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分析3 橘子就不行么

————————————————————

「别在意。区别只在于手会变成黄色

还是会变成红色,仅此而已」

——朋友、也是室友、

还是后辈

————————————————————

对他人的痛楚要敏感。

要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爸爸妈妈从小就一直这么教育我,我觉得,我大概也成为了这样的人。拜其所赐,我看不了猎奇电影,一看到有人受伤脸就颦蹙起来,就算被别人冷不丁地打了,我一想到对方也会痛,也就没法还击。

所以,我实在不想到那种聚集着大量怀抱痛苦之人的地方。但是,我也不希望打破约定,让小末心痛。

所以,我下定了决心。

这里是一家五层楼的,规模较大的综合医院。由于就坐落在我家前面,所以从很久以前就经常光顾那里。我也去那里进行过几次治疗。

小末让我带着帽子去,可这事我给忘了。也罢,气温这么高,也不差被太阳晒一下。

我没筹备慰问品,也没有事先进行联系,只是看上一眼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的脚步就如同反映着我不想去的心情,十分沉重。我走近正门大厅,然后注意到一件事。

「病房…………在哪儿?」

惨了。听说她正在住院进行检查,却没有听说她在医院的什么地方。

小末好不容易抓到了让我无法逃走的理由,我这下又立刻得到了逃走的理由。怎么办呢,试着去找病房么,还是……

……………………

……算了,天这么热。

随后,大门的感应门突然打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啊。分析社的人」

……是谁呢?

那个女孩穿着不上档次的衣服,打扮很随意,摆着坦荡而泰然的态度,毫不犹豫地向我走了过来。

我有眼神这么凶恶的女性朋友么。她那头长发还有曲线柔滑的姣好身材,都让人很想靠近,然而我不记得身边有过这样一个人。她手中拿着一个白色塑料袋,里面的东西看不清楚,我也不认为从塑料袋能看出她的名字。

你是谁,报上你的名字。

「搞错了?你不是在十美乃钱包不见的时候,闯进教室的分析社的人?」

「啊、啊啊!你是十美乃一个班上的!」

「对对」

「熊猫夏木(panda natsuki)!」

「不对!是神田夏美(kanda natsumi)!别用头衔一样的名称喊我!!」

对对,神田夏美!她是十美乃班上最漂亮的,所以我还有点印象。

以前,十美乃需要小照的分析,于是我和小照来到了一年级的教室,大闹了一场。那个时候真是对不住了……

「真是的,别拿名字跟人开玩笑啊。我本来就够讨厌我的名字了」

但我觉得是个可爱的名字呢。神田夏美。比赤村崎葵子这个名字更有理性味道。

「我不觉得你的名字有那么糟糕呢。取这个名字的用意是?」

「……起名的用意」

「嗯?」

「我,最讨厌别人问这个」

「非常抱歉」

她散发出威慑力。

锐利的眼神直刺我内心的弱点。

真、真是个可怕的学妹。

「抱歉抱歉。不过说起来,真亏你能记得我啊!我们应该只见过一次啊」

「啊,因为你是十美乃的哥哥」

「是么」

诶。

这逻辑是不是有点怪?

神田向周围张望了一番,然后眯着眼睛向我问道。

「十美乃呢?没来么?」

「我们没在一起」

「什么嘛,还想着十美乃在才跟你打招呼的」

说得就像要是知道是我一个人来就无视我似的。

竟然对我这么说话,你缺的到底是客气还是顾忌。

「于是,分析社的人在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十美乃把身子弄坏了吧」

加茂十希男。

加茂十希君。

十希男君。

我有着各种各样的称呼,不管能让人记住哪一个我都很开心,可唯独受不了被人这么叫。

「十美乃很好。比起这个,我说,能不能别用『分析社的人』来喊我?听着麻酥酥的」

「那我该怎么叫」

…………

我,或许从未被学妹喊过名字

「随便吧。加茂学长之类的」

「可以叫你十希男学长么?」

你这小妮子,不是知道我的全名么……!

干嘛摆出一副「本小姐不知道」似的态度喊我『分析社的人』啊!

那可不是什么难叫出口的沉重名字,你就放心叫啊……!

「咦?你那漫不经心的脸上,刚才好像闪过一抹愤怒」

「怎么会。我这一年来都没发过火」

「呵,你是那种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人啊,十希男前辈。跟我很像啊」

就算说我撒谎的方面跟你很像,我也根本不觉得开心。

貌似对撒谎没有负罪感是非常危险的兆头吧。

「于是呢?前辈在做什么?感冒了么?」

微妙地混进了敬语。

能够明确地看出她那种「根本不想去尊敬,但他毕竟年长,姑且用下敬语吧」的想法。诚实地表达感情是种可爱的性格,可是露骨地表现感情在对人关系中可是破裂的预兆。我放弃解释诚实和露骨之间的微妙差异。

「我是来探病的」

「看谁?」

「我想看谁就看谁吧。你呢?是不是打架了?」

「我也是来探病的」

「看谁?」

「我想看谁就看谁吧」

「…………」

「…………」

完全不想和睦相处。

变成想让对方先亮手牌,互不相让的感觉了。

「哎呀,做这种事也没什么用呢。学长,我看你好像是准备回去吧?有时间的话,要不要到外面走走?」

「外面?」

「大厅里不好说话呢」

「你有话对我说?」

「差不多吧。没什么不好吧,就当打发时间。不过是答应学妹的一个请求,不打紧吧」

神田不等我回答,转身走去,再次穿过了感应门。

她所做的事情充满着强制力,但从她自然而然的举止中感受不到这一点。

强硬的口吻,随之自然存在的吸引力,然后还有吸引人的某种东西。

这家伙,表情虽然很可怕,但朋友应该很多呢……

***

医院前面的一块狭窄绿地上,聚集着大量的住院患者……这很难说。医院前面的大马路上车辆呼啸而过,这里跟安静沾不上边,而且周围本来就全是民宅和小型商店,就算讲客套话,这里风景也算不上好。

拜其所赐,这些可怜的长椅没有人会去坐,上面的油漆掉了也没人补。神田在一张长椅上坐下来,我也在她身旁坐下。

我们两人之间,隔着大概两个大西瓜的距离。

感觉很近却又比较远……不,很远。长椅那么小,两人却拉开这么大距离,感觉离得相当远。

「…………」

「…………」

是神田找我说话的,可她不知怎的,沉默了好一会儿。这种情况,应该由年长的我来准备话题么?不,突然滔滔不绝地讲起话来,可能会让她觉得我是个轻浮的男人。这个时候反倒是等待神田开口更能彰显我的宽容精神吧。不不不,如果让她觉得我是个不能让女性满意,语言技能匮乏的无聊男人,这样也很危险,果然还是——

「我说」

「什么!?」

「…………」

「…………」

我感觉,我跟她当不成朋友。

我哀叹着我那可悲的交际能力,这时,身旁的神田就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拍了下手。

「学长,你有空么?有的话,来做个游戏吧」

「时间倒是有……做什么游戏?」

「呃,这个嘛,学长是分析社的,就来玩分析游戏吧」

什么啊这是。我可不知道这种游戏。

我要求在小照知道之前即刻废止这个游戏。

「那么,这样如何?你就来分析分析……我来探望『谁』,『为什么』」

她露出挑衅的目光。

她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对眼下正在做的事情开心得不得了。

以前看到她的时候她是气冲冲的样子,还以为她平时都是那副不开心的表情,原来她还能笑得这么灿烂。她笑的方式……感觉就像肚子里有什么坏水,很可怕。

「好是好,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分析」

「这个不行么?」

神田从手中的塑料袋中取出一件东西,拿给我看。被神田那纤细的手指抓着,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红红的苹果。

「慰问品」

「一个苹果?」

「对,一个苹果」

…………这要怎么分析?

我又不是小照,哪干得来这个。

「难度真大啊」

「是么?那么,在三次以内猜对的话,我就给你奖励」

「奖励……」

「噢噢。什么都可以哦。你想要什么?莫非……想做什么?」

…………

这么漂亮的学妹,貌似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

好嘞,决定了。我就偏偏说「我要这些苹果」,让她再跑一趟去买吧。

自恃漂亮就戏弄别人,我可忍不了这种人。不过主要是说小照。

「不过,要能猜中呢!不过你铁定猜不中的呢!」

「铁定猜不中?」

被她看扁了呢。小照的分析我都听了一年多了。你要探望谁,为什么,这种简单的问题,看我不立刻给你看穿。

「挺有意思的嘛。好嘞,这个游戏我玩了!三次以内是吧!」

「嗯。『谁』和『为什么』一组」

是男人就要挑战,威廉也一定会这么说的。来吧,分析开始!为了还看不到形状的奖励,加油吧!无形的东西也无所谓!

「首先要确认信息呢。神田夏美,高一学生,我妹妹的朋友。然后,你来医院是来探望病人的。慰问品只有一个苹果」

「噢,开始了啊。于是呢?学长从这些信息中能明白什么?」

「这么嘛,首先…………」

…………诶。

一个苹果。

…………诶?

什么!?什么都搞不明白!?

从这个条件究竟能看出什么!?

小照一直都是从这种地方入手的么!?

「慰问品是苹果,也就是说……患者喜欢苹果呢!」

「………………啥?」

喜欢苹果代表什么,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搞砸了么?我战战兢兢地朝神田看去,只见她的眼神十分冰冷,就像发自内心地感到灰心一般,又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抱期待一般。可能由于她本来眼神就很凶恶,笑容一消失,威慑力瞬间倍增。搞什么啊,真可怕。一年级的学妹真可怕。

「就这些么」

「还能怎么样!哪儿还有其他东西可以看出来啊!你究竟是来看谁的啊!说啊!」

「这不是在玩游戏么」

「这就开始啊!你行行好!给点提示啊!」

「诶诶诶~?」

神田不满地皱起眉头。

不给提示就让我解开这种问题么?您积点德,给我指条路吧。

「唔……那就交换提问吧。我回答能够当做分析材料的提问。但相对的,我每回答一个问题,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向我提问?」

「对」

我不清楚她要对我提什么问题,但感觉这个制约挺有意思。是不是对神田的提问随便应付一下就能问到提示呢……

嗯?

不、等等!

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么?

我可以装作玩游戏,对学妹提些戏弄人的问题吧。

比方说……你喜欢怎样的男生?诶~不对啦,这不是分析所需要的提问啦~之类的。

原来她想进行这种酸酸甜甜的交流啊。包在我身上吧,虽然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能会有所下降,但我不会让游戏缺乏乐趣的。我会提什么问题呢?你就好好期待吧,神田君!就让我直接找出答案,然后畅享加分环节吧!

话虽如此,要是猜不中的话可就太逊了,在找出正确答案之前还是老实提问吧。

「我明白了,这条件可以。那我先开始,首先……就问简单一点吧。提问一,患者为什么住院?」

「住院的诱因么?」

「我是指,患者要进行怎样的治疗。患者哪里出问题了?」

「双腿骨折,卧床不起。另外内脏也不太好」

「原来如此」

…………

要说双脚出问题,是谁呢?

…………

要说内脏出问题,是怎么会事呢,唔唔。

…………

「好嘞,提问二!」

「等等,学长。下面轮到我问了」

「也对,请说吧」

一不留神差点忽略了。

相对的,神田纹丝不动,用手指顶住我的额头,把探出身子向她逼问的我推了回去。

她冷静而胆大。你就不能表现得更像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么。

「反问一。十美乃平时在家做什么?」

「咦?」

十美乃?

「为什么问十美乃?」

「没什么不行吧。我不提问的话,学长也没法提问了,所以就随便问咯」

言之有理。

真温柔啊,神田夏美。

我可以让你做我妹妹哦。

「所以就告诉我,十美乃在家是怎么过的吧」

说起来,她是十美乃的朋友。不知为什么,把她错当成我妹妹了。

「唔,十美乃啊」

我这时候要是把十美乃的事情叽里呱啦地说出来,之后说不定要被十美乃吼的……但要是打破约定,神田夏美说不定就要大发雷霆。

十美乃和神田夏美。

生起气来更可怕的是——

「十美乃平时似乎经常一边听音乐一边看书哦!比起古典名著,她更喜欢时下的话题作品!」

「嘿,话题作品啊。那音乐呢?她喜欢怎样的?」

「比起日本传统音乐,她似乎更喜欢西洋音乐呢。明明对歌词的意思一窍不通」

「西洋音乐…………原来如此,所以加入了语言学社」

对不起,十美乃。

哥哥我把你的情报出卖了。

如果神田的眼睛再下垂一点,如果神田的胸围再小一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吧。抱歉。不过我想要下一个提示,要是再被问了,我还会继续泄露你的情报!

「好嘞,下面轮到我了呢!」

通过刚才的提问,得知患者双脚和内脏有问题。可是,感觉这种问题问再多也猜不到。

不能指望少量的攻击就能得到足够的情报。除非是小照和三雫同学那样特殊的人,否则是办不到的。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不可能一针见血地找到问题的答案。

对了,锁定目标再问吧。从『谁』开始调查。就这么办吧。

首先要了解年龄,性别,从这方面来缩小范围。

「决定了!提问二!患者的性别是?」

神田不知为何缩了缩肩膀,吃惊地看着我。

「……这个是分析的材料么?」

「诶?」

「感觉这种提问太接近答案了。而且太单纯了。就不能提些更令我意想不到的问题,然后进行令我吃惊的分析么?」

「唔……!」

你是推理小说的读者么!

真够任性的!

「没办法,就回答你了。患者是男的」

患者是男性。

噢噢,感觉终于朝着答案前进一步了!

「下面轮到我了」

前进了一格又停了下来。这节奏太慢了,玩不下去了啊。

神田表现出了有些烦恼的样子,但还是立刻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十美乃,那个,有没有什么应付不来的东西呢……」

貌似又只用出卖十美乃的情报就可以了。神田的温柔令我铭感五内。

「应付不来的东西啊。她怕虫子怕血怕诅咒……怕的东西倒是挺多的哦。特别怕妖魔鬼怪呢,我以前弄得满身是血来装死,经常把她吓得半死呢……」

「不对不对!不是这种东西!肯定有的吧。比如说对名牌无法抗拒,对可爱的东西无法抗拒」

「哦,你是说喜欢的东西啊」

十美乃喜欢的东西。她问这个做什么?

啊,是要给我妹妹送生日礼物么?不,十美乃的生日还早,应该不对吧。既然如此,是为了重修旧好……说不定她们吵架了。

这可麻烦了。感觉神田确实不擅长这种事。要恢复关系又得哄人又得夸人,可感觉神田一直释放着那种基本只会「啊!?」地凶一下来解决问题的气场。

「十美乃,嗯,她有点古怪。她对可爱的东西或者甜食完全没兴趣……不会执着于某件东西。她会收集东西,基本上是受朋友的影响……所以那种时下流行的,大家都有的东西,她都想要」

「这件事我也知道呢」

被她给知道了。

果然人的本性想藏也藏不住呢。摆出一张精干的表情蒙混过关是不行的哦。我看得清清楚楚哦,神田。据我分析,你虽然外表有些可怕,但一定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她现在似乎在说什么迷上浴衣了之类莫名其妙的话呢。她前些时穿那件浴衣的时候我看到了。真是一点都不合身」

「有么。但我觉得那种眩惑感很适合十美乃啊」

有么。

在我心里,她还是穿着娃娃服跟我身后的五岁时候的样子。原来到了适合眩惑感的年纪了么,我的妹妹啊。虽然我并不懂什么叫眩惑感就是了。唔,感触良多。

唔……

算了,这种事怎么都好。

「好嘞,继续分析吧。已经知道两件事了。患者的双腿和内脏有问题,然后患者是男性。说起神田认识的男性,那就是父亲啦,男性朋友啦……男性朋友有很多么?」

啊,问出来了。

「认识的倒挺多的」

不过被无视了。

算了,反正只是一场游戏,可能她没准备提问进行严格的限制。

「哎呀,漂亮的妹子异性朋友果然多啊」

「漂亮?我么?哈哈,头一次被人这么说」

我想也是。

感觉那些人只要「小夏美真漂亮啊」之类的话一出口就会被你瞪呢。

你的眼神太凶恶了。

「原来你认识的人很多么。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那种会跟大部队一起行动的人呢」

「是吧?其实我也受不了跟大部队一起行动。可怎么说呢,人会自动地向我聚集过来。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还有些像跟屁虫一样,简直烦死了。哎,学校这种地方,真麻烦」

冷血,大胆,再加上这份统率力。

对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来说,这种领袖魅力或许只会碍事。可怜的神田,如果不是女高中生,而是战国武将就好了。

「是这样啊。啊,我家十美乃也喜欢死缠着你么」

「不是的!十美乃是不一样的……那孩子是特别的」

「为什么?」

「为什么……」

说到这里,神田头一次欲言又止,把手指放在嘴边,思考起来。

她在寻找语言。

她在选择语言。

心声的碎片就存在于某处。

她认为加茂十美乃是特别的,其理由是。

「所有人都自发地靠近我……摆着愚蠢的表情,自说自话……可唯独十美乃不会对我多嘴,总是静静的。她只会对我说我想听到的话,然后又安静下来……」

「……这样啊」

感觉听到了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原来只要在你身旁保持安静,你会觉得那个人是好人啊。

……这不是猫的习性么?

神田夏美,一个女高中生,身为一名战国武将,同时还是一只小猫。

我渐渐了解神田是怎样的性格了。

「最近……我基本没办法主动接近她」

「哦」

内在精干的神田夏美与外在精干的我妹妹,果然八字不合呢……

唔。

算了,十美乃的事无所谓了。唔,看我这臭毛病,话题一下子又跑偏了。继续分析吧。

「接下来言归正传。朋友多了很难办呢。同班同学,外校同学,邻居,各种圈子的朋友……由于交际网太庞大了,能凭直觉做出选项太多了」

「原来你准备用直觉来猜啊」

神田不屑地说道,完全没有收回诽谤中伤的意思。

我想设法用下一个提问把男性朋友这条线从选项中排除掉……话说,我准备光靠提问来寻找答案啊。我察觉到自己根本没想过要分析,顿时悲从中来。可恶,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羡慕起小照的才能了!

「唔……稍微试试把目光转向提问意外的部分吧」

「哦,要转向哪里」

转向哪里?

我朝神田看了眼。

与神田四目相交。

她的身体进入我的视线。

………………

两颗苹果……

是什么我就不说了,神田有苹果那种程度哦。娇嫩,挺拔,圆润的美丽形状……

小照大概是橘子呢。橘子可不行哦。三雫同学的话,我不清楚。天使小兔子肯定不是水果所能比拟的。

「学长」

「什么事?」

「我听说,人要获取信息,九成是靠视觉」

「是有这句话,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也就是说,学长现在脑子里将近九成是我的胸部」

被发现了。

我死盯着她的事被她发现了。

话说,你这找人讨厌的说话方式是闹哪样,直接来上一句「别色色地看我啊!」就可以了吧。

「不是的。我没打什么坏主意」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还是继续分析吧」

太体贴了。这么体贴的孩子,还能上哪儿找。

说不定在我身边的人中,她是最体贴的女生了。

既然这样,我必须回应她的期待。分析继续。

「苹果……对,就是苹果。苹果是这个问题的关键……我觉得」

「这话不是信口说的?」

「说到底,为什么要把苹果装在塑料袋里?为什么只有一个?数量弄多一点,装在篮子里,这样拿出去才可爱吧,对于一位男性来说」

「是不是男性没关系吧」

「可你只是随便用塑料袋来装。这算什么啊,让人心灰意冷啊。你这么漂亮的人带着这种态度来探病,患者作为一个男人,太可悲了吧」

「劝你最好别用男性的思维方式来分析」

「也就是说,患者和你非常亲近咯?对,就是不必刻意包装慰问品的那种关系」

「哦,有点分析的样子了」

得到认可了。

也就是说,分析有进展了呢。

这么说来,已经接近答案了?

「莫非答案非常简单?『为了见』『男朋友』而来探病的!对不对?」

神田捧腹大笑起来。

我觉得很有道理的回答,却换来了她的爆笑。神田,你所不够的东西……就是仁慈啊。你这个样子可是没办法在战国时代活下去的哦——我像这样开玩笑的从容。我羞得满脸通红。搞什么啊,分析究竟是什么玩意啊。

「我说学长,你想想看,如果答案是男朋友,你觉得我会跟你玩这种游戏么?」

「嗯?」

「我是说,你觉得我是那种用这种方式炫耀我有男朋友的人么?」

…………

这说服力真可怕。

是我想得太肤浅了,对不起。

「要去探望,又不是男朋友。那就是父亲了,或者还是男性朋友?唔。二选一。然后解答机会还剩两次。唔唔」

「我有个哥哥」

「三选一…………」

事情没那么顺利呢。

不更加精明地利用提问来缩减选项是不行的呢。我知道了她要探望的对象是男性,所以我想判断是不是她的朋友。可是直接提问会被她讨厌的。这可头疼了。被学妹讨厌,那可是在校园生活中相当难过的一件事啊。

嗯,决定了,就这样吧。

「还能问下一个问题么?」

「噢,尽管问吧,学长」

体贴。太体贴了啊,神田夏美。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不客气地问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提问三。患者喝酒么?」

「酒?他就是个酒鬼,怎么了?」

「喝酒!也就是说患者是成年人!这样就排除了男性朋友的可能性!也就是说——」

「我也有成年男性的朋友」

「咦」

「好了,再去想吧,学长」

神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西瓜。

分析再一次突然受阻。

「您、您有成年男性的朋友啊,神田小姐……您一个女高中生,已经结识成年男人了么……?」

「别冷不丁的用敬语啊,学长。啊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

神田的领袖魅力无限膨胀。她器量之大,我已无法测定。

我现在才想起来,当着学长的面想要戏弄学长,可能是非常无知的想法。

「感觉,十希男学长和十美乃有点像呢」

「那当然,我们可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妹啊」

咦?她说我跟十美乃像,指的是什么特征呢。

我不明白,神田的心思太深了,我无法完全推测。

「那么,该我来反问了呢」

「好啊,请说」

「十希男学长,呃,你跟十美乃……关系有多好?」

神田说得吞吞吐吐,可眼睛仍旧直直地盯着我,又问了个无聊的问题。

「关系……我觉得不算糟。我们能正常说话」

「你们也会一起出去玩么?」

「这倒不会。毕竟我们的兴趣没有交集」

「哦……这样啊……」

「怎么了啊。你有话想通过我给十美乃说么?既然如此——」

「啊、不是的,没关系。嗯,其实没什么」

没什么,那你为什么要收集十美乃的情报?

以我的立场不便多言,可她果真和十美乃之间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好呢」

「嗯。什么也没有哦。十美乃真的是个不错的女孩」

我不是很明白,但我感觉神田对十美乃的评价过高了,我搞不懂她究竟看错了十美乃什么才会这样。

「原来十美乃这么好啊」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从未遇到过她那么好的孩子」

「呵。她好在哪里呢?」

「好在哪里……唔……」

她阖上眼睛。

用手扶着额头,然后慢慢地苦思冥想。

露出发愁的样子,没有声音,静静地,在想象中描绘出十美乃的身影。

然后,她终于开口了。话语自她嘴角零落。

「在我说出我难过之前……就会来安慰我……」

她的话语,非常沉重。

你就不能普普通通说,『她很贴心』『跟她在一起很开心』这之类的话么。

神田啊。你这个样子,我这个做哥哥的不是必须对此做出回应,进行说明了么。

要是我多嘴,让妹妹的评价下降就不好了,所以我认为,此时我应该给出无风险的答复。

「是么。我家妹妹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果然很像呢」

「咦?哪里像?」

「你这个哥哥……也不会过问我难过的事呢……」

我得到了一个善意的解释。

其实我只是怕不好处理才没问的。

我感觉神田看我的眼神好像变了。

原来我只要静静的,在你心目评价就会上升么?太好应付了,猫竟然是如此脆弱的生物。

「呵呵,找你说话真的是找对了」

「是么?」

「是啊。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哦,哥哥」

「那真是太好了」

你对我们兄妹俩的评价都错了。你现在一时意乱情迷,没有看清真相。即便得到了你过大的夸奖,我也没有感到惭愧,你倒是让我想要做点坏事了呢。除了祖父母之外,再没人像你这样看好加茂兄妹的了。

「嗯。那么就只剩下让这场游戏结束了。差不多找到答案了么?」

「……找不到啊」

我想起来了,我们还在玩游戏啊!

搞不懂啊!不行了,完全一头雾水!!

糟了啊糟了啊,这可糟了啊!解决不了学妹出的问题,带着羞耻回家,这种事我绝对不要……。好不容易感觉良好地缩短了距离,还想今天可以带着快乐回家的……

怎么办!?

要不要找小照或者三雫同学求助!?先不论能不能答对,那两个人的话一定能给出不让我丢脸的分析。

办不到啊,我也有我的矜持。

「呐,学长」

「嗯?」

「话好像要讲的很久,我能去买饮料么?」

太好了!!机会来了!!

这样一来,我不就能够自然地离开,然后连线场外了么……

好,打电话吧。就找小照问问答案吧。比起我那一文不值的矜持,更重要的当然还是在别人面前不失面子。

哼哼,找女人帮忙又怎么样。天下太平,男女平等,胜利的价值即是人的价值,对吧!我会赢下这场游戏的,好好期待吧,学妹。

只要说这是一场游戏,小照肯定会开开心心地上钩的,这样一来就稳操胜券了。

为了不让我想求助于场外的阴谋被发现,我抢先站了起来,笑着对她说

「啊,抱歉,怪我心思不够细。还是我去吧」

「你愿意请客么?」

「那当然」

「真体贴呢。不过,靠主动是攻陷不了学妹的哦」

「啰嗦」

这家伙,真会多管闲事。

嘴那么毒。

劝她还是学学我家妹妹。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去恨她。

「你喝什么?」

「啊,学长你呢?」

「我喝咖啡」

「那我也。…………莫非,你喜欢黑咖啡?」

「你怎么知道?」

「哈哈,因为我也喜欢」

神田笑着这么说道。

这逻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

『嗨、加茂十希君!怎么了?我现在在宿舍闲着呢,立刻就能过去见你!』

我打电话找的不是三雫同学,而是小照。这样的选择不是出于信赖度的差异,而是平易度的差异。

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是休息日,还是因为实在太闲了,小照今天精神异常充沛。我更喜欢神田和三雫同学那种稳重的口吻。

「不,你不用过来。我想稍微借助一下你的智慧」

『借我的智慧!?好啊,多少我都借哦!十分钟五日元!』

「真的假的」

你的头脑太廉价了吧。十分钟五日元,一个小时三十日元,一天七百二十日元,一个月两万日元左右……。好,我就付年费吧。

「我现在在玩一个游戏,希望你一定要分析一下」

『好啊,既然是加茂十希君相求,我会开开心心都分析哦!』

不知为何,从电话那头略微传来三雫同学的声音。「小照!说好要学习的吧!」…………

不,是我多心了吧。

我总之想尽快得到答案,完全不准备考虑小照方不方便,将得到的情报从头到尾地告诉了小照。

出题者是高中生,为了探望某人而来到综合医院。

慰问品只有一个苹果,随随便便地装在塑料袋里。

患者双腿和内脏出了问题,正在住院,双腿骨折。

患者是男性,可是出题者并不是来探望男朋友的。

患者饮酒,而且还是个酒鬼。

还有,出题者有哥哥,男性朋友很多,其中还有成年男性。

啊,另外,出题者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似乎是不喜欢起名的理由……不,这个不能算信息。

————我试着把这些罗列出来,但我还是一头雾水。可是,默默听取信息的小照在这阵沉默之中进行分析,然后立刻说道

『唔。这游戏真有意思。可是提示太多了,我已经弄明白了』

「真的么?说来听听!」

『这个嘛,首先是受伤的原因呢。探望的理由,只是来探望伤情。双脚和内脏出了问题,不觉得出问题的位置离得太远了么,加茂十希君。如果是由单一事件所造成的伤,那么那起事件就是一场大事故了。患者应该是全身受到强烈撞击。既然事故出得很大,按理说不该只带一个苹果去探望,这显得太随便了。就算要这么做,也不会拿这件当做谜题出出来玩,这有点太不当回事了。因此,脚和内脏出问题不是同一原因造成的……这样不就合情合理了么?』

「是分别受的伤?」

『嗯。住院之后再双腿骨折,这很不自然,所以应该认为,患者先在事故中双腿骨折,因此而住院的。然后,住院的时候同时对某些脏器进行了诊查……并在同时接受治疗』

「你是说,住院之后才对内脏进行治疗的?」

『对对。患者双腿骨折导致住院,然后脏器中又被找出不少毛病,所以也正在对此进行治疗。所以,「患者哪里出了问题」这个提问,回答就是「双腿和内脏」。如果你问住院的契机,答案就应该是双腿受伤吧』

「喔……」

好长啊,她说得。

虽然我不像小末那样,但还是希望你只说结论。

『酗酒造成损伤的内脏通常是肝,但如果限定了部位,那就不会用「内脏」这个词了。应该是内脏整体都不太好吧。说起来,出题者是高中生吧?慰问品通常会选择方便处理的布丁或者蛋糕。换做是我就会这么做。一个苹果,这个选择令人费解。可是,既然是身体里面出了问题,这么做也能够理解。说到内脏不好,住院之后要做的事情……首先想到的,不就是饮食控制么?既然选的是苹果,会不会是因为患者不能摄取过多糖分呢?不然怎么会只带一个苹果呢。患者正在接受饮食控制,准没错』

厉害。

小照真厉害。

不管答案正不正确,总之她补充情报并让人信以为真的技术非常厉害。你天生就是干新闻工作的,准没错。

『既然如此,患者应该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至少能在饭后进食苹果了。这表示患者正在恢复,所以住院应该有一段日子了。骨折虽然没有痊愈,但体力正在恢复。虽然不能下床行走,但精力比较充沛……恐怕乐趣就只剩下吃东西了,所以才让出题者带苹果来』

「你是说,带苹果是出于患者的要求?」

『是。苹果应该并不是出题者选的,而是患者要求的。如果没有指定的话,按照一般的做法,应该会在袋子里装上许多个吧』

「对啊,只有一个的话很奇怪啊」

『只准备一个苹果,应该是因为患者快出院了,或者之后还打算经常来探望。可是,如果是临近出院的话,让人帮忙只带一个苹果过来,实在太少见了。如果知道马上就能回家了,通常应该会等回家之后再吃个够。这也就是说,要痊愈还得花很长的时间……这样想比较好呢』

嗯嗯。探讨一下感觉又能得出稍许不同的分析,不过……目前就先按小照说的来吧。

『长期住院,慰问品只有一个苹果。也就是说,患者希望出题者以后也能多探望探望自己。为什么?因为这是患者能够指望的行为,对于出题者也是半义务的行为。那么,有什么纽带这么牢固?一定是家人。患者是出题者的父亲,错不了的』

可是,光凭这些就能确定患者是父亲了么?

「要说家人,可能是哥哥……还可能是祖父吧?」

『出题者是高中生,哥哥想必也是年轻人吧。我不觉得一个年轻人身体会糟糕到需要进行饮食控制的地步。这在概率上不太可能。祖父的话就更不可能了。是你先说患者是出题者认识的男性,是父亲或者男性朋友之类的人,出题者才说自己有哥哥的吧?如果是去探望祖父,就会把祖父也列出来了。出题者没有说,也就表示祖父从一开始就不在选项之列。在这个游戏中,可以无视吧』

「男性朋友,是指恋爱对象么?」

『你是说,出题者跟大龄大叔恋爱?怎么可能啊。加茂十希君……换做你,你会怎样?假设年长的异性住院,而对方希望你经常去探望,于是你就去看了,可手里的塑料袋里只装了一个苹果……哪儿有这样的笨蛋。面子上挂不住吧』

「噢、噢噢。这也就是说」

『答案是,探望父亲。说到原因,就是因为父亲正在接受饮食控制,受父所托给他带苹果……就这么定了』

「…………!」

『嗯?加茂十希君?你在听么?』

「好…………」

『好?』

「好厉害啊!!小照!!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是吧?又喜欢上我了?』

「是的!」

『是的!?真是毛手毛脚啊,加茂十希君!』

「谢谢你,托你的福,我应该能让学妹看到我的优点了!」

『那可真是太好……诶?你刚说啥?』

「拜拜!毕竟『不能让女士久等』是恋爱的铁则呢,我先走了!」

『等等!你现在和谁在一起!?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加茂十希君!?喂——』

小照似乎还没说够,但不能让神田等太久。于是,我果断挂了电话,跑到了神田等待的长椅。

「神田~!答案我知道咯~!」

我将一罐冰咖啡递给神田,坐在了她的旁边。

我们之间只有一个小西瓜的距离。虽然稍微座近了一些,但神田并没有露出不开心的表情,应该是允许我这么做了。

「噢噢,学长,难道咖啡上还写着提示?」

要开玩笑就只能趁现在了哦,你小看分析社的实力我可是会伤脑筋的呢!

好了,这样就能达成本来的目的了。加分环节要开始咯,该问怎样的问题呢?嘻嘻嘻!

「那么,能不能先告诉我答案呢?提问机会还有两次了呢」

「等等。神田,在此之前我要问个问题。这是为了证实我的分析呢」

「没关系……已经问了三次了呢。要是不设限制就太无聊了,所以最多就问五个吧。还有两个问题可以问」

「咦咦!?」

怎、怎么可能……!

接下来不是开心的加分环节么!?这是怎么回事啊,神田!!

「学长,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着急?」

「没有、没有、没有那种事。啊,请喝咖啡」

「嗯。我不客气了」

糟了,还有两次机会……唔。

感觉完成不了最初的愿望了。

我可是为了戏弄她才玩这个游戏的啊……!

……咦?不不,不对,提出要玩这个游戏的是神田。话又说回来,她为什么要玩这种游戏?她之前把我叫住,说对我有话要说?为什么那么认真地打发时间?

我又偷偷地看了神田一眼。

她正悠闲地喝着咖啡。

她的身影,就像是把人家在家中阳台上喝着昂贵红茶的大小姐从椅子上一脚踹下去,然后坐在大小姐身上,沉浸在满足感之中的不良少女一般。她的美丽容貌不由分说地吸引着外人的眼球,就连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场都过于特别,彰显着她的存在。准确的说,是她的胸部吧。

两颗苹果……

那虽然不及一对小兔子,但毫无疑问是美的象征。虽然敌不过三雫同学,但那也是相当有分量的苹果……想必从下方端起来的话,无疑能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我,说不定发现了重力。

「学长」

「嗯?」

「要是我搞错了就算了,你现在是不是正盯着我的胸部,摆出一张想通了的表情?」

「怎么可能啊。你觉得我是这种人么」

我又满不在乎地撒了个谎。

我这样会触怒老天爷的吧。

「也对,抱歉,我说话太冲了。我总爱把人往不好的方向看。我都知道这是个坏毛病……对不起,学长」

「没关系啦」

其实你可以发火的。

「你这个人就算古怪,也是十美乃的哥哥,不可能是品性下流的人」

「……那还用说」

品、品性下流?

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么……真严格啊。

……感觉我当初的目的已经很难达成了。那样的气氛已经消散了。一想到她不止会冲我发火,还会把火发到十美乃身上,我就没办法轻轻松松就去问白痴的问题了。我不会去背负风险。

好了,转换方向吧。仔细想想,我或许是个诚实正经值得信赖的学长。对女性说什么小兔子,苹果,橘子不行之类的,这不是加茂十希男该有的形象。

「好嘞,继续分析吧」

「咦?不提问么」

「我的结论是这样的。你之所以来探病,是因为『被限制饮食的父亲拜托你带苹果』。要说我是怎么分析出来的——」

「啥?饮食限制?啊、抱歉,继续吧,学长」

「…………已经够了」

已经够了!从你的反应我就知道错了啊!

小照那家伙……!给我记住……!下次要对你处以格叽格叽之邢……!

「别那么失落啊。还有一次机会啊」

「唔……父亲饮食限制说是不是错得很离谱」

「没有哦?对了一半。患者是我的爸爸。这个猜对了」

「真的么!」

不愧是小照!我爱你!下次奖励你格叽格叽!

「来吧,已经弄清楚一半了,请提下一个问题吧」

「等一等等一等,要慎重行事。毕竟错两次了」

「没关系的啦,不可能猜得中的」

「别搞不可能猜中的游戏啊…………嗯?玩游戏……」

「怎么了?注意到什么了么?」

「噢噢,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着眼点!『究竟是怎样的答案,才会拿来出这样的谜题呢』?答案会不会就隐藏在这里呢?比方说我…………朋友因为很蠢的理由受了伤,闹出笑话的时候…………之类的?开开心心地谈论他人的不幸,噢噢,这不是挺有意思的么?好嘞,我就这么提问吧!提问四!患者受伤的理由,是那种让人不禁想对别人说的事情么?」

「不。我可不想到处乱说呢」

结束。

果然不行啊。加茂十希男没有分析的才能。

…………嗯?

「咦?等等。不想到处乱说。也就是说,患者受伤的理由不能对别人说?可为什么你知道受伤的理由……也就是说,你和患者受伤有关!?」

「噢噢!挺能干的啊!」

挺能干的啊,我!

「也就是说,是你害你爸受伤的,过来探望是为了赔罪……咦?那不应该只拿一个苹果来吧?这么赔罪也太让人寒心了吧……咦咦咦?可是患者是父亲……唔唔唔?」

「啊哈哈,继续想吧。反正猜不到的」

唔……!不甘心!完全猜不到!

「那么,我要提问咯」

「哦,放马过来吧」

「学长,分析社还有一个人吧」

「……你是说小照?」

「那个人,是学长的女朋友?」

「不是。我们是关系超好的朋友」

「哦……」

「小照怎么了?」

「啊,没事了,请继续分析吧」

为什么突然说到小照了。

难不成,我向小照求助的事情太明显了?这家伙果真不相信我啊……

神田目前的推测全部正确。她远比我和小照更能看穿事情的真相。

「提问机会还有一次,解答机会也还有一次。走投无路了呢,学长」

「唔唔」

「啊,说起来,还没想过失败之后的惩罚呢」

「咦?咦咦?在这个时间点上宣布对我的惩罚!?话说,失败了还有惩罚么!?」

「那当然。我可是说过,要是被你猜对了我什么都做的,你也得赌上相应的东西」

唔……!倒是游戏开始前就说啊,这种事!

要是这样,我就更认真地对待这场游戏了啊!

「也对啊……家!家就可以!」

「我又不是土豪,哪儿买的起啊!求您高抬贵手吧!」

「才不是!不会叫你买!我是说,让你带我到你家去」

诶。

「不不不!去家里不好吧!」

「干嘛啊,我又不做什么。只是到处看看」

「我家离这儿很远的!所以不行的!」

「骗谁啊。我知道地方。就在那里吧?那个红顶的房子」

神田向路那边指过去。在那里,就是生养我的家。

「离医院近真好啊。医院,人行道,车道,人行道,家。步行一分钟。啊,车流量又大,还有护栏,原来不能直线冲过去啊。人行横道很远,大概要走五分钟吧?啊哈哈」

「不成!绝对不能到我家里去!」

「没事啦没事啦,用不着那么慌啊,只要答对就行了吧」

怎怎怎、怎么办……!

只能靠小……三雫同学了!必须找三雫同学求援!我只剩这条活路了!

要怎样才能联系上三雫同学!?

要怎样才能瞒住神田问出答案!?

装个病逃离这里!?

「啊、痛痛痛!突然肚子痛!是不是肠扭转?我可以稍微离开一下么?」

「太好了,正好这里就是医院。去看看吧」

「啊,已经没事了……」

嘁。

「啊,咖啡喝完了?我再去买一罐吧!当然是我请客!」

「不用啦。到了学长家泡给我我就喝」

走投无路。

感觉在她面前完全拿不到主动权。

不失冷静的态度,对答如流的灵活。

还有,让人觉得应该乖乖认输的度量……!

我感觉到了霸者的禀赋。玩完了,逃不了了。

然而,就像要将偷偷从身旁靠近的魔之气息推开一般,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急忙看了看手机屏幕,竟然是三雫同学打来的。仿佛看穿人之疾苦的清冽声音,期盼着与我对话……!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没办法了,慢慢打吧」

神田没有追上来。她没有用脚,却用眼睛追了过来。我忍受着神田向我背后刺来的怀疑目光,小跑着离开了长椅,取出手机。

『喂?十希男君?』

「喂,三雫同学!非常感谢!我就在等你的电话!」

『咦?啊,是的,让你久等了,非常抱歉』

对,就是这个。她能在最棒的时机救人于水火之中。她简直是天使。

『唐突打扰多有冒犯,事情有些紧急,所以我就不管那么多,先说了』

「什么?」

『十希男君在跟学妹玩着由学妹提供的游戏,让我和小照来想答案』

小照那家伙……惹人讨厌的手法竟然这么精准……!你竟敢拿我跟学妹正在开心畅聊的事情向三雫同学告密……!

『关于那个答案,有些令人在意的地方,所以我打了这通电话』

「咦!?三雫同学,你知道正确答案了!?」

『正确答案并不知道。题面出出来并不是为了让人导出唯一的正确答案,所以我不能确信地做出回答。某种程度上需要依靠直觉。所以,我们发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地方。关于这个游戏的答案』

「令人在意……?」

『是。具体的请问小照吧。她现在正赶往你那边』

「小照?她正在来这里?」

『是的。她嚷着「加茂十希君有麻烦了」就飞奔出去了。我想大概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诶诶诶?真的么!?」

好深的执念啊,那家伙!

『于是,在小照赶到之前,有件事我想确认』

「什么事」

『十希男君。出题者要是还在你身边,你能不能问一下她』

「可以哦。什么问题?」

『请你问她——橘子就不行么』

…………

我的妄想,被听到了?

我的思考回路和状况被完全看穿了,在此之上被她得出了这样的推理?

「咦。是说慰问品么?就问她『橘子就不行么』?」

『是。这样就够了』

……开玩笑的吧?

不过,我这么认真的在听,她是不会开我玩笑的,她不是那种人。

『如果得到的回答是「不行」,请你绝对不要让那个人离开你的视线。在那个人去病房之前……如果可以,在她进入病房之后,都请一直监视她。可以么?』

「好」

我既不知道提问的意义,也不知道必须监视她的理由。我完全搞不懂。可是,既然是三雫同学的请求,我作为一个男人就必须去完成。

通话结束,我小跑着回到了神田身边。

神田一脸镇定,没有问我刚才在和谁通话,只是催促我在她身旁坐下。她似乎不是那种爱管束男朋友的人。

「欢迎回来。嗯?表情好认真。这么说,学长知道什么了么?」

「嗯。我想提最后一个问题」

「说吧」

我转向脸上挂着浅笑,盯着手里的咖啡罐的神田,将三雫同学托付给我问题,问了出来

「——橘子就不行么」

「哈?」

「提问五。橘子就,不行么?」

一般看来,这是个没有深意的提问。可是,神田突然噤口,俄然转为认真的表情,直直地回瞪着我的眼睛。

她用探索一般的眼神观察着我的脸。可我就连她想要寻找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我的里面是空的。

看到神田露出特别认真的表情,我不知她是怎么回事,正在发愁的时候,她猛然喷笑起来。

「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怎么了?为什么笑?

「哈哈哈,真厉害,嗯……。竟然前面一直在装傻,在最后才识破事情的真相。不愧是十希男学长,分析社真不是盖的啊」

「嗯」

看穿真相的是三雫同学,她不是分析社的人,干脆就不解释了。

「答案是YES。橘子不行哦。学长的分析猜对了」

咦?怎么了?

看穿什么了?橘子就不行了?橘子有什么问题?

「哎呀,真开心。这样,游戏就结束了呢。找学长说话真是太好了啊。去不成学长家,还真是遗憾啊」

「你倒是放弃啊……」

「另外,我最后的反问」

神田灿烂地笑起来,突然跟我拉近距离。

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一个苹果了。

「还没决定奖励的内容呢……学长,你想要什么?」

「我、我想要……」

「什么都可以哦。你想要什么?莫非——想做什么?」

她的手绕过我的肩膀,毫不顾虑地把身体靠过来,苹果,苹果贴过来了……!

我消融在夏日的温度之中,神田的手指在我大腿上滑过。五根手指就像缠住猎物的蛇一般,触感渐渐鲜明,一边用力,一边滑动。

啊,碰到了!碰到了啊!!苹果!!苹果!!

「苹果…………!」

「哈?苹果?」

诶。

苹果!?我刚才说出来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苹果果然要没收啊。看这样子,果真被完全看穿了啊。我有点太小看十希男学长了呢」

不,我倒是觉得你现在太高估我了。

可恶,不是的,不是的!我刚才说的苹果指的是别的东西!可是,我要是解释的话,我的评价就会…………!

神田对纠葛的我流眄一瞥,离开了长椅,走了出来。

「等、等……!」

等等,等一下。

我还没拿到胜利的奖励呢……!

不过我还不知道答案,所以我还没赢……!

「再见咯,学长。今天我先回去了。给,这是奖励」

神田就像突然想起来似的,从袋子里拿出苹果,咬了一口之后朝我扔了过来。

吃了再给我啊…………

***

小照来的时候,神田的背影刚刚消失不见。

她从神田离开的相反方向,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小照妹妹啊,没什么急事,干嘛这么急冲冲的。

「小照,你真的过来了啊。竟然专程跑到这种地方……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医院——」

「不说这个!出题者在哪儿!?」

小照喊着说道。她的口吻和讲电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非常认真。

「已经回去了。我把三雫同学告诉我的问题提了出来,她说答对了」

「她的回答是橘子不行?」

「嗯,必须拿苹果去探望。嗯?那是你和三雫同学一起想出的问题么?」

「如果可以,我们不想让出题者知道你已经得出正确答案了。所以对提问的形式下了些功夫……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么」

提个出乎意料的问题,然后给出令人吃惊的分析么。小照不愧是演员,对表演了若指掌。了不起哦,待会儿会奖励你的,所以麻烦你把答案告诉我。

「就算你说被她发现了,我还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还是没弄懂什么才是真确答案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不知道……?你应该直接就会想到啊」

「啥?别强人所难啊,我又不是你」

「……抱歉,我先说明吧」

嗯。

好了,讲吧。跟往常一样,尽情地分析吧。

「因为终归只是猜测,所以会慢慢进行理论推导,你就先听着吧。第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是名字」

「名字……我没告诉你出题者地名字吧?」

「出题者最讨厌别人问她自己名字的由来,为什么」

「所以说?」

「给孩子起名字的是谁?起名字的是父母,或者祖父母,或者起名字的大师……而通常拥有决定权的,是父母。回避起名的话题表示和父亲关系不和,通常都会这么分析吧?」

「这么说……应该对吧」

总感觉有点牵强……是那样么?

「可是,她来看父亲了。明明关系不好」

「喂喂喂,只是关系有点不好而已,家人住了院还是要来探望的吧」

「是啊。既然是家人住院,好歹也会送个换洗衣物吧。可是出题者除了慰问品什么也没带。应该只是找患者说说话……为了关系不和的父亲来探病……怎么想都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啊」

「嗯。然后,出题者将『探望的是谁』当成谜题来出,也就表示她自己也知道答案一定十分特殊。和父亲关系不和,讨厌谈及,却自发地当谜题出出来。既然如此,谜底之中的原因,一定是让身为患者的父亲脸色非常难看的事情。那么,明知父亲不会有好脸色却要去探望,这极端特殊的理由是什么呢?」

……说的还是太抽象了,我不是很明白。

特殊情况?父亲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这种事,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么?

「然后,还有一个地方不对劲……加茂十希君,你会怎么吃苹果?」

「怎么吃?这样吃?」

我咬了一口苹果,给小照演示。

咬下去的地方,姑且跟神田下口的位置拉开了些距离。

貌似糖分很足,很甜很可口。

「直接咬……这也未尝不可,可患者双腿骨折了哦」

「那又怎么样?手又没骨折,能吃的吧」

「就算能吃,洗手也得费好一番力气吧」

「啊……」

「患者不便行走,很难到洗手的地方去吧。既然如此,探病的人应该会把苹果削好,切好。带去苹果,得有人来把皮削掉。而俏皮的人,就是买苹果的出题者」

「嗯,不无道理……」

「于是,我们回到谜底上。苹果和橘子的区别是什么?橘子可以直接剥皮,但苹果就不行吧,加茂十希君。为了避免手把苹果弄脏,要吃苹果就需要菜刀或者水果刀——需要刀」

刀。

这就是必须得送苹果的理由么?

「问提问者『橘子就不行么』就是为了这个。带苹果的理由,是不是为了带刀……想了解的就是这件事」

当时,神田一边笑一边爽快地做出回答。

——橘子不行。

「果然只靠慰问品就足以分析出答案了。之所以是一个苹果,是因为只要带上一个苹果,就能得到拿起菜刀的机会。之所以把慰问品随随便便地装在塑料袋里,是因为对方是认识的人,而且是非常讨厌的人」

菜刀。

然后,最讨厌的人。

将这些结合起来所得到的答案。

「我们想过了,让患者受伤的,会不会本来就是出题者本人。我们觉得,如果没有猜错,那么有可能演变成最糟糕的情况」

……出题者,神田承认过,让父亲受伤的就是自己。

后面可能演变成的最糟糕的情况,究竟是什么?

「再对状况进行一次说明吧,加茂十希君。出题者对身为患者的父亲不抱好感,却要去探望。她带的东西是一个苹果,并且她自知自己探病的理由特殊,于是对你出了一个谜题。我完全不觉得,谜底会是令人欣慰的东西」

不会是令人欣慰的东西。既然如此,神田夏美为什么想要跟我玩这个游戏?她是怀着怎样的感情跟我有说有笑的呢?

「如果让患者受伤的是出题者,那么下次会发生什么呢。让人受伤,还远不足以置人于死地。患者双腿骨折,无法下床。将刀带到患者跟前的理由是什么,咬定不能用橘子的理由是什么」

向一度受伤的对象,再次握起刀刃的必要性。

不能是橘子的理由——不完成就不行的理由。

她来这里的真正理由是——

充满糖分的苹果。蜜一般的味道。

冰冷刺骨的汗水,流了下来。

「怎么样。最糟糕的可能性,你明白了么」

「啊、啊啊。隐约发觉了……%」

「加茂十希君,你最好再别跟出题者有所瓜葛了。剩下的事情,我和三雫会设法解决的」

「不,可这种事——」

「这种事,现在怎么都好」

小照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什么啊,要是神田的本意真的跟你分析的一样——」

「神田夏美的事可以以后再说。那孩子现在还没问题。我手里握着足以控制她行动的资本。对我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啊」

「……你说什么?」

是我?

「虽然三雫没有察觉到,但我所在意的只有一点。我不懂,你为什么没能解开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

「在这一次的交流中,心中可能存在着暴力性思维的你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心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问怎么回事?那是——」

……啊,对呀。

暴力性思维么。小照以前这么分析过我啊。

「是不到自己会行动的阶段就不会产生那样的想法么?不,这不可能,人的思维应该会很大程度上受到平时的思维的影响。平时在想什么,到了关键时刻一定会想到」

「再怎么说,那种事也太蹊跷——」

「当然也会有偶然,可对我来说,这是足够重新进行分析的事件。所以我要再次对你进行分析。你其实是怎样的人?威廉在细语。我必须去理解你,这对我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一次我已经要找到答案」

「找到答案,什么答案?」

「你,是来看谁的」

我心脏一紧。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在紧张,故作镇定,维持着面无表情,回望着小照的眼睛。

……冷静下来,小照应该是不知道的。

十美乃是不可能说出去的。反正肯定是瞎扯淡。所以——所以,没必要对这种事感到害怕。

你要能找到就尽管找吧。你就模仿你那死去的前辈,进行你那自以为是的分析,说说看你究竟懂我什么吧。

「上一次我是怎么分析你的,还记得么?」

「你说呢」

「你总是在主张自己是『理解别人痛楚』的人。可是,在前些时三雫的那件事上,拟采取了充满暴力的手段。于是我分析,这里很大程度上存在矛盾。我分析你一直想要隐藏自己,其实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痛楚」

过激的。

充满暴力的。

这是她曾经对我进行分析所得出的答案。

「直截了当的说吧,其实我错了。对吧?」

小照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迷茫。就像那时候一样,没有一丝颤抖。

「可是仔细想想,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在石头下面做了些手脚……你只要不表态,根本算不上矛盾,也不觉得那是过于富有攻击性的表现。也就是说,也许是因为我判断你的主张是『说谎』,所以事情在我眼中被放大了,仅此而已。可能只是我自顾自地以为被你骗了,自顾自地受到打击,把事情想得太大了」

要说说谎,咱们彼此彼此,要说被骗,咱们一样彼此彼此。

「这次的事件让我知道,我当时的分析并不正确。我分析你是根本不在乎别人痛楚的人,其实根本是瞎扯淡。重新想想就会发现,我当时的主张有很多地方跟理论脱节了。对吧?」

「或许吧」

「可是,既然这样,你当时为什么完全没有反驳呢?为什么自己被说成是充满攻击性的人却摆出心甘情愿接受的态度呢。这个答案,不才是你隐藏的水面之下——真正的谜题么?」

水面之下。

啊,对呀,用过这种说法的啊,威廉他。

「竟然接受完全失准的抨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其实这么想就合情合理了。你甘愿被人指责自己充满攻击性,但你现在的内心之中没有那样的东西」

现在没有。

将来也不可能有。

既然如此。

「莫非在你心里,并不是对现在的自己心中的暴力性格的感到厌恶——而是对过去的暴力性过错感到后悔?」

……偶尔是的。

真是戳到我痛处了啊,小照。

「还记得在焰火之夜,我们遇到过小末的妹妹么?那时她在购物中心里哭泣,你向她打招呼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妈妈跟我说,不能跟不认识的人走』。不认识的人,这是怎么回事?你跟小末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在一起玩了,可你跟她妹妹却完全不认识?小光为什么不认识你?末藏家不可能在平日里对外封闭,而且不止如此,你们甚至连面都没见过?是因为没有家庭与家庭之间的来往么?不,这很奇怪。你妹妹知道小光的名字,就算不用看照片,她也能认出小光。那么,你怎么没有立刻认出小光呢」

「这只是单纯因为——」

「另一点。你当时用『五分钟脚程』来描述过那个购物中心的位置。相对的,你对小光家是这么说明的。『小末家离这里非常远。一个人的话不可能走得回去』、你和小末在幼儿园,小学,初中都是上的同一所学校,从小就在一起……然而,你们的住所却离得很远」

「于是呢?」

「这很简单。你现在不住在生养你的那个家里,这么想就合情合理了。可是,十美乃应该还住在原来的家里。所以她很熟悉小光。也就是说,你和十美乃不住在一起。加茂家和末藏家的位置应该离得很近,所以远离本家的是你」

「……是啊,你说对了」

没错。

可是,小照。

到这里就够了。

这里是终点。这里是水底。

「为什么只有你离开了父母身边?因为学校远么?不,你跟你妹妹上的同一所学校,所以不是距离上的问题。是为了培养独立生活的经验?这不可能,你现在应该在和你祖父一起生活。所以让你离开家门,应该有更深的其他理由。于是我想,你的过去,会不会和刚才说的你家里的情况有所联系呢」

太好了呢,小照。

发现了狂卷的黑色涡流呢。

现已过世的威廉——你尊敬的前辈,应该能含笑九泉了吧。

「说到这里,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要说的事情了……你离开了家。不对,你是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为什么?当然,『过去的暴力性过错』就是原因。你似乎和祖父母生活在一起,听说你的父亲仍然健在,那么你伤到的,恐怕…………」

小照的分析停了下来。

不见她平时那张得意的脸。

有的,只是干涸的喉咙,不安,以及在皮肤上滑过的不适感觉。

小照在等待,在探寻。

在从我的表情中,寻找判断情报真伪的材料。

所以我不会动。因为贸然行动,会让小照看得更深。

「…………我分析到了这里,于是来到了离你家很近的这所医院。你要探视的话,大概就会到这里来吧。那个时候,你之所以默默地接受我的抨击,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被说成那样是理所应当的。你非常痛苦,认为自己应该受到谴责。所以——」

「够了,小照」

我口气很重,强行制止小照说下去。

够了。

我不想再听下去了。

小照,就算水面之下看得到什么,也没有必要专程把脑袋往里钻啊。

「有的时候,我倒希望你能看漏哦,小照」


1.004412100441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