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六话 前任勇者被挖角?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六话 前任勇者被挖角?

「呜哇~……」

眼前这一片是在异世界连恩布尔克当中最顶尖的研究机构,同时也是培育魔导师的最高机构——里兹瓦帝亚魔法学园的校舍,以及一座巨大的钟塔。

虽然我先前就曾听说这座城市里有一半的建筑物都和学校有关,但现在光看到校舍,就已经是超乎想像的庞大辽阔。

「社先生,这边请。」

「噢、好……」

有个身体飘飘忽怱,脸如槁木死灰的男子向我招手,我跟着他往钟塔的方向走去。

被这名男子招手,不禁让我觉得就像是死神在向我招手一样。

说到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座里兹瓦帝亚魔法学园呢……当然可不是为了要来看女同学的喔。

我可是有正当理由才进来的。

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呢?那是因为我成为了这所学园的代课老师。



伯娜黛特的食量突破三十人份,更肯定她的称号——食物克星,伯娜黛特是如假包换。就在我把三十万f(约两百万日圆)的支票亲手交给老伯之后不久,店里的客人们开始把对用餐的注意力转向下注赌伯娜黛特可以吃下几人份。

「喂,老伯。」

「怎样?我现在很忙啊。」

老伯已经把摆盘忘掉,开始只讲究快速与美味。

我在他身边,帮忙把准备好的餐点放上托盘,做些跑堂的工作。

「在吧台上的那个,大白天就喝醉了酒、满嘴胡言乱语的老头是谁啊?看起来一脸倒霉样……」

是的,那名男子浑身散发着一种即将要去自杀的气氛,啜饮着杯里的酒,嘴里像是在念咒语似地喃喃地发着牢骚。他发散着太过阴郁的不幸氛围,让我注意到他。

那名男子不只没办法跟肌肉结实的老伯或体格精悍的我比,就连和其他者头客人们相比也都显得很瘦。

「要比运气差的话,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赢得了你才对。」

「罗嗦……所以咧?他看起来不像旅客啊……」

看他身上穿的长袍,应该是学园的老师或什么相关人士才对。但老师会在大白天就喝酒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吧。

「会不会是他的老师饭碗被炒了?」

「不,应该是被赋予过高的期待了吧。」

「啊啊,原~来~」

个性软弱的男子厌倦了学校对他的期待,所以才变成那样的啊?

「……对了,你会说安黎克赛里亚语吧?」

「啊?这是什么天外飞来的一笔啊?艾莉西亚稍微教过我,后来因为跟老伯吵架又练习过啊。」

用来和妖精沟通的安黎克赛里亚语。

和迫使精灵发动魔法的古伊修露尔语相较,由于妖精与精灵的交情良好,他们所用的安黎克赛里亚语也反应了这样的个性,是『请求』精灵协助他们施展魔法。

两者都是魔法语言,各有优劣。如今在世界上,这两者都已经不太有人使用了。

那是因为从古伊修露尔语所衍生出来的近代伊修露尔语,不管是作为魔法语言或作为一般语言,都已经在全世界普及的缘故。

它能普及的原因,是由于近代伊修露尔语在吟诵速度上,比安黎克赛里亚语或古伊修露尔语都还要快,还可以和其他语言结合使用。

因此,一般人已不常使用安黎克赛里亚语,只有在排他性较强的妖精之间才会使用。

「『你用安黎克赛里亚语给我说点什么来听听!』」

「啊……『玛琳达是我老婆。』」

「『看来你好像想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是吧!』」

「『是你要我讲的啊!』」

老伯点名要我做事,而我照办之后竟然挨骂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样一直模仿用安黎克赛里亚语讲话的老伯,也跟着用安黎克赛里亚语来回话。

……啊,还真是教人怀念啊。

正当我在回想若三年前的事情时,有人从背后抓住了我的肩膀。

……咦?老伯在我面前啊。会是谁呢?

「『可不可以稍微借一步说话!?』」

「呀啊啊啊啊啊!!」

我一回头,发现身后有个长相恐怖到连限制级惊悚片都相形失色的男子!

「你是刚才喝酒喝得半死不活的老头!」

「非、非常抱歉……我刚才听了两位的谈话……啊……我、我是在里兹瓦帝亚魔法学园担任教师的雷杰里特·道特蓝杰。」

半死不活的老头自称雷杰里特·道特蓝杰,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给我。

「啊,名片……谢谢。我叫社勇,算是个冒险者——」

砰砰——!!

「对、对不起,社先生!!我一不小心就开枪了!你没受伤吧!?」

「你混蛋啊!!刚才差点把我的项上人头打掉了,猪头!」

我手上的托盘和上面的盘子被伯娜黛特的魔枪打碎,我赶紧蹲了下来,一盘像是拿波里义大利面似的东西盖在我的头上。

——这个家伙……我做人的原则是对女人要温柔,但她让我觉得很烦人啊……光看扰人的程度,这家伙应该是和六刀将并驾齐驱的啊!

正当我在想着要如何教训伯娜黛特的时候,那位只有名字很称头的半死不活老头……这样写好像跟老伯的角色重叠了。

就叫他道特兄吧。

……道特兄走近将三十七人份餐盘叠成白色巨塔的伯娜黛特。

「哦……这把魔枪『商神杖』,是独有的客制化样式呢!」

道特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掏出了眼镜戴上。虽然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他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再带有阴郁的气氛。

「哦……还满有眼光的嘛,不过这把枪的真正名字叫作『魔枪·菲尔诺特』,请不要搞错了。」

「你刚才是说它叫『魔枪米斯特汀』吧?」

这、这个家伙……老是扯那些什么真正名字、旧称什么的,简直就是信口开河!

「社先生,你心里想的事情全都不小心说出口了喔!?况、况且我没有说谎!这把『菲尔诺特』是在命中准确度和射程距离上都进化过的样式……你看,这才是『米斯特汀』。而它是威力再更向上提升的样式!哼哼~怎~么样?我可没有说谎喔!为神服务的修女,不可能会说谎的!」

『应该是连有没有找对人都不确认就乱开枪的残暴修女才对。」

「太、太过分了,社先生!我很受伤——」

不过的确是如伯娜黛特所书,她拿出来给大家看的两把魔枪略有若干差异。

不对,应该说是和我在设计阶段时所做出来的东西,外观上有很大的差异。

这两把枪是——轮转式弹匣。

我在三年前所设计的是像现代自动手枪的高速装填弹匣,可以连续击发大量魔法,是一把重视高火力的产物。

而这两把枪是轮转式弹匣,也就是所谓的左轮手枪式的枪。

「社、……社先,生?」

追根究柢,魔枪并不是像现在武器般会弹射出子弹的东西。

它主要使用的有两个部分:凝聚魔力后所击发出的魔力弹,以及利用刻有魔法印的弹匣来高速施展魔法。

用魔枪来施展魔法的优点主要可分为两点。

一个是将施展魔法的位置固定在直线上。

例如各位也都耳熟能详的低阶魔法『火球』。

这是一个能将火球随心所欲地发射到任何地方去的魔法。

包括火球在内,其实很多射出系的魔法,都需要由施展者事前精确地预估命中点才行。

「社、社先生?社~先~生!你有在听吗~?」

经过一定程度的修练之后,的确可以将魔弹发射到正确的地点。但如果想要把魔法击发到更准确的位置,那就需要靠先天的空间概念才行。

魔枪可以把命中点固定在枪管延长线上,因此可以用魔法来进行狙击。

另外,在高速战斗时使用魔枪,可以不用同时进行吟诵魔法和预估命中点等作业,便可以击发魔法。这一点是很大的优势。

「……你、你看,社先生,这里有胸部喔!呵呵,这是玛琳达教我的。看来社先生是个超爱胸部的色魔啊~……如、如果你能够不对我视若无睹的话,你可以隔着衣服……稍微、真的是稍微一下喔……摸、摸一下啦……哎呀!我身为修女,竟然说什么可以摸一下,真是丢脸!」

由于前面提过不需要吟诵,所以魔枪的第二点优势,是只要拉起击锤扣下扳机,完成这两道不到一秒钟就可以做完的手续,便能够施展魔法。

有了这两点优势,使得原本是以作为炮台使用为前提的魔术,成了对魔导师而言的一项革命性技术。

魔导师的弱点在于吟诵的时候需要耗费极大的专注力,以及近距离攻击时会伤及自己,所以无法施展魔法。

魔枪可以克服这两个弱点。

然而,就另一个角度来看,魔枪其实也有很大的缺点。

首先第一点,刻了魔法印的弹匣一般是用过即丢的。

原因是由于这种刻上魔法印、用来引发魔法的弹匣,需要用到一种特殊的金属。

这是一种魔力传导率很高的金属。虽然它的魔力传导率很高,但在施展过魔法之后,就会产生剧烈的金属疲劳,导致金属劣化。因此只要使用过一次之后,就会失去它的效力。

此外,这种金属有一点独特之处:这种金属尽管容易取得,但制作上相当费工,因此价格不斐。

还有另外一个缺点。

由于魔枪原本是预设用来施展射出系魔法的产物,因此它并不适合用在广域系的魔法上。

如果用在广域系的魔法上,魔法会变得不稳定,施展出来的魔法也有可能会成为无效攻击,最后只是徒然浪费弹匣。而且射出系的魔法在魔枪上,也只能做直线击发。

还有很多缺点不胜枚举,或者该说缺点远大于优势,所以我当时才会放弃继续开发下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它还是被生产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更改了设计……

「……社先~生,我、我要哭了喔~……呜!呜~社先生竟然对我视若无睹!我太伤心了,泪流不止……!

——对了,这该不会是舍弃装填速度和总发数,取而代之的是以原本作为牵制之用的魔力弹来当主力的一种应用型态吧!?

不,不对。这是有高度牵制效果,又具攻击力,甚至还想做到可以魔法狙击的一种超攻击特化型的运用啊!!

这种运用方式可以减少弹匣的消耗量,很经济实惠!同时又可以全面提升火力……!

原来如此。它发挥极限效能的范围或许会变得更有限,但若以使用者是具备卓越技术的魔导师为前提来重新设计过的话……

……想出这个设计的人是天才吗?

「……呜……我的胸部到底是差玛琳达多少啊?大小上确实是有些差距……但我的应该比较挺,玛琳达的比较垂、比较丑——好痛!?」

「嗄?你说谁的胸部怎么样?可惜啊,修女,我觉得你的美胸和玛琳达的优雅爆乳算是可以相提并论的说。」

「请、请你不要一直对我视而不儿,却又突然拍我的胸部!可、可是你这样应该是在赞美我的胸部吧……」

「那当然,我对我认为的美胸是下说谎的!对了,伯娜黛特,那一个借我看一下。」

「米斯特汀和菲尔诺特吗?哼~我才不~要借给坏心眼的社先生看呢……不过,要是你可以不要对我视若无睹的话啊啊!你不要硬抢啊!」

真是的,这个人有够罗嗉。

我从来没有碰过这种拍了胸部之后,也丝毫不会让我有罪恶感的对象。

其实我是第一次拍别人的胸部……我觉得心情稍微变好了,但这要保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弹匣舍弃了连续击发功能,提升了每一种魔法的性能,但还是个以魔力弹为主轴的设计……枪身也比我当初构想的规格来得长……这个设计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要拉长魔力弹的加速度距离,以提高它的威力吧!?」

「又、又回到对我视若无睹的状态了!?哼!」

「啊,还给我!我现在正在考察它。」

「谁要还给你啊!再说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啊~她被不当一回事太久,恼羞成怒了。

算了,我大致摸清楚魔枪的结构了。

话虽如此,但设计这把魔枪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啊!

比起空有知识的我,这个设计更考量到了实用性。

我想它应该依旧是价格不斐,不过它能够存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还是一把可以实际使用的武器,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真想见见这个设计者啊……

「……果然还是非你莫属。」

「啊啊啊啊啊!?」

正当我在遥想那未尚未谋面的伟人时,有人揪住了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道特兄!

「你不要一直吓我啦!我不爱看惊悚片的……」

「对、对不起……呃,你是社勇先生吧?」

「没错,我就是社勇……才不会让你得逞!」

「火腿!?」

伯娜黛特又想对报上姓名的我条件反射式地举起枪口,我便在她的嘴里硬生生地塞进了一大块应该有重达一公斤的火腿。伯娜黛特对这块突然出现在她嘴里的火腿感到很吃惊,但却也因为火腿的美味而分心,放下了枪。

……可恶,才认识她不到半天,就已经建立起这种因应方式了!

「你说非我莫属是?」

「没错……社先生,是否可以邀请您来当里兹瓦帝亚学园的代课老师!?」

「……你说什么?」



再回到开头的话题。

走进钟塔之后,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礼堂。

脚下像是大理石般的石头被擦得一尘不染,脚边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天花板的高度,足以让龙在这个礼堂里翱翔。

礼堂的中心处有一根参天大柱。

这根柱子的旁边设有一个像是接待处的地方,总机小姐拿着羽毛笔在文件上振笔疾书。

「哇,真是宏伟啊!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教育机构,比神殿或城堡都还要宽敞得多呢!」

「……你为什么也跟来了啊!」

我也想好好赞叹这座钟塔的结构,但台词全都被不知道为什么跟来的伯娜黛特给抢走了。

「你说这是什么话啊,社先生!我不就是为了要好好盯紧你,避免你的魔掌伸向学生们,所以才跟来的啊!」

尽管我已经让她误以为我和前任勇者的那个社勇不是同一个人,但没想到她又用其他理由缠上我!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社先生,我还想吃甜点。」

「你已经吃了那些还不够吗!?」

最后伯娜黛特吃了四十三人份的量之后才说吃饱(午饭)。吃掉那么多东西,现在竟然还想要吃甜点。

「啊~……等这件事办完吧。」

「真的吗!?你要答应我喔!?你敢对神发誓吗!?」

「啊啊啊啊!吵死人啦!!你要是不给我安静的话,我就把你的甜点取消喔!?」

「……」

这家伙,未免也太好控制了……!

「请稍等一下。」

「咦?啊,好的。」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礼堂正中央的柱子附近,道特兄向总机小姐说了几句话。

他们用让人听不太清楚对话内容的音量说着话,道特兄点点头,看了看我们。

「这边请。」

我们听他的指示跟过去之后,被要求站在柱子前面。

「……这是个转移阵。」

伯娜黛特发现,整个魔法阵是以柱子为中心,直接刻在大理石上。

「嗯~……说穿了就是个电梯啊……为什么你这么自然地跟我讲话啊?」

伯娜黛特家是早已忘了我说过不安静就不给甜点似的,很理所当然地向我搭话。我赏了她一个白眼。

不过,她并没有因而闭上嘴,反而不以为然地笑了。

「我想过了,通常吃饭基本上都是要吃到甜点吃完才算一餐……所以社先生有义务要请我吃甜点!呵呵~这下你完全被我驳倒了吧!」

「那我就给你一个有够寒酸的甜点啊!一串丸子当中的一颗之类的。」

「哇~非常抱歉!」

看她说得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就有气,所以才稍微欺负她一下。

「转移阵已经准备好了。社先生、伯娜黛特小姐,请上来。」

我们依照道特兄的指示走上转移阵之后,随即就被一阵光所包围住。

就在一瞬间的飘浮感结束的同时,光也跟着消失了。

「欢迎啊,年轻人们……呵呵!」

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张相当豪华的桌子,有位五十公分左右的老人坐在桌上,还有……

「……你就是雷的……不对,是道特蓝杰先生所推荐的代课老师……」

一位有着迷人丹凤眼、戴着眼镜的美女。


1.001060700106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