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二话 勇者参战

每个人都有痛苦的记忆,一段不愿回想的过去,我也不例外……三年前,受召唤到这个世界之前的我也……

过去,我属于反抗势力『黄昏之剑』的成员,对抗试图以能力者掌控世界的。

因为遭组织的能力者追杀,我的能力觉醒,是『黄昏之剑』收容了我。正当我以『黄昏之剑』成员的身分正式与组织对抗时,那家伙出现了。身穿黑色连帽大衣,将兜帽拉低,一身漆黑的男子——『黑暗执刑者』。

男子被称为组织底下最强的杀手,一阵厮杀过后,虽然好不容易击退对方,我的性命却也岌岌可危。

平安生还后,我们又经历过几次对决,在最后一次决战时,我终于得知他的真实身分。

他的长相与我相同,是我失散的双胞胎弟弟。

我和他被迫骨肉相残,但我已经救不了他。

由于与我之间的对决迟迟分不出胜负,组织认定他的能力不足,于是为他注入药物,藉以达到强化的目的。

药物使得那家伙……不对,是害得弟弟的命再也唤不回来。

弟弟将自己的能力交给兄长的我,便断了气息。

「这么一来……我和哥哥就能永远……」弟弟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我把他抱在怀里,暗自发誓。

我绝不原谅导致这种悲剧发生的组织……

以上就是基本的设定。

当时也就算了,如今回想起来,实在让我觉得丢脸极了。

那时我正披着自制的黑色长大衣,玩起黑暗执刑者游戏(自导自演),结果就这么被召唤到异世界,这种往事真是让我连想都不愿意再想起来。

没错,在我看来,黑暗执刑者是中二的代名词、黑历史的遗产、往日的创伤,可是阿婆那个混帐……居然把我提过的设定记得一清二楚……!

黑暗执刑者的外套在袖口等处绣有红色火焰图样,因为在设定上使用的是火焰……遗憾的是,这个火焰更是让没救了的程度倍增。兜帽也是当时觉得帅气所以很中意,自认像是刺客的服装。

真是的,这一切根本就是在精神层面上追杀我嘛。我连作梦也没想到,我居然差点就要命丧于过去的自己手下。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穿上这身服装呢?这么做追根究柢是为了避免六刃将或是那些想要利用前任勇者的家伙认出我,免得身分曝光。大衣可以妨碍对方辨识身分,只要不做出过于醒目的举动,对方理应不会察觉衣服底下的人就是我。

「哇哈哈哈哈!有趣的家伙出现了!如何,你打算和我决一死战吗?」

眼前的铁赖齐欧大叔显然没有注意到对手是我。坦白说,我的外表没有显著特征,顶多只有一头像是睡得凌乱的卷发,再拉上兜帽,简直是无懈可击。只要我不挥出圣剑,发挥过人实力,就不会有人发现,但是……

往旁边一瞥,「……」那位泪眼汪汪地望着我,眼泪随时可能夺眶而出的皇女确实察觉到我的真实身分了吧?

「……为、为什么……你……」

她果然注意到了。

「……前来拯救公主的危机,不正是勇者的责任吗?」

我转头面向希薇雅,有些难为情地稍微掀起兜帽,露出了脸。

「……勇……!」

这一瞧,泪水从她美丽的眼眸落了下来。啊,她哭出来了……糟糕……真尴尬。

话说回来,她变成了一个大美人呢。呃,我的意思是她本来就很美,可是现在又多了一种……怎么说呢,成熟的魅力?为她的美丽又增添了一股韵味。

……这下我干劲全来啦!

「岩锤战将,铁赖齐欧……」

我放低身体重心,拔出两把魔剑。为了避免使用圣剑让身分曝光,我请老头另外帮忙打造武器,而材料就用多到用不完的石化巨蜥。「纳命来!」

凄凉的外套随风飘逸,黑暗执刑者=我冲了出去。

各位好,我是让你心里的伤口发疼的炎之使徒(Flame Enchanting)、剑之死神(Sword Sacrifice)、黑暗执刑者(Darkness Execution)社勇!

我勉强让随时处于低落的情绪高涨,登场的时候到啦!



「可恶!」

「唔,厉害!」

仿佛以翡翠色与蓝色水晶打造成长剑的双剑展开悲痛的连击,铁赖齐欧的一击尽管沉重,但整体而言仍嫌过于笨重。或许是能力值太集中在攻击与防御上吧,总之只要不被击中便没有危险,因此不能让他展开攻击。

在他正要进入攻势的瞬间我刻意攻击要害,逼得他从攻击转为防守。

(要是能在他用岩锤的握柄防御时完成吟诵——)

「哇哈哈哈哈!精彩,实在精采!不过也只是速度快罢了!」

(……被看穿了吗!)

叽!

挥下的剑击中铁赖齐欧后,就像斩到钢一般被弹了开来。

……不过,就算没有圣剑在手我也能斩断钢,从剑被弹开看来,他的身体比钢更坚硬。

「硬化吗……!」

他的身体硬如岩石,在这样的状态下,以一般的剑攻击也没有意义。与其用剑斩,以打击或魔法攻击更加有效,但是我没有魔力,要使出攻击魔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一来,只能靠打击了吗……

「哇哈哈哈哈!斩不断吧!我在这种状态的时候,只有前任勇者才斩得了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铁赖齐欧看来相当有自信,他摆出结实的肌肉,热血地笑说着。话说回来,别摆出那种健美先生的姿势啦!

只有我斩得了他啊……哈哈,不好意思,铁赖齐欧,现在的我可是剑之死神!依过去的设定,我可以斩断万物!今天起打倒你的人又多一个啦!

「双晶剑『毒水晶』存在两种型态……」

咯咯咯,算啦算啦,反正阿婆肯定早就看穿会演变成这种局面,既然如此,我就彻底成为她的玩物吧,这个混帐阿婆!

「重视攻击速度的双剑……以及重视攻击威力的连刃!」

双色双剑的柄头接合,发出清脆声响,合而为一。结合后,左右异色的两把剑如吸入鲜血,染上赤红。

「本来我不打算用上这招……无奈情势危急……蛇连双剑『血红刃』!」

水晶剑如红宝石鲜红,埋入剑锷的两颗金黄宝玉如石化巨蜥瞪向敌人。

「双剑合一的蛇剑剑刃锋利,可斩断万物——」

……听来虽然厉害,但这次的剑算是试验品,无从得知威力有多么强大。双剑合一也是第一次,我在空中试挥了几下,体验实际挥剑的感觉。只是挥了几下,我便暗自佩服起老头,手艺实在高超。

——不过,双剑……还真帅气啊……

啊!?

我、我现在是……唔,我的体内在沸腾……!

「我、我撑不了太久……动手吧,黑暗妖精(Darkness Fairlion)」

「好!」

再这么下去,不愿唤起的记忆苏醒,我又会变回过去的我……在那之前,在受疯狂支配前,我必须打倒这个家伙!

我感觉着内心的言行举止逐渐变得中二,向上的莉莉露丽下达指示。

「速度先是缓慢,接着将变得迅速!『加速启动』!」

和我穿着同样款式大衣的莉莉露丽把手伸向空中,讽刺的是,多亏中二方式的解释和铁赖齐欧大叔不停变换姿势,正好得以让她完成长得夸张的吟诵……既然来得及就算了。

好啦……打倒他的准备已经齐全。

「战斗开始——」



社勇为了往前冲,把身体重心放低,而铁赖齐欧也几乎在同时举起岩锤。虽然勇批评他笨重,但看在一般人眼中,铁赖齐欧的速度与瞬间移动并没有多大差别。在铁赖齐欧从视线消失的瞬间,一般人已经遭岩锤击溃。面对这样的攻势,勇以差上铁赖齐欧一大截的迟钝动作应战。面对岩锤大幅度的攻击,他以剑刃稍微挡开,没有挥下剑刃而是直接承受攻击,刻意以打击应对。每当连续回击,他的右臂就感觉疼痛。他当然会觉得痛,毕竟他是以单手承受这个能够让人在感觉到痛苦之前便瞬间粉碎的攻击。

「哇哈哈哈哈!看来斩断万物什么的只是说大话!」

即使遭没有察觉的铁赖齐欧嘲笑,勇也没有回应。为了避免错失良机,他只是一再挥舞手中的剑。

「……唔?」

铁赖齐欧觉得奇怪,蹙起了眉头。兜帽底下窥探的双眸不放过他的一举手一投足,犹如老鹰的一双利眼。勇以双剑接下攻击数十秒后,不再一味防守,开始闪避铁赖齐欧的攻势。巨大岩锤挥下的攻击几乎都被他往后退下半步,避了开来,见勇这样的举动,铁赖齐欧不禁由衷感到钦佩。

「可抵挡住我攻击的腕力,和及时避开攻击的实力……看来你这家伙不好应付!」

一旦遭铁赖齐欧击中,下场肯定是当场丧命。勇先是弹开拥有这般强大破坏力的一击,更在下一瞬间判断起对方接下来可能采取的动作。

「拿出真本事来吧!带给我更大的乐趣吧!」

享受起战斗的铁赖齐欧以暴风般的猛攻向勇展开攻击。

「……!」

铁赖齐欧的动作明显出现变化,这一点没逃过勇的观察。原本俐落地避开攻势的他,这时终于转守为攻。

「……唔?」

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从铁赖齐欧眼前消失,咚,他轻轻地往地面I踹,便如同幻影瞬间消失踪影。紧接着,铁赖齐欧被揍飞了出去。「呃!?」他不是因为疼痛惨叫,而是为了将自己揍出去的冲击大感惊讶。惊愕并未就此结束。砰的一声,这次他往空中飞了出去,看来受到攻击的是背部。铁赖齐欧一边承受攻击,一边为威力足以将自己击飞的攻击感到兴趣。宛如为了回应他的期望,在他被揍飞的更上空,出现了勇的身影。

「原来是这一招!」

勇抛出左手中的三支短枪,短枪悉数撞上铁赖齐欧的身体,但没有贯穿,只是弹起似地将铁赖齐欧击落地面。

「……啧,太硬了吧。」

必须以何种程度的攻击才伤得了铁赖齐欧经过硬化的身体,勇思考着这种事情,忍不住咂舌。

短枪共计有十一支,铁赖齐欧受到比应付石化巨蜥时威力更强的短枪攻击,却若无其事地笑着站了起来。

「哇哈哈哈哈!厉害,不过就只有这么一点能耐吗?」

铁赖齐欧蓄势待发地等着勇自然往地面落下。

「……疾!」

在空中,勇从工具袋取出短枪,抛掷了出去。

「白费力气!别以为我会再中同一招!」

「!?」

在巨大轰声中,短枪着地。短枪没有击中铁赖齐欧,而是直接击向地面。

「哇哈哈哈哈!吃我这招!」

铁赖齐欧跳上空中,如要将对方击落似地挥下岩锤。也许是在空中无法做出反应,勇就像一颗被击中的球,朝地面被挥飞了出去。

「……唔?」

然而,铁赖齐欧不解地看向击中对方的岩锤。因为在空中发动攻击,无处立足,威力稍有削减,但仍是足以粉碎大地的一击,可是手中岩锤没有传来击中物体的触感,勇也在地面滑行落地。

手脚并用,如野兽用四只脚行动,勇用上了这样的动作(其中一手挪不开,实际上应该算是三肢)。面对岩锤的攻击时,以三肢着地,他像主动被弹开似地飞了出去,并在空中调整姿势,接着落地。

(被岩锤这么往外挥,害我滑行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不过距离还在范围内,来得及!)

他高举双剑,如疾风朝落地的铁赖齐欧冲了上去。

如果竖起耳朵,想必能听见剑刃劈斩岩石的清脆金属声。

「……唔?」

铁赖齐欧察觉到时,已经被斩成两半。

「……一胜。」

勇以肉眼不及的速度挥下手中长剑,在铁赖齐欧背后低吟。

「唔啊啊啊!?」

超乎想像的疼痛使铁赖齐欧痛苦呻吟,他的身体崩塌,发出碎裂声响。下一瞬间,他从地底冒了出来。

「……!!」

铁赖齐欧不发一语,他感觉到眼前是实力比自己更坚强的强者。面对在自己硬化的身体留下伤痕,甚至一度于杀死自己的敌人,自己实在没有小看对方的道理。

「噢噢噢噢噢噢!」

咆哮声一出,他发起极尽暴虐之能事的一轮猛攻,而勇全部避了开来。

(速度实在惊人!和先前的动作简直是判若两人!)

原本社勇的动作较笨重的铁赖齐欧更为缓慢,如今速度则是远远超过铁赖齐欧,让铁赖齐欧根本无从反击,又被杀了一次。

「呃!?」

砍下头颅,贯穿心脏,粉碎身体,铁赖齐欧再次崩裂。

「……佩服……我赢不了你。」

由地底再次出现的铁赖齐欧手中没有握住岩锤,只是盘着胳膊沉声说道。长时间的停顿或许是他败给人类,但又得以与强者一战所生的纠葛。在魔族当中位于顶尖地位的尊严,以及身为战士的骄傲,他在这两者之中经过一番挣扎,最后决定选择战士的骄傲,献上最大的赞美。

赢不了。

铁赖齐欧与勇交战的时间不过一分钟,铁赖齐欧便认定自己不可能打倒对方。

「……是啊,我没有道理会输。抱歉,这次是我赢了。」

见勇放下双剑,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铁赖齐欧咧齿笑了出来。

「哇哈哈哈哈!下次我们再来拚个你死我活!我要和你战一辈子!」

铁赖齐欧说完便从地底离去,在他逃走之后,没有一个人试图上前追击。

「……真的很抱歉,大叔,现在的我只有这么一点程度。」

勇瞥向背上背着的少女,微微露出苦笑。


1.000832800083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