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八话 前任勇者准备上场?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八话 前任勇者准备上场?

说起来,『加莱列叶魔装演武大会』指的到底是什么?

各位想必认为演武正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是武艺方面的表演。在距今数百年前,这样的认知确实没错。

……没错,那已经是数百年前的定义,如今的魔装演武大会有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魔装演武是为了让魔法与武术等各种流派展现自家的招式,并且研究其他各家流派,属于研究会的性质。然而却因为某位演武者的一句话,方向彻底改变。

「果然还是我所属的流派招式最帅气也最厉害。」

说法虽然有些出入,但他的语气正是这么轻佻,话里颇有瞧不起其他流派的意思。

其他流派的演武者们可没有那么个性温和,听了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噢?你说什么?你们那种弱小的流派有什么厉害,别笑死人了,混蛋!」

「你们那里也没资格嘲笑别人,因为最强的是我所属的流派!」

「啊?什么?你想来较量较量吗?我们随时奉陪!」

「谁怕谁,混帐!」

就这样,各家流派群起乱斗,可是乱斗并无法分出哪一家才是最强的流派,其中也有人用狡猾的战斗方式留到了最后。

为了决定谁是最强的王者,相互切磋琢磨这种想法值得嘉许,但是也有不少人受封号迷惑,走上歪路。

大多数人甚至耍起小手段,像是在食物里加入泻药、在鞋子里放入图钉,或是在厕所卫生纸涂上大量辣椒……

虽然只是耍小手段,却因为非法行为频传,使各国的重要人物认为事态严重。于是彼此通力合作,花上数十年的时间,终于成功让所有流派依照规则在场上战斗。

这便是今日魔装演武大会的由来。



「后来时光流逝,演变成了决定谁是世界第一强者的大会……闹得真夸张。」

在贝·伊欧竞技场的选手休息室里,我读著伯娜黛特拿来的导览。身旁那些健壮的参赛者或是忙著保养武器,或是调整身体状态。

顺带一提,我人在选手休息室里,不表示我是参赛者。

「呼、哈!」

我会在这里,其实是为了陪眼前正在练习攻击动作的伯娜黛特。

「呵、呵呵呵,今天我的状况很好呢,社先生!依我现在这样的状态,要击退之前那头僵尸龙也不是问题!」

要独力击退那头古龙,凭她的实力应该还是很难办到,不过她应该只是想表示自己现在正处于绝佳的状态吧。

「要是我从侧面攻击,它恐怕会用前肢或尾巴扫过来,朝我发动攻击。而我只要瞬间跳上攻击过来的部位,再冲上去……」

啊,这位伯娜黛特小姐居然在认真思考攻略方式。

「对了,社先生不如您也参加吧?」

「参加……你说这次的预赛吗?」

「对。」

结柬脑内模拟后,伯娜黛特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坐到我旁边。

「您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我的攻击,有优异的才能,体格也保持在相当高的水准。之前您让我触摸的时候,给我一种『完美肉体』的感觉。」

唔,完美啊……我比较想要大姊姊忍不住主动靠近的肉体……(这让我想到,以前我和希薇雅提过这件事,结果遭到她的严厉制止。)

话说回来,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我没有让你摸过身体吧?」

倒是我摸过她的胸部。

「惊、惊吓……」

怎么一回事,就连现在的小孩子也不会做出那样的反应。

「……您、您误会了!我、我绝对没有因为社先生睡著的时候腹肌太性感而忍不住摸上去!绝对没有!!」

「……这、这样啊,我明白了。」人口气呆滞)

虽然习惯摸人,我还不习惯被摸……总、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参加预赛的选手请到这里集合!」

伯娜黛特满脸通红,正想继续辩解时,一位貌似工作人员的人进入选手休息室,不出所料正是来通知选手入场。

「加、加油哦,伯娜黛特。」

「您不要突然表现得那么冷漠嘛!」

我朝泪汪汪的伯娜黛特轻轻挥手,目送她离开。

她真的没问题吗?虽然她的斗志很高昂。

在我犹豫著要不要参加这场预赛的时候,「包在我身上!」伯娜黛特自信十足地挺起胸膛,这么夸口……

也许是我不瞭解伯娜黛特真正的实力,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不晓得是因为在思考这些事情,还是一如往常不擅长察觉周遭的动静,我没能趁早发现那道接近我的人影。

「嗯?……有什么事情吗?」

等我发现的时候,一个留著金发、年纪与我相仿或是小我一些的男生站在我的面前。

「你不出场吗?」

不同于外表年龄的高亢嗓音传入耳里。体格纤细的那家伙有些惊讶,低头俯瞰坐在长椅上的我。

「我的伙伴很有斗志,我想交给她就行了。」

不想过于显眼也是其中一个理由。

「……躲在女人背后,你这样还算是个男人吗?」

他像是打从内心感到错愕,显而易见地露出瞧不起人的态度。

「……什么?」

「哼!你这家伙只会瞪人吗?」

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现场为什么突然变成这种气氛!?

再说,这家伙为什么忽然跑来找我麻烦?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

「你想见我父亲吧?既然这样就靠自己的力量,不要只会让女人帮忙。」

拋下这句话后,那家伙随即转身离开休息室。

父亲?……嗯?

「我和父亲最讨厌的就是软弱的家伙。」

金发里面冒出一对竖起的狐狸耳朵……我懂了,所以才要我带铃铛来啊。

居民大多为狼人族的港都「贝·伊欧」。

这里的老大渥丹先生自然也是狼人族。

我本来还不懂学园长为什么要送渥丹先生的小孩铃铛……那应该是养子吧。

渥丹的孩子是个狐族的小孩。


1.00040950004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