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无名的怪物 第九幕 无名的怪物

1)

公安局长

禾生壤宗 长官

公安局刑事科二系监视官

青柳璃彩 印

搜查报告书

有关在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星期三)所发生的,杀害执行官佐佐山光留,并将尸体损毁、遗弃的事件(公安局广域重要指定事件102),做以下报告。



事件发生事件: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星期三) 上午十时

调查场所:东京都内全域神奈川县川崎市扇岛

嫌疑人:不明

搜查事项

1、 发生的经过

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星期三)上午十时左右,在新宿区新宿二丁目高桥大厦前的人行道上,公安局刑事科执行官佐佐山光留的遗体被发现。

以后在公安局设立搜查本部,开始对本事件进行调查。

一连串的众议院议员桥田良二的杀害遗体损坏遗弃事件/少女杀害遗体损坏遗弃事件/准日本人阿贝雷·阿尔多洛曼吉遗体损坏遗弃事件,被设定为公安局广域重要事件102。

2、 事后的经过

在局长的命令下,在嫌疑人不明的情况下解散搜查本部。

与此案件相关的调查

写到这里,刑事科二系青柳监视官用力地按住了额头。由于睡眠不足导致眼睛充血,思考也变得模糊起来。

一连串事件的报告书,已经重新写过好几次了。

“在局长的命令下,在嫌疑人不明的情况下解散搜查本部。与此相关的案件的调查……”

写到这里,打字的手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了。

“嫌疑人不明。”

这是不可能的。

藤间幸三郎肯定是有嫌疑的。在第三个牺牲者阿尔多洛曼吉的遗体被发现的那一天,接到搜查本部长霜村命令前往藤间住所的青柳和神月,在那里找到了少量的塑化剂,还有若干具大概是藤间做实验所使用,标本化的小动物尸体。而且,根据狡啮监视官和殉职的佐佐山执行官的调查已经查明,被害者少女与藤间幸三郎有血缘关系。一切的一切全都说明藤间有重大嫌疑。

自己为什么不得不这样写报告书呢?想到这一点她的眼睛深处就疼痛难忍,也不管是否会弄掉睫毛膏,青柳用力地揉着眼睛。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在内心涌起,她用力咬了咬还挂着睫毛膏的手指。疼痛的同时,藤间幸三郎的笑容浮现在眼前。

青柳目击到了藤间。而且,抓住了他。确确实实的。

在佐佐山的尸体被发现的第二天。在扇岛的最深处。她与同伴神月执行官将藤间逼近死角,然后用支配者指着他。

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青柳就会忍不住全身颤抖。青柳和神月都看到了,绝对不能看的世界的深渊。

深深地叹了口气后,连续按下删除键。又从头开始写起。

一定要尽快结束工作,今天晚上是霜村监视官的升迁庆祝宴会。青柳再次面对着变成白纸的报告书表格。

2)

狡啮深深地坐进沙发,盯着被烟熏黑的风扇叶片。

环视周围,吃了一半的食物,脱下的衣服,不加整理的书籍散乱着。

“真脏呢。”

他嘟囔了一句,紧接着,好像听到了一句“真烦人”的回答似的。

这个房间里,佐佐山存在的颜色,如此浓厚地残留着。

在佐佐山的葬礼之后,狡啮负责起整理他遗物的职责。但是,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呆了几个小时,几天时间了,却完全没见他动手。因为他觉得,像这样瘫坐在沙发上,说不定什么时候佐佐山就会从门那边探出头来。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要赶紧收拾完,明天可是PSYCHO-PASS的定期检查日期。虽然最近积累下了不少疲劳,但你一定要以万全的精神状态迎接检查,宜野座对他再三叮嘱。

他挺起身站了起来,眼睛看着矮桌,好多张佐佐山为妹妹拍摄的照片散乱在上面。

真该一起装进棺材里——狡啮感到一阵后悔。自己总是这样,在这种小事上太过不注意了。总是被眼前的事情所牵扯……

那个时候,真的该向佐佐山开枪。可是,瞬间的感情纵容,就让佐佐山一个人去面对藤间了。脱离了监视官和执行官这种关系的感情,让佐佐山送了命。

自己说到底,是想从与佐佐山的关系中寻找出什么来吧。

是寻找友情吗。

因为这种天真的思考,自己离开了监视官绝对不能离开的率领地位。自己都不知道,这其实是佐佐山生命的安全网。

呼吸困难地搔着脑袋。已经好几次得出这样的结论了。每次都感觉脚下的地板被人抽掉,自己向着越来越黑暗的地方掉下去。真想将一切舍弃,就让自己这么坠落下去,这种想法,更加重了狡啮的痛苦。自己应该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想到这里,他勉强地走出那片阴影。

总之,先要将这个房间收拾一下。想着至少要将佐佐山所拍的照片,供奉在他的坟前。狡啮伸出手,但他注意到了其中十分异常的一张照片。

人群中非常醒目的银发男子。他的周围被红色笔圈起来,旁边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ZHENDAO”。

“ZHENDAO……”

在与佐佐山最后进行的对话中,也出现过这个名字。狡啮将两人的对话完美地在脑海里再现出来。

“ZHENDAO?!那是什么?”

“抱歉,回头再给你解释!接下来我要去追那家伙。”

“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要去的地方肯定有藤间。大概那家伙就是标本事件的推手……”

前几天,局长通知他们,一连串的标本事件,由于嫌疑犯不明搜查终止。执行官出现死亡,唯一的重要证人桐野瞳子,也因为被投入药物造成脑部机能损伤,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下,大概上面是觉得人手不足的公安局无法再分配人员了吧。这是完全正确的,组织的理论。

但是,这起事件根本没有解说。

说回头再解释的佐佐山,在那之后就直接从世界上消失了。

“这家伙就是,‘ZHENDAO’吗?”

狡啮看着红色的歪歪扭扭的文字问道,当然没有人来回答他。狡啮就好像寻找回答的人似的,来回环视房间。原来主人的痕迹,接二连三地飞进视野。其中,堆满烟头的烟灰缸进入了他的视野。他回想起佐佐山曾经说过,刑事科的烟民如果不增加自己就会觉得无处容身。

狡啮从烟灰缸里堆积的烟头中,捡起一个比较长的,然后用一旁的打火机打着火靠近烟头。虽然总也无法点着烟头,但看到终于有烟雾冒出来之后,狡啮将烟头叼在了嘴上。

好苦,味道实在是太苦了。即便如此,狡啮还是拼命让紫色烟雾充满肺部。

进入肺部的烟,让狡啮的胸口感到一阵被攥紧的疼痛。

“这家伙就是,‘ZHENDAO’吗?”

伴随着话语,紫色烟雾被喷出来,然后消失不见。

空荡荡的狡啮的胸口里,有一种怪物似的感情蠢蠢欲动。

而狡啮现在还不知道,这种感情的名字,叫做“杀意”。


1.000441400044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