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特族的异世界就职记

某老手冒险者的观察纪录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闲谈 某老手冒险者的观察纪录

一位年纪看起来尚可称其为少年的冒险者,带着一位少女来到了训练场。而我之所以会注意他们,是因为那位少女的种族和我相同,一样都是兽人,绝不是因为她长相可爱。

对少女而言,要当冒险者她的年龄还太小,不过在兽人中及早展开训练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且我注意到了少女手上有着奴隶纹。

「可怜啊……」

不过奴隶这事也非什么稀奇事。

奴隶为他人所有,我能帮得上忙的事情不多。但如果是遭受虐待之类的事情,我还能提供点协助,因此我开始暗中观察那两人。虽然少年偶尔会紧贴少女并碰触她的身体,不过看样子他对少女很温柔,所以我也放心了。

鲍克特教官先稍微训练了一下少女,之后便把少女交给了萨姆索教官。由那位教官负责指导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好像连剑都是第一次拿,在教官的指导之下,拼命地挥着手上的剑。这时一股怀念之情袭上心头,我心想自己二〇年前初次拿剑时该不会就是那种模样吧,我微微地笑了笑。

少女的身形虽然娇小,但体能倒是不错。而且她也很有毅力,就算满身是伤依然继续奋战。感觉她修练个几年定能成为一位出色的剑士。

训练一结束,刚刚的少年就前来接她,并帮她疗伤,最后两人一起回家去了。

我今后来训练场的时候就注意一下那位少女好了。我是很担心她能不能挺过这些训练,绝对不是因为她很可爱而喜欢上她了。

翌日少年和少女也来了训练场,她真的很用心,毕竟还是新手,所以每天都需要训练。

在少女接受训练的期间,少年待在训练场的角落,一开始时他是在练习飞刀,然而现在他却在和其他年轻冒险者面对面聊天。

「胜主人——!」

休息中的少女看见少年后便出声叫唤,并挥起手来。少年也对她挥了挥手,瞧她一脸高兴的样子。

不过突然间,少年和刚才聊天中的两位冒险者却拔出真剑开始对战。

少年非常强,他不到一分钟就解决了两名对手。他是用魔法给了他们最后一击,他剑术虽然还不纯熟,不过他使用魔法的话,我可能也无法轻易战胜他。少年结束战斗后,连同刚刚和他以真剑打上一架的那两名年轻冒险者,全都被鲍克特教官训斥了一顿。少女见状感觉有点担心的样子,她一边修练一边不时地瞥向少年,结果被萨姆索教官骂说专心一点。原来她的名字叫莎蒂啊,这名字还真可爱。

翌日一早少年和莎蒂依然来到训练场报到。

昨天结束练习后,我打探了一下少年的事情,很快地我就搜集到了情报,他好像还小有名气。少年在昨天打的那场架中,展现出与他外观截然相反的战斗能力。明明还很年轻,但已经是位优秀的魔法师了。虽然野兔的事情有点好笑,但他在讨伐龙时也有战功,当时的表现更让他获得了屠龙者的称号。

少年应该就是用讨伐龙的报酬买下了莎蒂,知情人士是这么告诉我的。真羡慕那位少年能买到莎蒂。

少年今天的练习对象看来是菅德。菅德虽然很粗暴,但身手还不错,是位满有前途的冒险者,不过他应该赢不了少年吧。

正如我所料,因少年外表而轻敌的菅德随便出手攻击后,马上遭到少年的反击,教官还怒斥菅德,要他冷静观察对手的动作。但是,就算有了万全的准备,少年对他而言仍是个难以对付的敌人。接下来他果然也无法挽回颓势,第二次倒地不起。

当下我也想立刻上前亲自领教少年的身手,但少年在对打练习结束后,就把莎蒂一个人留下,随即离开了训练场。

翌日少年和莎蒂也到了训练场,不过少年将莎蒂托给教官后便转身离去。他可能有事在身吧,本想找他比划一下,实在太可惜。不过我这次因为伙伴受伤需要休养,因此可以放上一段长假,所以之后还有很多机会找他比划吧。

虽然我也想找莎蒂讲个话,但不知为什么真伪官跟她好像十分要好,真伪官常常会跑来看看她,跟她说说话。而且当她发现我在看莎蒂时,就瞪着我不放。我实在受不了她那个眼神,所以就远离了她们,我真的有点怕真伪官那小妞。

而且我绝对不是别有目的,才会想上前去找莎蒂讲话的。

今天少年也是将莎蒂托给教官后便转身离开。我假装继续挥着剑,然后像平时那样开始观察莎蒂。

然后我马上就发觉到,莎蒂的身手突飞猛进到我以为她是另一个人。不一会儿教官好像也发现到了这件事。

其他教官也被叫了过去,几位教官围着莎蒂教导她剑术和弓箭。我完全找不到时机过去跟她讲话。

不过,仅仅数日就有如此惊人的成长……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今天少年和莎蒂都没现身,可能休假去了吧。

我吃完午餐,正想再去一趟训练场时,公会员工匆匆忙忙地召集了冒险者。当下我立刻前往公会大厅,抵达时刚好公会副会长走了出来。

「诸位冒险者!诚如你们所闻,马牧场现下正遭到妖鸟袭击。讨伐报酬将是平时的一倍!请各位立刻动身前往救援!」

妖鸟的数量非常多,看来我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往我们这边飞来的几只妖鸟都被箭矢和魔法击落了,我仔细一看,发现是少年和莎蒂一边躲在岩石后一边掩护着我们。

我邀集了几位同在附近的冒险者,站到了能够保护莎蒂的位置上。

看来我这个判断是正确的,他们俩不断地将妖鸟击落。这两人虽然还年轻,但却相当可靠。

不过妖鸟的数量实在多到不像话,这边已经有好几人受伤了,而我也并非毫发无伤。

「我等等要发动一个大型火魔法喔!」

少年这么呐喊后,在马厩和我们之间便升起了一道巨大的火柱,妖鸟们慌了。得救了,这样一来可以稍稍喘口气了。少年不愧是屠龙者称号的拥有者。

但就在之后没多久,少年留下了莎蒂,独自一人从岩石后跑了出来。

这时大量的妖鸟突然蜂拥而至,糟糕!

我往少年那瞥了一眼,看见他被一只妖鸟压制在地。我心想一定要去救他,但无奈妖鸟数量实在太多,我根本毫无余裕可以那么做,因为我光是自保就已用尽全力。

看见少年倒地后,连莎蒂都从岩石后方冲了出来,她拔出了剑,勇敢地用自己那娇小的身躯挡在少年和妖鸟之间。

不过,最后莎蒂也倒了下去。这一幕让我一时恍神,因而惨遭妖鸟重击,整个人跪倒在地。一旁的冒险者也被妖鸟攻击,身上出现了一道肩膀延伸至腹部的撕裂伤。这下死定了,就当我心中这么想的时候,神殿骑士团赶到了马牧场。

妖鸟无视已经倒下的我们,朝着新出现的敌人振翅而去。我拉着濒死的冒险者退到了牧场入口。

少年和莎蒂也到这里来了,看见两人平安无事后,我松了一口气。不对,现在哪是能放心的时候。

「我会用回复魔法,让我来帮你们治疗。」

「太好了!请你、请你救救这家伙——」

少年开始咏唱魔法。不过他的伤口实在太深……血也流得太多了,看来凶多吉少……

「你再撑一下!治愈术师马上就帮你疗伤。」

但是令我吃惊的是,少年使用回复魔法后,那一大片伤口居然在短时间内明显地愈合了。

「这么严重的伤势,居然只靠一发魔法就……」

这家伙或许能够得救。

「下一位。」

「啊,这里。」

少年俐落地治疗了包含我在内的受伤冒险者。他是魔法剑士又是治愈术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将来一定不可限量。

少年结束这边的治疗后,便往马厩而去。

之后我想向少年,不,想向胜道谢所以到公会去找他。但自妖鸟来袭后,他和莎蒂就都没来过公会了。

我虽然有点担心,但他们俩应该是休假养伤吧。毕竟即便使用回复魔法治愈了伤口,伤势对身体造成的负担仍是会持续数日之久。

几天后,我终于见到了胜。我约他到附近的酒馆感谢他帮忙疗伤,并一起凭吊死去的冒险者。即使他不认识死去的冒险者,但却能和我们一同为他们的死而哭泣,真是一位好青年。

这天莎蒂也重回训练场了。她不知是不是因为妖鸟一役经验大增的关系,她的本事又更上一层楼了,这根本是怪物级的成长速度。我可以确定她十几天前才第一次拿起剑,因为从她第一天接受训练的情形来看,应该是从未使过剑才对。

可能是为了让莎蒂累积经验吧,这时教官们让训练场里的冒险者一个一个上前跟莎蒂对练。

娇小的莎蒂击败了一个又一个魁梧的冒险者,半数左右的冒险者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虽然现在的她还打不赢我,但我总有一天会打输她吧。而且那一天距离现在应该不远了。

靠剑吃饭的冒险者,居然打不赢一位小女孩,而且这位小女孩才刚成为冒险者没多久。训练场一时间热闹了起来,等着和莎蒂过招的冒险者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

然后,这个盛况就在她的主人胜来接她后宣告落幕。

不过可能是因为他独占莎蒂所以有人很不是滋味吧,因此就有些不认识胜的家伙,想假借比划之名,行打架之实。虽然全被胜给拒绝了,但我还是觉得这些人真蠢。因为只要是稍微听过胜名号的人,根本就不会想去招惹他。

而且这些人如果看过妖鸟来袭时,莎蒂挺身保护胜的身影,我想他们也就不会忌妒胜了。毕竟莎蒂能够得到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翌月,我终于输给了莎蒂。

虽然我还不敢称自己具备顶尖剑士的实力,但好歹我二〇年来也是潜心钻研剑术。而且身为兽人,我具有相当强的体能,然而这样的我仍是输了。

但很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不服气。

其他的冒险者只是很高兴莎蒂是位长得可爱实力又强的剑士,但我可是一路看着她成长过来,并且我和教官都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莎蒂再这么继续成长下去,绝对会成为一位名留青史的剑士。

我亲眼见到她踏进剑士生涯的第一步,与她交手过,还一起并肩作战过,或许将来这些事情都能够让我引以为傲。


1.000575600057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