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二十二话 前任勇者与骑士的公主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二十二话 前任勇者与骑士的公主

(虽然没有希薇雅她们长得那么像……嗯,看起来就像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这就是我对梅丽·菲·克里斯多莉亚抱持的感想,容貌虽没有她们相似,可是从散发出的氛围和金色鬈发可以看得出来,两人不是姊妹就是亲人。

「你早就知道了呜?」

站在梅丽公主身旁的法尔哈特代替她,向我问道。

「啊,不久前我在里兹瓦帝亚待过一阵子,在那里教书。」

听见我这么说,法尔哈特点头,像是明自我的意思。

「原来你遇见公主的妹妹了,她们两个人确实是很像。」

啊,这位果然是姊姊。

「哼,骑士之国的王族居然沉迷在魔法里,这种妹妹和我一点也不像!」

梅丽公主否认了法尔哈特的话,她们姊妹的关系不好吗?

……话说回来,也不能把全天下所有姊妹都和希薇雅她们相比,这样的关系比较平常吧……应该、大概……一定是这样。

「梅丽公主您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克里斯多莉亚在规模上只能算是个中小国家,却是以「骑士之国」闻名的国家,培养出许多远近驰名的骑士(雷欧以前这么告诉过我)。

这种国家的公主,为什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

听见我的问题,梅丽公主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脸红。

「这是我和法尔哈特爵士的婚前旅行呢。」

「哦,婚前旅行!恭喜啊咦!?」

王族和贵族在结婚后大概会很忙碌吧,我带著这样的想法做出回应,才意识到她的话里有个不能置若罔闻的单字,不由自主地发出怪声。

她刚才说了什么?她说这是和谁的婚前旅行?

「公主,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件事情……」

我还没来得及深入追究,法尔哈特已经催促梅丽公主回到正题。

可是我还想多知道一点关于两人结婚的细节,唔……这两人是老少配?年纪比我稍长的公主与看上去年过四十的法尔哈特结婚,而且从公主的反应看来,这应该不是政治婚姻……

「啊啊,说得也是。勇,社先生,这次的事件我会助您一臀之力。」

「咦?……可以吗?」

她趾高气昂地做出这番宣言让我感激在心,可是贵为一国公主的她真的能这么做吗?

「里赛立欧恩的希薇雅公主在与勇者旅行的途中,解决了许多这样的事件,身为骑士之国公主的我怎么能输人!」

啊……这么说来,希薇雅那时候对这种事情好像很热中,不只是因为她的正义感特别强烈,最重要的是可以合法行使暴力。那家伙也很好战,说不定会想参加魔装演武大会。

「噢……我明白了。那么就请这位法尔哈特……爵士,负责保护您的安全。」

反正要是拒绝她,她肯定不会接受,不如姑且答应她,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有法尔哈特在一旁照料,应该也不需要担心。

「你们现在的进展如何?掌握到敌人的根据地了吗?」

一得到我的允许,公主的双眸闪闪发亮,立刻朝我展开问题攻势。

这位公主绝对和希薇雅是同一种人。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把渥丹宅邸里发生的事情简单交代一遍,梅丽公主听完后,身体不住颤抖。

「居然拿心爱的家人作为要胁,这种行径实在太恶劣了!我绝不能坐视不管,法尔哈特爵士、勇·社先生,请你们陪我走这一趟!」

「欸欸欸,等一下!你要去什么地方!?」

我的口气不小心直接了一点,不过现在不是检讨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赶紧叫住气得满脸通红、随时要冲出去的梅丽公主。

「当然是搜遍大街小巷啰!这么一来,他们就会像老鼠一样四处窜逃,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我们只有这么几个人,怎么可能进行人海战术!何况这个城市可不是只有一个小村子那么大而已!法尔哈特你别只顾著在旁边看,快来阻止她啊!」

在梅丽公主打算加入行动的时候,法尔哈特没有出声劝阻,大概跟他讲了也没用。只见他神情严肃,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社小弟,那位修女……她的名字是伯娜黛特吧?她知道渥丹先生收到恐吓信的事情吗?」

「嗯?我们是在伯娜黛特离开后,才知道这件事。」

这么说来,为什么伯娜黛特会那样闹别扭……嗯嗯,真是个谜。

我该先向她道歉吗?毕竟我也有可能做了什么事情惹她生气……

虽然讨厌没做错事还要向对方道歉,但要是她的心情一直不好,相处起来也很尴尬。

「社小苐……说不定她找到绑架犯了。」

正当我烦恼该如何向伯娜黛特道歉时,法尔哈特提出了这种可能性。



「欸欸,这是怎么一回事。」

「……真惨啊。」

在港都贝·伊欧,从连接港口与城镇的笔直大路赶来的我们,经过成山的瓦砾,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说到为什么我们会来这里,那是因为法尔哈特和梅丽公主过来找我的时候,在这条路上撞见伯娜黛特。

如果只是撞见还不打紧,可是伯娜黛特看起来像是拚了死命在追著某个东西。说不定她目击了绑架孩童的现场,所以我请他们告诉我伯娜黛特往哪个方向跑,来到了这边……

「不只是波及两、三间屋子而已,简直像发生过一场大爆炸。」

我们在远处观看,稍微远离在现场凑热闹的人群,现场凄惨的状况像是遭到爆炸攻击。

大概是这里的居民吧,有几个亚人正在帮忙搬开瓦砾。

「欸,请问一下!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我向附近一位犬族的男子问道,结果男子兴奋地说:「我也不知道!等我注意到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发生大火了!」

情绪激动的男子为了就近瞧个清楚,走向围观人群。我朝法尔哈特使了个眼色,像是问:「你认为呢?」

「十之八九是魔术师,而且还是多位高阶魔术师……」

「你的意见如何?」法尔哈特用这样的眼神看著我,我点了一下头。

「我也是一样的看法,只是为什么他们会在大街上打起来……」

「我想恐怕和这次的绑架案有关……说不定那些人正是伯娜黛特在追的绑架犯?」

「如果是这样……难道是伯娜黛特和他们打起来了吗?」

我再次看向那堆瓦砾,如果她卷进这场爆炸,想必是必死无疑。想到这里,我不顾一切推开人群,急忙往成堆瓦砾冲了过去。

「不会吧……不会吧!?」

我又丢又踢,搬开需要一大群人才能勉强搬起的瓦砾,埋头在瓦砾堆里挖掘,暗自希望这只是我杞人忧天。

结果,我很快便发现了那个东西。

「这是……伯娜黛特的魔枪……」

从瓦砾堆鹰下挖出了伯娜黛特惯用的两把手枪,这正成了伯娜黛特在这里奋战,并且战败的证据。


1.00043970004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