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七话 前任勇者与看透的陷阱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七话 前任勇者与看透的陷阱

「我就是这所里兹瓦帝亚学园的学园长。呵呵,年轻人们啊,报上名来!」

坐在桌上、像个矮人似的老爷爷看着我们说。

……怎么回事?这个世界里的老人长得这么小是常态吗?

老奶奶这样,臭老头也是这样。

好吧,姑且先不管身高。

眼前的老人带着巫师特有的尖帽,身上穿着和其他人不同的亮绿色长袍,脸上留着大大的倒八字胡很有特色,自称是里兹瓦帝亚学园的学园长。

若说这里是学园长的办公室,我的确会点头同意。

这里的桌椅、柜子等家具,全都是看来很昂贵的木制品,墙上还挂着很多幅画作装饰。

沙发看起来好像也很舒适。

「我们当然是不吝报上姓名……但没有人告诉过您这句话吗?『想知道对方的名字之前,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我呢,没错,是教会的修女告诉我的!」

「为什么你要用这么由上而下的睥睨视线看人呢?」

伯娜黛特伸长了手指着学园长大人,胸部也跟着晃了一下。

或许是我多心,但他看起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因为很重要所以我再说一次:为什么你要用这么由上而下的睥睨视线看人呢?

「……」

喂!

丹凤眼很迷人,看来就像是女老师典范的姊姊眼神变得很犀利了啦!?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学园长都要骂人了——

「呵、呵、呵——好吧,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们!」

……原本还笑得很爽朗的学园长,突然用很吓人的声音回了话,并且猛然站了起来。

「我的名字叫作卢加隆!过去我曾经是统治西欧凯恩的哈比族之王,现在是这个世界里独一无二的里兹瓦帝亚学园的学园长!霸王卢加隆今年七十三岁啊啊啊!」

啪!!学园长、说错了,是霸王卢加隆气势如虹地打开了他的披风,在剑拔弩张的气氛当中报上了姓名。

接着他又用披风藏起了他那小小的身躯,呵呵呵地低声笑了起来。

「『霸王』卢加隆说完了……年轻人们,报上名来!!」

霸王卢加隆用丝毫不带着刚才那份开朗的眼神看着伯娜黛特。

「……霸王卢加隆,原来如此,气势磅砖的程度不输『霸王』这个称号……!既然这样,我就回答你吧!我是隶属于神圣乌尔极欧拉教团的代行者,『枪击』伯娜黛特!!现在是生猛活跳的十六岁!」

伯娜黛特用手指不停地转动着魔枪,自己的身体也跟着不停地转动,接着倏地停下来,摆好姿势。

「……」

「……」

「……」

「……」

除、除了我以外的四个人,目光全都射向了我!

伯娜黛特和学园长带着期待的眼神,道特兄则是惊讶,而丹凤眼很迷人的女教师则是投以责难的眼神。

「……旅、旅程一个接一个的浮萍……『冒险者』社勇,十六岁。」

我一边报上姓名,一边使出不用橡皮擦的技巧,把飞弹起来的糖果塞到伯娜黛特的嘴里,阻断了她的攻击。

她一边含着糖,一边用略带睥睨的眼神,很满意似地说:

「还算是个四平八稳的答案。看在糖果的份上,就给你及格分数吧。」

我一边斜眼瞪着她,一边向前走了一步。

「我就直接了当地问了。虽然只是代课,但我真的能够单凭道特蓝杰先生的推荐,就成为老师吗?」

切入正题~也就是『我可不可以当代课老师』。

如果这是在日本的学校里的话,连问都不用问,答案应该就是不行。然而,道特兄有个非得要让我当代课老师的理由。

其实,那个将我的魔枪改成轮转式弹匣,并把它修改到完成状态的伟人,就是道特兄。

长相无趣的道特兄,竟是全世界排名前十的魔导研究专家。而原本明明应该是我所设计的魔枪,不知为何成了在这几年才被发现的古代技术。学会要求他提报魔枪,以及据说是教团所散布的新机轴魔法理论——『魔装』系的相关论文。

里兹瓦帝亚学园当然是很支持他写论文,但学生们却不接受。

坏就坏在他在学园里颇有人望。学生们不接受除了他之外的老师,不,应该说学生们拒绝由能力比他低的老师来指导他们。

事实上,他们开始霸凌这些代课老师。

道特兄虽然找了代课,但因为有几个学生异常地优秀,所以就开始有人指出代课老师拼错字,还有人在代课老师的讲桌抽屉里放青蛙,甚至还公开这些代课老师不堪回首的过去,导致这些代课老师们全都请假休养去了。

……该怎么说呢,这种恶整的程度之低,听得我真是目瞪口呆。但这一点要保密。

再这样下去就无法提交论文给学会了。但以他的个性,要他只专心写论文,丢着学生不管,他办不到。

这时候,出现了一个既会说流利的魔法语书——安黎克赛里亚语,又对道特自己重新设计改良过的魔枪具有丰富知识的男人。

没错,就是我。

道特兄认为如果叫我来的话,一定可以在他离开岗位的这段时间胜任教师工作。顺带一提,据说道特兄以前也曾经郑重拜托过身为妖精的老伯,但是被老伯拒绝了。

「我不介意。作为一个同好,我甚至还希望可以帮道特蓝杰先生的忙。」

绝对不是为了女同学喔!

「……呜,社先生……谢谢你!」

道特兄因为我所说的话而大受感动,开始哭了起来。

罪、罪恶感还真是深重……

「学会这次确实也特别发函过来,指示说要尊重道特蓝杰老师的意见……不过,即便只是代课,我不同意找这种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来当老师,学园长。」

丹凤眼很迷人的女教师向前走了一步。她的话是对学园长说的,但眼神却一直注视着我。

「老师的大名是?」

「丹凤眼很迷人的女教师」这个名号毕竟是太长了一点,于是我开口问了她的名字。丹凤眼很迷人的女教师重新转身面向我说:

「……不好意思……我是里兹瓦帝亚学园长卢加隆先生的专属书记官兼『齐天魔导师』,塞尔加·乌鲁·赫尔克罗赛·兰德古佳·费尔卡西欧,格拉尔透蕾。」

有够长!

真猛!这是我至今听过的人名当中第二长的!

顺带一提,最长的人名是各位在落语当中常听到的※寿限无。(编注:落语的代表作剧目之一,类似绕口令。)

话说回来,我总觉得这位塞尔加老师满合群的啊。

她配合伯娜黛特,一口气介绍了自己的两个名字……我讲的只是我的职业而已。不对,连职业都算不上。不过,ㄑㄧˊ ㄊㄧㄢ ㄇㄛˊ ㄉㄠˇ ㄕ?字要怎么写啊……?

正当我在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伯娜黛特站到了我的前面……应该说是塞尔加老师的前面。

「啊,你就是能够自称『召唤师』最高等级,曾得到精灵王加持的名号——齐天魔导师的那个格拉尔透蕾!?」

「……嗯。虽然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人也叫作格拉尔透蕾,但被准许自称齐天魔导师的,除了我以外应该没有别人了……所以,学园长——」

「好厉害好厉害!社先生,这很厉害喔!她可是齐天魔导师喔!据说拥有这个称号的魔导师,他的魔法在各个领域当中都无人能出其右……!是世界上最登峰造极的齐天魔导师喔!这么伟大的人物,竟然就在我的眼前!!」

「你给我安静点!」

伯纳黛特在我的视线一角吓得发抖,但我对她视若无睹。

「学圜长。」

塞尔加老师再次重新转身面对学园长,促请学园长对此事做出定夺。学园长受到了她的敦促之后.又再将目光转向了我。

「唔……你姓社,对吧?」

「是的。」

虽然与刚才教人大吃一惊的状态不能相比,但学园长散发着一种在上位者特有的威严。

学园长用他那双闪烁着犀利光芒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半晌之后,终于开了金口。

「你!录取了。接下来要趁早让你跟学生们见面才好。」

「……啊,咦?可以吗?」

没有经过任何测验就拍板定案,有点儿扫兴。

「嗯,应该是说务必拜托您接受……那么,道特蓝杰,带他进去。」

「是。」

道特兄点了点头,站到刻在地面的转移阵上。

「那我们就走吧!」

道特兄依旧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表情稍微多了点活力。他启动了转移阵之后,我们一行人再次回到了钟塔里的礼堂。尽管在过程当中有感受到一瞬间的飘浮感,但我就是忍不住会把它当成是一部电梯。

「……噗……这还真教人适应不了啊!」

「什么嘛,你刚才不是都好好的吗?」

转移时的光束一消失,伯娜黛特就捣着嘴、弓着背,走出了转移阵。

明明她到学园长室去的时候没什么晕的啊……

「刚才是因为要和这个国家……不对,是和这个城镇的首长见面,所以我才一直忍住的……很抱歉,我有点不舒服,先到外面去消磨一下时间。」

那种亢奋的情绪像是个强忍恶心想吐的人会有的吗?

不过……看起来的确是不太舒服的样子。

「是喔……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猫亭去吧。我事先多付了一些钱,只要你讲一声,他们应该就会煮饭给你吃,也会让你住宿吧。」

「……社先生竟然会对我这么体贴……感觉好像有什么阴谋。你打算亲切地接近内心无助的女性,然后再现出真面目,是吗?真不愧是社先生想的高招啊……」

她说的这番话让我想勒倒她,但口气上却教人完全感受不到半点霸气。不知怎么的,我反倒担心了起来。

「别说傻话了,我是不会对只有胸部和外表很有看头,内在却让人觉得抱歉的女孩子下手的啦!你回去练个六年再来吧!」

「数字说得这么真实,反倒让人觉得好恐怖……很抱歉,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之后,伯娜黛特就继续弓着背,往猫亭的方向走去。

「还没适应转移阵之前,的确会觉得不舒服啊……社先生还好吧?」

「嗯?啊啊,我没事。」

这不过是像电梯的摇晃罢了,我才不会不舒服呢。

「那我们这边请,教室位在东馆的二楼。」



是板擦陷阱。

这个陷阱大家应该都有做过吧。

滑门式或开闭式的门皆可(最好是滑门式的)。把板擦夹在门板之间,让板擦掉在开门的人头上。被沾满粉笔灰的板擦击中的人,头发会变得一片飞白……

主要是用来对付新老师的陷阱。

……我没想到异世界也在搞这一招……

正当我们从钟塔前往校舍,来到位在二楼的某间教室前面的时候……

这里在教室的墙壁和门等等外观上都和日本的学校大不相同,但唯独门板缝间夹着板擦这件事,让我怀念起了小学时代。

那个时候还真是无忧无虑啊……

「啊,啊哈哈……不好意思,他们老是这样……」

道特兄干笑了几声(这就是道特兄的常态啊),伸长了手准备要把板擦拿下来。

「不行!道特蓝杰老师。」

「咦?为什么呢?」

我抓住了道特兄那只伸长的手。

「这是在对我下战帖……要是连这点雕虫小计都中招的话,就表示我这个老师的水准不过尔尔;因为这点小陷阱而大发雷霆的话,那我的器量也就不过如此……这是学生发出来测试老师是何种人物的一份战帖!」

至少,我就是因为滔滔不绝地讲了这堆歪理而被老师骂过。

「是、是这样的吗……」

「嗯,所以,这个板擦就请交给我来处理!」

「……我知道了。社先生,不对,社老师,那就交给您了!」

好,这样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看着眼前这个堪称日本学校体系的三大整人陷阱之一——板擦陷阱,我的大和魂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什么学生下的战帖嘛!……我认定这已经不是战帖,而是你们对我的宣战布告!!

我一边打开夹着板擦的门,一边踏进了教室。

砰!

有个软绵绵的东西撞上了我的头,掀起了一阵白烟。

接着引发了一阵欢声雷动,以及一阵笑声。

那是在嘲笑我,以及孩子们为自己的成功而感到欣喜的笑声。

我悠然自得地走在这个被笑声席卷的教室里。

「……!」

「怎、怎么会这样……」

好几位同学都发现了这一点,笑声也随着急速地消失。

是的。

学生们所期待的,是老师踏入黑板陷阱之后的懊恼、愤怒、以及哭天抢地的模样。

没想到老师却对自己的恶搞完全不以为意,一点也不放在眼里……还把板擦当作王冠一样顶在头上,威风八面地往讲桌走去。这种……王者般的出场,应该不是他们所想要的吧。

……绝对不是。

我在同学们愕然的眼神洗礼之下,走到讲桌前面,使尽全力用手掌猛拍了讲台一下。

「你们太小家子气了。

不要满足于这么一个小小的陷阱。

光用一个板擦陷阱就想测试别人有几两重,那还真是蠢得淋漓尽致。

下次给我同时准备水桶!」

一片死寂的教室里,只有我的话在传响着。

「接下来我要自我介绍,全班都给我坐下!」

直到刚才都遗像庙会一样热闹喧腾的同学们,这下子变得像守灵夜似地阴郁了起来。

「……嗯?」

有三个女孩在自己的桌子前面站着不动。

不,她们应该是站了起来才对。刚才听到三次椅子「啪当」倒下的声音。

那是……玛娜·雷利耶和绘里,特勒史脱利亚!

对喔,她们两个人也都是里兹瓦帝亚学园的学生呢。能带到她们这个班级,还真是偶然的缘分啊!

那还剩下一个人……她是谁?

我总觉得应该在哪里见过她。

……一头银色的长发和碧缘色的瞳孔。

嗯~总觉得应该在哪里看过……嗯?

嗯嗯?

三年前的希薇雅?不,不对,她披着一头长发我才会没认出来。

她是希薇雅的妹妹,里赛立欧恩的第三皇女。

艾莉西亚·拉可·雪瑞欧铎·里赛立欧恩。

我在魔法知识上的师父。


1.000940800094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