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六话 前任勇者吃闭门羹?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六话 前任勇者吃闭门羹?

港都贝·伊欧。

这地方和洛克西里亚还有里兹瓦帝亚一样,是属于库拉里亚地区的港都,渔业与海运业相当兴盛。

也许是透过海运业与世界各地进行交易的缘故,街上有各式各样的建筑物。欧风的红砖瓦建筑和日式的木造住宅栉比鳞次,让人联想到了日本。

但在异世界里,这样的景象其实算是异常。

「不过……怎么没看见猫耳或是狐耳的大姊姊?」

抵达贝·伊欧后,一路上都没看见猫耳或是狐耳的女性。不对,正确来说就连男性也没看见。

相反地,犬耳随处可见。

有垂耳的小狗妹,也有耳朵和狼一样高高竖起的犬耳女性。

「这里显然是犬耳的天下嘛。」

其实犬耳我也喜欢哦!只是喜欢归喜欢……期待能见到猫耳和狐耳大姊姊的我不免有些失落。

「嘴里这么说,视线还是紧追著街上的女性,真不愧是社先生。」

「还好啦。」

我刻意没问她这么称赞是什么意思,也不想问。

我们三人忍受著险恶的气氛,一边向行人打听,一边前往渥丹先生的居所。我们不只打听渥丹先生的住家所在地,也不著痕迹地打探失踪人马的下落。

打听的结果,我们知道了渥丹先生住在什么地方。

「既然没有目击情报,可见果然是藏在货运马车里,偷偷载运……」

找们步行了相当大的范围,向路上行人打听,但是完全没有得到关于人马的目击情报。

「最糟的情形是,『拍卖已经结束』了。」

「……唔。」

伯娜黛特低声哀号,库夏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

「……不过要放弃还太早,我们接著过去渥丹先生那里打听吧。和一般人相比,他应该更清楚地下情报吧。」

伯娜黛特听见我的提议,点了下头,库夏瞪著我,也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

这家伙真是打从内心讨厌人类啊……她、她应该不是针对我吧!?



渥丹先生绝对是黑道大哥。

抵达渥丹先生的住家时,我内心不由自主发出了这样的吶喊。

这地方简单来说是栋「豪宅」,奇怪的是在铁栏杆后面有一间单调的建筑物,再后面则是一栋大型的洋馆。

前方的建筑物恐怕是间「事务室」。只见穿著黑西装的男人,和随意穿著和服、样貌可怕的大哥们聚集在建筑物的周围。

而且——

「……他们一直盯著这里呢。」

「是啊。」

对方明显提高警觉,打从我们一出现,那些『事务员』(黑帮)就目不转睛地盯著我们。

尤其他们露出的不是打探的视线,而是像在说「小心我杀了你!」,充满了仇恨的目光。

论凶狠,库夏占上风。但是论到死盯著不放的执著,这些帮众遥遥领先。

「我们该不会只因为有事要找渥丹先生就被杀了吧?」

「没、没这么严重吧。」

情形不至于演变成「有事先把头留下来再说!」这么危险……我想应该不会吧。

「……男、男子汉要有胆量!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噢噢噢!社先生真有男子气概!……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手掌往我伸了过来,而且一下张开一下合起来的,这到底是什么动作?」

「这么做是为了给我踏出脚步的勇气,具体来说就是让我揉一揉,我就能提起干劲。」

「看你要脸颊上挨一巴掌还是让子弹射穿头部,选一个吧。」

这二选一的其中一个选项未免危险性太高了吧!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挨一巴掌。不过我怕痛,只好无奈地放下伸出去的手。

话说回来,「给我踏出脚步的勇气。」虽然是自己说出口的话,不过听起来实在是非常帅气,很像勇者名言录之类的书籍会挑出来刊载的一句话。

「那我过去了。」

「遭是我和社先生讲的最后一句话呢……」

「别说得我好像是去送死一样!」

我往伯娜黛特的胸部拍了一下,库夏看著我的眼神像在看养猪场里的猪。而胸部遭人拍打、泪眼汪汪的伯娜黛特则破口大骂。我就在她们这样的反应中,往渥丹先生宅邸走了过去。



从结论来说,我没见到渥丹先生,在有如关口般耸立的事务室就被赶了出来。

警卫大叔(右眼戴著眼罩,神情严肃的狼人族)表示,渥丹先生事务繁多,而且他们不可能让素不相识的家伙与他会面。于是我拿出从里兹瓦帝亚的学园长那里收到的铃铛,告知这一趟来是为了转交这个铃铛,但是他不肯相信。最后别的房间又出现一群大叔,强制把我赶了出来。

……尽管早就习惯腾腾杀气,恐怖的事情还是很恐怖。老实说,我还以为自己会不小心失禁。

「可是这下事情又回到原点了,就现状看来,事情变得比回到原点还要麻烦……」

我们在街上的兵团兼酒馆再次确认现状,并且稍事休息。伯娜黛特一手拿起装满牛奶的酒杯,叹息著说。

毕竟我们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寻求渥丹先生协助一事也以失败收场。

「妄想依靠人类的帮助,果然是错误的决定。」

两张椅子并排,下半身的马腹靠著椅面坐下,库夏看著我,展现出人马独特的稀奇坐姿。

「用不著像这样否定别人的好意吧,虽然社先生还多了色欲在里头。」

伯娜党特反驳库夏的话……虽然高兴她再一次帮我说话,其实她心里还是在怀疑我吧。可恶,为什么老要把我当成变态!

「……哼。」也许是不免有些内疚,库夏把头甩到一边,咕哝著:「……对不起。」

……糟糕,我实在按捺不住嘴边的笑意。这种反应让人更想戏弄她了,说不定我其实有虐待狂的倾向。

「怎么了?您现在看起来很恶心哦?」

「你说话不能委婉一点吗!?」

露出不解的眼神骂人,这种方式实在太新潮了!其实我心里有点兴奋,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口。

啊,说不定我真的是变态……?

「不过我们现在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如果可以和渥丹先生见上一面,说不定事情能出现转机。」

原本以为只要递出学园长交付的铃铛,之后事情就会有进展……没想到会被人扫地出门,实在太让我惊讶了。

「只能直接闯进去了吧。」

伯娜黛特埋头苦恼。欸欸,大哥哥我反对这种危险的想法哦。

……不过,其实也只剩下这个方法了吗?

就在我们为了这件事情苦恼不已的时候,忽然间——

当啷、当啷啷。

一个不甚熟悉,但似曾相识的音乐传进耳里。

「我听见你们的讨论。不嫌弃的话,不如由我来提出建议吧?」

「噢?」

背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瞧,有个头戴点缀著鲜艳羽毛的宽缘黑帽,身披与帽子一样漆黑、看上去相当高级的斗篷,身材修长的男子就站在那里。

先前的乐声,大概是男子手上那把宛如小型木吉他的乐器——鲁特琴发出来的吧。

见到男子的身影,我忍不住站了起来。

「约翰!?」

「久违了,我的朋友社,能在这地方再见到你,实在让人不胜欣喜。」

身材修长的男人,约翰·杰克·尤思坦斯用手指往上弹了下帽缘,露出了底下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庞,以及一对青蓝色的瞳孔。


1.000485500048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