而布局。那颗精明透澈的脑袋,现在也试著要洞察未来走向。

老实说,我觉得这样的她很可恨,同时也感到嫉妒。可是,眼下我们就是需要志木缘子这种人才,毕竟我做不到这些事。

能够容纳他人的度量——这就是她对我的要求。

好,我就成为你期望的那个样子吧。

我有想要守护的事物——亚理栖。为了保护她,无论是多大的改变,我都要做给大家看。就算是恶魔,我也会与其联手。

何况比起恶魔,她的想法肯定更好。

「那么,重新开始作战会议吧。」

「嗯,首先是会有多少敌人攻过来这点吧……」

「估计会有不少吧。此外,关于同伴的配置……」

志木同学不知从何处拿出了黑色油性笔,在地板上画起育艺馆周边的地图。

「我早就想在地板涂鸦看看了。」

她一脸高兴地说著,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而且在这里乱画也没关系,因为下次回来时一切又会恢复原状了。」

「这个嘛,是这样没错啦……」

相对地,这也代表著不管在这个房里写了多少东西,都无法带出去。能从这个房里带走的,只有记忆而已。

所以我们在这个房间里拼命绞尽脑汁进行讨论。我们毫不在意时间,持续商议所有事情。

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虽然有些讽刺,但她跟我相当合拍。先由她提出初步构想,再由我以此为基础、发展出具体的作战方案。而我战略中的不足,她则能发现并迅速补救。当计划愈发完善,彼此的步调也愈是一致。

最后,我们光凭「这个」、「那个」、「哪个」、「那边」就能进行对话了。

「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

志木同学与我四目相对,接著露出苦笑,似乎也对此感到意外。

另外,她好像是个游戏爱好者。她说不定想隐瞒这件事……但我却从她的字里行间中察觉到了。

「志木同学很熟悉游戏的事呢。」

「没这回事唷。」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将辅助魔法称为增益魔法?」

「我、我才没这么说呢。」

志木同学双颊泛红,将头转开。喂,事到如今还有必要遮掩吗?

「来来来,将你羞耻的过去全都摊开来吧。」

「不是啦,我只是稍微迷上了MMO,结果半年没有踏出家门,爸妈在盛怒之下就把我送进这所没有网路的全住宿制学校……」

志木同学的过去太出乎意料之外,让我为之傻眼。身为副班长的她以前居然沉迷网路游戏而忽略现实生活,班上同学知道这件事吗?

「自从来到这所学校后,我就转换心情,只顾著认真读书。之所以加入茶道社,也只是想告诉爸妈我已经改正了……」

「你这完全只是在假装而已吧。」

这所学校的外部学生入学考门槛非常高,半年来光顾著玩网游的人能考上也太厉害了。想必她原本的成绩就很好,也难怪父母会担心了。只是,现在变成这样……

(插图)

「来到异世界,别说是网游了,根本什么都没有嘛。」

「是啊。」

「话说,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今天,甚至不晓得2小时后自己是否还活著。啊,别搞错唷,这种牢骚我只会在这里说,在外头我还是会装成一个自信满满的领导者。」

所以你也要维持自信满满的状态——这是她的话中话。

「不过换个角度想,就是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加入茶道社,我现在才能活著,这样或许也是一桩好事。」

经历过那种事,还能说出「好事」这种话吗?就算是我也无法直接问出口,志木同学似乎从我散发出的氛围感受到了我的疑惑,她维持著双手抱胸的姿势,轻轻地耸了耸肩。

「对于高中部还有生还者这点,我可是完全不抱任何希望。」

「是吗?」

「就算还有生还者,比例大概也是10人里有没有一个都不知道吧。而且当中说不定有几人目前还被半兽人抓住呢?」

嗯,考虑到连要让个人等级升到1都有困难的现状,的确如此……我的心情不禁转为阴郁。我很想尽快放出乌鸦飞到高中部侦查,只是目前没有余力和时间去处理这些事……

如果真有余力的话,我想先让乌鸦去察看国中部的各个校舍。

「对了——」

志木同学说道。

「我可以叫你阿和同学吗?」

意思是她想在人前表现得跟我很要好吗?这个团体现在是由我跟志木同学两人来统领国中部的后辈,成为实质领导者的两人互相亲密地称呼对方名字,应该可以带给她们无比的安心感。

「没问题,我不介意。不过我想按照以往那样,叫你志木同学。」

「嗯,班上的女生也都这么叫我,谁教『缘子』实在很难念。」

这么说来,我记得班上的女生好像确实都叫她志木同学。

「啊,我并不是讨厌自己的名字。虽然觉得很老派,感觉超土的。」

那不就是讨厌的意思吗?我很想这么吐槽,但事关名字这种棘手的领域,因此我选择了沉默。

「不过只要你想叫,不论是缘子、阿缘或小缘都可以唷。」

「志木同学比较好。」

对吧——志木同学笑著说道。

「就这样啦,请多指教,阿和同学。」

志木同学再次对我伸出手,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她的手。

「啊,这种时候不需要勉强自己跟我亲近。两人独处时,叫我可怜的半兽人发泄桶也没关系。」

「你这种自虐方式也差不多该停止了。」

志木同学调皮地伸出舌头嘿嘿笑著。她能表现得如此勇敢,那颗坚强的心的确非常可靠啦……

至于最后嘛——志木同学说道。

「在这场战争里,除了你的部队,其他人都由我来指挥。除却精锐队伍,其他成员的命令权就由我接收了,可以吧?」

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地歪著头。

「意思是,你只要想著怎么保住亚理栖、珠树和观阿的性命就好。」

「我是没差啦……可是究竟是为什么?」

志木同学沉默地撩起头发,看见她那双蕴含悲哀的眼眸时,我瞬间理解了。

「你的意思是同伴会死?而我无法背负起那份罪过?」

「只是假设而已。不过,万一事情真的发生了,你因为罪恶感而崩溃,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所以那份罪恶感就由你来背吗?」

「我就忍给你看。只要想起自己曾被半兽人强暴过,就会觉得将同伴用完就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骗人——我瞪著她。她怎么会认为光凭那种表情和眼神就可以骗过我?但是,志木同学却对我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就说是万一了嘛,我只是先考虑最糟的状况而已。你跟我,若有一方会先阵亡的话……由我来不是比较好吗?」

我无法反驳。以客观的角度来看,她说的都是事实。

和久:个人等级7辅助魔法3/召唤魔法3技能点数2


1.000603900060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