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五话 前任勇者与大胃王暗杀者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五话 前任勇者与大胃王暗杀者

「话虽如此,但像这样……有这么多同样穿菩打扮的家伙,简直就像是来玩大家来找碴一样嘛。」

「呱嘎~!」

我们一边在里兹瓦帝亚的市区里散步,一边往公会迈进。街上充斥着身穿灰色长袍的家伙,让人觉得稍微有点不敢恭维。

前后左右、大人小孩,每个人都穿着灰色的长袍。要从这当中找出一个没穿灰长袍的普通人,反而还比较困难。

「学园都市……说得还真是贴切啊!」

里兹瓦帝亚作为一个巨大的人材培育机构,是以魔法学园为中心,发展出如此的规模。

尽管这里并不是一个国家,但却具备一个国家该有的功能。而这里也是世界上唯一被要求承诺中立的地方。

因此,听说全世界各地有许多国家的学生,都到这里来留学。

「哦哦,那位褐色的小姐好有女人……味,但那件长袍还真是碍事到极点!」

所以才会有褐色皮肤的异国美女出现……可是长袍还真是碍事到无以复加。

可恶,我还期待她们会穿制服的咧,结果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长袍过膝,这样我就只看得到乐福鞋和过膝袜了嘛!

至少、至少可以看透到底是穿高的还是低的……!

我骑在奇鲁巴的背上,想一窥长袍底下的风光,便压低了姿势,这时我的视线却被某样东西给挡住了。

「呜哇……什么东西!里兹瓦帝亚的……旅游书?」

我把覆盖在脸上的东西拿了下来。那是一张长直条形状的纸,上面画有里兹瓦帝亚的地图,还有标示观光景点等的位置。

再怎么看都像是旅游书。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

「那个长相其貌不扬的人!!」

「——嘎?」

正当我打算要把旅游书摺起来随意一扔的时候,突然有人对我出言不逊。

我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有位身穿黑色开衩裙装修女服的黑发女孩,正用手指着我。

「嗅!」

黑发女孩大叫一声的同时也跳了起来,在空中转体三圈半之后,在我的面前着地。

「……请等一下!」

「喔,好。」

或许是因为着地的冲击力道让她的双脚发麻,黑发女孩着地之后,就一直维持落地的姿势不动。

……好久没有过这种恼人的感觉了……这个看起来一沾上就会惹得一身腥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没有错过她着地的同时「ㄉㄨㄞ ㄉㄨㄞ」摇晃的巨乳。即便如此,她依就是个让我不想有任何瓜葛的家伙……这可是和六刀将的亚柯安蒂涅不相上下啊!?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正当我对这个黑发女孩感到一阵惴栗的时候,她或许是因为疼痛退了,便猛然站了起来。

「哼!我是神圣乌尔极欧拉教团的修女伯娜黛特!那本旅游书是我的,如果方便的话,希望您能把它还给我……」

边说边站起身的少女……伯娜黛特一脸困扰地看着我手中的旅游书。

……什、什么嘛?没想到好像只是个很普通的人,还好还好。况且她长得还满可爱的。

「原来是这样啊……还你。」

「谢谢您!要是没有它的话,我可是连观光都去不成了呢!」

我把旅游书交还给她之后,她很开心似地把那本旅游书抱在胸前。接着,她突然撩起了自己的裙摆,把旅游书收进裙子底下。

「——!——!?」

眼前呈现一幅很具冲击性的画面。

一幅黑发美女在大街上撩起裙摆的画。

……赞!

赞啦!恼人的感觉还在持续延烧,但还是赞啦!可爱的女孩子果然就是正义啦!

不过,要是她愿意为我将那片撩起的裙角叼在嘴上的话,那就更赞啦!

「谢谢您帮我捡到旅游书,请务必让我答谢您……」

「咦!?啊、啊啊……不用啦,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正当我一个人暗自兴奋的时候被她搭话,让我有点慌了手脚,但我还是很爽朗地回答她。

「那怎么可以!我们为神服务的人,不能忘记感恩之心!对了,就挑这本旅游书上介绍的美食餐厅如何?我请客吧……呃~」

伯娜黛特又把旅游书从裙子底下拿了出来,翻出上头推荐的餐厅及饭馆给我看。这时,她歪了一下头。

啊啊,我的名字啦。想想好像只有伯娜黛特报上了名字,我是不是还没有自报姓名啊?

……话说回来,她从刚才就一直提到为神服务、修女之类的……

「我叫社勇,是一位『冒险者』——」

喀锵——

「!?」

突然有个枪口指着我。我还没时间多想,手已经先动了。

铿铿——!!

「……你竟然跟得上我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啊……虽然身为『神之敌』,但你果然不愧是勇者。」

……可恶!我才想说有种恼人的感觉,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啊?

我用单手抓住那只枪,把枪口从我身上别开之后,咂了一下舌。

那不是把普通的枪……那是我在三年前,因为技术上的缺陷过多,以及投资报酬率太低,而放弃开发的武器,也就是所谓的浪漫武器之类的东西——它的名字叫作:

「『魔枪·商神杖』!」

「很可惜那是它的旧称,是个暂订的名称……它真正的名字叫作『魔枪·米斯特汀』!!」

伯娜黛特砰砰~地摆出了动作.

……我终于搞清楚那份恼人的感觉是什么了。

……刚才我彷佛看见三年前的自己似的,陷入一种很恼人的情绪当中。

看见三年前那个中二病痊愈的我。

话说回来,她果然是个和教团有关的人啊……而且我什么时候变成了神之敌啊?

「你竟然会知道米斯特汀的旧称,真教我吃惊……不过,再怎么说你还是个神之敌……我还以为能跟你好好培养感情的,只可惜——」

啾噜噜噜噜噜!

「……刚才这个天崩地裂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啾!」

「……这下真的演变成麻烦事了啦!」

修女应声向前倒下。我第二次听到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的声音。



「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吱啾吱啾……砰!呼……我明明就不是圣人,却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你的吃相太猛了啦……二十人份一下就被你扫光了啊!」

「我听说过,她是吃遍各国,横扫无数家店的库存,迫使店家关门大吉的怪物修女——食物克星·伯娜黛特!」

伯娜黛特在两张并着的四人桌上叠满了大量的空盘之后,用纸巾擦了擦嘴边的脏污。

猫亭的常客们在远处围观眼前这宗不大不小的事件,议论纷纷。

我把伯娜黛特带回猫亭,让她吃了顿时间稍早的午饭。

被她开一枪固然是不得了,但她在我眼前走一走就倒下去,也让我觉得很棘手。

周围的目光也很刺眼。

「对了,伯娜黛特……你说前任勇者是神之敌,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伯纳黛特把红酒一饮而尽,稍事休息。我一问道这个问题,她原本要拿甜点的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重新端正姿势。

「我很感谢你请我吃饭……不过,你是神之敌这件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变。」

意思是,不能透露半点资讯给敌人吗……刚才她是不是不经意地说了请她吃饭啊!?咦?我买单!?

不行不行,冷静点社勇,对方可是把我称为神之敌,毫不犹豫地冲上来杀我的暗杀者喔?我怎么可以因为这种对手而动摇!请她吃饭要做什么啊!

到底为什么我一报上名字,伯娜黛特就立刻攻击我?

要是当时我没有拔出圣剑,或是当时她从我的后面袭击,我恐怕已经被杀了……是因为我报上自己的名字吗?

原来如此。有些人确实是早就听过我的名字了。

光凭一个名字就跑来暗杀我吗?

……光凭名字?

「喂,伯娜黛特。」

「什么事,神之敌先生?」

「你嘴边沾到酱罗?除了名字之外,你还知道前任勇者有什么其他特征吗?」

「……?黑发,是个男生。大概就只知道这样……」

果不其然。要是我刚才用假名的话,她应该也不会发现吧。

「你没想过可能会有同姓同名,甚至是特征相似的路人吗?」

还好碰巧猜对,要是换成别人的话,保证已经死掉了。

……不过她,拔枪。的速度还真是快得出神入化啊。才刚瞄好准星,下一秒就已经扣下扳机,动作还真是熟练啊。

……还是,她发现了我有什么习武之人特有的习惯?

原来如此。那光凭名字就锁定是我也不难理——

咔锵!

「……喂,你为什么全身大汗流个不停,脸色铁青啊……」

我一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便看见汤匙落在汤盘里。

……接着,伯娜黛特就维持着她把汤匙弄掉时的姿势,彷佛像是在说「糟了!」似的,情绪强烈动摇……这家伙,当时是在听到我名字的那一瞬间,就条件反射般地采取行动吧!?

「对、对不起!你有没有受伤!?」

「要是被你那把魔枪射中的话,可就不是有没有受伤这种小问题啦!」

可恶,她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啊,对、对了……这、这个香肠如何?非常好吃喔!」

「你不要以为给我东西吃,我的气就会消了,白痴修女!」

「嗄!?为、为神服务的我,绝不容许有人叫我白痴!」

「不容许的话那你现在就马上给我放下碗筷啊!这顿是我要付的吧?那我就偏不请你!」

「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噗唰,嘎滋嘎滋嘎滋嘎滋嘎滋!」

……这真是、真是太麻烦了。


1.000654700065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