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莉莉露丽修行篇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番外篇 莉莉露丽修行篇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混帐!」

随着与我同为精灵的诺伦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这栋宅邸的地下室。见到疑似安置在门另一头的东西,勇脱口呐喊,像是整个人失去控制。他抱着头,发出如鸡被掐住脖子的悲痛哀鸣,当场颓倒在地。

「呵呵!哎呀,你那痛苦的模样实在有趣极了,现场这么一瞧更是别有一番乐趣,没辜负我的想像呢。」

造成眼前状况的罪魁祸首——还记得勇说过她的名字是诺伦——看着勇这副模样,整个人乐得眉开眼笑。

『你对勇做了什么!?』

我急忙赶向痛苦的勇身边,为他身体不寻常的颤抖吃惊,大叫着逼问诺伦。然而,诺伦只是咯咯笑着,用她那白皙纤细的手指指向门扉。

『你自己瞧吧,用自己的双眼辨识真伪,对我们精灵来说也是必要之事。』

我缓缓地转过头,无法克制自己循着诺伦指出的方向望去,望向门内。见到门里的那个东西,『衣服……?』我忍不住纳闷地说。

没错,在那里的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偶,人偶身上穿着一件连帽黑色大衣。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黑暗执刑者的『黑夜圣骸布(Holy Night Shroud)』……」

双掌双膝跪地,集全世界的绝望于一身,散发出阴郁气氛的勇显得垂头丧气。看来原因就出在这件黑色大衣。

「好啦,你把这件衣服拿上楼去,要穿上也行。」

「谁会穿啊,白痴!上楼的只有我吗?咦,莉莉露丽呢?」

「去去!」诺伦赶人似地摆了摆手,于是勇俐落地站了起来,不解地偏过头。我也不明白自己被留下来的理由,一样不解地歪头。

「嗯,我有事要找她,还不快去!」

「别这么说嘛,你会有什么事找她?朵蕾我还能明白,莉莉露丽不是兵团成员吧?」

勇问道,似乎觉得诺伦的话有些蹊跷,但是诺伦刻意无视他的问题。

「五分钟,这事情五分钟就解决了,你快上楼去。」

「什、什么嘛,阿婆,用不着瞪人吧?」

被阿婆稍微瞪了一下后,勇立刻放弃抵抗一心不甘情不愿地抱起衣服。

「莉莉露丽,要是阿婆讲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别放在心上喔?」

勇有些担心地叮嘱着我,接着便上楼去了。

「真是的,我哪有那么坏心眼。」

诺伦说这话的语气虽然不满一脸上却挂起了近似苦笑的笑容。



把勇赶出房间后,诺伦把门关上,接着面向我和朵蕾。

「我把你们留下来为的不是别的,正是你们自己的将来。」

她一边说着,随手拿出一张椅子一坐在上面。

『这是……』

我看过勇从腰包里拿出各种东西,诺伦的举动也有些类似。

「我们的将来?」朵蕾讶异问道。诺伦听了,先是深深地阖起眼,接着射出锐利的目光。

「那家伙打算环游这个世界,不管是有意无意,总之他为了见识这个世界,计划前往旅行……到时候你们要怎么办,现在要谈的就是这件事。」

听到这里,我的心脏用力地跳动了一下。勇要去旅行,我也要和他一起去。可是从诺伦的口气听来,似乎有谴责我这个想法的意思,而我的感觉果然没有出错。

「实力愈坚强,愈容易惹来纷争……而且不管勇愿不愿意,他势必会投身战场……到了那个时候,依你们现在的实力只会成为他的包袱。」

包袱。听见诺伦明确地指出这一点,我觉得害怕,好像地面在脚下碎裂了开来。他的包袱……我会成为他的阻碍吗?

『要、要怎么做……才不会变成勇的包袱?』

『同乡的小女孩啊,你想知道吗?』

『嗯……我不想妨碍他!』

『这样啊——』

诺伦眯细眼望着我,接着望向朵蕾。

「朵蕾,你呢?」

「……领导,我会愿意跟随勇这结论未免下太快了吧?」

朵蕾苦笑着说出这句话,却遭诺伦一笑置之。

「愚蠢的家伙,你现在已经不是为了男人难为情的年纪了吧。」

「呃……啰、啰嗦……不过,成为别人的包袱……这种事我也不愿意。」

朵蕾红着脸搔着头,把脸转向诺伦如此说道。

「呵呵……这样的话,我就传授你们智慧与招式吧。」

啪的一声,诺伦举起单手,以中指与拇指轻轻弹了下响指。

「!?……这是无吟诵吗?」

「噢,这么说来你是砂砾子民……你感受到了吗?没错,正是无吟诵。从今天起的廿日,你们将在我的指导下进行修行。」诺伦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说。

不过,咦?

「廿日?」

『嗯也就是二十天,你会数天数吗?』

『会。』

诺伦用安黎克赛里亚语解释,因此我也马上用安黎克赛里亚语回应。

「领导,从远征的天数算来,要修练二十天的话时间不太够吧?」

朵蕾讶异问道,接着诺伦又随手拿出一把剑和某个东西。她把与身高等长的剑(与诺伦身高相等,就长度看来与一般的剑差不多)搁在肩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呵呵,用不着担心,你们只需要烦恼如何进步就行了……同乡的小女孩啊,把这个戴在手上。」

『哇!』

有东西突然抛了过来,我连忙接住,接到了一个金色戒指。

『戒指?……上面有字,加雷·瓦列里乌斯·奇亚·克洛克·狄亚……「时空加速、时空减速、时空停止的魔具」?』

戒指上刻着的安黎克赛里亚语如此写道。

『同乡的小女孩,不,莉莉露丽啊,就由你来继承我的名号吧?』

诺伦说,脸上浮现了促狭的笑容。



『时间时常在流动,要停止或是改变时间流动原本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要传授你的就是介入「时间流动」的术式。』

诺伦说,让我戴上称为『伊迪尔』的戒指。

『这是什么?』

『要习得时空魔法并不容易,这则是用来学习时空魔法的速成工具。』

诺伦咯咯轻笑,又随手取出一副牌。

『这叫作小塔罗牌,是占卜用的道具……你认为自己手上那张牌是什么图样?』

说着,诺伦把牌面向下的塔罗牌交给了我。可是就算这么问我,我也不晓得答案。我这么一想,她似乎察觉我的想法,眯起了眼微微瞪着我。

『愚蠢的家伙,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必须想像这张牌翻过来会是什么图样。』

『嗯……会是什么图呢?』

虽然还是不知道,这下我认真思考了起来。

『笨蛋,不是用头脑思考,要用眼睛「看」。』

用双眼取代思考,我不太懂这话的意思,不过还是听从她的指示,看向塔罗牌的另一面。我紧盯住塔罗牌,在下一瞬间,『!』脑中掠过了牌面往上翻开的影像。

『五根手杖和拿着手杖的老人家。』

『那是权杖六。』

『嗯。』

我点头,诺伦用视线示意我把牌翻开。牌一翻开,『咦……不、不是。』牌上的图样是手握长剑的骑士。牌上的图样和出现在脑中的画面不同,我焦急不已。虽然只是瞬间掠过,我对自己看到的图样相当有自信。因此图样错误这件事,让我异常惊讶。

『不,你没有看错,你手中的牌确实是这张权杖六。』

『啊!?』

诺伦从怀中掏出一张牌上面正是我先前在脑中看到的图样。

『我「停止时间」,抽换了你的牌,因此你的预知既是正确,也算不正确。』

『……停止时间?』

她顺口说出的这番话让我震惊,相较之下,图样错误带来的冲击还没有这么震撼。

『这种事情不重要,言归正传吧——』

表现得若无其事的诺伦让我不寒而栗,我点点头。

『——莉莉露丽你看见的是手中的牌翻开后,也就是见到牌面时的未来影像。如果我没有加以干涉,出现在你手上的就会是你看到的那张牌。』

『……呃,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说吧。』

『唔……为什么我看不见你是什么时候换牌的呢?』

『呵呵!嗯嗯,你这小女孩很聪明!』

诺伦怪里怪气地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她的外表看来和我差不多,却表现得像个大姊姊一样,让我有些反感。

『事情很简单,单纯只是因为你的程度低,以及未来的「不稳定性」。』

『不稳、定性?』

『也就是无法确定的意思……这世上没有确切的未来,使未来显得摇摆不定。你无法读出变化过后的未来,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唔……噢。』

『笨蛋,回答不许这么暧昧。』

『是!』

诺伦又随手取出与身高等长的手杖(因为和她的身高等长,所以是支有点短小的手杖),敲了下我的头。

『未来变化无常,这一点你要铭记在心。再一次吧,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出手。』

诺伦说,又交给我一张新的牌,这次我瞧见了拿着硬币的女人。

『……未来变化无常……』

我大概能理解诺伦这话的意思,只是不晓得该如何付诸行动。诺伦伸出手,把牌翻了开来。

『宝剑国王……看来这次没错了。』

牌上的图样显现出一位头顶着王冠,把剑插在地面的黑发男子。

『嗯,我看见了和勇很像的男人。』

牌上男子的外表和勇有些神似。

『呵呵,这样啊,和勇很像啊。你真的很喜欢他呢。』

诺伦似乎觉得很有意思,摸着我的头笑了起来。这种瞧不起人的态度让我觉得气恼,接着她拿出一副纸牌。

『因为戒指的效果,让你可以预知未来。第一阶段的训练算是大致完成了,接下来要训练的是连续预知能力。』

诺伦拿走我手中的牌,放进自己手中的那一叠牌里,接着把整副牌交到我手上。

『我去瞧瞧朵蕾的情形,她差不多要放弃了。在我回来前,你可得练到百发百中哦?』诺伦咯咯笑说,啪地弹了个响指。『pass「梭洛」。』她低吟出咒文般的字句,一扇简陋的门随即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接着走进门内。

在我的训练开始不久前,朵蕾就是被丢进了这扇门。



『……圣杯七。』

我从手上的塔罗牌中接连抽出纸牌,预测上面的图样。正确预知的纸牌朝上叠成一叠,等成功预测完一轮后再翻回背面重新洗牌。在反覆进行训练之后,图样出现在脑中的感觉愈来愈

迅速。不晓得过了多久,诺伦从门后出现了。

『久等了,莉莉露丽。如何?有进步吗?』

诺伦出现时一手拿着剑,后面跟着眼神死气沉沉的朵蕾。

『发、发生什么事了?』

朵蕾的异状让我不禁讶异回问,诺伦听了又怪里怪气地呵呵笑了起来,向我解释。

『我忘记警告她,塔内十楼以上的魔物强度会一下子往上跳。真是的,她差点就要被树绳怪吃掉了。』

『树、绳怪?』

『那是魔物的一种。训练的情形如何?预视的感觉可以维持较久,而且愈来愈鲜明了吧?』

『嗯。』

看见我点头回应,诺伦把我手上的戒指拿了下来。

『啊!』

『下一个阶段是不靠「伊迪尔之戒」预知未来。好了,试试看吧。』

我遵从她的指示一试,情形马上出现变化。

『……看不见。』

先前在眼中看见的未来影像忽然消失不见。我死盯着纸牌,也只看得见纸牌的背面。

『你会问「为什么?」。』

『为、为什么!?……啊!』

『很简单,伊迪尔之戒是辅助「观看」行为,以及「观看后」结果的魔具,如果利用远望的魔术,可以望向较通常遥远的距离,也可以石化的魔眼让望见的对象石化,属于高级魔具。因此你戴上戒指时看见的未来,全是出于伊迪尔之戒的辅助!下一个阶段要训练的是不靠魔具的辅助,成功预测未来。』

不戴戒指预测……

我又试了一次,什么也看不见。

『事情没这么顺利,这和天赋才能有关……不过放心吧,莉莉露丽——』呵呵,诺伦笑说,『接下来还有二十天,慢慢来吧。』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圆桌和三张椅子,桌上堆满了成山的三明治。

『总之先填饱肚子再说。』

诺伦说着,往椅子跳了上去。



二十天。

在这二十天里,莉莉露丽日复一日地做着预知的训练。

早上起床后在预测早餐时失败,一再预测不出塔罗牌上的图样,晚上身心俱疲,睡得不省人事,过着一成不变,也不容许被改变的每一天。

在诺伦之前告知的期限,第二十天到来的那一天晚上,莉莉露丽趴在散落一地的脾上痛哭失声。

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她努力想看见未来,这二十天来却没有一瞬间预知成功。

『……很遗憾,莉莉露丽。』

『呃!……』

诺伦的说话声让莉莉露丽浑身一颤,她缓缓抬起头,仰望交叉双腿坐在椅子上的诺伦。

『我看出你有些许的才能……看来是我看走眼了。』诺伦冷酷无情地说。

『呜、呜……!』

宝石般鲜艳的碧绿色瞳孔满溢着泪水,但是诺伦并未因此感觉到任何罪恶感。

『愚蠢的家伙。』

鲜红的眼瞳闪耀光芒,盯住莉莉露丽。

『你以为只要哭了,我就会温柔地指导你吗?别傻了,同乡的小女孩。』

莉莉露丽垂下头,又哭了起来。

精灵可以活得比普通人类长上数倍之久,属于相当长寿的人种,传说最短也有三百年的寿命。然而莉莉露丽连十岁都不到,还只是个小女孩。

差点遭半兽人侵犯,亲身感受遭石化巨蜥攻击的恐怖,即使如此仍下定决心为了救了自己的少年努力,少女那颗坚定的心如今眼见就要粉碎。

她一再尝试,一再失败,随着期限逼近,她终于彻底绝望,选择了放弃。

『哭就能预见未来吗?哭的话,未来就会改变吗?……再哭下去,你就只能一辈子让勇保护啰?』

她心头一惊,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两人实际遇上的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那时候,她差点惨遭半兽人侵犯。

当时,她的内心充满恐惧。

她不知道父母的长相,也不清楚这趟旅行真正的目的,就这么踏上了旅途。她漫无目的地找寻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目标,一路往前走。因此当她想到这趟旅程将在一无所获中结束,丑陋的半兽人按住她四肢,打算侵犯她时,她的内心只有恐惧。

她以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生存的理由,这一生就将断送在此地。

而她的人生未来——

『我不要!』

为他所拯救。

『我想和勇在一起!!』

莉莉露丽大喊,不只泪水,连鼻水也一起流了下来。

『拜托你!请帮助我,让我、让我可以帮上勇的忙!!』

她跪在地上磕头,哭泣呜咽着跪求诺伦。

『我愿意接受任何训练!』

『我不会再放弃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忍耐!』

『所以……请让我……!』

她泣不成声,诺伦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你现在的痛苦、无助……还有「希望」,你有信心可以维持五年的时间吗?』

莉莉露丽登时回答她的问题。

『可以!!』

『……』

『呜、呜!』

诺伦一声不吭,凝视着莉莉露丽,莉莉露丽则是呜咽着露出了坚定的目光,回望诺伦。

两人不发一语,只听得见莉莉露丽的哭泣声和擤鼻声。不过数分钟的时间,她却觉得漫长得像是永远。然后……

《……呵呵……呵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哦?这个蠢弟子你要是再没用地哭了出来,下次我可没这么好心。》

在诺伦还没开口说话她的笑声已经传进耳中。



「莉莉露丽!」

「笨蛋,别大声嚷嚷。」

五分钟过后,我往地下室走去,看见了莉莉露丽在门前啜泣沉睡,阿婆则是扎起一头长发,绑起奇怪的发型。

「你对莉莉露丽做了什么,阿婆!?」

「叫你别大声嚷嚷是听不懂吗?蠢弟子!」

阿婆用力往我头上揍了一拳,我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勇,莉莉露丽具有『时空魔女』的资格,她不只预知石化巨蜥来袭,昏迷前似乎也知道了自己将成为我的弟子。没想到在那么危急的时刻,她居然能改变我预知的未来。」

听见阿婆愉快地笑着说出这些话,我简直差点没昏倒。

「开什么玩笑!你打算让莉莉露丽卷入权力斗争吗!」

时空魔女能预见、预知并且预言未来,如果可以得到时空魔女的帮助,国家将能获得极大利益。诺伦特地离开大国里赛立欧恩,来到洛克西里亚,为的也正是向全世界表示时空魔女立场中立。

「这个笨蛋说『愿意接受任何训练』,所以说这事与我无关……对吧?」

诺伦说得肯定,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这……家伙——」

我怒火中烧,如火山眼见就要爆发,但诺伦接下来说出的话反而让我的怒气急速消散。

「你打算愚弄她的觉悟和信念吗?勇!」

幼小的身体,与外表相同的稚气脸庞。少女这一喝,喝止了我的动作。我停下动作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需要时间思考阿婆的话。

「……莉莉露丽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阿婆的回答听来……莉莉露丽像是为了我做出这样的觉悟。

「用不着我解释吧。」

她说着,脸上浮现慈祥和蔼的笑容,轻抚着莉莉露丽的头。

「……朵蕾呢?」

我和从半兽人手中救出莉莉露丽时一样抱起了她,向阿婆问道。

「呵呵!她现在大概被树绳怪弄得全身湿黏黏了吧。」

「真的吗!?全身湿黏黏的吗!?」

「是啊,全身都湿黏黏的哦。」

我手里抱着莉莉露丽,满脑子想的都是朵蕾在门另一头活色生香的模样。

「对了~你那件『黑夜圣骸布』的完成度如何?我把你留下的东西拿给安妮安朵涅,她缝制得很开心呢。」

「那实在炫得没话说,兜帽里面也坚持用红色表现出一致性,火焰展现的方式简直是酷毙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混帐!!」


1.001234700123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