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26章 探索女生宿舍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26章 探索女生宿舍

台版 转自 轻小说文库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校对:化物语

亚理栖对在半兽人暴力下幸存的少女们使用了治疗魔法。

先是《治疗》,再来是《心灵治疗》,原本表情绝望的少女们的双眸中逐渐有了神采。施展这些技能会消耗很多MP,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珠树、观阿!」

见珠树和观阿沉默地呆立在原地,我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这种时候,就该分派任务给她们做,不论什么都好。

「我们趁现在四处去调查一下。」

再怎么样,总不会再出现菁英半兽人了吧,而且这里的半兽人应该全部被我们打倒了。不过就算这样,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我将这里交给亚理栖,与狼一起带著珠树和观阿先去探索1楼。走廊一片寂静,我们一间一间地巡视房间。

有几间房门是上锁的,不过现在也不需要客气什么了。我们以珠树的斧头破坏房门,进入室内调查。

「啊——对了,你们两个的房间在哪里呢?」

「我跟亚理栖的房间在那边,就在隔壁。」

「嗯,我的房间在3楼。」

我稍微想了一下后,指示珠树回自己的房间去更衣。

「珠树,顺便也把亚理栖的换洗衣物之类的东西打包整理。然后再搜寻其他房间,找找可以给餐厅里的女孩子们穿的衣服。」

「知道了,也不能让亚理栖独自一人待在那里太久啊,交给我吧。」

「观阿,你跟我来,我们上3楼去。」

只要有使魔狼在,应该就不用担心保镖的问题了。就算上面躲著残存的半兽人,狼敏锐的嗅觉也能察觉到它们的存在——这就是我打的如意算盘。

狭窄的走廊无法让2只半兽人并肩而行,只要能拖住它们一会儿,就有时间再召唤1匹狼。也可以让观阿以魔法来支援我。

而且召唤魔法升上等级3后,我学到了新技能《亲密治疗》,可以借由它完全治愈灰狼的伤。等级3的召唤会消耗现在MP和最大MP9点,因此比起再次召唤,治好使魔、回收再利用反而更有效率。

与珠树兵分两路后,我和观阿走上阶梯。幸好敌人似乎都冲到外头去了,里头完全没有任何半兽人的身影。

2楼和3楼充斥著苍蝇振翅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刺耳。它们大概是发现了尸体,才聚集过来的吧。我们先到了观阿位于3楼的房间,让她进去更衣。

「要偷看我换衣服吗?」

「不要。」

我和狼一起在房间外等待观阿,我屈膝坐下,使魔灰狼则以忠犬八公的姿势坐在一旁。喔喔,看来是个聪明的孩子呢。我抚摸狼身上的灰毛,它舒服得眯起眼睛。糟糕,这家伙真可爱。

「想要原味内裤吗?」

观阿的声音再度从室内传来。

「不要,把它扔了,你那边应该有很多可以替换的衣物吧。」

观阿停顿了一下。

「嗯,说得也是,我会从室友的衣柜里任意挑点适合的来穿。」

说错话了。对于自己的疏忽,我不禁懊恼得发出呻吟。那句话就等同于在宣告,她的朋友全都丧生了。我用手按住嘴角,好遮住呻吟声。

「我并不在意。」

或许是因为我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或许是别的原因,观阿察觉到了我的动摇。她忽然打开门,探出头来。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的朋友、同学和老师大概全都死了,只有我幸运地活了下来。」

「这还不一定吧。」

「还是做好心理准备比较好。没关系,我已经趁晚上时哭完了。」

观阿拍了拍蹲坐在地上的我的肩膀,想让我放心。

「昨天晚上,志木学姊说应该要这么做,大家就在女生房间一起抱头痛哭过了。」

「志木同学吗……」

观阿「嗯」了一声,并点点头。

「她说要哭的话就趁现在。所以和和如果还没哭过的话,我的胸口可以借你喔。」

观阿说著挺起了自己扁平的胸部。

「虽然没大到能给人安慰,但还是借给你吧。」

「自嘲是你的专长吗?」

「小心我让你吃一发新鲜的原味内裤喔。」

那对有特殊喜好的人来说算是奖励,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而且我没有半个要好到会惋惜对方死亡的友人,甚至还希望所有人全都去死算了。啊——但是……

在这时老实地揭露自己孑然一身也很没面子,不如随便说点场面话吧。没错,嗯。

「要哭的话,我会在亚理栖的怀里哭。」

「果然还是波霸比较好吗……」

至少也把那个「波霸」换成「恋人」吧。

在观阿换好衣服并整理好简单的行李前,我先行离开去察看了一下屋顶。我不想让观阿看到那里的惨状。

屋顶上的六具尸体周遭仍旧聚集了大批乌鸦和苍蝇。确认过没有半兽人后,我回到了3楼,关上通往屋顶的门。

这时,观阿也正好抱著旅行袋走出房间。

「走吧,和和。」

观阿的表情毫无阴霾。虽然眼睛有点肿,但由于走廊昏暗,所以我也看不清楚。说不定她刚刚又哭了一次。

不过就如她所说的,趁著还能哭的时候尽情哭泣,或许也是件好事。至少就我们目前所处的这种情况,我是这么认为的。

「话说回来,观阿,你为什么要特意换上运动短裤?」

从房里出来的观阿穿著和挖洞时一样的打扮——体育服与运动短裤。

「这是从育艺馆带来的,大家都有份喔。」

「抱歉,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起。」

我们按照顺序打开房门检查了3楼的房间,并在某间房里找到两具尸体。观阿静静地凝视尸体,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之后会再来的」。

「你认识她们吗?」

「是我的同学。」

观阿的表情没有变化,可是握著旅行袋提带的手却不住颤抖。

我没有问她跟那两人的交情如何……不,是问不出口。

基于义务,我们将3楼所有的房间都巡视一遍。

根据观阿的说法,住在3楼的女孩全是国中部—年级的学生。她也表示,自己除了班上的人以外,跟其他学生没有多少交流。既然如此,由我独自巡逻会更好吧?不过,观阿是这间宿舍的寄宿生,有些事情也许只有她才清楚。

「接下来去2楼吧。2楼是2年级的房间,我不认识2年级的人。」

是吗——我点了点头。结束3楼和2楼的探索后,我们回到了原先的餐厅,期间未曾遭到半兽人的袭击。

(插图)

珠树早已换好衣服回来了。她的上半身穿著体育服,下半身同样套著运动短裤。

「为什么连珠树也穿著运动短裤……」

「是我刚刚给她的。」

观阿悄悄说道。喂,你这家伙。

珠树坐在地上哭泣,似乎是从堆成山的尸体中发现了好几个熟人,亚理栖则独自默默地继续替生还者治疗。

「对不起,对不起唷,亚理栖。再一下,再让我哭一下就好。」

珠树用好不容易刚换上的体育服擦拭不断涌出的泪水。

亚理栖噤口不语,她面无表情,有如戴上了面具似地,持续施展《治疗》与《心灵治疗》。我拿著从附近房里取来的床单,遮住结束治疗的幸存少女身体,她们依然浑身无力。要是能早点这么做就好了。

接受亚理栖的治疗而捡回一命的少女正好有10人。她们肉体的伤痕经由魔法得到了治愈,心灵受到的冲击也因为魔法的效果而多少缓和了些。即便如此,依然没有人能马上站起来。魔法虽然治好了伤口,却无法补充消耗的体力。

算了,反正早就预料到会这样了。我向终于振作起来的珠树,和双手提著旅行袋站在餐厅入口的观阿下达指示:

「你们两个尽快回到育艺馆,带五个人过来。」

「知道了。不过,让我自己去吧。我马上就回来,观阿留在这里吧。」

一个人太危险了——在我脱口而出之前,珠树便冲了出去,连武器巨斧都没带。

啊啊,那家伙真是的!我无计可施,只好命令使魔狼去保护珠树。我命令它跟在珠树附近待命,若出现半兽人就上前迎击。

我聪明可爱的宠物吠了一声表示了解命令之后,便追著珠树跑了出去。

「改天再来埋尸体吧。照这个情形看来,其他建筑里恐怕也还有人残存,我想尽量把握时间救出生还者。」

「是……你说得没错。」

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亚理栖的脚步突然踉呛了一下。

我连忙跑上前撑住她。

「不好意思。」

「多亏有你,这10人才能得救,你应该拿出信心。」

「可是……我的朋友、有好几位已经……」

这样啊——我点点头。嗯,也对,这种事必然会发生。

既然如此,你再表现得悲痛一点也无所谓,将感情表露出来吧——我很想这么说……

但亚理栖很清楚,不论她再怎么悲伤,死去的人也不会回来了。尽可能地救出更多活著的人才是正确选择,她大概是如此相信的吧。

不过,我倒不觉得只要单纯地增加生还者就好。育艺馆是我们的据点,护卫那里的人数若不添补到某种程度,今后在活动上将会遇到困难。但一旦人数过多,只会无端陷入派系之类的斗争。

与此同时,我也认为我们得将半兽人的据点各个击溃,迅速瓦解敌人才行。万一活著的半兽人全体一口气攻向育艺馆,我们是无法守住的。在事态演变成那样之前,我们必须想好应对方法才行。

想归想,不管怎么样,我也剩没多少MP了。

亚理栖的MP应该也因为这次的治疗几乎用尽了。亚理栖倒是还好,我的MP却与自己的战斗力息息相关。我想暂且先将她们带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观阿巡视了1楼的房间,熟练地将收集到的换洗衣物塞进几个纸袋中带了回来。

「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

「不会,有事情做比较能让心情平静下来。」

观阿说完,将衣物递给亚理栖。果然又是体育服和运动短裤,我已经懒得吐槽了……

「观阿,抱歉,麻烦你顺便去厨房搜刮一下菜刀之类的东西。」

「好喔——」

观阿逃也似地奔出餐厅。

亚理栖即使脚步不稳,还是回到自己房间换上了体育服和运动短裤。

约20分钟后,珠树回来了。她按照我的指示,从育艺馆带了5个人过来。

志木同学也在其中。除了她以外,其余4名国中部的女生目睹惨烈的现场,纷纷屏息,接著哭了起来。志木同学拍了拍那些少女们的脸颊。

「我知道你们很痛苦,可是保护幸存者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育艺馆不知何时会遭受袭击,因此我们不能离开太久。」

志木同学斥责了那几名从育艺馆前来帮忙的彷徨少女,我则对她们施展《臂力强化》,好让她们用肩膀搀扶生还的少女。毕竟受害少女们即使经过治疗,仍是浑身无力,十分沉重。

幸好获救的少女中有4人表示她们可以自己行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她们互相依靠彼此的肩膀,迈出步伐。

「虽然我还搞不清楚状况——」

生还者中,一名绑著马尾的少女开口说道。她用布擦拭被半兽人体液沾湿的头发,因为黏腻的感觉而皱起脸,接著看向我。

「但刻不容缓,对吧。既然如此,我们会尽量不造成你们的负担。」

我只说了句「不要勉强」,选择尊重她们的意志。虽然想著起码让她们先用水清洗一下,可是正如我所料,女生宿舍的自来水无法使用。大概是地震的关系,导致水管某处出现问题。

「那么,贺谷同学,我们走吧。」

志木同学两边的肩膀各搀扶著一名少女,因为看起来很辛苦,我便提议要接手,却被她以「你不行」为由拒绝了。

「你的职责就是在回程遇到攻击时保护我们,不是吗?」

「啊,没错。」

总觉得主导权一下子就被抢走了。不过她的指挥非常熟练,简直无可挑剔。

我们迅速地从女生宿舍撤退,返回育艺馆。

在快要抵达育艺馆的时候,使魔狼的耳朵倏地立了起来。

志木同学背著我们救出的女学生,走在稍微前面一点的地方。她也在同一时间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我记得志木同学取得的是侦查技能,换句话说——

「贺谷同学,有战斗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志木同学以紧张的声音叙述道。

「育艺馆被半兽人袭击了。」


1.000798200079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