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九话 前任勇者是女人之敌?

「制、制服?不是在说那件长袍?」

「当然不是啊啊啊!学校的制服啊,才不会是那种干篇一律的东西咧!」

勇一说完,开始跪地呜咽了起来。学园长和塞尔加看着他,终于理解他为什么会破窗而入了。

隐约是可以理解,不过……

「本校的长袍,是用来向同学们强调彼此属于同一个组织的这个事实……也就是说大家都是里兹瓦帝亚的伙伴,进而让同学们之间产生一种连带感。此外,本校所发放的长袍极具抗魔法性——」

「如果是用在障碍穿透系魔法上的话,纸的效果也一样啊~!」

过去勇也曾经莫名地对破旧不堪的长袍感到兴奋,但现在不是适合把心思专注在这种事情上的时候。

「还有,你刚才还说到了连带感,我觉得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你说什么?」

塞尔加的丹凤眼又变得更细,直瞪着勇。勇感受到她的目光之后,更加滔滔不绝地说:

「长袍是用来穿在衣服的外层……那长袍底下的衣服呢?」

「!」

塞尔加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很细微的变化,让勇确信自己这一招正中红心。

「长袍底下所穿的服装,在贵族和平民之间应该有很大的差异。而这个巨大的差异,将会激起巨大的涟漪。」

贵族会特别注重体面和打扮,所以穿的衣服也比较豪奢、华丽。

平民则在金钱上没有余力去注重适些东西,因此穿着自然就比较朴素了。

尽管是在崇尚平等、不分贵贱皆可入学的里兹瓦帝亚,同学们还是会因为出身的优劣而瞧不起别人或被别人看轻。虽然现在事态并不严重,但是的确已经在校内酿成了问题。

「……不过,只要废止长袍、改穿制服,因为出身差异所造成的歧视问题就能够获得大幅的改善!」

勇一边挥拳上举,一边站了起来,眼里闪烁着希望及情欲。

「唔……」

学园长点了点头,认为勇的这番话的确也有它的道理。接着,卢加隆看穿了他眼底潜藏的本质,嘴角往上一扬。

「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

「我想看到女孩子们身上穿着可爱的衣服。」

此番真心话一出,刚才那番义正辞严的谈话立刻被抛到九宵云外。但卢加隆听完却笑了。

「呵呵!很好,社老弟,我会评估看看你所提的这个制服制度。」

「可是……学园长!?」

塞尔加对卢加隆的决定大感意外。打算破坏长年悠久传统的建议方案,竟然会得到肯定?这对在里兹瓦帝亚的教师群当中属于特别严格的塞尔加而言,吃惊的程度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塞尔加向卢加隆施压:

「请您三思,学园长!本校里兹瓦帝亚可是拥有千年以上历史的魔法学园!现在竟然要废除创校以来就订下的这个具有悠久传统的学校长袍!?」

「传统……嗯,听起来是很冠冕堂皇,但我觉得那或许是个陋习。」

「啊!?」

竟然指传统为恶,这让塞尔加无言以对。

「他提到的问题的确是在逐渐成形当中,要是这么做就能多少改善这个问题的话,不就有值得一试的价值吗?」

「可、可是……!他打的是要看少女们穿制服的坏——」

「我也想看到可爱的女同学们。」

「……」

塞尔加的眼前一片空白。



「然后呢?你认为应该要改成什么样的制服才好?袒胸露乳之类的设计,可不是我身为一个神职人员所能够容许的喔!」

「你说的那是哪个国家的风俗啊?」

他这种想法,摆明了就是个色老头。

不过,正如学园长所言,要是制服设计不符合学园这种教育机关的精神,恐怕是不会被接受的。

但在这个世界里,性感装备是很常见的。

因为大家都能够理解,这些装备并不是为了挑逗他人而制作的。这次的要求是要看起来很有学园风格,而且不会让人觉得情色的微情色制服。

这一点应该是可以想办法达到的吧?交给专业的来吧!

「我认识奥拉克妮,我去找她商量一下,准备一些制服过来……只要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准备个几人份过来吧。」

「什么!你有找奥拉克妮的管道!?那、那是不是可以把制服做得很透明啊!?」

奥拉克妮以往在奴隶阶级时期曾经受尽了屈辱,因此据说有很多奥拉克妮非常憎恶人类。

我是从我认识的奥拉克妮那里听来的。

话说回来,神职人员不要给我说什么透不透明的啦!

「也不是做不到,但这在教育机构里应该是不行的吧?」

「是、是喔……真是遗憾哪!」

这句话或许我没有资格说,但让人觉得遗憾的应该是您这个学园长吧。

「就去进行吧。但问题在于制作费的金额哪。现在的这款长袍是在同学们入学的时候发放的,既然要做新制服,当然也要发放给全校同学穿才行。你刚才是说新制服的性能会比现有的长袍更好吧?如此一来制服的价格当然也会贵一些……这笔资金要从哪里找来呢?」

没错,很现实地耸立在我们眼前的难题之一,就是资金。

刚开始试作的几件,费用当然由我负责;一旦决定要正式导入的话,费用当然就是由发放制服的学园本身来负责。

要把品质做得比现在这种偷工减料的长袍好的东西发给全校同学……这回事一笔可观的开销。

「由学园全额负担……办不到吗?」

「要看做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原来如此,就算要做制服也要等先让他们看过实物之后……是吧?要是太贵的话就没有办法做了……

「那就一个星期后带制服到学园来亮相吧?」

「呵呵,我拭目以待喔!」

学园长一边摸着他的倒八字胡一边点头说。

我向学园长轻轻点了头之后,便从刚才飞进来的窗户跳了下去。

呜喔~!愈来愈好玩啦~!



「……咻……咻……」

「……」

当天空染上茜红色之际,我回到了『猫呼亭』,低头看着在某间房间的床上呼呼大睡的伯娜黛特。

「……咻……咻……」

伯娜黛特呼吸的节奏很平稳。

每当她一吸气,胸部也跟着动,还会ㄉㄨㄞㄉㄨㄞ地晃动一下。

ㄉㄨㄞㄉㄨㄞ。原来她的是会ㄉㄨㄞㄉㄨㄞ晃动的啊。

「受、受不了啦!」

她那毫无防备的熟睡模样,一点儿也没有平时那般罗唆的样子,容貌之美更显突出。

明明只要好好闭上嘴巴的话,就是个美女的说……我终于可以了解为什么有人这样说了。

该怎么说才好呢?我无法把在讲话的伯娜黛特当成一位异性来看待,但现在看着这个熟睡的她,我完全就是把她当成一位异性在看。

介于美丽和可爱之间的伯娜黛特。这样的一位美女,现在就睡在我的面前。

……不、不行啦不行啦!这家伙可就是那个伯娜黛特。不管胸部再怎么波涛汹涌,这家伙可是想动手杀了我的饿翻天暗杀者啊!

我觉得我体内的大野狼开始作祟:心想这样不行,便决定叫醒她。

伯娜黛特可爱归可爱,但她只要一醒,就是让我有种很烦人的感觉。

我一边想着,一边晃了晃伯纳黛特的肩膀。

「喂~伯娜黛特,你还觉得不舒……!!」

接着我就后悔了。

摇晃她的肩膀……也就是说,摇晃了她的肩膀之后,她的全身上下也会随之晃动。这是现在的我绝对不能做的一件事。

ㄉㄨㄞㄉㄨㄞㄉㄨㄞㄉㄨㄞ!

「!?」

躺在床上的她,那对火箭般的双峰撑起了她的修女服,而且还轻轻地晃动着。

「放着自己送上门来的不吃,枉为男人啊……!」

不行。要是我在这里伸出了狼爪,等于就注定了我一定会被抓包!要是我现在抓了她的胸部,以后可就无法再当个人,而是得要永远当个变态了啊旦刚便这样你也愿意吗!?

我那双高举起来准备要向伯娜黛特的胸部抓去的手掌,就像我摇摆不定的心颤抖着,动弹不得。

我想抓一把,但不喜欢被人家当成变态看待。

我还想要有女人缘、想左拥右抱、想打造一个后宫,让我即便做点稍微不轨的事,女人们也只是说声「讨厌啦~你好色喔」就带过。

我绝不想被女孩们当成一个变态来看待。

我想起一件事:我曾经有一段时间被当作变态。那个时候——

三年前,我和希薇雅她们一起旅行的时候,也曾经碰巧有机会伸出了咸猪手。但在那之后,希薇雅总是用看垃圾似的眼神看我,我也饱受责难。

但那时候还真是有点小爽。

——觉得……爽?

「——原来如此……我已经是个变态了啊。」

我想起当时因为没有女人缘,饱受许多女孩子们的责难,但倒也很高兴因为这个标签而让我占了不少便宜。

原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是个变态了啊。

过去因为我被当成是个勇者而去拯救世界,但却忘了三年前那时的热情。我感受到那份热情正在逐渐地苏醒过来。

「我不再旁徨了,我的本质就是个变态,那我就当个变态就好了。」

我的手不再颤抖。

「噢喔喔喔喔喔!!」

我的手伴随着咆哮声,向伯娜黛特的胸前伸去,但却被伯娜黛特的手「啪」地一声拨开,飞到了半空中。

「咦?」

似乎是因为我太过专注于胸部上而没发现到她已经醒来。我缓缓地抬起头,看到满眼是泪、满脸通红的伯娜黛特正在瞪着我。

「……啊,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你不是神之敌。」

伯娜黛特一边发抖,一边缓缓地从床上起身。

「是、是吗?那还真是太好——」

伯娜黛特从裙子底下神速地(虽然我有看到)拨出了枪,把准星分毫不差地对准了我。

「你是女人之敌!」

在伯娜黛特的叫声当中,我和猫亭的这间房间一起被抛到了半空中。


1.00066670006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