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第10话 入侵者

「唉,总算是结束了。」

仁与玛希亚两人齐叹了一声。

仁直到刚刚都在修理烧焦的出租船坞,玛希亚则去向左邻右舍说明状况与道歉。

烧光的部分用买来的木材修理补上。只是因为高热而扭曲的铁架、蒙上煤灰的石材之类,则由仁使用工学魔法恢复原样。

只是买木材的钱,让玛希亚今天赚的钱全都泡汤了。

「已经是傍晚了吗……」

玛希亚双肩无力地垂下。仁也一脸疲惫地咕哝着:

「今天根本一事无成嘛。」

因为失火打乱一切计划,船没能调整、比赛也没空准备,天就已经黑了。本来是希望趁着今天完成配合比赛的最终调整。

「唉,反正还有明天一天苏。因为我帮忙捕鱼也是到今天为止。」

「这样啊。那明天可以从一太早就把时间用在天鹅号上了吧。」

然后仁把心中灵机一动的事问出口:

「对了,玛希亚,有没有可以让我和礼子搭乘的小船?」

玛希亚与阿若要搭乘天鹅号,所以仁若是搭船,比较方便在海上进行各种确认与调整。

察觉到这点的玛希亚立刻给予答覆:

「啊,有啊。就是我用来捕鱼的小船。那个可以吗?」

「帮大忙了。把它借我吧。」

因为那是玛希亚的私有船,不用顾忌其他人。于是仁就向玛希亚借船作为明天用了。

当晚——

仁想到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又在船的警备工作上动起脑筋

「礼子,不好意思,可以帮忙监视船坞里的天鹅号吗?要是又被妨碍就费事了。」

「了解。因为我要陪在父亲大人身边,所以我去把露娜从蓬莱岛叫过来。」

如此回答的礼子在黑暗中前往海蚀洞窟,经由通往蓬莱岛的转移门,叫来直属于她的手下,女性哥雷姆索蕾优和露娜。

「姊姊大人,您叫我吗?」

「是的。这是父亲大人的指示。露娜,你跟我一起走。索蕾优,你则是负责守护这摩蓬莱岛。」

「了解。」

然后再度转移到波特洛克。

「就如同我已经跟你解说过的,露娜,你待在这个船坞,负责守护这艘船和船坞。」

然后她转向留守在那里的哥雷姆阿若,介绍露娜:

「阿若,这孩子跟你一样是父亲大人的作品,也就是你的前辈。现在让她来守护船与船坞。你则专心负责守护船。」

「明白。」

阿若是特别强化腿力的哥雷姆,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不用与礼子比较,就算以这个世界的标准来看也是偏低,因此很难防范来自外敌的攻击。

「你就是父亲大人的最新作品,我们最小的妹妹了吧。别担心,包在我身上。」

「是,麻烦您了。」

拍着胸口做出保证的露娜,乖乖点头的阿若。从旁把这一切收入眼中的礼子,随后就回到旅馆去了。

礼子不需要睡眠。在仁睡着之后,她会静静地伫立在一旁同时提高警觉感测周围的动静。若是平时的话,直到清晨到来前,她应该都是维持那个状态。

「……入侵者……吗?」

礼子的听觉捕捉到一点声音,她判断那是人类的脚步声。

有两个人撬开锁起来的「海鸣亭」后门走进来。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礼子还没有采取行动。只要她的绝对主人仁没有遭受不利,她就无意采取任何行动。

可是脚步聱往仁所在的二楼靠近过来。

「……上二楼了啊。」

礼子悄悄走出房间避免吵醒仁,站在走廊上。脚步声的主人似乎爬封三楼去了。三楼有着玛希亚入住的房间。

思及仁非常期待与玛希亚一起参加哥雷姆赛艇的事,礼子判断要是玛希亚出了什么事,仁将会大失所望,于是悄然无声地跟着入侵者爬上三楼。

入侵者一抵达三楼就一一确认起房间的名字,然后停在叫作「费林鱼」的房间前。一看就知道那里是他们的目标,而里面住着玛希亚。

「三更半夜有何贵事?」

「!」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那两个人僵住。这样都没有发出声音,还算是值得夸奖。

转过头来的二人,入眼的是身穿纯白围裙装的黑发美少女。漆黑的头发与黑色的连身裙部分融入黑暗之中,显得只有白色围裙与一张脸浮现出来。

「搞什么?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可疑的家伙。」

其中一个人小声这样说,但是他们自己才是脸上蒙着黑布避免被人认出,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德性。没有比这样更可疑的装扮了。

「可疑的是哪一边呢?那个房间住的是女性,你们想要闯进去吗?」

礼子的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另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手一挥,举起匕首袭向她。

看来他们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要她闭嘴就对了。

「!」

匕首一瞬间从袭击礼子的那个男人手上消失。

「请不要用这种东西碰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礼子已经把那把匕首拿在手中。然后用指尖把那把匕首折成两段,接着再折成两段碎片。

「噫……」

这下子似乎终于吓到对方了,其中一个男人轻轻惊呼一声。另一个则想要进入「费林鱼」的房间,正在拚死撬开门锁。

把这些尽收眼底的礼子,做出时间优先的判断,于是把至今为止百分之十的输出功率提升到百分之二十。

「呃啊!」

朝向心口打出的一拳瞬间就铲除了眼前男人的意识,接着劈出手刀袭向正在橇锁的男人后脑杓。

「嘎!」

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两名入侵者躺平,玛希亚则似乎一无所觉。

「……呼。」

礼子难得地长吁了一口气。要在百分之二十的输出下「不杀生」,那力道可说是相当难以拿捏。

礼子一手挟起一个男人抱在两侧。如果有人看到,想必是一幕非常超现实的画面吧。

她在这样的姿势下依旧悄然无声地走下楼梯,从打开的后门把那两个男人带出去。然后在那里重新感测一次周围的动静,不过一公里之内没有可疑的动静了。

礼子做出一小段时间之内可保安全无虞的判断。因为她要暂时离开仁身边,这是为了以策万全。

「找个地方丢掉吧。」

这时候,礼子的脚用力往地面一蹬。

没发出任何声音的礼子,大概全力奔驰了五分钟之后,把依旧昏迷不醒的两人放下。她也不知道那儿是哪里,只知道是远方某个市镇的一条小路。

然后礼子回到她的归处,仁的房间。

「啊~睡得真好。」

早上仁醒来时,礼子一如平时待在那里。

「早安,父亲大人。」

「啊,早啊。今天天气感觉也不错耶。」

「那个,有点事想告诉父亲大人。」

「嗯?怎么了?」

礼子把昨晚的事向仁解说一遍。听了她说的话之后,仁环抱双臂思索起来。

「嗯~怎么说呢?挺幼稚的耶。」

然后他试着把这几天发生的一连串妨碍事件串起来。

几乎在最后期限才找到魔法工作士的事。

有人在大肆收购魔石的事。

买来的青铜品质糟透了的事。

船坞被放火的事。

还有昨晚的入侵者。

他并没有发现市政厅的妨碍魔法阵,以及警备队长曾经把自己当成目标的事。这件事算警备队长走运——就惹火礼子的意义上来说。

「目标是玛希亚……不,这样的话,做法也太奇怪了。」

这些暂且不论。上述的那些妨碍工作,以结果而言都是用来让玛希亚不能参加比赛的类型。他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

玛希亚并不是最有夺冠希望的人,也不是知名船匠。

要是礼子扣留住她抓到的入侵者问口供的话,说不定可以知道些什么,可是现在再说这个也于事无补了。再说,谁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乖乖吐露实情,甚至也不能保证他们真的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要求礼子有如此周全的思虑算是一种苛求了。何况要是把人交给警备兵,之后反而被探问他们自己的来历,也不是他所乐见的发展。

「哎,先不管理由,我才不会因为阻碍就屈服。」

总之做出这个结论的仁,慢条斯理地做起准备,然后下去一楼。在洗脸用的水井旁洗完脸以后前去餐厅,而玛希亚已经在那里了。

「早啊,玛希亚。」

「啊,仁,早啊。今天一天都要拜托你喽。」

「好啊,那是当然。明天就是预赛了嘛。」

就这样有些仓促弛用过早餐,打点好琐事之后,两人就结伴前往港口了。

一抵达港口,玛希亚就跟阿若一起搭上天鹅号。

在玛希亚过来不久前,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露娜已经悄悄离开出租船坞了。

「那么,仁,你去对面的港口。因为我的小船在那里。」

然后她让阿若踩水车,缓缓出港。

「好,礼子,我们也过去吧。」

仁让礼子带着在出租船坞地上找到的半溶金属块,前往渔夫们使用的港口。


1.000607500060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