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四话 前任勇者的起床与恶梦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四话 前任勇者的起床与恶梦

早上起床前的小寐,是无可取代的幸福时光。

大家应该都有体会过它的美好吧?

我刚刚才尽情地体会过。

我不必像在本来的世界,也就是像在日本时一样,得早上六点起床,还要自己做便当。在学校也不会闲得教人发慌。

在这个世界里我并没有工作。说穿了,我是个自由自在的冒险者,不会被工作追着跑。

缺钱的时候只要去公会工作就好,而金钱也并未造成我太大的困扰。

啊,不对,我还是有困扰过——就是手边有太多闲钱的时候。

像是老婆婆给我的那张卡片里的金额,或是昨天高价卖掉外尔德波儿这个魔物的时候,都让我很困扰。

旁人一定都很羡慕我吧?当然,我也觉得自己很值得羡慕……这是指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的情况下。胆小的我,吓得总怀疑眼前的人都在觊觎我的钱财。

总之我恳表达的是……就这样没人催我赶我,可以慵慵懒懒、悠悠闲闲地过日子,实在是很幸福。

万岁!自甘堕落!

「呃!?」

然而,尽管我还有些许睡意,但我的小寐时间却在疼痛下宣告结束。

突然袭上头部的一阵剧痛,迫使我不得不起床。

「唔!头痛欲裂……啊~这是怎么回事?是感冒了吗……不,仔细想想昨天老伯好像逼我喝了不少……可恶,怎么可以让末成年者喝酒……」

睽违三年没见的老伯昨天请我吃饭,偏偏还要我喝酒。

我怎么能够拒绝玛琳达帮我斟酒呢!

正当我一边想起昨晚帮我倒酒的玛琳达,一边觉得闷闷不乐的时候,赤裸着上半身、睡在我身边的老伯起床了。

「哟!早啊!」

「……」

刺眼的晨光从窗外倾泄进来,温柔地环抱着我和老伯。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从床上滚了下来,连滚带爬似地逃到了房间的角落。不,这已经是真的在逃命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和老伯一起迎来完事后的早晨!?

不该有的想像在我的脑海里迅速窜过。开什么玩笑!我X老伯到底该算是谁占便宜啊!

「你先在我们的床上睡着了,所以我们只好夹在你的左右两边睡啦。真是的,你这家伙一大早就吵死人啦!」

老伯掀开棉被站起身,一边伸展着身体一边说。

「真、真的吗?什么也没做?」

「你是想要我做什么啊?不过,多亏你的叫声,我的睡意全消了,谢啦!」

老伯边说边笑……看、看样子我的处子之身应该还在……呼,我还以为死定了咧。

「对了,等等,等一下,老伯。」

「嗯?怎么啦?啊啊,如果你是要问早饭的话,应该已经煮好了吧?」

「这个也、这个也很重要……不过在问早饭之前我有一件事想问……你刚才是说我们?也就是说……玛琳达也睡在我旁违?」

按照老伯的说法,他们应该是让我睡在最中间,三个人在床上睡成一个「川」字型……虽说老伯睡在我身边让我大受打击,但另一边睡的是玛琳达的话……

「是啊,她说好像亲子一家人似的,很开心啊——」

「玛琳达啊啊啊啊啊!!」

我踹破了房门,冲到现在应该是在为我做早餐的玛琳达身边去。

「哎呀?早啊,小勇,睡得好吗?」

呜呼!穿围裙的你也好美……!!

「请再跟我依偎着睡一次!」

「哎呀呀,小勇真爱撒娇啊。」

玛琳达呵呵地笑了,摸了摸我的头。

我、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老伯!以玛琳达为赌注,来跟我一决胜负吧!」

「别说傻话,快吃吧你!玛琳达专程准备的早餐要凉掉了。」

「对喔!」

我随即把手伸向摆满整张四人桌的餐点。

「讨厌……小勇好色喔~」

「小子!把手给我从玛琳达的胸口拿开!」

「罗嗦!我绝不放开这份柔软!我不想失去这股温暖!」

接着,我和老伯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战争。

面包朝我丢了过来,我也把火腿塞进对手的嘴里。尽管对手倒进我嘴里的汤烫伤了我的喉咙,但这是我睽违已久的一顿愉快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我决定要帮忙老伯他们。

说是帮忙,但猫亭的住房客很少,似乎大多是在处理餐馆的生意。

因此,我就帮忙午餐的备料。

「勇,你进行到哪里了?」

「嗯~这个弄完就没了……很好,这下子应该全部都削完了吧?」

老伯打开延伸到店面内院的门,现身问道。

在此同时,我刚好也削完了手边最后一颗芋头。

尽管他们借我的短刀实在是很难用,但成品看来还不错。

「哇!削了三大桶的芋头啊!勇,你要不要留在这里工作啊?你简直就是削芋头的高手!」

「不开心,这种赞美方式让人听了一点也不觉得开心。」

满满三大桶的芋头,每一桶的高度大概到我的胸部。芋头白皙的皮肤已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然后呢?」

「没什么别的事了,不,应该说适样就已经很够了。午餐前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是喔?那我去一下公会。」

我帮忙把桶子搬进店里,并归还短刀之后,便走向我借住的房间整装准备。

「好了!」

用皮带确实固定好皮衣轻装之后,准备就完成了。

我的腰间佩带着便宜的单手剑。

嗯,我的外型再怎么看都像是个普通的冒险者。果然还是普通最好。

或许是因为先前我不是一身自就是一身黑,一路上都穿着很抢眼的装扮,所以才更觉得普通最好。

「那我就出门罗!」

「噢,中午要再回来露个脸喔!」

「噢。」

说完之后,我就离开了猫亭。

哦,对了对了。

「奇鲁巴~?你醒着吗?」

奇鲁巴应该是自己用一间很宽敞的马厩,简直就和包场一样。我过去看它的时候,马厩里只有一只像人似地躺着呼呼大睡的大鸟。

「我也曾经有段时间,以为鸟的睡相应该会更优雅一点才对。」

我实在看不惯它粗鲁地「呱嘎~」打呼,便用脚踢醒了它。

「呱嘎!?」

「我觉得你会被称为珍禽,应该是因为你的这种睡相吧……奇鲁巴,我要去一趟公会,你要不要一起去?」

「呱嘎……呱嘎~!」

「你犹豫得还真久啊!那好吧,稍微观光、附庸风雅一下吧!」

我从马厩里把奇鲁巴牵出来,套上颈圈。

接着,我也在手臂上套上皮制的臂圈。这是万一马、克尔格尔或其他宠物失踪时,能够自动向主人发送位置资讯的特殊魔道具。

若颈圈未依照指定顺序使用或想硬拔下来的话,警报声就会响起,因此也能够用来预防动物遭窃,是非常好用的道具。

「好罗~奇鲁巴~!」

「呱嘎~!」

我一骑到奇鲁巴的昔上,它就稳健而缓慢地迈开脚步向前走。

奇鲁巴似乎已经开始习惯载着人走,因此骑乘在它身上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摇晃,坐起来更显舒适。



这里是里兹瓦帝亚公会。公会是在各个国家均有设置的组织,但这个里兹瓦帝亚的公会,规模要比洛克西里亚小得多。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里提供的工作机会很少。

几乎所有的工作任务都有学生愿意为了赚点零用钱而承接,因此,尽管城镇附近有座魔物栖息的『迷路森林』,有了这些积极任事的学园学生们,市区里倒也不曾发生过太大的灾害。

甚至,如果镇上有优秀的佣兵,还会推荐到其他国家的公会去。

因此,这里的公会只具备了最基本的规模。但从昨天开始,这家公会像打翻的蜂巢似地吵嚷不休。

「老板还没回来吗!?」

「就只跟学园的人说过就没下文了……!」

「应该是开溜了吧!?给我抓回来!」

「已经有派人过去,但是被打败了!」

「可恶,偏偏选在这种时候!」

这家公会与其说是在进行工作任务的斡旋,不如说最主要是在扮演着区公所的功能。而且这里大部分的职员都是学园的校方人员,里兹瓦帝亚公会老板本身更是与学园大有关系的人物。

「勇者再过不到两个星期就要来访啦!」

公会职员的手上有一张来自洛克西里亚王室的信函。

信函中的内容写着:勇者要去看看肩负国家未来的学生们的学习情况。


1.000595500059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