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三话 前任勇者与再战要求?

入夜后,四周一片漆黑,在贝·伊欧的兵团兼酒馆里,聚集了几乎挤满整间店的客人。

平常店里大多是行商的客人,不过在魔装演武预赛的这一天,店里客人大部分不是参赛者就是观赛者。

这样的人齐聚一堂,聊的不外乎是先前那场魔装演武预赛的激烈战况。

众人在赛前看好黑雷奥特帮的接班人库温·黑雷奥特,以及沙萨兰德王国的救国英雄「中年骑士」法尔哈特·恩瀚斯,和在各国流浪的肉体派神父「拳骨神父」乌尔刚会获得胜利。

结果出现了一位击倒后面两人的少年,但是在后来面临决胜的场面时,那位少年主动弃权。

尽管是选出大陆上最强战士的魔装演武大会,大概完全没有人料想到预赛会出现如此激烈的战况。

到了最后,甚至有库温·黑雷奥特是靠不正当的手法获得优胜的谣言传了出来。

但关于在决胜前的最后一刻弃权的那位少年,相关的情报少之又少。

·黑发。

·靠著在战场上拾来的武器战斗。

·击败法尔哈特与乌尔刚。

这是众人对他共同的认识,但是也有人这么说:

「他挥剑的动作简直和魔人没两样。」

另外也有人这么说:

「他是个就算全身溅血,也乐在其中的战斗狂。」

谣言通常是愈传愈夸张,因为人们一聊起谣言就兴奋,一兴奋就容易加油添醋,会有这样的倾向乜是无可奈何。

至于谣言中的少年与他们待在同一间酒馆,趴倒在桌上的事情,这些热爱谣言的男人浑然不知,今晚也同样聊得兴高采烈。



「……好想死。」

「……我也是。」

我们约好在这间兵团兼酒馆碰面,双双趴倒在位于角落的桌上。

至于我们趴在桌上的原因,自然是没有获得优胜,也失去见到渥丹先生的机会,以及自责情绪太过激动,没有考虑前因后果就大闹战场。

什么魔人嘛,我身上也没溅到血啊混蛋。

「唔唔,对不起。」

伯娜黛特和我一样趴倒在桌上,她则是因为拖累了我而心情沮丧。

其实伯娜黛特是个超级旱鸭子,在她险些溺水时,是我过去救了她一命。

我为了救她跳进海水里,理所当然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她也就是因为这样,把错都怪在自己身上。

「久等了,结果如何?」

这时,人马库夏踏著马蹄声出现,我们(原本只有伯娜黛特)参加预赛的时候,她就在街上打探消息。

「很遗憾,我们输了。你那边打听得怎么样?」

「……这地方好像也有绑架案发生。」

听见我们战败的消息,库夏轻叹了口气,拉来两张椅子坐了下去。

「这里也有?这又是……」

「我本来期待如果可以和渥丹先生见到面,一定能得到他的协助,结果现在……」

「对不起。」

「非常抱歉。」

我和伯娜黛特异口同声向她道歉,库夏听了又轻叹了口气。

「唔……看来只能采取最后的手段,直接闯进去……」

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该跨越过这条底线的时候,四周传来了喧嚣的吵闹声。

「欸,那两个人……」

「那不是法尔哈特·恩瀚斯还有乌尔刚吗!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客人们害怕接下来会出事,纷纷移动座位,人墙自动往两旁散开。犹如摩西分开红海,两个男人从人们让出来的路中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哟,又见面了,社小弟。」

「你看起来好像有什么烦恼?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商量。」

「法尔哈特……先生,还有神父大叔!?」

这两个男人身上缠满了绷带,他们正是之前与我对战的对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绑架案吗……不可原谅……这件事可以让我也一起帮忙吗?」

「我也一样。如果各位不嫌弃,我乌尔刚也愿意帮忙。」

我大致解释了一下最近发生的绑架案。坐在椅子上的两人一听,简直是立刻下定决心,提出希望能够帮忙的意愿。

「非常感谢两位愿意提供协助,可是……这么轻易答应没问题吗?」

听我这一问,法尔哈特及乌尔刚点了下头。

「原本我就是新派来这里的神父,因为之前的神父已经是个年过七十的老人家。虽然我年纪还轻,但会竭尽心力维持这里的和平。」

乌尔刚说完这番热血沸腾的话后,把放在桌上杯子里的冰水一饮而尽。那是我的水杯啊。

「尽管一度放下剑,我仍是个骑士。见到有不法行为,不能置之不理。」

法尔哈特面带微笑,但绑架这行为似乎让他怒不可遏。只见他把右手藏在桌子底下,在藏到桌子下的瞬间,我注意到他握紧了拳头。

「感谢二位。」

「所以呢,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

「啊……老实说我们现在正好遇上瓶颈,两位可以透过什么关系见到渥丹先生吗?」

「渥丹先生吗?不巧的是我毕生与剑为伍,和这种事情完全无缘……不,只要拜托公主……算了、算了,要是让那个人牵扯进来,事情肯定会变得更复杂……」

法尔哈特像是想到有什么人可以帮上忙,神情看似遇上两难,嘴里喃喃念个不停。

「我这边也没有关系可以利用。我本来想过去打声招呼,表示自己是最近派来这个地方教会的神父……」

「噢噢!只要在打招呼的时候让我们跟过去……」

乌尔刚的话原本让我喜不自胜,但是见到他脸上凝重的表情,我大概察觉了他话里的意思。

「您也被拒于门外吗?」

「对。」

伯娜黛特也发现同一件事,她一问,乌尔刚点了点头。

「渥丹先生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种紧绷的气氛应该是来自强烈的警戒心。」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对方表示渥丹先生事务繁忙,不过实际上恐怕是受伤还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且显然是人为造成。虽然不懂黑帮之间的纷争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现在想必是在警戒他帮派来的刺客吧。

「是啊,你们在找的绑架组织高层派人暗杀渥丹先生,幸运的是暗杀行动没有成功。渥丹先生只受了点轻伤,可是事务员们因此个个是杀气腾腾。」

啊,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么一来,要与渥丹先生见上一面就更困难了。

「先不说这个了,渥丹先生的儿子,库温·黑雷奥特希望能和勇再进行一次对决。」

「什么,渥丹先生的……那个狐狸耳朵吗?」

「对,和勇对战不成这件事好像让他很不满。你不觉得这正是个好机会吗?只要赢了他,说不定他会帮忙让你和渥丹先生见上一面。」

「这样啊……」

太多恨不得忘记的事情让我情绪低落,不过如果可以因此和渥丹先生见到面,这场对战只是有益无害……话说回来……

「约翰!别忽然加入别人的对话!」

这样读者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吧!

我狠狠地往「叩」地敲响桌面、若无其事坐下的约翰瞪了过去。

「哎呀,不好意思,我的名字是约翰·杰克·尤思坦斯,以后请多指教。」

约翰像是完全不以为意,一边弹响了鲁特琴,一边报上自己的名字……这家伙还是一样我行我素。

「既、既然如此由我来战斗!这次我不会再丢脸了!」

伯娜黛特大声掀开椅子,站了起来。

她会这么提议,想必是受到输给狐狸耳朵,造成这种状况的自责念头驱使。虽然我也不是不懂伯娜黛特的心情……

「不,不行。」

「这一次我一定会赢!」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我很在意他执意和我对战的理由。」

没错,那个狐狸耳朵想和我对战。而且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样的理由,他甚至希望可以与我再战一场。

「……我知道了。」

伯娜黛特一副颓然丧气的模样,坐在椅子上垂下了头。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日期订在明天中午,地点在黑雷奥特宅邸,到时候见!」

约翰说完,斗篷一翻,站起来走了出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点的牛奶喝光了,桌上放著牛奶的钱。

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简直是来去如风……不过……

「钱不够啊!」

这家伙居然放了只够付一杯水的钱!

我大吼著,而约翰早已消失无踪。


1.00056990005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