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工学师

第27话 在那之后,然后,前往下一个城市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27话 在那之后,然后,前往下一个城市

「结果成了这样吗?」

仁在蓬莱岛的家中入浴。

从本来忙碌的日常骤变回曾经悠然自在的日子。

蓬莱岛的粮食问题也改善不少。

大麦、小麦、豆类约有一个月的储备量,也冷藏了一些蔬菜。食用油与砂糖、胡椒之类的也够用。还开始栽植农作物了。

「盐的话,这边就有优质的盐了。」

除了用辰巳湾海水蒸发来的海盐以外,还有叫作藻盐的盐。这是把富含盐分的荒布(昆布科海草)与马尾藻之类的海草烧成灰溶于水中,再用上面清澈的水精制丽成的盐。

因为其中有许多像是碘之类的矿物质与提味的成分,最适合用来煮东西。

「是的,蔬菜与豆类均已发芽,距离自给自足之日,想必不远了。」

「好期待啊。」

不经意这么说的仁,在热水中伸直了手脚。

*  *  *

在库兹玛伯爵府中,娜娜与拉尔德正在庭院做着打扫工作。

他们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伯爵家专属治愈师说已经到了应该要活动筋骨的阶段。

所以为了活动筋骨兼报答收留之情,他们俩就接下了打扫庭院的工作。

「还不可以硬撑喔。」

「嗯,姊姊。」

「没问题的,身体已经好起来了。」

看着还年幼的弟弟妹妹拿着比自己还高的扫帚打扫的模样,盯着他们的碧娜就捏一把冷汗。

有只手按在那样的碧娜屑上。

「啊,伯爵大人。」

是库兹玛伯爵。

「他们俩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是,托您的福。」

他一天至少会来探望碧娜姊弟一次。

碧娜也隐约感受到那绝非只是同情心而已,也察觉到对此事感到一阵甜蜜的自己。

只是因为身分差距过大,她装作没有察觉而已。

也不知道库兹玛伯爵是不是察觉了碧娜这样的心理活动。

「一家人能在一起,真好啊。」

听到他这句喃喃自语,从其中感受到寂寞与羡慕之情的碧娜,豁出去地问出心中的疑问:

「那……那个,恕我冒昧,您的亲人……」

「嗯?」

「没…没有,什……什么都没有!是我冒昧了!」

把手放在慌乱转开脸的碧娜盾上,伯爵温柔地把她揽近身前。

「伯……伯爵……」

碧娜不由得脸红起来。但是听到伯爵接下来的话,那种心情就烟淌云散了。

「我已经没有亲人了,碧娜。」

「咦……」

令人震惊的剖白,让碧娜不禁凝视着库兹玛伯爵。

「母亲在我年幼时,父亲在与邻国歇洛亚王国纠纷时丧命。没有兄弟。」

那个隐含寂寞的声音让碧娜挣开伯爵的手,深深低头:

「是……是我冒昧问了不该问的事!请您千万不要见怪!」

碧娜十分惶恐,库兹玛伯爵轻轻摸着她的头,用温和的声音轻声低语:

「抬起头来,碧娜。现在你们就像是我的亲人了,所以我并不寂寞喔。」

即使如此,碧娜还是一直未曾抬起头,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这时候的伯爵脸上,已经染上一层红晕。

*  *  *

咚磅一声,爆炸声响起。

地点是葛拉纳伯爵府的厨房。

事发点是爆米花制造器。

那里装入了大量玉米与油,更离谱的是,有人拿魔结晶而非魔石使它运作。

如果是使用蓬莱岛材料制作的魔导具也就算了,采用一般材料制作的爆米花制造器耐不住一口气灌入十倍以上的能源,让原本写好的魔导基板过热,损及魔力回路。

结果就是无处可泄的魔力素转换成热量,使油的温度骤升。不只是玉米连锅子都整个爆开了。

那个蠢人因为被炸开的铜锅打中脸,昏了过去。

「发……发生什么事了?」

连忙赶过来的仆人,发现主人的独生子倒在地上。

「少……少爷——!」

被过热的铜锅与油砸了一头的少年,半张脸因为烫伤一片通红。

「治愈师!治愈师茌哪里!」

伯爵府从上到下乱成一团。

「……」

葛拉纳伯爵抱着头。

私兵团全灭,更岂有此理的是还被库兹玛伯爵看到了。

再加上带去威慑用的心爱哥雷姆也遭受破坏。

不是金额的问题,是外界风评的问题。

事情闹得那么大,不可能没有目击者。

事情从少数目击者口中,化为捕风捉影的传闻散布在布鲁兰德的大街小巷。

派出哥雷姆与私兵团企图绑架平民,却被库兹玛伯爵阻止——这是流传最广的传闻。

他对库兹玛伯爵低头致歉,请求对方否认这个传闻,也得到同意了。可是却不可能否定掉流传在街头巷尾的所有传闻。

这件事让葛拉纳伯爵的野心受挫。

「能够参与国政之日还远得很吗……」

作为伯爵,葛拉纳伯爵是个新人。

碰巧在他领地发现了优秀的矿山,让当时还是子爵的他得以财源广进,再撒钱成功运用那些钱从子爵升到伯爵;领地和权力也因此增加了。

可是因为是暴发户,在王城之类的国政之地发言权还很低。

为了推翻这个局面,他做了各种安排,正要大展手脚时却已经搞成这样。

最后还祸不单行,嫡子的脸遭到严重烫伤。

「真是的,一个个都不了解我的苦心……」

砰的一声,响起了拍桌的声音。

无视于自己的邪恶欲望才是发生这些事情的根源,葛拉纳伯爵愤慨不已。

*  *  *

洗完澡的仁,吃着冰过的派斯桃。

「嗯,果然冰过以后更好吃。」

用的是冰箱,就是和碧娜一起做的那台。

那些日子还算挺愉快的。

「结果分别的时刻来得这么仓促……」

「本来想跟她认真多聊聊以后再道别……」仁喃喃自语。

「是的,不过以时间点而言,也算正好吧?」

礼子一面泡茶一面这样说,仁也缓缓点点头:

「这样说倒也是啦。虽然没有任何藉口就不帮碧娜的忙了,不过这也没办法。不过仔细想想,我都还没有去看过布鲁兰德城墙内是什么样子耶。」

「那倒是,不过那种只有贵族与有钱人的地方,应该并不有趣吧?」

对于礼子如同劝诫般的话语,仁只是含糊不清地表示了同意。

「可是我对这个世界还所知不多……」

这句话也具有还想再去其他地方的意思。

「那么,您今后有何打算呢?」

「嗯~打算吗?先在这里过几天悠闲的日子,然后想去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看看。」

「那样的话,有个转移门是通往南方海边。」

「南海吗?不错啊。会不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海这个单字吸引了仁的注意,然后礼子又加了一句:

「因为岛屿多,所以海运很发达。」

「海运吗?那就是说有船罗?」

「是的。」

这个世界的船——身为魔法工学师被引起了极大兴趣。

「好,下次就去那里吧。我想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所谓的船是怎么样的。」

「了解。」

就这样,仁与礼子又要在另外一块土地上开始他们的冒险了。


1.000536500053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