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二十五话 叛徒魔导师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二十五话 叛徒魔导师

「重逢?……你要和谁重逢?」

听见这句明显不是对自己说的话,伯娜黛特内心不解,开口问道。

「呵呵呵,理解力差的家伙是会被讨厌的哦?别看他那个样子,『勇·社』可是个聪明家伙。」

也许是问题内容让他心情大好,只见男子说得兴高采烈,但是伯娜黛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身上。

「社先生吗?你是说你和社先生吗?」

她不由自主提出这个问题。

在伯娜黛特心中,实在很难将勇和这个——藏在阴暗斗篷底下的脸孔因喜悦而扭曲的男人联想在一起。

她不再认为勇是普通人,不过要说眼前露出疯狂笑容的男人和勇认识,她又不禁疑惑。实际上她对勇的事情只是一知半解,非常不熟。

他竟会和这种疯子有关系,这件事让伯娜黛特吃惊,认为大概是有哪里搞错了。

「别开玩笑了,社先生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种罪犯?他是有点好色又变态,不过他的心地善良,以助人为乐,和你们这些专门造成他人不幸又一事无成的坏蛋不同!」

伯娜黛特怒骂,瞪著那双红色眼眸,男人的反应却让她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他笑了。

「本来我以为不可能有这种事……看样子你真的对那家伙的本性,或是他的生存方式都一无所知。」

奸笑。

男人咧嘴,嘴角大大向上扬起,让伯娜黛特看了忍不住内心惊恐。

「社先生的……本性?」

「没错,就是勇·社的本性。」

混浊的瞳孔里面,闪现著某种光芒。

狂喜。

这个辞汇瞬间窜过伯娜黛特的脑海。

「好人和坏人这种二分法没办法用来区分他这个人,他的本性正是有时会基于利益行动,有时又不计较利益,个性矛盾的『人类』……但是他的行动也有一定的原则,那就是『信念』。他绝不会做出违背自己意思的事情,只要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他就算死也会坚持下去,你瞧,这也是一种矛盾,不过这正是人类。正因为是和善恶无关,充满矛盾的『人类』,他才配得上,圣剑』。」

男人滔滔不绝地说著。在接近崇拜的话语里,伯娜黛特听见了一个让她不能充耳不闻的字。

「圣……剑?」

「他果然没告诉你。」

伯娜黛特喃喃说著,像是遇上难以置信的事情,男子回给她一个笑容。

「圣剑……我记得他把那叫作『亚尔』圣剑……『天魔覆灭』,斩断并且让宇宙万物消失的剑之巅峰,精神自神话时代流传至今的血统证明……难怪教会会视他为神敌,他可是拥有独力歼灭这世界军队的力量……」

听到这里,再迟钝也该察觉了,但是伯娜黛特迟迟不愿意相信。

「骗人!……社先生不可能是『勇者』!」

勇者,原本待在侍奉神的圣女身旁,却轻易拋下圣女,甚至愚弄神、贬低神的神之敌。世人歌颂他是打倒魔王的英雄,但在伯娜黛特这些信徒心里,他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仇敌。

两人确实同名同姓,外表也和教会传来的情报相同,一般来说不可能认为两人只是极为相似的不同人。

不过,伯娜黛特没有杀了勇,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大司教亲自证明……社先生不可能是勇者!」

就是这一点。

神圣乌尔极欧拉教团里,位阶最高的自然是「教皇」,接著是枢机主教、大司教和司教。

敦团里有位英雄曾和勇者一起旅行,他现在担任大司教。伯娜黛特离开里兹瓦帝亚前,向他提过勇的事情,结果对方断定勇不是勇者,并且要她保护素昧平生的勇。

「噢,真稀奇啊,耶兹尔居然会袒护他,我以为那家伙是圣女至上主义者……」

听到这些话,伯娜黛特终于忍不住怀疑起这个男人的身分。

教团里只有一位教皇和一位枢机主教,但是有相当多位大司教和司教,可是伯娜黛特只是提到大司教三个字,眼前的男人马上知道她指的是谁。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男人简直无所不知,不管是圣剑、圣女,还是伯娜黛特的上司——曾与前任勇者一行人共同旅行的那位大司教。

简直像身为有密切关系的当事人,封住伯娜黛特的神秘力量……这个男人散发出的诡异气氛极不寻常。

「把魔法……!?……该不会那个时候我不能使用魔法是因为……」

既知道圣剑、圣女、拯救世界的英雄人物之一的耶兹尔大司教,又使用「夺取」魔力这种特殊能力的人物,伯娜黛特知道他是谁。

「『叛徒魔导师』赛法·齐雷凯塞尔!!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用剑玷污圣女的罪人……!觉悟吧!我要把你砍成蜂窝,丢去喂鱼!!」

赛法·齐雷凯塞尔,过去担任里赛立欧恩的宫廷魔导师团长,能力相当杰出。他曾与前往讨伐魔王的勇者一行人同行,但是在旅行途中叛变,往过去的主人奥薇雅圣女背上砍下一道无法治愈的伤痕,是个罪大恶极的大恶人。

遇上这意料之外的人物,伯娜黛特大吼大叫,完全失去冷静。然而,赛法只是回给她一个微笑。

「冷静点、冷静点……不过这下你相信了吧?那个家伙……勇·社就是前任勇者。」

男人歪斜地咧著嘴说。

「……不是,社先生不是勇者……他不是神之敌!!」

虽然缺乏确切的证据,不过这个男人肯定是曾与勇者一同旅行,在途中背叛他们的魔导师赛法。只是伯娜黛特不肯相信,她实在不认为那个少年会是贬低神的坏人。

她半是自暴自弃地大叫,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居然肯定了她的话。

「当然不是……他是神之敌?真好笑,如果他是神之敌,全天下的人类都是罪人了。突如其来地被召唤到异世界,就算吐血也继续奋战,遭到无数次背叛,被人类的欲望玩弄。不过他为了心爱的女人,依然选择背负起拯救世界的责任,这样的他为什么非得遭受那种对待!……我很为他抱屈,他无法与陛下长相厮守,既无法保住陛下的性命,也无法让陛下活著离开。不过最后他还是笑著离开这个地方,他怎么可能是罪人!!……呵呵,太可怜了,你不觉得吗?他必须克服哀伤……在他面临这么痛苦的事情之前,没能先杀了他,这是我最惋惜的一件事!!」

看见眼前发出卑劣笑声的男人,伯娜黛特甚至忘了怒气,只是惊恐不已。

赛法口口声担心勇,却大叫著想杀了他。不过伯娜黛特听得出来,这两种心情都是他的本意。

矛盾。

赛法才是体现了矛盾的心情吧,伯娜黛特在内心暗自唾骂。


1.0003998000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