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十五话 前任勇者的旧伤

有一种服装叫作西式和服,明明是和服却带有西洋风格,明明是四不像却拥有某种普遍的美感,属于精灵的装扮。精灵的装扮本来就类似和服,后来又与外界交流,便完成了这梦幻逸品。

朵蕾穿上精灵服饰的纯白浴衣简直是女神降临。

与肤色对照之下,服装强调出朵蕾本身的优点,无法完全包覆的胸部将衣服高高托起,突显出乳沟,裙衩间露出的小麦色美腿更刺激情欲——

「不刺激!一点也不刺激!别拉我头发啦!」

我望着朵蕾望得入神,莉莉露丽冷不防伸长了手。

「……我、我也素穿、同样的衣服!」

「咦?」

我以为自己要被拉扯头发,结果莉莉露丽只是把手举高。原本这就是精灵为自己打造的服装,穿在莉莉露丽身上十分适合。

「跟我比,你十年后再来吧。」

「唔~偷尿尿的朵蕾、没资格说这种话!」

「别、别把这种设定套在我身上!」

莉莉露丽气得跳脚,朵蕾满脸通红地大叫。

在那之后,我们搭了三天由巫女驾来的马车,被迎入位于王都的某栋宅邸。我们在那里住了一晚,在今天受邀到『兵团领导』的宅邸本馆。

我们住的地方疑似是别馆,一抵达比别馆大上数倍的本馆,对方没多加说明就要我们换上另一套衣服,接着直接把我们带到宅邸内一角的某扇房门前。

我没有换衣服,莉莉露丽和朵蕾则是换上了精灵的礼服。

顺带一提,在我们过来这里的途中,我本来想向巫女打听一些事情,可惜她们似乎禁止和异性……也就是和男性交谈,巫女当中疑似地位最高的巨乳姊姊更是明确表示:「请保持安静。」

穿着巫女服的巨乳姊姊站在门前,正要举手敲门时——「进来。」门后早一步传来应门声,于是巨乳姊姊没敲门就打开了房门。

门扉疑似为木造,打开时可以听见轻微的木头倾轧声。开门后,一眼就能望见房间内部,房间内的家具只有一张附有顶篷的大床。

宽敞的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张加上顶篷的大床,并以大床为中心,地面上绘有大型的魔法阵。以古伊修露尔语、精灵文字和甚至连名字也不存在的文字所描绘而出,一个魔法阵便能发挥超过十个的效果。

究其根本,一个魔法阵只能发动一种魔法;如果要以一个魔法阵同时使用多种魔法,只会带来反效果,或是效果减半,或是根本无法发动。尽管是巨大的魔法阵,能以一个魔法阵发动超过十种魔法,全天下我只认识一个人会设下这么乱来的魔法阵。

事实果然不出我所料,从顶篷垂下的薄纱可以望见一道人影。

「好久不见呢,社——」

人影移动,传来少女的嗓音。

「——再靠近一点,站得这么远怎么谈话。」

人影招了招手,我听从对方建议,走到如帐篷垂下的薄纱前。

「你知道多少?」

「呵呵,就是这句,我早知道你一开口就会说这句话。」

薄纱后方的少女愉快轻笑。

「这样啊……久违了,阿婆。」

我这么一说,薄纱后方的少女随即伸出手,从薄纱间露出白皙肌肤。

「蠢弟子!我说过要叫我诺伦!」

像是嫌薄纱碍事似的,白皙手臂挥开薄纱,后方出现了一位肌肤苍白美丽,眼瞳如血鲜红的少女。透明霜白的长发一路从床上垂至地面,从那-头美丽秀发中可以窥见尖耳,道出她是精灵的事实。

正如她所言,三年前我曾在她手下学习如何使用力量。诺伦身为里赛立欧恩的前宫廷魔导长,有个专属于她的称号。

「时空魔女诺伦大人是吗?」

时空魔女。

没错,她正是操纵时空的魔性之女。如同她的称号所示,她停止了在自己身上流动的时间。而她不只能操纵时间,也能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也就是预知未来。讨伐石化巨蜥后,马上有马车派来便是这个缘故。

这一连串的事件当中,在幕后操纵的无庸置疑就是这个女人,理由我也大致清楚。

「关于这次的事件,你了解多少?」

「总之这次的事件是用来逼我上战场的吧?这么做一方面可以给生活安逸、得意忘形的我一个教训,顺便能让我讨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袭向这里的大群石化巨蜥。允许朵蕾同行,要不是这原本就在你的计划之中,就是你认为让朵蕾一起过去可以为未来带来最好的后果……透过一次的行动同时达成多个目的,我记得你说过这是上级长官必须具备的才能对吧?……你还是一样,手段那么高明。」

听我这一说,她愉快地笑了出来。

「你记得很清楚嘛。没错,社,看来让你体会过一次丧命的经验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你这人从以前就是非得吃苦头、亲身体验才记得住教训。」

没错,我在那时候死了一次。这不是比喻,我石化、碎裂,接着死亡。虽然死了,因为某个理由,我瞬间获得重生。我一死,害得朵蕾她们遇上危险,这才让我总算认真应战。

……真是的,我这前任勇者可真丢脸。

我嘲讽着自己,抓住我衣摆的莉莉露丽忽然往前跨出一步。

「你死了吗?」

她望向少女,接着仰望着我。

「嗯?……怎么,在来这里的路上你没向她们解释自己是前任勇者的事情吗?」

「噢……这我解释过了。」

没错,在抵达王都的这三天之中,我向她们表明了自己是勇者的真实身分。追根究柢,这全是因为巨乳姊姊提前揭穿我的身分。莉莉露丽看来没什么兴趣,朵蕾倒是意外听得兴致盎然,最后表示「难怪你会那么强」。

不过,我所说的只有自己是勇者的事实,没提到丧命的事情。朵蕾看起来虽然想追问,也识相地保持沉默。

现在正是回答的时候。

「朵蕾,那时候我遭石化巨蜥石化,碎裂了吧?」

「……对。」

听见我的问题,朵蕾点头。

「那时候我死过一次,不过身为勇者的我立刻复活了。」

「……勇……你没事吧?」

莉莉露丽担心得像是要哭出来了,抬头仰望着我。

「是啊,我石化了,不过因为这样失去痛觉,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我一边回答,一边轻抚着莉莉露丽,这时候朵蕾往我靠近了一步。

「……勇者是不死之身吗?」

「正确来说,我不是勇者就是了。」

听见这个答案,朵蕾露出了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呵呵呵,真像你的作风……你讨厌被当成不死的妖怪吗?」

阿婆笑说。她说得没错,所以我并未详细解释过勇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所谓的勇者,指的是由以人们的希望形成的正面象征『亚尔圣剑』,以及『圣剑持有者』的通称。」

「圣剑……?」

朵蕾会表现出不解也是情有可原。在二皇女和阿婆的努力下,勇者这名号在这世界虽然众所皆知,可是没有人知道我真正的姓名和我原本的责任,洛克西里亚公主似乎也不知情,因为召唤阵的符号,正是我所持的圣剑『亚尔』的真名。

「圣剑为了打倒敌对的魔王,不会让持有者死去。而持有者一旦手握圣剑,便不再是普通的人类,而成了圣剑持有者……直到打倒魔王。」

圣剑来自人们的希望与心愿,魔王则是来自人们的仇恨与嫉妒。两者位于两个极端,圣剑持有者与魔王在打倒对方之前绝不会倒下。至于封印魔王的理由,是因为魔王和我一样,杀也杀不死,就算打倒再多次也会复活,而我无论如何都想终止这场永无止尽的决战。

为此,我们失去了重要的人。

「所以说尽管放心吧,同乡的小女孩,那家伙想死也死不了。」

呵呵呵,时空魔女轻笑。

「对了,阿婆,我有件事想问你。」

「就说了别叫我阿婆……算了,什么事?你想知道我保持美貌的秘诀吗?那当然是努力不懈啰!」

「你只是把在自己身上流动的时间停下来而已吧。我要问的不是这个,是关于魔王的事情。」

听见我说的话,阿婆点头说了声原来是这件事,便改变了身体姿势。

——更正确来说,她躺了下来。

「你那姿势未免太差了吧?」

「啰嗦,笨弟子。对我这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四肢关节没有一个地方不痛,就连坐着也很辛苦。」

「保持年轻的居然只有外表啊!」

「呵呵,玩笑就开到这里……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了吧,魔王并未复活,何况要是封印解除,你肯定是第一个察觉的人,因为那家伙的封印也和你连接在一起。」

阿婆躺卧在床上说道,到头来她还是没有要调整姿势的意思。

「……为什么世人所知的不是封印魔王,而只是击退……而且魔王为什么又出现了?」

洛克西里亚公主说过,魔王已经再次现身在这世界。

「魔王没有复活,是他的直属部下六刃将为了让魔王复活,正蠢蠢欲动,而那些行动被误认为是魔王复活。」

「这么说来,这次的战争是六刃将擅自挑起的吗?」

「正是如此……他们会前来讨伐,主要是因为得知勇者受到召唤,毕竟那是封印他们主人的宿敌。」

阿婆一边说,一边用手搔着后脑勺,其中一脚也搔起另一脚的大腿,做出非常令人遗憾的动作,一看便知她外表是美少女,内心却是如假包换的中年妇女。

「所以我们进入正题吧……我要你参加战争。」

「宣布这么重要的事情,至少你的姿势好看一点吧!而且这两件事情之间哪有什么关联。」

为迎合粉丝所取的『永远的妖精』这外号会哭泣哦,我说真的。

「现任的勇者们相当勤奋,成长非常快速,让人不禁称赞在没有圣剑的情况下,真亏他们能展现出如此坚强的实力。唯一可惜的地方是他们和你不同,一点也不可爱。」

「怎、怎么突然夸起我来了……再说,别用可爱来称赞男孩子啦!」

「不是有句话说愈蠢的孩子愈可爱吗?」

「原来是在贬我啊!……所以呢?」

我随口敷衍,接着问道。阿婆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们的力量还不够,虽然开始学会运用庞大的魔力,在战斗技能方面也吸收得远比你快上许多的样子……我想想,如果你不使用圣剑,他们或许能和你打成平手。」

「不使用圣剑……根本就是怪物等级了嘛!」

为了成为『亚尔』圣剑的持有者,我的身体构造经过大幅改变。没错,我几乎可以徒手杀死魔物,只是这种程度仍敌不过六刃将。为了获得远远凌驾他们,得到可与魔王平分秋色的『超等级』实力,圣剑可谓不可或缺。

圣剑本身拥有各种加护与特殊性能,其中一项便是强化身体机能。在魔法当中,也存在强化身体的魔法,提升能力的效果则是全然迥异。

以魔法进行身体强化,可让一般人空拳粉碎岩石,圣剑的强化则是一拳粉碎山丘,或是一挥剑,冲击便能劈开大海。至于程度远超过一般人的我,一旦使用圣剑,获得的正如同文字所述,为这世上最强的实力……与魔王并驾齐驱。

言归正传,实力等同于不使用圣剑时的我,等于拥有可轻松打倒普通魔物的力量。经过在异世界这几个星期以来的训练,看来他们的实力有了迅速成长。真要说起来,就算说是达到人类巅峰也不为过。

「嗯,其中海翔·天城最是厉害。他对龙语相当精通,要是不用圣剑,你肯定赢不了他。」

阿婆往前走了几步,巫女们随即出现,忙碌地为她在睡衣外披上外衣,扎起一头长发。我没把她们的动作放在心上,大叫了出来。

「龙语!?哇啊,真的吗!」

龙语,正如其名所示,为龙族使用的语言。每一个音节都有魔力存在,可以语言直接形成魔法,发挥龙的力量。让持有圣剑的我也不由得陷入苦战的古龙,最擅长的魔法便是以龙语为主。

龙语相当强大,一般人却容易在耗尽魔力,魔力的耗费量十分惊人。在人类当中,即使是属于最顶尖魔导师的阿婆,只是使用一句龙语就需要相当周详的准备,以及如同这房间地板的超高阶魔法阵做为辅助。

我记得帅气勇者拥有高达宫廷魔导师七千人份的魔力量,有这样的魔力说不定真有办法使用龙语。这么看来……他真的很强。

——可是……

「这样顶多只能应付一位六刃将吧?」

帅气勇者懂得使用龙语,实力确实坚强,但程度上看来也只是和公爵级相提并论。

「嗯,要应付一位公爵级的魔族不成问题……要是有多位魔族同时出现,可就大事不妙了。」

巫女们离开后,阿婆又往前走。

「阿婆?」

「跟我来。你们也一样,朵蕾和同乡的小女孩。」

阿婆头也不回,我们也跟着她往外走。

「话说回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什么?」

我们走出房间,一路走下漫长的楼梯,进入一个宽敞无比的空间后,阿婆如此说道。也许是我多心了,总觉得她的样子有些不安。

「这是什么意思,不晓得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你不是能预知未来吗?」

「嗯,眼前的事情是很清楚,但是看不见遥远的未来了。」

楼梯阴影处,另有一道楼梯往地下延伸,阿婆毫不犹豫地走了下去。

「准确来说……数个月以后的未来已经看不见了。」

阿婆一路沿着楼梯往下走,又继续说。

「看不见未来……会恢复吗?」

「不知道,自我习得时空魔法过了一千又数百年的光阴……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次的战争也是一样,我能看见未来,只是没有把握。」

叩叩,走下楼梯的脚步声独自回响。接着,我们抵达最底层,那里有好几条铁链固定在墙上,一扇无法开启的门扉,散发出的气氛像是在警告禁止进入、禁止进入、禁止……

「因此你必须参战……我明白你追求的是平稳的生活,不过只有这次的战役,我以师傅的命令要求你服从……抱歉。」

「怎么啦,很少见你这么客套,大可和平常一样对我颐指气使啊。」

我苦笑着说,阿婆始终没转过头,双肩微微颤抖。

「为了不让人得知你是勇者,我做了一个用来掩饰的东西……可是,我犯下了一个大罪。」

阿婆触摸铁链,铁链随即发出声响崩裂掉落。

「你的内心或许会因此受到万分折磨。」

叽……门开了。缓慢地、缓慢地打开了。

「你的旧伤疤……这也许会掀开你好不容易平复的旧伤。」

门完全打开,将门扉后头的景象展示在众人面前。

「请原谅我这没用的师傅……」

出现在那里的是——


1.000902500090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