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26话 告辞

礼子挥出的右手在私兵队长脸上留下一道伤口。

而当事人私兵队长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结束了。」

转头向仁行了一礼之后,礼子拍掉沾到裙子上的灰尘。

「礼子,一个人都没杀掉吧?」

「是的,我不希望让父亲大人成为杀人犯。」

因为礼子是自动人偶,所以她的行为要由她的所有人的仁负全责。这是惯例。

知道在前代魔法工学师阿德瑞娜·巴博拉·伽奇的时代也有过同样事情的礼子,为了仁着想,已经尽可能手下留情了。

「那就好……不过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仁颇感遗憾似的叹了口气。

这时候,一个声音像是与他应和般的响了起来。

「是啊,简直太惊人了。」

「?」

仁与碧娜回头一看,看到赛班斯随侍在侧的库兹玛伯爵站在那里。

「听说葛拉纳伯爵派出他的私人武装队,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结果已经打完了。」

被摆平的私兵总计十一人,坏掉的哥雷姆一只。

「真是的,那位礼子小姐的实力别说是王国首席骑士,说不定还在近禁卫哥雷姆部队之上呢。」

视线微微往礼子身上一扫过后,伯爵说出这样的感想。然后又吐出一句话:

「可是这才糟糕。」

「咦?」

碧娜露出不解的表情。库兹玛伯爵对她继续说下去:

「不但拒绝了葛拉纳伯爵的招揽,还对他的家臣施以不正当的暴行。」

「什么……那是!」

伯爵制正想要反驳的碧娜,解释给她听:

「是啊,我明白。我刚刚说的是你们可能会遭受到那种待遇的预测。」

他又加上了更加详细的解释:

「也就是说,葛拉纳伯爵想必会使用他的权势,把这场纠纷捏造成那样的形式吧。」

可是有一个人不能服气。

「开什么玩笑!」

不用多说,这个人就是仁。仁原本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因此身上也没带着对贵族的敬意。

「葛拉纳伯爵的私兵被打得爬不起来的事与碧娜无关,是我下令让人摆平他们的。」

仁不再用敬语了。

「嗯,是那样没错,但没有证人。」

「有啊,名叫库兹玛伯爵的优秀证人。」

仁断然说道,然后转向碧娜:

「碧娜,和你认识以后的这段日子很开心。娜娜和拉尔德应该都没问题了,你也掌握住制作魔导具的诀窍了吧?然后更加重要的是,有了叫作库兹玛伯爵的理解者。」

「咦……咦?等一下卜仁,你在说什么啊?」

不明所以的碧娜茫然失措。

「就算没有我,也没问题了吧?」

仁拿出放在口袋里的两个魔结晶。

颜色是绿色,风属性的。然后半是硬塞地交到碧娜手中。

「我要走了,这个给你。要好好利用它喔。」

然后仁心想要在最后做个漂亮的总结,于是向他们俩辞行。

「伯爵,我要从这个国家消失。碧娜的事就麻烦你多费心了。别让她哭喔……碧娜,告辞了。要保重喔。」

语毕,他不顾碧娜的阻止跑了起来。

「等……等等啦,仁!我都还没好好谢过你……!」

把这些话抛在旁后跑走的仁。

礼子追随在他后面,但因为礼子的速度远胜于他,所以跑到一半时就变成礼子抱起仁奔跑的状况。

「失礼了,父亲大人。」

「咦?喂……礼子!」

「这样才快。」

在最后,仁总结得一点也不漂亮。

*  *  *

「……」

「…………」

在仁的身影消失后又过了好一阵子,碧娜和伯爵都一直默不吭声。最后先出声的人是伯爵。

「碧娜,他……仁到底是什么人啊?」

被问的碧娜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个……我只知道他居住在孤岛,是有点特殊的魔法工作士……」

「唔,这样啊。」

这时候,那些本来被礼子打昏的男人们发出呻吟声。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有人要醒来了。

「碧娜,你躲到我的马车上去。」

「咦?啊,好的。」

库兹玛伯爵转向葛拉纳伯爵的私兵,中气十足地一喝:

「尔等在做什么!」

虽然年轻毕竟也是伯爵,还是有着应有的威严。

赛班斯也像是要辅佐伯爵般的站在一旁,对私兵露出睥睨之色。

「这位乃是库兹玛伯爵,休得无礼。」

醒过来的私兵们在知道眼前的人是伯爵以后,露出明显的怯意。真是一群抗拒不了权力的人。

「在这样的地方丑态毕露,还不快滚回你们主子那里!」

在伯爵的怒斥下,醒过来的私兵把还昏迷的人塞进他们的马车中,一声不响地匆匆离去。

坏掉的哥雷姆则留在原地。

「碧娜,已经可以了。」

库兹玛伯爵一出声,碧娜就从马车上下来。

「伯爵大人……」

库兹玛伯爵以怜爱的眼神看着垂下头,无精打采的碧娜。

「嗯,不过,既已如此,还住在这里就非上策了吧。」

「呢……啊?」

碧娜一副呆愣的表情,伯爵对她一笑。

「虽然令人同情,但你还是把你家和工房搬离这里,到我家去比较好。」

伯一轻拍碧娜的肩头。

「啊,什么?」

娜还搞不太清楚状况。

把她这副模样看在眼里的伯爵,露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用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

「就是说呢,要是你留在这里的话,葛拉纳伯爵又会对你采取类似今天的行动。所以我才叫你搬去我家。」

「那……那个,我……去伯爵大人那里?」

碧娜想起在葛拉纳伯爵那里遭受到的待遇。库兹玛伯爵察觉到那点,温和地开导她:

「嗯。但是放心,我并没有要你去做些什么的意思。我的意思,只是让你把家和工房搬到我那里去而已。」

「……」

突如其来的发展让碧娜的脑袋一时跟不上,伯爵像是要推她一把似的对她做出指示。

「好啦,既然都决定了,就快去打包吧。赛班斯,你先回府,调马车回来这里帮碧娜搬行李。」

「遵命。」

赛班斯向伯爵行了一礼之后便策马而去。目送着他离去的伯爵又看了一下碧娜,发现她依然忸忸怩怩的。  「怎么了,碧娜?快去打包,还是要我帮忙吗?」

所以他笑着这样说。

明知是玩笑话,但被伯爵这样一说,碧娜终于回过神来了:

「不……不敢当!我这就去做准备!」

碧娜吓得直跳了起来,连忙奔回家中。

*  *  *

搬家的过程很顺利。

伯爵亲自带了四辆马车过来,指挥着一同过来的仆人们把行李搬出去。

工房里的工具、道具类、素材,然后是厨房用具、餐具类、试作冰箱。还有木制桌椅、碧娜弟妹的床与被褥,以及换穿用的衣服和内衣。

这样差不多就是全部了。工具、道具类为数不多也算幸事,打包好的行李类都塞进伯爵安排过来的一辆马车中。

「碧娜,你弟弟妹妹也可以坐到马车上。」

「谢谢您。」

「谢谢您!」

娜娜和拉尔德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所以自行走到马车旁上车。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碧娜的私人物品少得可怜。

讽刺的是,最重的东西还是刚买回来的铸锭。

当天行李就被搬进库兹玛伯爵府,碧娜他们被分配到的是位于中庭,甚至可以说是僻静一角处的独立建筑物。

「我……我们真的可以住进这么了不起的地方吗?」那个独立建筑足足有碧娜之前的工房与家加起来的四倍大小。

「无妨。原本是盖来当作仆人的宿舍,但最后没用到就闲置着了。」

伯爵安抚着一再表示惶恐的碧娜。

听到他这样说,碧娜这才终于开始把行李搬进去。

在那些行李里面有仁拿来的魔绢被褥,这使得库兹玛伯爵都不免发出感叹。

在他基于好玩心理把碧娜抱进去的被褥拿起来的时候,因为它的质感而惊愕不已:

「嗯?这个被褥是什么?摸起来的触感像丝绸,但绝对不是丝绸,是某种品质更好的材料。」

「咦……咦……咦?」

这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多想就拿来用的被褥。它的触感和睡起来的感觉确实都非比寻常,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那么高级的东西。

「里面的填充物也……不清楚。可以确定不是羽绒,可是比羽绒更轻更有弹性,而且摸着摸着就暖和起来了。」

「咦咦咦~?」

就连伯爵都未曾见过的素材做出来的被褥。叫作仁的神秘魔法工作士却把那种东西随手乱放。

「仁,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1.000637500063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