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七话 前任勇者与第六任首领

「哈哈哈,勇大概早就发现了吧,黑雷奥特家和我的老家舒内普家算是好几代的世交,我也是从库温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三年前那场战争结束后,我到贝·伊欧这里露面的时候,歌咏了你的英雄传说。我把你歌颂成了有时驱逐恶魔,有时征服恶人的举世无双大英雄。结果没想到他听了很喜欢,一直吵著要我让你们见面,介绍你们认识……说真的,收一、两个弟子也不错啊,又不会少一块肉。」

遭到逼问的约翰给了这样的藉口,这根本算不上藉口吧。

「什么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嘛。」

「我总不能用『勇者』来歌颂你嘛,不然我恐怕会被希薇雅陛下杀了。」

乾脆杀了你最好。

因为听了英雄传奇,崇拜我的库温弟弟(虽然有点丢脸,可是他也没有恶意,所以改变一下称呼方式。)本来就没有和我一决胜负的意思,似乎只是想验证约翰说过的那些事情是真是假。

他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道服,向我如此表明。

「要我收弟子是不可能的事,我可是在旅行哦?」

「你要去加莱列叶对吧?那就没问题啦,库温是地区预赛的优胜者,刚好也必须过去那个地方!」

哈哈哈!约翰愉快大笑,我往他的腿一扫,让他摔倒在地上,接著看向库温。

「社大哥!」

那种尊敬的眼神看了实在让人很高兴,不过谁是你大哥啊。

「啊……不好意思,弟子这件事情我现在没办法答应。」

「大哥你要求见父亲对吧?」

哎呀,真有男子气概,本来我以为他会威胁要是我不收他当弟子,就不帮我引见。

「我从约翰那里大概知道了大哥你要见父亲的理由,难怪大哥你会那么著急!」

库温说著,站到我们面前带路……嗯嗯,和一开始给人的印象简直大不相同,没想到他是个这么乖巧的孩子。

「不论是好是坏,库温还是有孩子气的地方。既然可以帮助憧憬的英雄人物,他当然乐您为之,大概是这么回事吧。」

「反正你肯定又胡乱吹牛皮了对吧?」

「嗯,结果让他兴奋不已,坚持要和你对决,抱歉。」

既煞如此,大可用平常的方式对决,从刻意让我参加魔装演武看来,一定是这家伙在背后搞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教我是演奏者,也是个导演嘛。」

约翰高挺起胸膛,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这家伙自以为是的程度和奥薇雅、基雷大叔还有他姊姊几乎是不相上下。

「什么叫作没办法……伯娜黛特?」

正当我听著约翰的话忍不住叹息时,这才惊觉伯娜黛特没有跟过来。

「…………」

她站在原地,低著头。发生什么事情了?

「欸,伯娜黛特修女。」

「……」

「居然敢装作没听见,真是好大的胆子,这个笨蛋修女。」

「……」

「……就是现在!必杀π乳摸!」

我捏。

「呀啊!?您、您您在做什么!」

「噢,你回过呜噗!?」

视野旋转的同时,脸颊窜过一阵疼痛,下一瞬间,我已经摔倒在地上。

我似乎被人打了一巴掌。

「你在做什么混帐!」

「不不,那是我要说的话!」

伯娜黛特满脸通红,用双手遮住胸部。嗯,和平常一样的反应,看来她总算清醒过来了。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啦,突然变得那么消沉?」

「那、那是……那个……」

我站了起来。听见我这个问题,伯娜黛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不说就算了,我们走吧,这下终于可以见到涅丹先生了。」

「……」

即使听见我的催促,伯娜黛特也只是把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开。

「勇,她也有自己的心事,你就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因为她把视线移开,我忍不住心烦气躁,这时约翰悄声劝我……难道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好吧……如果你身体不舒服,可以先回旅馆。」

「……好。」

伯娜黛特点头,接著又把头垂了下去。



与伯娜黛特分开后,我们随著库温的带领,来到了渥丹先生的书斋。

在看似高级的黑色皮革沙发上一坐下,书斋的门随即打开,接著数名穿著西装的男子走进室内。压阵的是一位在和服外头披著一件外衣,脸上有个大伤疤的壮年男性,那对前端尖锐的狼耳,正表明了他属于狼人族。

这个人就是渥丹先生吗?脸上的伤疤使他的长相显得更加可怕。

「我是黑雷奥特帮的第六任老大『渥丹·黑雷奥特』,听说你帮忙带来了贺礼……」

「是、是!我的名字是勇·社!」

渥丹先生发出低沉的嗓音,露出锐利的目光往我看了过来,远胜过基雷大叔的魄力让我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从腰包里面拿出一个放在盒子里的铃铛,战战兢兢地递了出去。渥丹先生打开盒子,微微一笑。

「学园长的心意实在令人感激不尽……看,库温,这是给你的铃铛哦。」

在我戒慎恐惧的时候,渥丹先生忽然变了语气,从原本低沉的嗓音,变成了像在安抚小猫的声音。他脸上严肃的神情也消失无踪,露出了满脸笑容。

「谁、谁要挂这种铃铛啊!」

「可是你也十六岁了……」

「这种东西太丢脸了,我不要戴!!」

一对狐狸耳朵倒竖了起来,库温红著脸不愿意戴上那个铃铛。渥丹先生面对气呼呼的儿子则是惊慌失措,垂下了耳朵。

……这是怎么一回事。

「渥丹先生的夫人早逝,是他独立扶养库温长大。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原因还是本来就是如此,他很疼爱这个和夫人神似的库温。」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我一时间还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形。」

约翰小声地向哑然失声的我解释,这下我终于明白渥丹先生是位宠溺小孩的父亲,因此受到极大的冲击。

「别管铃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社大哥的事情。」

不知为何坚持拒绝铃铛的库温为了转移话题,把我的名字搬了出来。

「最近在这里也发生了绑架孩童的案件,而且与之毫无牵连的社大哥表示愿意帮忙解决这个问题!要是袖手旁观,岂不是有损黑雷奥特帮的名声?父亲,我们出手协助大哥吧!!」

库温说得慷慨激昂,但是渥丹先生只是叼著烟管,低声沉吟。

数秒过后,库温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渥丹先生往我看了过来,接著缓缓开了口:

「你的名字是社对吧?……抱歉,这次的事情黑雷奥特帮没办法帮忙……我们有不能相助的理由。」

锐利的目光背后,彷佛流露出些许胆怯的神色。


1.000453900045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