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工学师

第17话 模板化的发展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17话 模板化的发展

「感觉人好像比昨天更多了。」

在那里的是更胜于昨日的人潮。他们俩赶快开始摆摊。

「喔,等得脖子都长啦!」

「做快点啦!」

「好的,请等一下喔:」

动手制作爆米花的碧娜、排放魔导具的仁。这时候,礼子也来会合了。

「喔,礼子,事情都办完了吗?」

「是的。大麦、小麦、豆子、胡椒都已采办完毕。被褥也放到碧娜小姐家了。」

看到礼子的身影,仁马上找她说话。因为使用极低的声音交谈,所以一旁吵吵嚷嚷的顾客们听不到。

「好,辛苦你了。那你就在这边帮忙吧。」

「是的。」

于是礼子也加入店员的行列。

「哎呀,好可爱的孩子。是你妹妹?」

有个顾客说了这样的话。仁与礼子都是黑发,因此在旁人眼中就像兄妹了吧。

「不,我是——」

礼子要说女儿,但仁在她说出口前打断她。

「就是那样,她是来帮我忙的。」

「哇~好可爱的孩子啊。啊,给我一个这种打火机。我婆婆说昨天买回去的这个很好用,就拿走了。」

「好的,谢谢惠顾。」

仁把打火机拿给顾客并收下钱。被唤作妹妹的礼子不知为何一副不满的模样,所以仁小声告诫那样的礼子。

「礼子,至少在这里你要当我妹妹,不然会平白增添麻烦。」

被仁这样说,礼子才不情愿地答应了。

「知道了……兄长大人。」

「对,这就对了。」

在这样的惰况下,这一天爆米花和打火机也在日暮前就销售一空。

「今天也卖光光了耶~」

「是啊,太好了。」

他们在这样的交谈中一路走向碧娜家,然后有人挡在他们前面。

「嘿嘿嘿,你们最近赚了不少啊。」

「也赏给我们一点分红吧。」

那是四个恶形恶状的男人。

再加上四人腰间都挂着剑,简直是再典型不过的流氓。

「……唔哇,也太模板化了。」

呆掉的仁忍不住吐出这样的话语,不过那些人并没有理会这样的仁,而是把手伸向碧娜拿着的袋子。

「做什么!这可是今天的收入耶!」

碧娜拍开他们的手,然后手按在腰上——

「……啊……麻痹杖……已经坏了……」

她这才发现到,已经没有护身用的武器了。

原本是为了这种时候才不惜高价勉强买下随身携带的麻痹杖。

可是已经在与礼子的争执中折断。

碧娜向后退了两三步,同时一个男人向她缓缓进逼。

「所~以~说~分我们吃点红,好吗?」

「少开玩笑了!凭什么要分红给你们!」

虽然有些胆怯,但碧娜到底还是那个强悍的碧娜。仁也后悔地想着应该要早点帮碧娜修好麻痹杖才对。虽然他不喜欢跟别人起争执,但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那种行为叫强盗,不过你们有这个自觉吗?」

被称作强盗的其中一个人转向仁。

「那又怎么样!」

然后突然朝着仁打过来。

但是一眨眼间,他已经飞到半空中。

「呜呃!」

然后发出怪异的惨叫声砸向地面,不再有动静。

「你要对父亲大人做什么?」

吾逼当然是礼子下的手。剩下三个男人好像完全无法相信,这是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礼子的所作所为。

「她刚刚干了什么?」

「用了魔法吗?」

「可是没有咏唱动作啊!」

于是响起了诸如此类的喊叫声。

「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着想,最好带着那家伙一起回去喔。」

仁对他们这样说,可是他们不是能够听进这种忠告的人。

「开什么玩笑啊!看来不让你们吃点苦头是不会听话了!」

其中一个人出书威吓,并拔出挂在腰上的剑。

「要我让你吃点苦头吗?」

他嘴上说着这样的话,手往仁砍过来。但是那一剑并没有砍到仁。

「别说做不到的事。」

因为礼子一瞬间就夺走他的剑。

「什……什么?」

男人正为手中长剑不知何时消失而震惊,礼子斜眼一瞪,就在他面前轻轻施力,把剑折弯给他看。

「这么钝的剑,根本不能用。」

「怪……怪物吗?」

「这家伙!别过来这边!」

剩下两人看到这一幕,在恐惧的驱使下开始拔剑乱挥。

「很危险的。」

但是礼子瞬间就把剑抢了过来,这次居然是在手中一阵乱搓,把剑揉成球形。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这一幕,那些人不管昏迷的那个人,拔腿就跑。

「卑鄙。」

低声这样说的礼子追上他们三人,在其中一人的心口上给予一击,手刀劈上另一人的脖子,最后一人则被她摔飞出去。如文字所述,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他们都打昏了。

「父亲大人,结束了。」

「好,辛苦你了。」

理所当然般的二人对话。

「礼子也太厉害,难怪我的『麻痹杖』会派不上用场了。」

碧娜在叹息中这样嘀咕着。

「那么,要怎么处理这些家伙?」四个人都漂亮地摊平了。

「这个嘛,虽然很麻烦,不过把他们绑起来移送给警卫兵吧。」

「好。」

仁使用「变形」把那些人带来的剑变成细长的铁丝,将他们捆绑起来。

「好有趣的用法啊。」

变形是碧娜也会使用的工学魔法,所以她也模仿仁把剑变成铁丝,捆住最后一个人。

「那我们先回你家把东西放好,之后再把这几个人移送过去?」

「就这么办吧。」

因此为了谨慎起见,先把那几个人绑在树上。然后他们三人就回碧娜家放东西了。

这时候,碧娜注意到放在家门前的那一大包被褥。

「哎呀?这是什么?」

仁马上意会过来,往碧娜肩膀一拍,同时开口解释:

「啊,这是新被褥啦。我做的,是否愿意赏个脸呢?」

碧娜听到被褥是仁做的,先是有些意外,仁又叫她拿去让她弟弟妹妹有更加温暖的被褥睡觉,最后被这番说词打动的她——

「好,谢谢你罗,仁。」

低下头这样说,收下了仁的好意。

这样一来,只剩下收拾那些不法之徒的事了。

「那么这就去把他们移送法办吧。」

「是啊,虽然麻烦。」

就这样,他们三人又折返事发地点。那四个人看来受创很深,依然昏迷不醒。

「这可怎么办?」

因为这样就不能让他们自己走了,碧娜一脸困扰,仁也很烦恼。

这时候就轮到礼子出场了。

「父亲大人,我拖他们走。」

正如礼子所说,她一路把那四个人拖到士兵勤务处那里。

这件事让看热闹的群众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也是不用多说的事。

至于那四个人一路上碰碰撞撞,被地面磨得裤管裂开,则都与仁他们无关了。

*  *  *

「为什么做不出来!废物!」

骂声回荡在豪宅中。

「少爷,我已经用了最高级的玉米、最高级的植物油、最高级的盐了,可是……」

「什么最高级!不是全都焦了,完全没有爆开吗!这种东西能吃吗?」

那位少爷抓起装着焦黑玉米的盘子就摔出去。

盘子破裂,玉米四散。

「到底是为什么?做法明明就很简单……」

但此地无人能回答主厨这句喃喃自语。


1.000582700058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