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二十五话 前任勇者向众人告别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五话 前任勇者向众人告别

圣都『安洁莉卡』,这里是神圣乌尔极欧拉教的主要根据地,也是初代圣女薇薇安洛·米奈多·索菈·安洁莉卡降临的圣地。

统一为白色的建筑物林立,形成一幅优美的图画,正中央耸立着一座白垩巨塔,显得庄严神圣。这个地方是每年有超过数万名信徒前来膜拜的圣地,即使是在这样的圣地,也有邪恶蠢蠢欲动。光芒愈是强烈,黑暗也愈是强大。

在白垩塔『路堤海尔』——神圣乌尔极欧拉教团所有的巨塔中最高层,因为教皇前往洛克西里亚而空出的教皇位子上,那位身形臃肿、狂妄自大的男子正是黑暗势力的龙头。这位油腻腻的脸上总是歪斜着愉悦的笑容,毫无信仰,利欲薰心的男人,为教团的枢机主教。

「以上是先前发生在克拉多荒野的战争始末,另外,自称黑暗执刑者的男子和前任勇者行踪不明。」

穿上黑色法衣,留着黑发的年轻修女手上拿着一叠纸,平静地向男人报告。身为枢机主教却大剌剌地坐在教皇椅子上的男人把手中玻璃杯往下一砸,发出声音站了起来。

「前任勇者……可恶的家伙!那个小鬼老是坏我的好事!」

男人用脚猛踩摔在地上的玻璃杯,呼吸紊乱,气喘吁吁地迈开了脚步。

「那家伙不只打倒魔王,还害我没吃到最上等的三个女人!这次好不容易有可以吃掉希薇雅的机会,又被那家伙毁了!……前任勇者,我绝饶不了你!」

枢机主教随手乱砸桌椅,像猪一样呐喊。

虽然是侍奉神的人,男子却沉溺于性欲,掌控权力。他将现任教皇当成傀儡,一手遮天,愚蠢地以为天底下没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在远早于三年前,为了得到里赛立欧恩以美貌闻名的三位公主,他间接怂恿魔族,却因为前任勇者社勇的出现,导致最后以失败收场。

这一次也是一样,如果联军败退,他不打算追究拜拉席尔或洛克西里亚,而是要里赛立欧恩负起败战责任,结果勇者再一次出现,破坏了他所有的阴谋诡计。尤其三年前那次最为严重,被勇兴师问罪,揭穿了教团的黑暗面。如今虽然一路爬升至枢机主教的职位,三年前他确实曾经一度失势。

年轻修女冷眼旁观,望向满脸通红怒吼的男子。



「唔……可恶!」

在『犬鸣亭』用完早餐后,我的心情有些郁闷,但还是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至于让我郁闷的理由……那就是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外号。

战争获胜后,各国首脑与权贵纷纷聚集在洛克西里亚,使这个地方的气氛显得热闹欢腾。『犬鸣亭』也不例外,挤满了庆祝战胜的客人,出发前用着早餐时,就算不想听,话也自然进到耳中。

喜爱流言蜚语,自称情报通的家伙向围在桌子旁边的男人们讲起了克拉多荒野一战。

洛克西里亚的勇者们——

里赛立欧恩的苍天骑士——

话题一再转变,忽然间……

前任勇者——

自称黑暗执刑者的男子——

他们聊起了我的话题。那些聊着谣言的人似乎不晓得执刑者和前任勇者是同一个人,可是话题全围绕在我身上,实在让我丢脸得要死。

洛克西里亚的勇者……帅气勇者他们的事情想必早已传了开来。雷欧汉里德也是鼎鼎有名……其中唯一没有情报在外流通的只有黑暗执刑者=我以及数年前拯救世界的前任勇者=我,会受到这么热烈讨论也是在所难免,尤其关于黑暗执刑者更是有各种谣言臆测满天飞。挥舞染血的双剑,压倒性的战斗方式……简直和恶魔无异。

……就是这么回事。

其他还有各种流言,其中又以背叛投奔人类阵营的魔族一说受到最强力的支持。理由似乎主要是因为我单枪匹马,打倒了普通人类不可能打倒的公爵级魔族铁赖齐欧(实际上只是击退而已)。

听见他们称呼我为第八公爵时,真是让我背上窜起阵阵寒意。太、太丢脸了。在异世界,也许多少有点中二比较容易融入,可是听那些大男人们聊着中二度大开的话题,实在让我既尴尬又丢脸,差点没折磨死我。我不会再回去当中二病患者,也不要再回去啦。

不过,就在我咬着硬面包,决定无视他们说话的声音时,得知了一个冲击性的新事实。

「对了,我儿子在战场上的时候亲眼看见了那家伙,说那是个像暴风横扫敌军的黑衣剑客。」

「暴风啊,这形容真贴切。听说这国家的大人物和兵团那些人都称呼黑暗执刑者是死亡黑风(Storm bringer)。」

「什么意思!?……黑暗执刑者是兵团所属的佣兵对吧?也就是说他在兵团里有两个外号吗?」

「听说这事没有对外公开,不过兵团的领导人这么说过。」

「既然打倒公爵级的魔族,会有这些外号也是无可避免……」

死亡黑风。

「死、死亡黑风!什么死亡黑风啊!」

这中二外号简直让我昏倒,在收拾干净的房间里,我一个人在床上打滚。顺便提一下,今天我穿着皮革装备、冒险者风格的服装,别想再让我穿上那件黑色长大衣。

「哎呀,莉莉露丽今天没和你一起吗?」

走下『犬鸣亭』一楼时,老板娘把早上说过的话又重复问了一遍。

「我没说过她现在在朋友那里吗?」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被甩了呢!」

我斜眼望向豪迈大笑的老板娘,一边背上行李,离开了『犬鸣亭』。

战胜后,洛克西里亚街上的气氛更是热闹。我一路穿过喧嚣人群,抵达兵团后,发现柜台小姐又换回平常的巨乳姊姊。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视线,她望着我,朝我微微笑了一下。

「诺伦领导人要我将这封信交给您。」

原来那是营业用的笑容啊。

「阿婆……诺、诺伦师傅给我的吗?」

阿婆这两个字一脱口,巨乳姊姊瞬间向我投来强烈的杀气。巨乳姊姊也是阿婆信徒吗?还记得过去有个超黏阿婆的精灵少年,他也常朝我射来凶狠的目光。

巨乳姊姊听见我的问题后点头,于是我收下信,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弟子:

首先,抱歉没能亲自送你一程。战后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一繁忙中无法离开宅邸本馆,我想提笔写封信给你,又因为要说的事情实在太多,迟迟不知如何下笔。

关于那件应是你最在意的事情,放心吧,在这次的事件当中,圣都还没能正确掌握你的存在。他们不知道遭怀疑是魔族的剑客是你,也没察觉你就是前任勇者。至于黑暗执刑者,将会以我的直属下属身分处理,这么一来相信那些家伙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你别做出太引人注目的举动,就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你是黑暗执刑者,甚至是前任勇者。所以你尽管放心,悠游自在地去瞧瞧这世界吧。

我在信封里放入了另一张兵团卡,或许能在你的旅途中派上用场。这张兵团卡可以从兵团领出数百万的现金一遇上困难时就拿去用吧。此外,一旦需要你以黑暗执刑者的身分行动时,兵团卡会发出红光,你可以把这个当成行动暗号。

祝旅途顺利。



阿婆的字体优美,在写到黑暗执刑者的时候想必是强忍住笑意,字迹潦草得像蚯蚓一样扭曲。

感人的信全被毁啦!

嗯?这么说来,信封还满重的,信里好像提到里面放入了一张兵团卡。我赶紧把手伸进信封,拿出了一张纸和黑色的卡片。

「这是由兵团领导认定,兵团最高阶级SS级的兵团卡。卡片上的怀表为本洛克西里亚兵团的徽章,拥有兵团徽章的成员将为同一徽章的兵团领导直属,也就是成为领导的心腹。」

兵团徽章以金色绘出抽象的怀表图样,而且不只徽章本身就连文字也是金色。当我望着这张高级的兵团卡时,巨乳姊姊就在旁边说明。

「兵团徽章……这个重责大任交给我不要紧吗?」

这等于是背负着兵团的名号作战吧?

话说在前头,除了战斗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哦?

「既然诺伦领导人认为您值得托付,我们也没有异议。」

「托付啊……对了,这又是什么?」

我又看了一眼黑色卡片,接着打开摺成四折的纸条,读了起来。

另外,先到之前利用过的那间马匹租赁中心一趟。

如果你还在犹豫目的地,建议可以到南加尔群岛。

既然你最爱泳装美女,到那里必定能大饱眼福。

纸条里只有这么一段简短的文字。

「建议啊……谢谢你。」

曾经被建议这两个字害惨的我苦涩地扭曲着脸,好不容易按捺住苦笑,向巨乳姊姊道谢。

「欢迎随时再来。」

……可恶,笑容满面地说出这种话,不是让人想再来了吗!

我怀着与常前往世界各地的酒家的大叔们同样的心情,步出了兵团。接着,我准备前往戈尔德大叔的武器行。从战场回来后,我马上把两把水晶剑交给他,这一趟就是要前去取回。

「欸,臭老头在吗?」

「吵死人了,臭小鬼!」

我大喊着走进武器防具杂乱堆放的武器行,对方立刻大声吼了回来。

「你还真敢来啊,臭小鬼,居然对别人精心打造的逸品这么粗鲁!」

老头踢开脚边的武器,走了出来。他气得满脸通红,看来是因为交给他的水晶剑受到了严重毁损。

「这我也没辙啊,我可是拿那两把剑应付了铁赖齐欧和芙洛莫……不对,是安格妮艾菈没坏就算厉害了。」

「废话,那可是我打造的武器啊!」

一受到称赞,老头立刻心情大好。

「修理好了吗?」

我问道。他用鼻子哼了一声,把收入剑鞘的双剑丢了过来。

「谢啦!」

「小子,你真的要离开这里吗?」

我道谢后,老头回了我一个问题。

「是啊……这次我会到洛克西里亚可以说是意外,不过也正好有机会可以放慢脚步看看这个世界。」

他问这句话的神情严肃,因此我的回应也很正经。如果受阿婆庇护,在各方面都可以放心,不过我想亲眼瞧一瞧这个和平的世界。魔王军虽有动作,然而魔王依然遭到封印,这样就已经算是相当和平。

「这样啊……剑要是出问题再来找我吧。」

说完,老头往武器行后面走了回去。

「……谢啦。」

老头大概没听见吧。我留下道谢的话后,离开了店里。


1.000635600063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