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28章 与志木缘子对决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28章 与志木缘子对决

育艺馆大厅中的少女们慌张不已。

半兽人已经晓得幸存的学生就集结在育艺馆,这个消息令她们非常惊慌。

我该对她们说些什么才好?接下来又该采取何种战略呢?

等等,留在育艺馆真的是最好的策略吗?是不是应该马上逃离这里较好呢?

如果要逃,是全部人一起逃吗?

从女生宿舍带回来的少女有一半以上还浑身无力,其余的人大概也跑不动吧。

难道要舍弃她们,自己逃走吗?

先不管大家会不会同意,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要从半兽人手中夺回别处,再将那个地方当作据点吗?还是要避开半兽人耳目,一边悄悄移动一边野营呢?

即使我们现在暂时保住性命,到了明天、后天又会怎么样?

还是干脆把全部的人都丢下?

只有我、亚理栖、珠树和观阿逃走如何?但是,亚理栖她们是否会同意……

我呆站在刚发生过激战的大门前,绞尽脑汁拼命地思考著。珠树、亚理栖和观阿一脸忧虑地望著我。

志木同学拍了拍手,让大家的目光集中到她身上。

「总之先做自己办得到的事吧。」

少女们遵照她的指示动了起来。她让依旧毫无体力、没有生气的生还者睡在3楼的床上,再带领从女生宿舍走到这里来的人前往浴室。

在这段期间,我只是静静地望著志木同学指挥国中部学生的样子。

其实我很清楚,她做起这些事来比我更加熟练。尽管不清楚志木同学做为战斗指挥官的能力如何,但她肯定是个有能力的领导者。

而志木同学与我不和,正是这个集团目前最大的不稳定要素。注意到这点的,目前大概只有明白事情经过的亚理栖吧。不过,大家迟早都会发觉的。

她们会察觉我的小心眼,还有志木同学的优秀。到时候,大家就会……

不对,我具有战斗能力,而且亚理栖和珠树也都服从于我。既然我身怀武力,其他人应该也不会反抗我吧。

可是那又如何?纠结这种问题,我们就能赢得了半兽人吗?

我用几乎要出血的力道紧紧咬住嘴唇。

心灵软弱、偏执又胆小,我开始讨厌起这样的自己了。

该怎么办?

决定了。

我抬起头,看著亚理栖她们。

「我想先暂时解散队伍。」

我用笑容安抚惊讶的两人,走到外头放出乌鸦前去侦查。

接著来到在大厅指挥的志木同学身旁,捉住她的手。

「咿、等等,你要干嘛啊!」

志木同学脸色发青,用胆怯的表情望著我。糟糕,我忘记她害怕男性的触碰了。

我连忙向她赔罪,然后马上进入正题。

「跟我组队吧。」

「你想干嘛……」

「我再打倒一只半兽人就会升级,我想跟你在白色房间谈谈。」

志木同学困惑地看著我。

「只有我们两个?」

志木同学能从我的表情看出我下了怎样的决心吗?

「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

即使感到犹豫,她还是点了点头,这时我的乌鸦正好带著情报回来了。

「东南方的森林中有1只半兽人在徘徊,我要去打倒那家伙。」

「我们不能离开太久,马上出发吧。」

我和志木同学快步进入森林。

我们只花了5分钟左右,就发现了那只手里持枪、逡巡不前的半兽人。我命令灰狼进行攻击。使魔狼朝著半兽人扑去,半兽人则以枪戳刺作为反击。

「赶快做个了结吧。」

志木同学的声音传来。我倏地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她的身影。因为她使用了侦查技能,进行隐蔽行动。

我猛然一惊。她该不会想要我的命吧……

我摇摇头甩开这个想法。怎么可能,你也差不多一点,贺谷和久。对现在的她而言,杀了我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事实上,志木同学此时正躲在成为死角的树荫下,朝著不断与狼缠斗的半兽人丢掷小刀,那把刀深深刺进了半兽人的后背。

半兽人陷入狂怒状态,转身望向背后,忘了防备狼的攻击。

狼没有错过这个良机,直接扑向半兽人。

灰狼压倒半兽人,飞快地咬断它的喉管。

我升级了。

我和志木同学一同被传送到白色房间,形成两人对峙的局面。

「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这么开口。

◆◆◆

在白色房间内,我和志木同学彼此面对面,两人之间大约隔著1公尺半的距离。

「要讨论的内容有两点,是关于今后的作战和……」

我一边说著,一边直视志木同学的眼睛。

「关于你我的关系。」

「我知道了。」

志木同学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应该是明白我带她到这个房间来的理由了吧。说不定,她连我的小心眼和愚钝都看出来了。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想尽情地折磨我吗?就像你对亚理栖做的那样。」

「你是在调侃我取乐吧?」

「嗯,没错。」

志木同学讽刺地勾起嘴角。

「对不起,我是不逞强就不行的那种人。要是让你不悦,你就揍我揍到高兴为止吧。」

「你其实是个被虐狂吧?」

志木同学轻轻地耸了耸肩。

「我只是相信你应该不会做出让亚理栖讨厌的事。」

「你这女人真的很令人讨厌耶!」

她完全就是在耍我。用话语玩弄了我一番之后,志木同学的表情转为认真,说了句:「好了——」

「关于你在犹豫的事情,我话先说在前头,是你救了我的命,将我从地狱拯救出来的。虽然我那时候打从心底想要一死了之,但现在却是相反,我已经发誓要活下去了。为此,你的力量绝对是必要的。对于国中部的女孩,我也诱导她们要抱持著崇拜你的想法。」

那是什么啊,也太可怕了。诱导别人的想法?等等,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很意外?」

志木同学轻声笑著。

「这也不是很难的事。那些孩子需要能够成为心灵支柱的英雄。亚理栖在对她们游说你的活跃时两眼发光,我只是稍稍顺势而为。如果你不反对,我今后也会一直在大家面前称赞你的。」

「请你不要说得太过火了。」

我的表情大概变得非常苦涩吧。只见志木同学用手掩著嘴角,轻轻笑了起来。

「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怎么会,我只是在笑自己实在太小看你了。」

「意思是你以前对我的评价很低啰?」

志木同学以食指抵著下巴,发出「嗯——」一声后,抬头望著天花板。

「该怎么说呢~你这么有领导者的资质,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并不适合担任领导者。」

「亚理栖昨天遇到你之后,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就打从心底崇拜著你。今天也是,珠树和观阿才经过几个小时就发自内心地信任著你。」

「关于亚理栖,该说是好运,还是机缘呢……珠树和观阿则是因为有亚理栖在。她们需要的只是年长的男性,不是我应该也没差。」

志木同学耸了耸肩。

「不管怎样,你在至今为止的战斗中都取得了胜利,我认为这是很不得了的事。」

「关于这点,我也只能说是运气好罢了。」

实际上,若不是时机好,有几场战斗说不定真的会输。

在女生宿舍的那场战斗也是,要是升级的时机不凑巧,我们大概也很难重新振作起来。万一落得那种情况,我们的下场不是全体被菁英半兽人杀掉,就是让观阿用风魔法产生烟雾,一群人夹著尾巴逃走吧。

「过程就算了,最重要的是结果。你在战斗中持续获胜,而大家也都深知这点。」

「所以才要称赞我吗?」

「为了让所有人团结起来,这是必要的。你也别太常在大家面前诉苦唷。最多只能在我跟亚理栖面前表现软弱,我已经跟亚理栖这么说过了。」

「所谓说过,指的是……」

「要让大家尊敬你,她的协助是不可或缺的。抱歉啊,我利用了你的恋人。」

真是自作主张——我这么想著。不过,我也担心志木缘子会不会对大家揭发我在高中部的可悲模样……我这是在杞人忧天吗?

「亚理栖说了什么?」

「只要能帮上你的忙,即使你稍微露出了色眯眯的表情,她也会忍耐。太好了呢,她允许你花心唷。」

这句话让我吓了一跳。我想起亚理栖先前说过的话——如果珠树也愿意的话,我想请你和她发生关系。那也是志木同学的主意吗?

我姑且向她确认了一下,志木同学却愣住了。

「我没打算要做到那种程度喔?」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中部的学生会定契约说要分享男朋友吗……?」

志木同学疑惑地微微歪头,陷入思考。我瞪著她看。

「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

「你有会跟你聊这种话题的朋友吗?」

这一击彻底将我击沉。

我悄悄撇开视线,有气无力地走向自己的电脑。我在电脑前的椅子坐下,叹了口气。志木同学赶紧追上前来,不断地低头道歉。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这是我的坏习惯,老是不知不觉就说些多余的话。」

「刚刚那句话真的很过分喔!」

我转头瞪著她,眼里大概充满了泪水。

「嗯,我向你道歉,不管多少次。我什么都愿意做,所以拜托你!」

志木同学弯下腰,双手合十地恳求我。啊啊,真是的,感觉她应该没有恶意……看来是天生毒舌。

「吓我一跳,没想到志木同学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坏心眼。」

「没错,我是个坏心又性格扭曲的女人,是比渣滓还不如的妓女。」

「不用说到那种地步啦!」

啊啊,这个人真是够了——志木同学一脸天真地对我拋了个媚眼。

好、好想揍她……不对,嗯,我现在对她抱持的情感不像以前那样充满忿恨,或是打从心底憎恨她。

我很清楚,自己对她产生了类似亲近感的感觉,所以我说的「想揍她」,在这里比较接近「想吐槽她」的意思。我露出苦笑,这种心情已经被我遗忘许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些高兴。

啊,仔细想想,亚理栖、珠树和观阿都是国中部的学生。对她们来说,我是比她们年长的男性,是学长。

上次跟志木同学这样同龄的对象聊天,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站起身,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已经不在意她的失言了。

「回到刚刚的话题,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尽情地使唤你?」

「可以啊,过度使用到让我的心灵和身体都变成破布也没关系……里面没有包含任何色情的意思喔?」

「我知道啦。」

「啊,不过要是你想对我做出色情意味上的袭击,我也会保密的。毕竟是我对不起你,我不会反抗的。」

「就说我不会袭击你了。」

志木同学笑著说「我知道」。

「亚理栖很可爱呢。」

「对啊。既认真又正直,也不会像某人一样插嘴扰乱别人。」

这回轮到志木同学皱起脸了。

「真、真有你的……」

很好,扳回一城。我在心中摆出胜利的手势。

「那么,唇枪舌战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吧,再讲下去也没有好处。」

「的确是呢……总之,如果你不反对,我可以负责事务性质的工作还有统合大家。抱歉,我居然做出这种像是在测试的举动。」

「你是在等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吧?」

志木同学默默地苦笑著。

嗯,也是呢,现在我能明白了。她会将指挥权全部交给我,并不是客气,也不是期待我的能力。

她是在赌。等我发现自己的界限,亲自去拜托她。虽然觉得她的手段很卑鄙,但我也认同这个办法的确非常有效。

明明精神上还因为昨天那件事而处于紧绷状态,今天她却拼命地往前看、继续奋斗。就算卧薪尝胆,她也想要存活下去。而她相信让大家活下去是最佳办法,为此还打算利用我。

这份强烈的斗志,以及无论遭受任何打击都能振作的霸气,对会在无意识间逃避厌恶事情的我来说,真的非常耀眼。

说不定就连这点小小的互动,都是她为了跟我化解心结展现的体贴。她那些举动,或许是想借由互相调侃与吐槽,让我们成为能平常对话的关系。

只是,这不就代表我一直没有逃出她的手掌心吗……

不过这样也无所谓吧。她对我说了真心话。最起码,她对我敞开心胸、开诚布公了,光是如此便足以让我相信她了。

「那就拜托你了。」

「嗯。」

我重新伸出手,与志木同学握手。


1.000853800085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