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十七话 前任勇者的热血指导? 其一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十七话 前任勇者的热血指导? 其一

后来,尽管我和安妮安朵涅姊有一些争论,但最后还是顺利地请她帮我缝制白色史库水和制服。而我则是又把伯娜黛特扛在肩膀上,从奥提耶拉回到里兹瓦帝亚。过了两天之后,我在里兹瓦帝亚学园上了我的第三次课。

「『帝玛·约尔格·抽鲁·艾乐蒙提亚』。这应该是在安黎克赛里亚语当中最常用的一句话了吧。因为它是在发动魔术之前的一个启动钥匙。启动钥匙,这是在伊修露尔语当中所没有的一个元素。有没有启动钥匙的差异,可以说是影响了这两个语言的形成与存续形式。基斯同学,你觉得这两个语言为什么会不一样呢?」

「我不知道!」

「很好,很坦白,声音也很宏亮。包括伊修露尔语在内的许多魔术语言,和安黎克赛里亚语之间的差异……简单来说,伊修露尔语之类的语言是硬把精灵的力量逼出来,涉入这个世界,引发各种现象;而安黎克赛里亚语是对精灵称赞、称赞、再称赞,让精灵有意愿活动,进而涉人世界……大概是这样。」

我一边用粉笔在黑板上将刚才那些单字的翻译写下来,一边说明。

「『帝玛·约尔格·抽鲁·艾乐蒙提亚。翻译起来就是『恳请精灵大人听我说』……大概是这样。虽然很少有人使用安黎克赛里亚语,但我想请各位留意的是『约尔格』。在句子里加入『约尔格』的话,就表示是对等、甚至是上对下的态度。」

我把句子的一部分圈了起来。是的,这个部分考试的时侯会考。

当……当。

「噢?」

里兹瓦帝亚钟塔里的钟宣告上课时间结束。

学生们突然开始骚动,喊着:「下课啦~!」

该怎么说才好呢?原来在异世界里,连这一点也都和日本一样啊。

「各位同学,课还没上完喔。」

亨莉艾塔用略带强硬的口吻向那些同学们说。

亨莉艾塔把视线从那些觉得「不妙不妙」、重新坐好身子的同学身上,转到我身上来。她的视线,代表着「请继续」的意思。

「那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麻烦一下。」

「起立……敬礼!」

身为班长的亨莉艾塔一站起来,所有同学们也都跟着站了起来,向我鞠躬行礼。

「「「「谢谢老师!」」」」

「噢,大家辛苦了。」

行完下课礼之后,学生们就开始吵闹了。

因为忙了一上午,总算撑到了午休时间嘛。

里兹瓦帝亚的上课方式稍微比较特殊,一天就只上一种科目的课程。

课堂之间虽然会休息,但连续好几个小时一直重复上同一门课,应该会很累吧。

整天都上同一门课程是有它的正当理由的,所以我当然不便抱怨。然而——

「这对老师来说也是很粗重的工作啊!」

下午起虽然就改上选修科目,但上午的课程就是一直上下去。

连喘口气的时间都很有限。

「社老师!」

「啊?」

正当我在整里许多教材的时候,有人叫了我一声。我抬头一看,发现大概有五位男同学来到了讲桌边。

「你放学后有空吗!?」

……为、为什么同学们都带着闪闪发亮的眼神问我?

「啊!嗯……有空是有空。」

「真的吗!?」

是真的,有什么事吗?硬要说有什么事情的话,其实是有个饿翻天修女找我去吃遍里兹瓦帝亚的所有甜点。不过以学生的事情为优先,应该也还不错吧。

「请教我们魔法战斗!」

「……咦?」

「魔法战斗!」

「我们想变成像社老师一样,实力坚强、又帅气的魔导师!」

「我也是!」

不只是基斯,其他男同学们也都向前挤了过来。

「……实力坚强又帅气?」

「「「「「对!」」」」」

男同学们很用力地点了头。

……呵、呵呵……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办法。可不能把同学们的请托置之不管啊!就算只是个代课,现在的载就是讲师,换句话说就是他们的老师啊!

「放学后,到第二练习场集合……先让我看看你们的程度。」

我双手抱胸,摆出比以往更帅气的表情(本人对比),很酷地对学生们说。

我像个身经百战的战士般跟他们说完这句话后——

「「「「「是!」」」」」

基斯等五位男同学很大声地回应我。

……总觉得、总觉得很棒咧!

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那、那个……!」

「嗯?」

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突然有人从我的身后叫我。

我一回头,发现眼镜妹玛娜,雷利耶和黑色短发妹绘里·特勒史脱利亚站在那里。

「也、也请教我!」

ㄉㄨㄞ!

玛娜猛力低下头的时候,她藏在长袍底下的那对双峰也跟着摇晃,还发出了声音(幻听)。

「真、真猛!」

「不愧是二科生的最终兵器!」

「真想被挟一下……!」

在我身后的男同学们,对这份磅砖的气势发出赞叹之声。

呵呵!我可是曾经近距离地看过那对丰胸咧!很不错吧!

「……社先生,你露出色欲薰心的表情了。」

「噢。」

文静——或者应该说是很冷酷的绘里面无表情地窃笑了一下,低调地露出了一个很猛的表情。

充满绅士韵味又可靠的男人如我,立刻把表情切换回帅哥(本人对比)状态。

「所以,教你是……要教魔法战斗吗?」

「对!我、魔法战的成绩不好……」

啊~……嗯,我了解、我了解喔。我想应该是那对胸部碍事,所以我们就先开始进行缩小胸部的作业吧。要是我可以帮她揉小的话,胸部变小的玛娜也开心,揉到胸部的我也开心。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达到双赢的关系,怎么样?

咚!

「唉呀!?突、突然,在做什么啊你……」

在闷声一响的同时,我的额头上也窜过一阵剧痛。尽管我对痛觉的反应慢了一点,但我知道这个痛觉所为何来,便看着绘里。

「玛娜的胸部不会让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摸。」

出手打我额头的那只手臂有如树干般粗壮。一名肌肉结实、像个鬼魂般半透明的男人站在绘里前面。

关于这个下半身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只有上半身的家伙,以前艾莉西亚曾经教过我,所以我知道。

这是精灵召唤。

常相左右却又常不在身边的——精灵。

所谓的精灵召唤,是让被召唤来的对象为自己工作,并把他们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是一种从召唤师衍生出来的东西。

精灵召唤与一般的召唤,两者都需要与被劳役的对象签约。但一般的召唤,在立场的上下关系上是很明确的——当然是以召唤师为主人。

相对地,精灵召唤师据说是以和精灵对等的立场来签约的。

我记得艾莉西亚也曾经说过,在精灵召唤的关系当中,意识到彼此是朋友、伙伴的认知是很重要的。

绘里的精灵看起来像是用透着红光的雾霭所塑型出来的。他把刚才向我挥出的拳头收了回去,双手抱胸站在绘里身后。

「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叫精灵出来弹别人的额头。」

「社老师应该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但是对乌云挥拳,可是什么都打不到的。」

「所以你才想到这个奇招……不可以再有下一次罗!」

「我知道……要是你够明理的话,我连弹额头都可以免了。」

我和绘里面对面,而在她身后则有双手抱胸的精灵,正在等待决战的时候到来。

就在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达到最高潮之际,那个东西动了。

「社、社老师!」

「啊,对不起,我忘记了。」

玛娜的眼里隐约带着泪水……这、这种不可思议的情绪是怎么回事啊。对了,这就像是那时候,被洛克西里亚那位不是波霸的柜台小姐问个没完没了的时候……

真猛!

「唉呀!?」

「可以弄哭玛娜的,只有我。」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弹我第二次。」

「要是玛娜没有露出那副半哭着的表情,输的就是我了。」

「真是服了你了……第三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喔!」

「正面对决……我是不会逃的。」

「请、请您好好听我说话,老师!」

我挨骂了。

「对了,刚才说到哪里?玛娜也想上课?」

「对!」

玛娜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有心学是很好,但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让你进步喔。更何况我连基本魔法都不会用。

「但是你没有体力啊。」

「对啊对啊,玛娜动一下就要休息。」

男同学们带着苦笑说。

的确,她看起来不像是魔法剑士型的人物,反倒比较像是研究人员型的。

……给我住手,绘里!叫那个眼看着就要弹我的精灵住手!

「……不、不过……我会努力!」

玛娜一边把泪水噙在眼里,一边望着我。

……唔,看样子她也知道自己没体力。

这样的话……

「我明白了,玛娜也可以参加。」

「真、真的吗!?」

玛娜豁然开朗地抬起头笑了。

在她身边的绘里——绘里的精灵举起了手。

「不要叫你的精灵举手!有问题的话给我自己举起手来!」

「当然,我也要参加。」

连问都没问。

七个人啊……嗯~这下子变得麻烦起来了。

「好吧……嗯,随便你。那就放学后见啦。」

「「「「是!」」」」

「好、好的!」

「好。」

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实在是太愉快了。我一边憋住窃笑,一边神采飞扬地走向教职员休息室。



「……我的确是答应了要上课……但为什么你们两个也来啦?」

到了练习场,我才发现除了男同学们和玛娜、绘里之外,艾莉西亚和亨莉艾塔也在。

「呵呵呵~因为我是你老婆。」

「喂,别说傻话了。我的萝莉控疑云会会会会……」

艾莉西亚,这家伙……自从上次告白之后,她对周围的人就渐渐地连装都不装了!

「我、我只是无法坐视你这种下流无耻的老师不管!」

亨莉艾塔用很犀利的眼神看我。

亨莉艾塔也有她的问题。她因为上次的事情,现在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一个变态来看待了。

……不对,应该说我确实是个如假包换的变态,但该怎么说呢?我应该被认定是一个萝莉控了啊。

话虽如此,但是刚才上课的时候她遗愿意帮我,所以应该是认同我了才对……

「都好啦,反正我又不会教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咦~?」」」

听完我这句话之后,男同学们显然非常失望,玛娜也难掩失落。

「首先我要教你们的,是运用『人类』都潜在拥有的魔力,所发动的一招……正确来说就是步行术。」

我无视这些满脸失落的学生们,转瞬间就来到了他们的背后。

「「「「!?」」」」

除了艾莉希亚之外,所有学生都对突然从他们眼前消失、却又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的我,感到惊讶不已。

……只有亨莉艾塔让我看到了她在惊讶之中,还带着些许的喜悦。

因为她发现自己可以学会『这个』。

「这招我在和亨蓟艾塔对战的时候也曾经稍微展示过吧?我要教你们这个『步行术』——也就是『缩地』。」


1.000816600081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