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23话 亚理栖的体贴,珠树的心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第23话 亚理栖的体贴,珠树的心

我知道亚理栖是那种一旦有某种想法,就会贯彻始终的人。

是说,从昨天开始,她就已经展现出好几次坚持的个性了。

我瞪了亚理栖一眼。

「那个……你觉得我们很烦吗?」

「我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那样吗?」

「不,呃……我只是在想,如果你这么觉得的话,我必须向你道歉才行。要是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对珠树留下了坏印象……」

亚理栖消沉地说道。

呃,一般人应该会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讨厌吧。

不过,我当然不会讨厌你。因为亚理栖是我的天使。

我觉得很困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默默地将视线移向观阿。

只见观阿睁大了眼睛,疑惑地歪著头。

「后宫可是男人的梦想唷?」

「这种话不应该由你说出口吧!」

「啊,如果你们要做的话,我会到角落去面壁的,你大可不必担心。」

「……我说你啊~~」

「事实上——」

观阿竖起食指。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唷?只要在某个地方失败,我们就会被半兽人强暴,然后被杀死唷?既然如此,当然会想把第一次献给自己稍微有点兴趣的帅气大哥哥嘛。这种心情我很了解唷?」

谁是帅气大哥哥啊。

呃,我想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别人了吧……这孩子一脸认真地在胡说些什么啊。

「我们不就是为了不让那种事情发生,才努力战斗的吗?」

「是呀。为了不让那种事情发生,所以我们要说服珠树学姊。」

我发出低吼,瞪著观阿。

观阿露出坏心眼的笑容,挺起平坦的胸膛。

啊,看来这家伙觉得自己刚刚讲的话很有道理。可恶。

「亚理栖,你也觉得没关系吗?让自己的男朋友和其他女生……」

「那个,这是我主动提出的要求……」

说得也是吼——

我抱头苦思。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太奇怪了,一切都太奇怪了。

「总之,等珠树醒来后我们先努力说服她,你觉得怎么样?你会帮我对吧?」

「……呃,是,当然会。」

为什么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亚理栖,你该不会喜欢※NTR吧……」(注:指喜欢看自己心仪的对象和他人发生性关系的状况。)

「N、NT?什么?」

啊,算了。我随便含混过去。

观阿在一旁窃笑。这个可恶的家伙,我真的要侵犯你喔。

啊,我是骗人的。是的,我的胆子并没有大到敢在亚理栖面前说这种话。

「呃——啊,是。如果可以,的话,那个~」

亚理栖说到这里,低下了头。

怎么了?我有说错了什么话吗?

是说,今天的亚理栖感觉好奇怪。呃,我和亚理栖其实也是昨天才刚认识的啦。只是觉得她的思考逻辑似乎和昨天有些不同。

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怪。可是,总觉得她好像对我有什么企图,或是在尝试诱导我什么一样……

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不是想加害于我。

我几乎可以断言,那并不是恶意。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是信任亚理栖的。说得白一点,我很自恋地认为她到现在都还迷恋著我。

「亚理栖,我要你看著我的眼睛。」

「是、是。」

「你现在说得这些话,都是为了我好,对吧?」

「当然。」

亚理栖握紧拳头,直视著我的双眼,斩钉截铁地点头。啊,我觉得好高兴。

可是,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做这个提议呢?

我闭上眼睛。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么我相信她是真的在为我著想。

姑且不论这对我到底是好是坏。

我觉得她有著很大的误解。

亚理栖是个很乖、很坦率的女生,同时也是个傻孩子。问题是,她好像不打算告诉我她到底是怎么导出这个结论的……

不,算了。幸好我有一套应该能说服她的说词。万一行不通的话,那就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总之,还是先等珠树醒来再说。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消磨时间。

终于,珠树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

「呼啊?」

她扬起目光看著我。

「早安,珠树。」

「啊——早安——阿和学长……」

等回过神来之后,她立刻双颊泛红地离开我身边。珠树不停地挥舞双手,说了一堆让人听不懂的话,一边拚命的摇头。

亚理栖连忙跑来,试图安慰她。

「啊,那个,不是,我、我,哇!」

最后,她抱著头当场蹲了下来。我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子……

我轻轻摸著她那头飘逸的金发。

「珠树的头发摸起来比亚理栖舒服呢。」

「姆。」

明明是亚理栖自己怂恿我这么做的,却又鼓起腮帮子在生闷气。

看见她吃醋的样子,我反而松了一口气。确认亚理栖还喜欢我,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我暂时不管亚理栖的想法,因为先设法安抚眼前的珠树。

「我……是个没用的人,对不起。阿和学长,那个,我……」

「珠树,你仔细听我说。首先,我非常喜欢亚理栖。」

「咦……呃,嗯。」

珠树一脸疑惑地抬起头来。

她察觉我是认真的之后,便点点头。

「我不想做出让亚理栖讨厌的事。不,我绝对不会做。你明白吗?」

「嗯、嗯,对啊。我相信阿和学长一定是这样的人。」

「既然如此,事情就简单多了。你很信任亚理栖,对吧?只要亚理栖这么希望,我就绝对不会抛下你。这是很简单的逻辑,你懂吗?」

珠树讶异地看著我,警盯著不放,简直要把我看穿了。

「呃——很难懂吗?」

「我懂,可是——」

「怎么样?」

「我辜负了阿和学长的期待。甚至还吓得尿出来,简直丢脸死了,我什么都做不到。」

珠树将目光移开。

我刻意用非常温柔的声音对她说「转过来」。

「不是那样的,珠树。」

我望著少女宛如海底般的蓝色眼睛,这么说道。

「你听我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不会那么顺利。亚理栖第一次上战场时,也有尿裤子啊。」

「咦?」

「咦!?等、等一下,阿和学长!」

亚理栖将手伸向我,试图阻止我。

她连耳根子都红了。

观阿抢先一步。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绕到亚理栖的身后,将她的双手压制在背后。漂亮的助攻。

呃,其实我不知道亚理栖到底有没有尿裤子。

不过~咦?看她这个反应……亚理栖这家伙是不是自己露馅了?

「我曾经在某本书上看过,在纽约的911事件中出动的消防队员,全部都大便失禁呢。」(我:真假!?)

「咦?」

珠树抬起头来,一脸诧异。嘶嘶~~她吸了吸鼻子。

「不是常听人说遇到火灾时,力气会比平常还要大吗?在遇到紧急状况的时候,人类能做出平常做不到的事。」

「嗯、嗯,我也听过这种……迷信。」

「不是迷信喔。虽然这也是我听来的啦——据说人类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会进入力大无穷的模式,这在心理学界已经是一种常识了。」

珠树困惑地看著我,她的表情像是在说「那又怎样」。

「不过呢,这种火灾现场的蛮力模式,会暂时切断人体与维持生命无关的功能。因为人体会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现在绝对必须使用的地方。刚才说的大便失禁的现象,就是因为原本肛门部分的力量,全被拿去用在生存所需的地方了。」

「……呃,所以——」

珠树伸手摸摸自己的裙子,随即因为潮湿的触感而皱起眉头。

「所以——」我一脸严肃地说下去。

「你的生理反应是非常正常的。根本不用在意……还好你有先说。要是突然大便失禁,一定很难过吧。」

「我才没有大便失禁呢。」

「没关系,不用觉得难为情喔——」

「我就说了,我没有大便失禁。」

「好啦,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在意,而且我觉得一、两次的失败也是在所难免的。」

「……咦?」

珠树歪著头,一下子露出呆滞的表情,一下子面带愠色,一下子又哭丧著脸,还真忙碌呢。

唉,不过,我想一切都是我不好。

为了对那家伙复仇,我看了很多与军事有关及人体功能相关的书,现在总算是有价值了。虽然这些知识对我一开始的复仇计画没有任何帮助,但至少可以让原本脑中一片混乱的珠树回神。

「不好意思,关于你以前的事,亚理栖已经告诉我了。在这个基础之上,我要说的是——我想要你。」

「哇,哇啊,喵、喵喵、喵呜!」

干嘛学猫叫啊。不过没关系啦。

还有,我说错了。

「我想要你的心。」

啊,这样说好像也不太对。嗯——我用手指抵著额头低吟著。

「呃——我再说一次。我想要一个不会背叛我的伙伴。就像你和亚理栖互相信任一样,如果你愿意信任我,那我也会完全信任你。」

「呃,呃——那个~」

珠树用双手捧著脸颊,一脸呆滞地抬头看著我。

啊,就叫你别会错意嘛。刚才是我口误,我说错了嘛。不要再深究了。

「啊,我知道你是口误。可是,嗯,我很高兴。」

「喔,那就好。」

「如果像我这种有尿骚味的臭女生也没关系的话,呃……小女子不裁,请多多指教。」

「你果然还是会错意了吧?」

珠树对我低头鞠躬之后,握住我伸出的手,站了起来。

她站在我面前,露出微笑。

「不能继续会错意下去吗?」

「……你的个性还真好耶。」

珠树嘿嘿地笑著,转向亚理栖。

亚理栖刚才明明自己主动说没关系,现在却气呼呼地瞪著我。

「嘿——嘿——亚理栖,怎么啦?你的表情好像男朋友被别人睡走了似的。」

珠树得寸进尺,拍拍亚理栖的肩膀。

「我、我不管了啦。」

亚理栖愤愤不平地别过头去。

我叹了口气,耸了耸肩……

一个不注意。

珠树朝我跨出一步,将她的嘴唇贴上我的脸颊。

嘴唇柔软的触感,只有一瞬间。珠树立刻挪开身子。

她满脸通红,但是脸上却挂著恶作剧的笑容。

「嘿嘿,现在只有这样。」

我用手抚著脸颊,望著珠树。

我没有看向亚理栖那边,因为觉得很恐怖,总觉得好像有股带刺的视线从那边射出来,所以我故意不看那边,我死都不会转过去的!

是说,这一切明明都是你安排的,现在又在气什么啦!

于是——

我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叹息。

该怎么办呢?

我再次冷静地思考。珠树绝对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硬要说的话,应该是亚理栖太特别了。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呃,不过仔细想想,世上究竟有几个女孩能够正面迎战半兽人,又毫不畏惧地挑战菁英半兽人呢?

太难了。突然要她去战斗,实在太难了。可是不让她渐渐习惯,也很伤脑筋。

考虑到未来的状况,如果能够面对菁英半兽人的前锋只有亚理栖一个,绝对是不够的,必须让珠树也有所成长才行。

我之所以对珠树如此坚持,只是因为她拥有想要保护亚理栖的强烈心情。在面对菁英半兽人这个恐惧的代表时,愿意为某个人牺牲的精神,将会成为一种极大的勇气。

我想把现在定位为,为将来面对菁英半兽人的准备阶段。

不过,说到该如何打破现状……

「可能还是要牺牲使魔了吧。」

我转向亚理栖询问她的意见,于是正好和她四目相接。

亚理栖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带著沉思的表情注视著我。

「呃——怎么了?」

「那个……阿和学长,不能只靠我们吗?」

「也不是不行,但我怎么能把你们当作用完就丢的挡箭牌呢?我觉得我们必须多增加一些战术的选项。更进一步地说,就是我们应该要怎么应付接下来马上就要面对的菁英半兽人呢?」

其实答案已经差不多出来了。

在与菁英半兽人战斗时,亚理栖负责前锋,观阿则用魔法助攻。

这是基本的模式。在之前讨论出来的结论中,珠树的工作是负责打倒其他普通半兽人。

问题就在这里。

珠树看似振作起来了,但我想她八成只是在硬撑。

她应该还需要一点时间吧。

这么一来,我就需要召唤比魔偶更高级的使魔了。

我想用自己的自由来换取力量。

虽然我对珠树那么说,可是说实话,利用使魔来战斗,在心理上比利用人类来战斗要轻松多了。

我深深地这么体认。

和久:个人等级6 辅助魔法3/召唤魔法2→3 技能点数3→0

按下确认键后,我们便回到了原本的场所。

决战开始了。


1.000937300093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