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五卷 一话 勇者的伙伴们

坐马车回城后,城内的大礼堂已经做好了举行宴会的准备。

「这是干嘛?」

「为了庆祝这次事件圆满解决,这是给包括岩谷大人在内的勇者全员举办的庆祝会」

「╮(╯▽╰)╭……」

我被证明是清白的,国内的问题多少也解决了,为此的庆祝吗。

大礼堂中并排着豪华的餐桌。就规模来说,比我跟元康决斗那时更豪华。

……恍如隔世呢。为了证明我的清白,真的花了相当长的时间。

正当我沉浸在回忆的感叹中时,旁边的女王收到来自士兵的报告后,看上去很头痛。

「怎么了?」

「唉……」

我疑惑不解,女王叹了口气,开始小声说明。

晚餐之前,婊子在厨房出没,主动提出要为我运送料理。

在反省,因此为了赎罪想帮着送菜,似乎是这样拜托的。

然后,她硬是夺过要上给我的料理,端到了大礼堂。

女王有派人监视婊子在做什么,为了避免婊子引发问题,还事先下了一道命令。

——先在婊子自己身上招呼招呼。

因此,端给我的料理就直接让婊子试毒了。

「结果如何?」

「被送到医院去了」

明明几个小时前才被惩罚过……她是傻瓜吗?

我由于盾的力量有耐毒性,或许吃了也没问题。不过,我可没有特意吃毒药的兴趣。

婊子的字典里没有反省这两个字呢。

话说这不是华丽的暗杀未遂吗,一般来说应该要处刑的吧。

「对此的惩罚是?」

「当然惩罚了。到婊子放弃为止,都要让她经历惨痛的折磨」

「唔嗯……不知反省的家伙当然要惩罚」

「能防范于未然真是太好了。如果出现了实际危害,岩谷大人对本宫的信任会一笔勾销吧」

「嘛……意料之中的行动呢。完全看不出来她有在反省」

死不悔改的家伙……那份执念倒是值得称赞呢。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作死到这种地步。

现在发怒也行,但还是给先发制人的女王来个好评吧。

「监视的不错哦。受到危害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撕毁与你的约定」

由于女王帮过我们,所以我决定信她一次。

希望她不要背叛我的信赖。

「嗯嗯,防患于未然。本宫会好好将梅洛马格究竟有多需要岩谷大人这件事灌输给她的身体」

女王曰,垃圾和婊子身边都有数名监视人员在无时无刻的监视着。

「被冰封的垃圾也有人在监视吗」

「当然。他们一旦认为垃圾和婊子打算对岩谷大人做什么蠢事,就会立即向本宫报告」

「……这样啊」

之后,女王确认来客都到得差不多了,便大张旗鼓的做出宣言。

「本宫,米蕾莉亚·Q·梅洛马格,向,为了平定此次事件而鼎力相助的各位,致以隆重的感谢。今晚的宴会,大家,请尽情享受!」

大礼堂中充斥着人们的喝彩声,跟上次宴会大不一样呢。

「哇……」

菲萝的眼睛闪闪发亮,目光被一排排的玉盘珍馐所吸引。

这次的宴会分为自助餐和餐厅两种形式。

重要来宾都在豪华餐厅用餐。如果没吃饱的话,还可以移步自助餐那边继续吃。

我们被带至豪华餐厅,端上来的每一道料理都馋得人直流口水。

上次在会场角落吃残羹冷炙的事就像是骗人的一样。

「这边的菜肴吃完的话,还可以去吃那边的料理哦」

「真的!?」

「就是这么决定的。随便吃吧,但是要保持人型哦」

「嗯!」

囫囵吞枣的吃完这边的高价菜肴后,菲萝为了寻求新的料理,飒爽迈步跑到自助餐那边去了。

比起质,更注重量吗。哎呀,不愧是菲萝,但尽管如此也应该好好品味品味吧,让人联想起曾经的拉芙塔莉雅呢。

我不经意的看向拉芙塔莉雅。

「啊、怎、怎么了?」

被我盯着看久了,拉芙塔莉雅不禁害羞起来。

「你也还没吃饱吧?去那边也可以哦」

「已经吃不下那么多了啊!」

「……这样对身体不好哦。熬过了艰苦战斗的日子,现在应该好好补充营养」

「唉……」

拉芙塔莉雅深深地叹了口气。究竟怎么了。

「那个……尚文大人喜欢怎样的女孩子呢?」

「啊?」

好突然啊。但是我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类型……

话说,一谈到这个话题我就会想起婊子,希望能换个话题啊。

「或者说……在原来的世界,有喜欢的女孩子在等着吗?」

「说什么呢?不可能有那种人吧」

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并不是因为那种理由。究竟在想什么呢?

我想回去,纯粹是因为我讨厌这个世界。

被冤枉,不想战斗也被强行要求去战斗,就连本应是同伴的骑士团都向我放攻击魔法。

「唉……」

拉芙塔莉雅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感觉就像是因为想回去所以想回去」

一切结束的时候,我要毫不犹豫的回原来的世界。要为此找个理由……

这时,我突然回忆起一开始的想法,觉得永远住在这个世界也可以。

变得想要回去……是在我被婊子骗了之后啊。

知道了,但是,重新认识后,想归乡的感情变得更强了。

「盾之勇者大人!」

「嗯?」

看向声音的方向,认识的志愿兵们向我跑来。

上次浪潮的时候,志愿想要成为我的力量的人们。

「能平安无事的再会真是太好了」

「你们也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是!」

士兵们非常高兴的首肯。

脸颊绯红……大概,这孩子是四圣教的,或者信仰的是盾教吧。

「有机会的话就请多关照了」

「「是!」」

聊着聊着,其他勇者们也进入会场。

首先进来的是剑之勇者天木炼以及他的同伴们。

炼是个很酷的少年。喜欢穿黑色的服装。

乍一看就像是某神域中的黑衣剑士。年龄十六岁。在勇者中是最年轻的。

炼跟同伴们简单聊了几句后,就自己一个人找了个座位坐下……总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距离感呢。

接着是弓之勇者川澄树。他给我的印象和水户御老公一样,是个踏上改革社会之旅的让人蛋疼的家伙。

行使弓之勇者的权力当着正义的伙伴。正义感比常人强一倍。

虽然外表看起来比炼要小,但他已经十七岁了。天然卷的发型,温柔的眼神惹人怜爱……大概。

在我看来,感觉他更像是一个弹钢琴的不幸少年。

但是,他正义感太强,不爱听别人说话。与外表不相符的性格……吗?

这只是我的感觉,具体的不大清楚。

……元康没来啊。是去探望被送到医院的婊子了吗?

所以,最后的,就是没来的枪之勇者北村元康。年龄是二十一岁。

把婊子当做同伴,直到我的清白被证明之前都在任性妄为的家伙。

外表在勇者之中也是最帅的,即便对他不满,我也会承认这一点。

他是女权主义者,非常喜欢姑娘。

不听别人说话,我被悬赏时,他丝毫不对那太过牵强的事件有所怀疑,认定我是犯人并对我穷追不舍。

说是为同伴着想的话听起来似乎不错,但完全不怀疑同伴就只能说是傻瓜了。

由于这个原因,他直到最后关头也没能看穿这个国家真正的恶。

另外,这三名勇者各自都来自与我不同的异世界的日本,各自都玩过与这个世界相似的游戏。

我读过的四圣武器书上也记载了各个勇者的特征。

剑之勇者最为活跃,枪之勇者为同伴着想,弓之勇者是正义的使者。

故事里明明那么帅,现实中的这些家伙们为什么是那么让人不快的人啊。

「元康不来吗?」

我询问女王。

「是的。担心女儿的病情,去医院了。为了将来,现在正在传唤他」

「呵呵~」

女王前去跟炼和树寒暄。

之后宴会又持续了一段时间,还上演了精彩的歌舞。

只是……怎么说呢,虽然宴会很豪华,但我注意到,参加者和上次宴会时的成员截然不同。贵族们意外的少,大多数都是冒险者或士兵。

此外还有很多疑似外国人的家伙,时不时会瞟一眼我的方向。

不久后,女王带着炼和树来到我身边,然后又去和手下们说了些什么。

「嗯?有什么事吗?」

「因为女王说想让我们集合」

「嗯,这是要干什么呢?元康先生也没来」

「元康担心意图毒杀我的女人的病情,去医院了」

「毒杀!?」

「明白的吧?那家伙」

「……啊啊,是真的吗?」

「女王让她把毒喝了?」

「她跟我说,只是让运送料理的人吃了而已」

「原来如此……」

这时,正聊着什么的女王回过头来堂堂正正的问道。

「那么,诸位勇者大人,认为今晚的宴会如何?」

「不错」

「嗯,挺有成就感的」

「能证明我是冤枉的,总算放心了」

「是吗,那就再好不过了」

真的,至今为止的辛苦终于获得回报了。

女王多次点头,合上扇子高盛宣言。

「由于我国人民引发的问题,给诸位勇者大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对此,本宫希望能做出补偿」

什么?补偿?

「近期,位于我国近海的……卡尔米拉岛将会发生活性化现象。希望诸位勇者大人都能踊跃参加」

……那是什么岛?活性化又是什么?

「真的!?」

炼兴奋的向前迈出一步大声问道。

「那是啥?」

「难道是奖励领域吗!?」

树也和炼一样激动的上前一步。

「哎?那里有什么奖品吗?」

我并不是很熟悉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请务必告诉我!

「岩谷大人似乎不知道,那么本宫来说明一下吧,活性化是十年一次的,在那片领域中获得的经验值会大幅增加的现象」

女王的说明,简明扼要的来说是这样的。

卡尔米拉岛作为疗养胜地而闻名于世,同时,那里也是各种各样魔物的密集栖息地,根据地点不同,魔物的种类也不同。

想提升Lv的冒险者也时有造访,特别是在十年一次的活性化期间,更是有相当多的人蜂拥而至。

女王的意思是让我们四个勇者去那里弥补因这次事件而被妨碍提升的Lv。

「当然,住宿的手续、入岛的手续都已经办完了。请各位踊跃参加」

网游中的经验值增加事件吗?这在游戏中可是喜闻乐见的事件呢。

经验值的倍率变得非常可观,不过对敌人也适用。

「还有,诸位勇者大人在前往卡尔米拉岛之前先交换情报如何?这就是本宫的建议」

「交换情报……吗?」

「是的。为了战胜日渐严峻的浪潮,本宫认为,勇者大人们进一步的联合作战是不可或缺的」

「没必要吧?」

炼似乎不打算听从女王的建议。

喂,什么就没必要啊,我可不是你们那样的情报通,知不知道啊。

「但本宫听说浪潮之时勇者大人们没能联合作战。天木大人不认为商量一下这方面的事很重要吗?」

「……」

炼沉默了。

这就对了。你们,在浪潮的时候也没把骑士团的人用编队带上。

勇者如果把招募的同伴编队,当自己被召唤至浪潮现场时就能把编队里的人也一起带过来。

可是,这些家伙们谁都没这样做。

所以,除了想跟我一起对抗浪潮的志愿兵们以外,王国骑士团里没有一个人参加当时的浪潮。

「此外,勇者之间进行联合演习,同伴之间互相交流不也是很重要的吗?」

「……说的是呢。为了战胜今后的浪潮,这可能是必要的步骤」

树静静的同意了。

女王说的话听起来不错,如果现在唱反调就成坏人了吧。

而且现在唱反调的话将来有可能会战死。

反正我是坚决同意的。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菲洛鹈鸸的女王,菲托利亚也说过勇者们必须联手对抗浪潮。

如果是以前,我应该会觉得没必要协商,断然拒绝吧。

因为反正也没人会相信我。

但炼他们相信了我,亲自去调查了三勇教的可疑之处。

既然如此,那我也稍微试着去相信吧。

「宴会正当高潮,请诸位勇者大人趁现在重新介绍一下自己的同伴们吧,本宫派人去准备开会的房间」

我们面面相觑。

「请」

「合作很重要呢,那么从谁先开始?」

「是呢。那么就从在下的同伴开始介绍吧」

于是,树带着我们前往他同伴的身边。

~~~~~~~~~~~

「这些人就是一直在支持在下的同伴们」

树向我和炼引荐了自己的同伴们。

「自我介绍是第一次啊。盾之勇者先生。还有……聊过几次的剑之勇者先生」

「……啊啊」

树的同伴们保持着放松的姿势各自向我和炼做自我介绍。

自然体,完全没有出席国宴的紧张感。想要什么就理所当然的拜托士兵或服务生。

「盾之勇者岩谷尚文。请多指教」

我一面寒暄,一面确认树的同伴。

嗯……五个人吗?穿着引人注目的铠甲的家伙大大咧咧的挽着胳膊。

在我凝望的瞬间,铠放下了双臂。总觉得有讨厌的预感呢。

「嗯,请您多多指教。我等,是树大人的亲卫队,为世界而战的存在」

「「亲卫队?」」

劲爆的发言出现了。跟我一样,炼的音调也提高了一个八度,惊讶的看着树。

喂喂。炼,你也是第一次听说吗,糟糕……要笑出来了。

树你究竟做了什么?总之先咬着牙绝对不能笑出来。

「「「「「没错,我等,是树大人的亲卫队五人——」」」」」

「对不起!因为被拜托去拿料理所以花了些时间!」

回头一看,那里有一个女孩子,正端着大量盛有料理的杯盘向这边走来。

喂……要掉了。

「啊——」

啊!我立刻伸手抓住掉落的盘子。

「对、对不起!」

这孩子……年龄是……还未成年吧。

十四岁左右?颇感年幼呢。

发育的很好,脸长得也很端正。相当可爱的孩子不是吗?

看上去显得很弱气。如果是元康一定会找她搭讪吧。

身材娇小的她似乎也是树的同伴,不过她是用魔法战斗的吗?

「太慢了莉希亚!快,加入自我介绍吧」

「呼、呼诶……好、好的!」

「「「「「「我等,是树大人的亲卫队六人众!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刚才不是还打算说五人众来着吗?」

炼对我轻声耳语。我也听到了,话虽如此……指出那一点很不识趣吧。

「是说了,体谅一下吧」

老实说,不安……但只要不惹麻烦,就对树的方针保持沉默吧。

「怎么样?很可靠吧?」

「总而言之有很多想说的,嘛……挺好的不是吗?」

我再一次从右向左依次确认,不论是谁都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

认为他们很可靠吗,与教皇战斗的时候感觉他们就像是打酱油的。

树似乎很自豪,但那个看上去像是代表的铠的眼神让我有些在意。

他似乎很看不起我……或者说,其他人也一样。

只有名叫莉希亚的孩子,正因刚才的失态而没自信的看着周围。

「虽然没什么太大关系,但你还真是带了些奇怪的同伴呢」

炼一边斟词酌句,一边陈述感想。他的感想大概跟我一样吧。

「是吗?认为很一般吗?」

哪里有啊。仅仅只是亲卫队就已经十分奇怪了。

我知道树正在进行副将军那样的改造社会之旅,但把同伴说成亲卫队算什么鬼啊。

而且,看他们这情绪高涨的,感觉不让他们跟着都不行吧。

此后,树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告诉我和炼,但我都没记住。

比起这些,那个穿着华丽的铠甲、手托下巴、以轻蔑的眼神看着这边的家伙更让我在意。

令人非常不快……要说吗?

「树」

「怎么了?」

「那家伙的眼神和态度算怎么回事?他还认为我是犯罪者吗?」

「那只是尚文先生的心态不好而已吧?在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唔!」

树……这回答可真让人窝火。

「那是因为,他只在你看不到时才会露出那样的眼神」

「真的不是因为心理作用吗?盾之勇者先生」

「就是在说你的事啊!别插嘴!」

感觉树对同伴的教育有些不像话呢。或许就是因为他们平时总在树的耳边说我的坏坏,才让树误以为我是坏人。

不过……勇者的伙伴原本就是从梅洛马格招募的,因此他们都下意识的厌恶盾之勇者,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呢。

「从刚才就有些在意了」

炼轻轻举起手。

「在意什么?」

「明明叫树的时候带的是『大人』,为什么叫我和尚文的时候带的就是『先生』?」

「剑之勇者先生和盾之勇者先生在活跃方面比树大人低下。为了以示区别,我们才用带先生的称呼」

啥?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不可能的吧。这家伙竟然信口胡……看了下周围,树的同伴们除了一人以外似乎都持相同意见。

另外,那一人是被叫做莉希亚的被差遣着的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真心话,可如果被我们的同伴听到肯定会吵起来的吧。

炼愕然的叹了口气。

「……还以为要说什么」

活跃方面……你知道那个秘密主义的树在世间是被怎样认识的吗?

踏上改革社会之旅,全然已经变成都市传说了啊。

「活跃?被评价为最低调勇者的树?弓之勇者何时何地如何活跃我可是完全没听说过啊」

「呜……因为没像炼先生和元康先生那样以被称赞为目的行动啊,没办法的事哦」

语塞的树如此回答炼。

那算啥。倒不如说,踏上改革社会之旅才是对称赞欲求不满的结果吧?

兴趣是隐瞒身份,装正义的伙伴玩儿。

「你小子……是在愚弄树大人吗!?」

「……来吗?我可没有温柔到被当成傻瓜还会保持沉默哦」

炼右手搭在剑上,一边嘟哝一边放出杀气。

「呼诶……」

「请住手!炼先生」

树站到炼和铠之间阻止两人。

「树,看来我们有必要好好聊聊呢」

「……」

炼向树发泄着自己的不愉快。

「总之,炼先生或尚文先生都和在下一样是勇者,请再多表现出些敬意」

「遵命!」

铠他们一齐敬礼。可是,他们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那么,接下来就介绍一下我的伙伴吧」

炼小声嘟哝了一句,就自顾自的走了起来。

留下不安稳的气氛,我和树跟了上去。

~~~~~~~~~~

「欢迎欢迎。盾之勇者大人,弓之勇者大人」

「哦,噢……」

炼的同伴们正在吃饭,看到我们后立刻紧张的站起来敬礼。

看过树的同伴后,再看他们的反应感觉只有扫兴呢。

嗯……炼同伴的人数是四人。

「盾之勇者岩谷尚文」

「在下是身为弓之勇者的川澄树。曾经拜会过几次呢」

记得第一天看的时候是三个人,又增加了一人?

「请多关照,盾之勇者大人,弓之勇者大人」

「啊啊」

全员都非常注重礼节。

但是这些家伙们……是讨厌当我的伙伴才藏到炼身后的。

忘不了呢。

不能疏忽大意,也不可以信任他们。

「那时候很抱歉」

「哈?」

作为代表的男人……战士吗?向我低下了头。

「如果当着梅洛马格国王的面成为盾之勇者大人的同伴,就不知道之后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了」

附和着代表似的,其他人也低下了头。

「或许您会认为这是很自私的事,还请您谅解」

「知、知道了」

总觉得……对方如此谦和反而格外扫兴啊。

从至今为止的经验来看,我不禁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那么,炼大人,有什么事吗?」

「刚才被女王说勇者之间应该相互合作,现在是介绍同伴的时间」

「是这样啊。话说炼大人,确认一下明天的日程,我们几个应该去打倒哪里的魔物?」

「「嗯?」」

我和树同时发出疑问声。

「近日好像要去卡尔米拉岛,去做好在那里狩猎的准备」

炼理所当然般的回答了同伴们。可是,问题不在那里。

「等等啊,刚才说了什么?炼不是想问你」

「哈……那个,我们和炼大人平时是分开提升Lv的,是想问这件事吗?」

……嗯,被说明了却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呢?

不,说的是可以理解的……怎么说呢,方针不同?

树也和我在想着一样的事吧。不过,由于有方才的事,并没有太过强烈的突兀感。

「有什么事吗?」

「唔嗯……」

嘛,炼觉得那样就可以的话,挺好的不是吗?

「炼先生总是单独行动吗?」

树如此询问,于是炼的同伴们点头同意。

炼的方针,是介绍适合同伴Lv的魔物会出现的地方,并告诉他们战斗的诀窍。

然后他们按炼所说的那样做,提升Lv,做些收集魔物的素材、矿石、道具的工作。

有时也会和炼一起去打倒强悍的魔物。

「还有,炼大人经常提醒我们,绝对不能受到敌人的攻击」

当然……我也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网游经验的人,也经常在公会、或者说是用系统运营的组织里作为高等级玩家给低等级的后辈建言献策。

「是吗……炼先生是一个人战斗的啊……」

树以惊讶的眼神望着炼,炼似乎毫不介意。

炼的同伴们都善意的作出解释……可这是……有距离感啊。

说真的,炼的行为对于伙伴而言太差劲了,看来他真的很不擅长与人相处。

很有可能炼在玩网游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单刷,只有在打本或大规模团战的时候,才会接受所属组织的同伴召唤,这就是他的游戏风格吧。

或者……只在小公会里把认识的人拉过来进行后辈育成,然后沉浸在那种优越感中……来到异世界后也做着一样的事,会是这样吗?

我也有网游的经验,能想象到那种事。

嘛,他和在异世界展开革世之旅的树是相似的两人呢。

「接下来轮到尚文先生了」

「……是啊」

这次轮到我来介绍拉芙塔莉雅和菲萝了。

虽然我认为炼和树能自行调解好,但总觉得形势渐渐不妙了呢。

「那么,来吧」

我带着这样的两人走向拉芙塔莉雅休息的地方。

~~~~~~~~~

「欢迎回来尚文大人,怎么了?」

「啊啊,总之是为了强化勇者之间的合作,我们要挨个介绍自己的同伴」

「原来如此……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拉芙塔莉雅」

「现任剑之勇者天木炼」

「弓之勇者川澄树。今后应该会有很多联手作战的机会,请多关照」

「不太拖后腿的话,或许能依靠一下」

炼的说法让拉芙塔莉雅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

喂喂,那种说法听上去已经是以我的同伴是累赘为前提了吧。

「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累赘……」

「炼先生嘴巴特别坏又是个笨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哟。你们的实力,我们是知道的」

树补充道。让人误解的说法啊。

「是啊……比想象中要强」

「没错呢。另一位也让在下很在意……背上长翅膀的女孩子不在吗?记得是能变身成魔物的孩子」

「哦,菲萝吗。大概在那边」

菲萝正在自助餐那边大快朵颐,我朝着她的背影叫了一声。

「菲萝」

「嗯~?」

我一叫,菲萝就立即停止进食跑了过来。

「怎么了主人~?」

「你应该有点儿印象,他们和我一样是勇者,向他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欸~?」

菲萝一脸为难的后退一步。

「枪的人一样的人们?」

「不是不是。他们才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无节操的人,对吧?」

「嗯嗯,同意」

「是啊。如果被视作同类只会感到遗憾」

这方面倒是一条心呢。是的,毕竟没喜欢女人到那种地步。

「就是这样,所以你也做个自我介绍吧」

「嗯!菲萝的名字是菲萝!」

哇,真是笨蛋!第一人称用菲萝就已经够傻的了。

「工作是拉主人的马车!」

菲萝说的很自豪,但外表是幼女的小姑娘满脸笑容的说着自己的工作是拉马车,这是要闹哪样?

炼和树都一脸微妙的看着我。

「在下是川澄树。请多多关照」

「天木炼。碍手碍脚……应该不会。期待着」

「嗯。请多指教。弓的人!剑的人!」

特意说了全名,却被以武器的特征称呼,炼和树的表情更加微妙了。

……自我介绍之后,沉默支配了我们三人。

拉芙塔莉雅和菲萝并没有做出什么像你们的同伴那样的奇怪言行啊。

「拉芙塔莉雅小姐是奴隶对吧」

「嗯」

树开口询问。他打算说什么?

「主从关系吗,你对尚文先生又是怎么想的?」

「这么说来……是那样的关系呢。但我对此并不是特别在意」

拉芙塔莉雅淡淡的回答,让树露出了一个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

「毕竟,尚文大人几乎没有命令我去做过什么乱来的事。因为被依赖,所以人家也想要努力」

「不觉得战斗很讨厌吗?不想变得自由吗?」

「没必要。就算获得自由我也没有可去的地方……我的故乡已经被毁灭了,现在,我只想和尚文大人一起战斗」

「……是这样么」

「为什么你的提问都像是想让她表达不满?」

介绍同伴是为了增进友好关系,不是为了互相接短吧。

「树,当初元康向尚文提出决斗之后,这件事就已经解决了吧」

「……也是呢。抱歉,说了多余的话」

表面上似乎爽快的接受了,但树依然用略带微妙的眼神看着我。

拉芙塔莉雅确实是奴隶,但她更是我信赖的搭档。

我自认为……不,我相信一定是这样。

「之后说是要开会,我们要去女王那里吗?」

「是啊。拉芙塔莉雅……稍微去跟炼和树的同伴们聊聊吧,为了今后的合作……虽然有点不安,但尽量注意别吵起来啊」

「是。我明白了」


1.002007400200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