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三十七话 前任勇者与新的旅途

言归正传,和海翔道别感觉还不错,不过我还是不晓得绘里、玛娜到底在哪儿……这下子该如何是好呢?

当初和学生们在厌动人心的气氛下分开,我当然不可能再次回到教室去问大家三位女孩在哪里。我没这种胆量。

既然如此,只能靠着父母赐给我的这双腿到处寻找了……但这里真的是幅员宽广啊。

想着想着,我才发现有东西挡住了洒落的阳光。

我反射性地抬头,就看到——

「白色……莫非是小裤裤!?」

我赫然瞥见骑乘着扫帚的少女身下的白色薄布。

嗯?扫帚?

「难道是玛娜?」

「唔咿?」

一瞬间飞过我头顶上方的玛娜停在半空中,把身体转向我这里。

感觉就像是停住脚踏车一样,会发出「嘶飒——」的声响。

「社先生!」

发出「嘶咿」声滑翔般飞行的玛娜,在我面前跳下扫帚。

「胸部……啊,没事。玛娜,你的技术进步了不少耶!」

「你、你到底在看哪里啦!」

意识到我的视线后,玛娜急忙遮住胸部。

哎呀呀,这实在太狡猾啦。与她娇小的个子完全不成比例的双峰正ㄉㄨㄞㄉㄨㄞ地摇晃着。

从扫帚上跳下来时,晃动得好厉害呢。

「讨厌,社先生,你真的很过分耶!」

「抱歉抱歉……原来如此,亨莉艾塔说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特异装备……指的应该就是扫帚吧。

「你和绘里分开行动?」

没看到总是和她形影不离的绘里,于是我开口询问。玛娜噗哧一笑,敲门似地用脚尖踢了地面几下。

然后——

咚噗。

「玛娜,你叫我?」

「唔噢!好厉害喔!」

绘里出现了,就像是从玛娜的影子里爬出来一样。

「社……先生?」

「哦哦,看样子你正在进行修复作业?抱歉打扰你们。」

「无所谓。」

绘里看着我,疑惑地猛歪着头。我对她道歉后,她摇摇头。

「你现在要去学校?」

「没耶,我刚从学校过来。你们出现得真是时候,太好了。」

「「?」」

两个人再次歪着头。

「我要出发去下一座城镇了,所以想和你们打声招呼。哎呀,太好啦,真是太好了。」

正当我欣喜地庆幸自己能在如此巧妙的时机下遇到两人,就看到玛娜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怎、怎么这样!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啊~对不起。」

玛娜说得没错,这确实太突然了。但毕竟我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只停留两周左右,所以实在也没办法。

「你还没……告诉艾莉西亚小姐?」

「嗯?对啊。哎唷,那家伙好像为了手边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嘛。就算真的没办法见面,也……」

我来不及说完「还有通信石啊」,玛娜就打断了我的话。

「怎么能这样呢!!」

「……呃?」

眼镜后方饱含着强烈意志的双眼怒瞪着我。让人难以联想到她平时畏缩模样的眼神,以及斥责般的喊叫声,让我忍不住回问了一句。

「艾莉西亚小姐可是女孩子耶!?正常来说,好歹也要和对方谗句道别时的话语吧!」

「哦?喔喔?」

总、总觉得不太懂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不是踩到地雷了啊?

「艾莉西亚小姐一直都对社先生……她明明那么重视你,你却这样对她,真的是太过分了!」

「不是啊,我刚刚说了嘛,我怕会打扰到她……」

「不容你狡辩!」

玛娜好像把我的发言当成了藉口,强抓住我的手拉着我开始奔跑。

「喂、喂喂!我自己会走啦,不要拉我嘛!」

玛娜的动作一如那句「不容你狡辩」,压根儿不答理我,只顾着猛拉我的手。她用腋下夹住我的手臂,让我有幸能稍稍碰到她的乳侧,这份幸福的感觉就让我当作只有自己知道的小秘密吧。



「勇?」

发现我们的艾莉西亚转过头来。

「啊——……嗨。」

我想不到什么机灵的台词可说,于是随便开口打招呼回应,结果一旁的玛娜和绘里马上用责备的眼神瞪向我。

「呵呵呵……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嘿!」

啪喀!

艾莉西亚弹了一下纤细的手指。一瞬间,四周的声音全都消失殆尽。

「在踏上旅途前,遇到了她们两个,结果就被拉来这里……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

「哦,你猜得好准喔!」

在声响消失的世界里,只听得到艾莉西亚与我的声音。

一旁的玛娜与绘里大概是意识到艾莉西亚施放了无声魔法,只是默默地对彼此点点头,然后走远几步和我们保持距离。

「我是不是让她们太顾虑我们了啊?」

「感觉她们好像有点顾虑过度了耶……」

唉,也没办法。一方面也是因为艾莉西亚曾公开宣称过我们的关系,对玛娜她们来说,我的身分就是「公主殿下的心上人」。

她们大概很期待事情会像典型的故事那檬发展吧,但说真的,对我来说这个负担实在太沉重了。

「那……复兴作业进行得还顺利吗?」

「那天就已经完成了魔法阵与守护结界的修正,现在正忙着进行结界基础起始点的调查。」

「调查?哦,调查结界为什么会毁坏吗?」

我自己补完结论后,艾莉西亚点点头,接着马上露出严肃的表情。

「调查后,发现了很多事情……破坏结界的应该就是乌姆布拉。有人在结界的基础起始点周围刻了卢恩字母。卢恩字母是链金术师自古以来惯用的手段。」

「原来是这样。运用卢恩字母,就能随时发动魔法了。」

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我所使用的魔装剑,一样刻入了几种用卢恩字母组合出来的魔法。

……嗯?

「你说有人在周围刻了卢恩字母……那到底是谁刻的?」

我开口问出忽然想到的疑问,艾莉西亚迅速对我点点头。

「没错,问题就在这里。乌姆布拉没办法进入学园结界中,除非学园结界停止运作,否则乌姆布拉根本不可能侵入这座学园。」

乌姆布拉是不死族,过去也曾是人类。那家伙属于巫妖这个种族……或者该说,他属于巫妖这种职业群。巫妖是不死族中的最强阶级,但阿婆设下的学园结界宛如铜墙铁壁,能够阻止魔族、魔物——特别是不死族系敌人的入侵。

乌姆布拉根本无法入侵这里。然而,结界基础点上却被刻上了那家伙惯用的卢恩字母。

「那家伙是不是用他最擅长的技俩,操控人类来……」

「我想大概不是。」

虽然艾莉西亚说了「大概」两个字,但她显然相当斩钉截铁地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你有什么根据吗?」

「乌姆布拉曾一度侵入学园中,在结界基础起始点周边刻上卢恩字母,破坏基础点,并且使用了能够让基础点效果化为乌有的魔法。这一点绝不会错……」

「呃……可是刚刚不是说,这里设下了学园结界,所以他不可能潜入里头吗?」

虽然我也觉得自己再问这种我俩已经知道的问题实在有点烦人,但还是开口问了。然而,艾莉西亚依旧没有改变那副严肃的表情,不仅如此,神情还变得更加认真了。

「嗯,没错……但是,如果之前曾出现过学园结界未发动的状态,那乌姆布拉就能轻松潜入学园中。」

「……你说什么?」

虽然艾莉西亚话语中指涉的事情和方才讲得没两样,不过谈论至此,我终于渐渐明白艾莉西亚想说什么了。

「没错。距今大约两个月前,学园结界曾一度停止作用过。我事后有听别人说起这件事,但我也没多想些什么。不……应该说我压根儿也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因为就某种意义来说,那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一件比学园结界更令人惊讶的大事。」

比学园结界更……而且还发生在两个月前……!

「是的……那一天,这一任的勇者被召唤来到这个世界。」

突然间……真的是突然间,我想起了洛克西里亚的公主殿下所说的话。

『里赛立欧恩的召唤式和我国洛克西里亚的不同。里赛立欧恩的召唤式是以该国独特的方式整合古代的召唤阵,由星辰排列的位置利用魔力收缩,使魔力聚集在一处,再用这庞大的魔力打开世界门;相对地,我们洛克西里亚的召唤式是由龙脉汲取魔力,让魔力流入圆中循环,形成稳定的世界门。』

然后,这座学园的结界持续从龙脉中汲取魔力,才能一直发挥作用。

「因为我们被召唤到这里,导致魔力消失……?」

「龙脉从洛克西里亚流往里兹瓦帝亚……原本,人们就必须要灌注靠着星辰排列所产生的莫大魔力,才能够开启世界门;而为了要创造出同样的东西,自然也就需要与之相当的庞大魔力。换句话说……」

也就是说,当初原先应该流入里兹瓦帝亚的龙脉魔力,在那一天耗损枯竭,无法维持结界。

「……」

「然后,乌姆布拉刻入卢恩文字后,隔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出手破坏这个城镇的结界。他为什么没有选择在当下就进行破坏,而是等了两个月才采取行动?还有,为什么他会晓得洛克西里亚进行勇者召唤的时间?这次的事件,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各种背后的原因。」

艾莉西亚不顾哑口无言的我,兀自做出了上述的结论。

「洛克西里亚有人和魔族里应外合?」

这件事让人不禁联想到这一点。因为,洛克西里亚开启世界门的当下,乌姆布拉也在里兹瓦帝亚结界的基础点上刻入了卢恩文字。

「我也不晓得……只是,我们实在很难把这一切都归为偶然。」

对喔,我离开城堡后,听说帅气勇……不是,海翔曾和安格妮艾莅交战。是不是因为安格妮艾菈老早就知道我们会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所以才出手袭击……?

「这次的事件……乌姆布拉是冲着我来的吗?」

当时乌姆布拉占据艾莉西亚的身体,阻止我的行动。

如果他是打算对我怎么样,才选在那个当下破坏结界的话……不对,感觉论证有点不足。

「应该不是……虽然只是猜测,不过我认为,乌姆布拉应该没料想到勇会出现在这里。」

「呃?」

「在我看来,乌姆布拉那时候把对付你这件事当成了次要的任务。不然的话,他当时应该就不会利用我来阻挠你的行动了。」

……说得也是。假如当时他掌握了一切的主导权,那肯定会选择直接带走艾莉西亚。

这样一来,我一定会紧追着他,只身闯入那帮家伙的阵地里。

然而,他那时候却没对我采取任何行动。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又会产生新的疑点。

乌姆布拉那家伙,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欸,勇……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啊?……哦,好啊,什么事?」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听到艾莉西亚用出乎意料的正经态度问我问题。

「你现在还是不愿意以勇者的身分挺身而战吗?」

这是我一直堆在脑中角落……潜意识中避免思考的问题。

「你现在还是只能为了自己战斗吗?……你还是讨厌其他人吗?」

我只愿意为了以自己为中心组成的小世界出战。

如果有一位重要的人物与一百个不认识的人同时出现在我眼前,那我一定会切割掉那一百人。

而三年前,我开始厌恶包含自己的所有人类。

我痛恨那种只愿意为了自己而采取行动,只愿意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出手的人。

「你现在仍然喜欢这样的世界吗?」

「喜欢啊。因为我发现,大家只不过是拚命过着生活而已。」

……奥薇雅·里赛立欧恩的第一皇女。她把我召唤到这个世界,然后留下我与希薇雅两姊妹,香消玉殒。

是她,让我明白了人类为何物。

「……是吗?那就太好了。」

与两位姊姊十分相像的少女,和姊姊们相似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凝视着我。

宛如宝石般的碧色眼眸映照出我的身影。我用悠远的眼神望着她的双眼。

「嗯……怎么了,艾莉西亚?」

突然,她抱上我的身体。她并没有用那种会让人脚软跌例的力道飞扑上来,而是轻轻地靠上身子,温柔地拥抱住我。

「你一点都没变。勇,你依然喜欢着奥薇雅皇姊。我啊,最喜欢爱着奥薇雅皇姊的你了……所以,我觉得好高兴,忍不住就……!」

「……原来是这样。艾莉西亚,我也很喜欢你唷?不过顺序排在奥薇雅后面就是了。」

「嗯呵呵!要是希薇雅皇姊听到这些话,一定会气坏的。」

「呜嘎,千万别告诉希薇雅喔!?」

艾莉西亚对我露出了符合十二岁这个年龄的笑容。



「你打算瞒着我直接离开吗?对只身漂泊的人来说,连恩布尔克这个世界可是会显得太过宽阔唷?」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

我正准备从里兹瓦帝亚的北方出口出发,前往贝·依欧,结果就看到修女一脸得意洋洋地站在街道正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并且吐出宛如正统派女主角的台词。

「呃?你、你那算什么反应啦?这时候不是应该默默地露出微笑,拉着女主角的手臂一起骑上马背……现在没有马,所以应该是克尔格尔的背上,这样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举动吧?」

「你又不是女主角?」

「你、你怎么说这种话!」

啊~这家伙果然还是麻烦死啦……唉,修女服下延伸出的美腿与美乳依旧性感,所以就算了吧。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对不对,社先生才是,怎么一句话也没说就打算踏上旅程呢?就算你说自己是旅程一个接一个的浮萍,至少也该好好地向人家道别吧!」

穿着黑色修女服的伯娜黛特鼓着脸颊质问我,似乎真的有点生气的样子。

一旁为了送行而跟来的绘里和玛娜等人听到修女的话语后,也赞同地点点头。

「伯娜黛特,对不起啦……」

「讨厌~真拿你没办法呢~!谁教我和社先生交情那么好,真的是没办法,我就原谅你吧!呃、哎唷!?你、你又出手拍人家了!?」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

一瞬间,我忍不住出手打向得意忘形的伯娜黛特,手掌「啪哒!」一声地落在她的美胸上。

不行不行,都怪我没办法完全抑制自己的感情。呼,我还太嫩了。

「呜、呜呜~!您、您竟然对少女的胸部……算、算了,之后再找您算帐。有件事必须要先告诉社先生,所以我们先来处理这件事吧!」

泪眼汪汪地揉着自己胸部的伯娜黛特站挺身子,并且轻声咳了几下,清了清喉咙。

「我,也就是执行者伯娜黛特,决定担任护卫社先生的职务,以防其他执行者袭击社先生。所以说,今后也请您多多指教!」

伯娜黛特把手伸进开衩裙中,拿出卷好的羊皮纸,做出此等宣言。

「呃?这是怎么回事?这样我很头痛耶。」

「拜、拜托您不要真的那么嫌恶嘛!」

啊,我只是假装自己有点困扰而已,结果似乎对修女造成了超出预期的伤害。

「摸摸怦!」

「您、您突然在胡说些什么呀!」

「摸摸怦摸摸怦!」

「这是某种仪式吗!?」

为了阻止几乎哭出来的伯娜黛特,我使出了主角被授予的密技「摸摸对方的头,让对方迷上自己,脸颊也『怦』地突然变得红通通的」,简称「摸摸怦」。

过去我没有尝试过的经验,所以也不晓得是否会成功,不过我也只剩下这招,因此把一切都赌在这个技能上,结果——

「呜嘎!人家特地梳好的发型全都白费了啦!」

伯娜黛特用比出「万岁」的姿势拍开我摸头的手,并且发出宛如怪兽的嘶吼。

嗯,我本来就没预期这招会成功。毕竟只有帅哥才有资格用这招吧。

「社先生,您太过分了,您到底把少女的头发当成什么了!」

虽然伯娜黛特的眼角不再挂着泪水,不过她正气呼呼地整理着自己的发型。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跟着我罗?……你不是在找寻勇者吗?」

最后一句话我问得相当小声。毕竟伯娜黛特是被派来杀害我这位勇者的杀手,就算蒙混得了一时,也无法蒙混一辈子啊。

姑且不论伯娜黛特的人品如何……要我和想杀我的人一起旅行,可不是在开玩笑的耶。

「就是啊……我把社先生的种种向上层报告后,上层就说,如果继续让我维持执行者的身分,有可能会造成您的困扰,因此他们决定暂时解除我原本的任务,要我改当您的护卫。哎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谁救您年龄和勇者相仿,长相上的特征、名字都和勇者一样,这样子您很有可能会成为执行者的目标。」

们娜黛特配合着我,压低音量说了这番话。

哎唷喂呀,拜托你们赶紧发现事实好不好!……这、这个教团真的没问题吗?

在我为神圣乌尔极欧拉教团担心的同时,伯娜黛特已经把羊皮纸收到开衩裙下,并且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我。

……伯娜黛特正凝视着你,似乎很想要成为你的伙伴。你打算怎么做呢?

确定←哔

取消

确定

取消←哔

确定

取消←

确定←哔

取消

伯娜黛特成为你的伙伴了。

「哦哦,总觉得好像有一种被纳入队伍中的感觉耶。」

「我看……你就去牧场里放牧吧?」

「就算加上克尔格尔,一般的四人队伍也还剩下一个空位呀!?」

唉,说真的,我也觉得一个男生孤零零地旅行有点寂寞。伯娜黛特的言行举止虽然有点烦,但我并不讨厌她。

不如说,我甚至觉得还满好玩的。

拒绝的话搞不好也只会殷人疑窦……再说,我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伯娜黛特,再次正式地跟你说声『请多指教』。」

「呵呵呵!好的,我才要请您多多指教呢!」

这家伙好像很亢奋的样子。刚刚有发生什么好事吗?

哎呀,随便啦。

「那,我要出发罗。」

「嗯,勇,你要小心喔。」

我轻轻挥手道别,艾莉西亚便点点头如此回覆我。

「社先生……再见了。」

「嗯!」

哎呀,绘里真的是个只有一号表情的女孩耶。

就连道别时刻来临,她那双好像快睡着的眯眯眼依旧毫无变化……不对,眼眶边缘好像含着些许泪水。

「……真的很谢谢你的照顾。」

玛娜往前踏出一步,深深地低下头,用哽咽的声音叫喊。

「我、我!我一定会成为像社、社先生一样厉害的魔术师……我一定会成为魔法剑士的!」

「像我一样?」

「是的!」

听到玛娜支支吾吾的发言后,我忍不住回问她,结果就看到她用力地对我点点头。

……该怎么说呢,我是觉得挺高兴的啦,但这样真的很害羞耶!不管遇上几次这种事,我都不觉得不舒服啦。不过——

「不行不行,你千万不可以模仿我的战斗方式。如果真的要找一个人当学习范本,那你还是努力成为像百合萝……亨莉艾塔一样的魔术师吧。玛娜,她的战斗方式应该和你比较接近才对。再怎么样,都别变得像我一样。」

「可、可是!我……!」

「啊~不对不对,你大概是看到我和亨莉艾塔战斗时的状况,所以有点崇拜我吧?不过啊,那时候我只用了『魔装剑』这种魔法而已,其他全都是蛮干。」

「呃?」

玛娜和绘里的表情僵住了。感觉就像是忽然完全止住不动那样。

「?你们在说什么呀?」

「解释起来会很复杂,所以就别提了吧。」

现在回想起来,幸好当时伯娜黛特不在场。她看到那样的战斗方式,一定会认为我就是勇者……我刚刚居然还以为自己总有办法能够应付她,我的想法是不是错了?

「真、真的吗?可、可是,那种战斗方式,不使用高阶魔法的话……」

「真的是真的啦。因为我又没半点魔力。」

我骑上背满行李的奇鲁巴身上,它「呱嘎~」叫了一声,开始往前踏出步伐。

「呃?……咦咦咦咦——!?」

奇鲁巴把玛娜的惊叫声甩在后头,一步又一步地走着。

「再见啦~」

我坐在奇鲁巴的背上,挥了挥手,艾莉西亚不顾愣住的玛娜,也对我挥挥手。

再会了,我的恩师!……开玩笑的啦。

「社先生,也让我一起骑在它的背上呀!」

「罗嗦,你这个大白痴。」

「您、您竟然对少女说这种话!」

「你可以坐在我后面啊?不过,你要把手环抱在我的腰上,紧紧地靠着我喔!」

「您说什么歪理!大家快来看,这里有个邪魔歪道人士!」

「混蛋,大家都称睁我为绅士耶?」

就这样,我和伯娜黛特吵吵闹闹地离开了里兹瓦帝亚。



「……」

「你们很惊讶?」

满头褐色发的少女玛娜露出一脸讶异的表情,银发少女艾莉西亚于是开口问道。

听到艾莉西亚的问句后,玛娜只是呆呆地点了一下头。

她不仅感到目瞪口呆……此外,还觉得有点失望。

她应该不是对勇感到失望,而是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沮丧——她明白自己不可能变得和勇一样。

「……我想,勇刚刚想说的应该是『不要模仿别人,而是要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吧。」

看着失落沮丧的玛娜,艾莉西亚说出了这句彷佛老生常谈的话语。

「不、不要模仿别人……」

「你可以把别人当成典范,但是,如果你始终只懂得模仿他人,那最后就会埋没掉自己的优势。这就是他想告诉你的话。」

艾莉西亚一边望着渐渐远去的男女与珍禽(克尔格尔),一边用极为温柔的语调说出这番话。

「……这些话、是、是谁说的?」

玛娜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种想法,她只觉得忍不住想问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艾莉西亚正准备开口。

「艾莉西亚殿下——!」

披着里兹瓦帝亚法袍的中年教师满头大汗冲了过来。

「原、原来你……呼~呼~!你在这里啊!」

「康威尔教授?发生什么事了吗?」

艾莉西亚才刚问完,就看到顶着略为显眼的啤酒肚的男人擦拭着汗水,大声喊叫说:

「不好了!不好啦!被破坏的腐龙……不,部分的古龙核中,出现了一名少女!」



天城海翔觉得非常混乱。

他动身去迎接「时空魔女」,然后被带到古龙的残骸处。就在他顺手帮忙清理周围瓦砾时——

古龙的尸骨目前仍残留在城镇中,琥珀色的核散落在周围。海翔在里头发现了一个又圆、又庞大的诡异残存物,觉得非常奇妙,于是走上前去察看,而就在北时……

以吾魂祈愿。

脑中漾起这道声响,下个瞬间,古龙的核缓缓化为一团黏稠物体。

如矿石般坚硬的核突然溶成液体,让海翔非常惊讶,但眼前的状况所带来的震惊更超过这件事。

「女……孩子?」

溶化的核中,出现了一位灰发少女。

「!」

也不晓得女孩是失去意识,抑或是早已死去,周围封住她的核完全溶开的同时,没力气站直身子的少女迅速倒躺到地面上。

海翔赶紧伸出手撑住少女,才发现她正发出微弱的呼吸声。

少女还活着的事实,让海翔松了一口气。接着,她缓缓睁开双眼。

「你是……谁?」

那双似乎能将人的魂魄吸入的美丽碧蓝双眼,正凝望着海翔。


1.001595100159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