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勇者想隐居

二十三话 克拉多荒野战役【六】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三话 克拉多荒野战役【六】

铁赖齐欧离去后,在一旁观战的士兵们无不热血沸腾,战场上还有魔物,他们却个个显得兴高采烈。

「啧,太显眼了……希薇雅,快退下。」

「啊,好……德瑞塔尼子爵!」

希薇雅大叫,穿着铠甲的中年巨汉随即乘着军马现身。那是我也认识的人物,德瑞塔尼·马克卢多仑东子爵。

「在……别乱了队伍!」

「!?」

德瑞塔尼子爵以震耳欲聋的音量大喊,朝连忙重新整队的士兵瞥了一眼,接着翻身下马。

「别来无恙,社大人。」

我姑且算是隐藏起自己的真实身分,但这种一猜就中的情形是怎么一回事?

「好久不见,德瑞先生,您为什么知道我是谁呢?」

「呵呵,这么说来我们有三年没见到面了,从您先前那一战中的表现,和殿下热情的眼神,我就认出是您了。」

和气的中年骑士笑脸盈盈,掷出炸弹——

「什么!?……我、我才没有……」

「这样啊……那就算了。」

「什、什么算了!」

见希薇雅满脸通红,我的嘴角自然上扬。

「你、你在乱笑什么!」

「没有没有,我没笑哦?」

希薇雅面红耳赤地瞪着我,我一回以微笑,她却不甘心地抡起拳头。

「唔!……话说回来,你真是吓了我一跳呢,勇。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和现在成为热门话题的那些勇者一起被召唤过来的。」

「你、你说什么!?」

啊,这种单脚往后退,张大嘴的动作显示出她是真的感到惊讶。接着,她的身体出现轻微颤抖,嘴角痉挛,但仍努力让自己保持面无表情。啊,这动作显示出她的怒火就要爆发了。

「冷静点,希薇雅。我本来想享受异世界的悠闲生活,环游异世界一周,到各地旅行,结果出了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才会出现在这里。」

「旅行?……你当然是打算前往我国里赛立欧恩吧?」

修长的眼眸细眯,希薇雅轻抚起配戴在腰间的魔剑剑柄,问话的嗓音也显得极度不悦。

啊,这是希薇雅就要开始发飙的前兆!

……嗯?

「为什么你到了这个世界,没有马上写信给我!怎么?你没有时间写信吗?现任勇者受召唤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你的生活果真忙碌到连一天也不得闲吗?反正你只是碰上年纪比较大,胸部脂肪多了一点的女人,在她身边猛流口水吧!?」

希薇雅背后似乎燃起了熊熊烈焰……好、好可怕!而且她这句话的命中率高得吓人,原来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你这家伙三年来还是老样子,只有这一点让人觉得庆幸。」

希薇雅放心似地笑了出来。我还是老样子啊,奇怪,我这三年明明就长高了十公分啊……

「……我可不是指身高或是外表哦?」

咦?噢,是这样的吗?

「你这家伙到底是敏锐还是迟钝,自己选一个。」

「这怎么选啊!」

这种事情自己有什么办法选择,不过连个连络都没有的确是过分了点,早知道就该请阿婆帮忙连络了。

「……别说写信……连一句连络都没有是我不对,抱歉。」

「!……没、没关系,用不着放在心上,我也说得太过分了,对不起。我很惊讶你到这里来……那个……也很高兴看见你出现在这里……我的思绪好像有点混乱了。」

我一道歉,希薇雅立刻满脸通红地说。呵呵,不愧是前傲娇公主,从高傲到羞涩的转变实在杰出,相信这世上没有男人不会动心的吧,害羞的希薇雅实在太赞啦。

我望着面红耳赤的希薇雅,嘴角自然而然地高高扬起。

拉扯、拉扯。

……不对,是有人拉住了我的嘴角。

从背上伸出的纤细手指捏着我的脸颊,轻轻地往上拉扯。

「依依呜依?」

我被捏着脸颊,往背上的莉莉露丽望了过去,莉莉露丽的脸色异常正经。

「莉莉露丽……你看见什么了吗?」

「有个很强、超厉害的女人来了……勇,很有可能会输!」

虽然没有像石化巨蜥那时候那么害怕,看见我战败的未来仍令她惶恐不安。

「可能会输……也就是说实力和铁赖齐欧不相上下……」

会是格丽齐安丝忒吗?我让莉莉露丽从背上下来。也许是听懂我话里的意思,她点了点头。

「希薇雅,我还有很多事想问你,也有很多事想向你解释,不过这一切还是等之后再聊吧。」

「说得也是……到里赛立欧恩的营帐来吧,我们到那里谈。」

「好……这家伙交给你,你快带着她逃吧!」

铿——我拔出双剑。现在的莉莉露丽说有敌人来袭,这话肯定没错。

「……等、等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再说这个精灵少女是——」

「她是诺伦师傅的徒弟。」

「!?」

希薇雅那双大大的碧眼又睁得更大了。

「她是……『时空魔女』的弟子?」

希薇雅射出锐利的视线,瞪向莉莉露丽。莉莉露丽被她的视线吓到,怕得躲到我背后。

「欸,别这么瞪她。你这美女瞪起人来特别有魄力。」

没错,她大概没有瞪人的意思,但因为她的眼角微微往上吊,再加上那幅长相,只是稍微眯起眼,就容易被认为在瞪人。

「美、美女!?……」

听见我这话后,希薇雅显得格外激动,涨红了脸。呃,我不过是叫她别瞪人,这反应未免太激烈了吧?

算了,这件事先放到一边。莉莉露丽正好满足成为阿婆弟子的最低条件,那就是能比常人更早一步预知危机,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阿婆有云,第六感正是预知未来,预知未来等于是未来的自己向过去送出的警讯。关于第六感,莉莉露丽拥有的才能就连身为时空魔女的阿婆也赞赏有加。

遇上石化巨蜥时,她对正要开始觉醒的能力感到困惑,又为绝望的状况感到恐惧,使得大脑无法负荷,导致昏厥。然而,以短短几天的时间完成长达数年的修行后,莉莉露丽习得了『时空魔女』……也就是『时间魔法』的基础,成为『实习魔术师』,未来成了犹如与她比邻而居、近在咫尺的存在。

「莉莉露丽看见格丽齐安丝忒要来了。」

我低声说道,希薇雅理解这我话的意思,点了点头。

「德瑞塔尼子爵,派出魔导队,让全军撤退到一定距离的范围外,准备发动大范围的魔法。」

「遵命……请问殿下呢?」

希薇雅尖声吹了一个口哨,回应德瑞塔尼子爵的问题。

『抱歉来迟了,公主。』

也许是听见希薇雅的口哨声,纯白的克尔格尔赶上前来。

「既然对方使的是冰,对我也有利……我和雷欧传承精灵的血脉,虽然不及雷欧,但我应该也能尽一臂之力。」

话一说完,希薇雅立刻跨上毛色洁白的克尔格尔史法洛丝。

「我的祖先是伊孚列德……为炎精之长。」

……这、家、伙!!

「我不许你去!」

我扯开了嗓子怒吼,希薇雅惊讶得瞠目结舌,神情显然很不服气。

「……你也清楚我的魔法吧?对上格丽齐安丝忒,我可不会输!」

「不是那个问题,笨蛋!你现在是一国之君,一国的君王怎么能不知轻重!再说,你根本不应该出面应付铁赖齐欧!」

「要是我不那么做,士兵恐怕会损失惨重!」

「要是你死了,事情会更严重!」

「艾莉西亚还在,用不着怕王族血脉断绝!」

「你这蠢小子!」

「我可是个女生!」

「问题不在这里!」

正当我们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时,忽然一阵低沉的笑声传进耳中。

「两位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分别呢,如夫妻一般感情和睦是无所谓,但战争还没结束哦!」德瑞塔尼子爵有些错愕地笑了出来。

可恶,他这话确实有理。也许是太久没和希薇雅讲过话,好像我才是那个镇定不下来的人。

「夫、夫妻!?」

「别那么容易受刺激!」

只要一些细微的小事,就能让她的脸像苹果一样红通通的……

「啧……莉莉露丽,你知道格丽齐安丝忒来袭的正确时间吗?」

「冰美人(格丽齐安丝忒)?……没有,那种人不会出现哦?」

「什么?」

莉莉露丽一脸不解地偏过头。不不,感到不解的人可是我啊。

「刚才你不是说了吗?说格丽齐安丝忒会来……」

「没有,我不记得说过这种话。」

奇怪,我怎么觉得出现幻觉,她的头发有一根像天线一样竖了起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这战场上能让现在的我陷入苦战的对手……公爵级的魔族只剩格丽齐安丝忒了吧?铁赖齐欧就不必特别解释了,外表中性的温德斯和另一位公爵级魔族在我们裸裎相见时,确认了彼此都是男生,实在让人难掩失望。

这么一来,会是公爵级以外的魔族吗?虽然合理一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发生。确实,不使用圣剑会降低我的实力,使我的战力大幅衰退。不过,我依然是强得不输公爵级魔族。只要不是同时大举进攻,我不可能会输。

不、不对。错了。我打从第一步就思考错了方向。没人表示来袭的会是最先出现在战场的三个人之一,何况战场上原本只有格丽齐安丝忒和温德斯两人,铁赖齐欧大叔也是中途加入战局的。照这情形看来,谁出现都不奇怪!

「……我问你,莉莉露丽……那个女人的头发是什么颜色?」

「咦?」

可恶,大事不妙。难得我不靠圣剑就赶走大叔,这下意义全没了!

「……怎么啦?……我背后有……!?」

希薇雅察觉我的视线,往后转过头。一位红发女子落下,双脚如猫轻盈着地,一手握住熊熊燃烧的斧枪。那是肌肤呈青蓝色的魔族,如火焰艳红的长发受落地的冲击直往上冲,随风飞扬。

「是那种超级红的红发吗?」

「嗯……就、就是她。」

少女仿佛这时候才注意到来者何人,在她手指的前方——

「听说铁赖齐欧败退了,我才来看看情形……这是怎么回事?希薇雅,不可能是你打倒他的吧?……这么说来,难道是那个小矮子打倒的吗?啊?」

——出现了一位乍看之下是我喜欢的类型,常处于怒气冲天状态的魔族。

六刃将中,掌管火焰的战姬。

「安格妮艾菈……!」

本名为尊贵之炎(Flame),在六刃将中拥有最顶尖实力,人称『定罪者安格妮艾菈』。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使利用莉莉露丽的「时间魔法」加速,也打不赢她。我赢不了她也是理所当然,单纯就攻击力看来,她与铁赖齐欧大叔并驾齐驱然而速度超过那个家伙,物理性的攻击也没有意义,为真正的不死之身。

尽管六刃将各自具备高强实力,或结成徒党,唯有她怎么也杀不死。她可与不死鸟(Phoenix)同样反覆转生,拥有不输给勇者(我)和魔王的不死特性。不死的特性加上魔族中的顶尖实力,以及不顾前后的头脑。她的个性疯狂,不管杀她再多次,她也会乐不可支地挥动火焰斧枪,是个最爱闻对方汗水烧焦味道的变态。

只有面对她,就无法以现在这个样子取胜。

「……啊?」

「咦?」

我好像听见了类似橡皮筋拉断的声音,啪嚓……不对,噗滋……这也不对。

「你这家伙……用那个那个叫我了吧?」

啊,这样啊,原来是噗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安格妮艾菈的表情实在太骇人了。

惨、惨啦啊啊啊啊啊!

那家伙生气了,我居然又火上加油!安格妮艾菈万万惹不ry(以下略)

「去死吧,人类!」

脖颈发烫,我顿时失去意识。


1.000771000077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