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十四话 前任勇者拿到了『史库水』!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十四话 前任勇者拿到了『史库水』!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里兹瓦帝亚学园的学园长卢加隆看着在自己眼前播映的画面,喃喃地吐出了这句赞叹。

他所在的地点,是位在里兹瓦帝亚学园钟塔内部的学国会议室。

超过百位的老师,坐在由好几张桌子并排出来的四角型长桌边,对着长桌上所播放出来的画面屏气凝神。

这个画面,是刚刚才结束的那场决斗。

「数量令人叹为观止的『Lighting Bolt』和『Blitz Regen』,竟然全都滴水不漏地守住了;接了那么大的一招魔法,竟也毫发无伤……接着还让高阶统合魔法失效,最后从内侧损毁屏障,让它失去效力……很难想像这是人类的战绩啊。」

四科生的老师,同时也是隶属于研究科的年轻男魔衞师,一边反复阅读手上的资料一边喃喃地说。

有人先发难之后,其他老师们也跟着开口了。

「身上配备了两年前造成话题的『史库水』的二科生亨莉艾塔,也已经超出学生的水准了啊。」

「说穿了那都是拜装备所赐。她那块『公主骑士』的招牌掉漆啦!」

「那件『史库水』的性能,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补强而已。尽管脱下它之后,亨莉艾塔的能力会多少下降一些,但绝对是远比一般的魔术师要出类拔萃得多了。」

「现在要关注的不是她,而是那个聘来当代课老师的少年。用高速移动来破坏自动屏障,这应该是风系低阶魔法当中的『Wind Arrow』。此外他还使用了新系统的『魔装剑』,所以研判应该是个擅长风系魔法的高等『魔法骑士』型魔术师吧……」

「竟然用『魔装剑』来防守高阶魔法『ThunderBolt』……简直就是自杀行为嘛。」

「而且最后剑也只是断掉而已,应该是有特殊的术式,或者剑本身是一把魔剑……」

「原来如此。如果那是一把魔剑的话,这样的结果我可以接受。」

「那让统合魔法失去效力的攻击呢?理论上,那一击应该是要用屏障等防御魔法才能够抵挡得了才对。」

「那、那只要用比统合魔法更有破坏力的攻击去冲撞,就可以两相抵销了。」

「他当时既没有吟诵,也没做什么其他的事呢!难道你们要说他是用无吟诵的方式施展了高阶魔法吗!?」

「无吟诵就能有超越高阶统合魔法的破坏力……这已经是妖怪了吧……!」

这番热烈的讨论,都没有说中卢加隆心里所想的事情。

追根究柢,这番讨论的出发点就是错的。

(该怎么说呢……他的能力这么出色,但从他身上却丝毫感受不到魔力……)

哈比人虽然还称不上是一种妖精,但单就魔力上而言,他们是感受很敏锐的种族。

第一次和勇见面的时候,卢加隆曾经发现到他的身上没有魔力。但在这次的决斗当中,没有魔力的勇,竟然能够施展出这些看来只会让人认为是魔法的能力,让卢加隆比在场的任何一位老师都还要震惊。

「学园长。」

「嗯?」

从刚才就一直陷入思考的卢加隆,转头面向呼唤他的那位老师。

「据说是洛克西里亚公会送来的。」

「信?唔。」

从那位老师手上接过信之后,卢加隆打开了那个用蜡封住的信封,拿出信函。

「……什么!?」

热烈地讨论着社勇的老师们,因为卢加隆的声音而变得鸦雀无声。

「学、学园长?」

就连年轻男老师的疑问,卢加隆也刻意忽略。

(……原来如此。原来是有这一层关系啊!)

卢加隆想起了大家正在热烈讨论的那位少年的脸,嘴角扬起微笑。

「呵呵……还真是个饶富趣味的年轻人啊!」

卢加隆一边看着仿照信上所提到的怀表所做的纹章,一边抚着他那很气派的白胡须。



在连恩布尔克,『史库水』指的是一种魔道具。

即便是被砍被剐,都能够再生的「自动修复功能」;大幅提高魔法攻击力的「魔法力上升」;吸走四周的魔力,并将之化为穿着者魔力的「MP恢复」。另外它面对攻击时,还会有对物对魔性能的自动屏障功能。

总计具备四种特殊效果,还能够撩拨起男人欲望的卓越装备,正是这件『史库水』。

起初虽然是预设为水中作战所打造出来的装备,但由于它的形状就魔术而言是非常好的设计,因此在改良进化之后,现在已不再只是用于水中,而是号称对女魔导师而言最优良的一款装备。

……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被拿出来使用呢?首先是因为它的价格非常昂贵,再者是因为有些绅士们被史库水迷得神魂颠倒。

他们着迷的程度,已经到了不是对身穿史库水的女性倾倒,而是对史库水本身燃起欲望的程度。

他们纷纷争抢数量极为有限的史库水,有时据说甚至还差点引发战端。

亨莉艾塔据说是从克里斯多莉亚国的贵族手中,拿到了这件用来抵税的史库水。(据传那位贵族是流着血泪,将细心折叠好的史库水装进盒子里,才亲手送交给她的。)

克里斯多莉亚国的国王将它交给亨莉艾塔的时候,说了一句「拿着以防万一」。而她为了要跟我决斗才找出来这样的东酉。

「唔……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比平常稍微变强了一点啊。」

艾莉西亚像是很错愕似地叹了一口气。她的叹息里听起来带着遗憾,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

「话虽如此,但基本上『史库水』的性能,充其量只不过是辅助。虽然说它的威力的确是超乎常理,但亨莉艾塔既会使用让雷如雨般倾泄的初级魔法,也会使用中级魔法,甚至还会使用统合魔法,剑术实力也颇为坚强……她很杰出,可以和希薇雅并驾齐驱呢。」

我在和百合鬈发女——也就是亨莉艾塔·狄·克里斯多莉亚决斗过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决定的,总之我拿到了十二岁美少女穿过的原味史库水,做为决斗的奖赏。

现在我位在猫亭的某间房间里,一手拿着这件史库水,一边在和跑来关心我的艾莉西亚说话。

由于在脱下史库水之后,亨莉艾塔无法先将它洗过,必须直接交给我,因此她满脸通红地瞪着我,把这件十二岁少女所穿过的原味史库水递了过来。

我虽然是接下了这件服装……但这是想要我怎么做?要我穿它吗?

「呵呵!我来穿给你看吧?」

这样是谁占便宜啊?至少我一点儿也不会开心。

「唔!什么嘛,明明就是你占便宜!」

「唉呀!热死人了,别靠过来!」

我用单手挡住一有空档就想抱住我的艾莉西亚,一边想着我究竟该拿这件史库水怎么办才好。

据说只要把它交给收集狂的话,就能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可以说是一件珍品。但坦白说,我并不需要那么多钱……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把这样的东西带到异世界里来的啊?(虽然把它做出来的是这个世界里的人。)

「社先生!你在吗,?我听玛琳达姊说你已经回来了唷~?」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同时也伴随着伯娜黛特的声音。

「伯、伯娜黛特!?」

该、该死!现在我的房间里有里赛立欧恩皇国的皇女——艾莉西亚在啊!

要是被别人知道贵为一国公主的她在这里的话……

「我是伯娜黛特。我趁社先生去决斗的空档到处吃了一圈,发现有种很好吃的点心,想拿来分给你一些!」

她平常那么会吃,竟然会说要分给我!?平常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人,偏偏选在这种时候装乖!

「……?好奇怪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种被瞧不起的感觉。」

「啊哈哈哈哈,那还真的是很奇怪呢……等、等一下再给我好吗?」

我对着看似有话想说的艾莉西亚。用食指做了一个『给我安静!』的手势,同时对着应该人就在房门外的伯娜黛特说。

「……好像有点诡异。」

喀达喀达……喀!

「!?」

我才刚发现门把被转动,门就跟着被猛力地打开,伯娜黛特也跟着走进了房间里来。

「……!我还在想莫非是有什么问题,没想到你竟然是在对年幼的小女孩下手……果然不愧是社先生啊!」

伯娜黛特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我,又看了看紧搂着我的腰的艾莉西亚,然后叹了一口气。

……我不确定这是什么状况,但我似乎是被当成萝莉控了。

「喂,我可没有对她下手喔!」

「犯人都是这么说的。」

伯娜黛特得意洋洋地微笑着。睽违许久,这家伙又露出很麻烦的那一面了。

「勇,这个女的是谁?」

在伯娜黛特面前搂着我的艾莉西亚站了起来,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是『代行者』『枪击』伯娜黛特!……?你是社先生的朋友吗?」

伯娜黛特抢在我回答之前就先自己报上了姓名。她对艾莉西亚所说的话似乎有些疑惑,便撇着头,俯视着艾莉西亚。

艾莉西亚的头,高度大概是到伯娜黛特的锁骨附近。

艾莉西亚被这么一问,露出了像是天使般的微笑,转向伯娜黛特点了一下头。

「我是他太太。」

接着艾莉西亚还专程把右耳上的耳环秀了出来。这个举动,彷佛就像是个太太,带着绝对的自信,把订婚戒指亮给一个某天突然出现的第三者看似的。

「……社先生。」

「等一下,听我解释你就知道了。」

伯娜黛特正要把手伸进裙子的开衩里,我拚命用很平静的口吻劝她。

因为她的眼神看起来实在是很恐怖。

三年前,我为了讨伐魔王而四处征战。在旅途中,曾经一度因为我摄取的女孩养分过少而引起精神错乱,将当时一起征战的成员(女性)的内衣戴在头上,一边纵情大笑,一边击败了某位拥有爵位的魔族。

在那之后,虽然我恢复了正常,但我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会为了那些平胸女的内衣而欣喜若狂,我就觉得很可耻。但和我同样因为失去理智而发狂的女性成员们,也曾因此疯狂凌迟我。

我总觉得她的眼神和当年的希薇雅很像。

「你误会了啦!我、我的确是认识这个女孩……唉呀!艾莉西亚是我朋友啦!不过我才不会对这种小萝莉型的女孩下手咧!我说你等个十年后再来吧!」

「……原来如此,社先生的确是喜欢年长而且胸部大的女人。」

艾莉西亚听伯娜黛特这么说,用手托着下巴,像是在想着什么似地点了好几次头。

……呼,我好像总算是可以不用被冠上萝莉控的污名了。我得趁现在再强调一下我有多么地喜欢年纪大的姊姊,斩草除根……

「怎么这样?太过分了,勇!我们昨天明明还那么相爱!」

这、这家伙怎么突然像个被背叛、还被抛弃的老婆似的,而且还演得很开心!

「尘归尘……灰,就归灰吧!!」

伯娜黛特的裙底亮出了一把加强型步枪,还是一把大小逼近人类身高的长枪!

伯娜黛特取出了狙击枪之后,把枪口抵在我的额头上。

……这、这个……要是真的被打中的话应该是不太妙吧?而且原来她还有狙击枪啊。分解开来~

「请放心,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为了让我就算不小心击发也不致于酿成大祸,我在我所有的魔枪里都装上了一种叫『麻痹』的魔法弹了。」

「你先不要乱开枪啦!」

砰!!

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

「……等你的麻痹退了之后,先来听我说教啊,社先生!!」

我的身体一口气全都麻痹了,全身上下一阵痉挛,只能一边想着要怎么惩罚因为这场误会而制裁我的伯娜黛特,以及在我视线范围内那个像小恶魔般咯咯笑着的艾莉西亚,一边等待麻痹退去。


1.00072960007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