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序章 晋阶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五卷 序章 晋阶

网译版 转自 轻小说文库

扫图:8准准8

翻译:8准准8

校对:8准准8

上色:8准准8

现在,我正位于梅洛马格这个国家的、龙刻之沙漏所在的教会。

建筑物的中心,镇坐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沙漏。

「每次来……都觉得这里是个神圣,或者说是压抑的地方啊」

「尚文大人,人家也这样认为」

「沙啦沙啦的红色沙子好漂亮~」

我的名字是岩谷尚文。

原本是生活在现代日本的御宅族日本人大学生。

不知道是何种因果,那天我心血来潮去了图书馆,发现一本名为四圣武器书的书并读了起来……注意到的时候,就作为勇者被召唤到异世界了。

据说,这个世界正遭受着名为浪潮的会将世界导向破灭的灾厄。

每当浪潮来临时,都会出现大量的魔物向人类展开袭击。

为了战胜那浪潮,我被拜托去战斗。

一开始,对于这梦一般的状况我感到兴奋不已,不过,我被一个女人……现在被强制改名为婊子的、这个国家的第一王女陷害,蒙上了强奸魔的污名。

……因那个的缘故,我被迫害,连个朋友都交不到。

于是,我的思维陷入了死胡同。真相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

结果,之后的事实说明,与另外三名被召唤的勇者相比,我变强的速度大为落后了。

而且,我连后方援助都没有,还被强迫去战斗,陷入了这种荒唐的状况。

尽管如此,我也相应的活跃,并竭尽所能的活了下来。

就连另外三名勇者都敌不过的对手,我也能与之奋战到底……只不过,当状况略有好转时,我却再一次蒙受突如其来的冤罪。

召唤我的这个国家梅洛马格,是人类至上主义的女王制国家。

国家由王族的女性代代继承。在这样的国家,竟然,诱拐了拥有第一位王位继承权的梅尔蒂公主,因这种罪名,我陷入了被通缉的状况。

梅尔蒂是婊子的妹妹。性格很要强的女孩子。

由于她深得女王母亲的信赖,继承权比婊子要高。

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我们一路边躲边逃向女王的身边。

其结果,我被证明是清白的。

事件的黑幕,是梅洛马格的国教,三勇教。

在象征着勇者的四个武器中,只将其中的三个作为信仰的对象,并将不信仰的那个武器的勇者视为敌人。

……不信仰的那个武器是盾,也就是我。

我被迫害的真正理由是因为宗教,跟强奸与否什么的完全无关。

这也是为什么梅洛马格常年与亚人之国处于战争状态的原因……

所谓亚人,是对外貌与人类相似、身上却长着动物的耳朵和尾巴的人种的总称。

如果想追问那和我自身有什么关系,那是因为盾之勇者是亚人之国信仰的对象。

总之我是宗教性的敌人,因这种理由而被憎恨。

这也太不讲理了!至今我也这样认为。

最终,由于事件的主谋者、带头歧视盾之勇者的三勇教教皇被我打倒,事件总算平稳结束。

当时,我为了打倒教皇,不得已唤出了雪藏的诅咒之盾,使用了暴怒之盾的技能『血祭』。

依靠这个以自残为发动条件的技能,我总算打倒了教皇,但作为代价,我受到了能力值大幅下降的诅咒。

证明清白之后,我终于能和别的勇者们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

现在,这个国家的国教已改为四圣教,这是女王的决定。

「真是的……只会在妨碍岩谷大人的事上动脑筋呢」

「简直了呢」

眼前的这位是梅洛马格的女王,现在,她正对无论公私都被改名为垃圾的代理之王处以冰冻之刑。

女王不在家时,垃圾在国内肆意妄为,现在,他已经因陷害并歧视我的罪名,被处以改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及剥夺王室身份的惩罚。

「怒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垃圾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冰块外面。

那充满痛苦的脸,并没有面向惩罚他的女王,而是面向我。

看到垃圾那张痛苦的脸,爽快的心情……没有呢。

为什么非要看这种可悲的东西啊。

三勇教引发的事件,好像与垃圾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帮了三勇教一把。

我甚至都在想是不是把他从国家放逐比较好,但随便把他放到外面去的话,他肯定不会干什么正经事。另外,垃圾的女儿婊子也同罪,被剥夺王族的权限,改名为婊子,还不得不以女流氓这种冒险者名活动。

因为婊子喜欢擅自使用国库的银两且挥霍无度,所以现在她还背负着需要偿还的债务。

女王表面上是个出色的人物。

在世界正走向破灭的当下,她在梅洛马格实行杜绝歧视亚人的方针,向身为国敌的盾之勇者请求合作。似乎打算毫不吝啬的援助我。

平时她总喜欢用扇子遮住嘴部,打扮的非常年轻……只看外表的话无疑是位二十过半的美人。

要说这么个人是两个女孩的母亲,任谁都会感到困惑吧。

「咕呶呶呶呶!」

只剩个脑袋露在冰块外面的垃圾很懊悔的瞪着我。

因果报应。任性的想召唤,召唤完了还歧视我,这就是对他那开玩笑般的行为的惩罚。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向女王提议进行下一步。

「就到此为止吧,能快点让我们晋阶吗?」

以上就是国家的现状以及冤罪澄清之前的经过,接下来回到我自身的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类似游戏的要素,Lv。打倒魔物后会获得经验值,伴随着Lv的提升,能力值会的到补正,人会变强。

并且,只有变强后,才能去和更强的怪物战斗。

虽然看上去是个只要努力就能变强的有趣世界,但是……这就是问题所在。

盾之勇者……由于我被召唤时装备着的盾的力量,我即便殴打对手也不能伤其分毫。

另一方面,传说之盾也给予了我强韧的防御力以及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

托这个盾的福,我没办法打倒对手,无法一个人战斗。

因此,对我来说,被同伴迫害是最糟糕的状况。

「嗯……说的是呢」

「终于结束了吗?」

拉芙塔莉雅有些愕然的嘟哝道。

拉芙塔莉雅是我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为了获得战力而购买的奴隶女孩子。

她是亚人,在这个国家被忌讳、被歧视的对象。

长着狸猫一样的耳朵和尾巴……记得,是叫浣熊种,这是她亚人人种的名字。虽然被我买下时她还只是个年幼的孩子,但亚人这个人种随着Lv的上升,肉体也会急速成长至适合战斗的年龄。

所以现在她的体格才会急速成长至十八岁左右,成了一位相当可爱的少女。

由于这个世界最初的浪潮造成的灾害,她同时失去了生活的村子和父母。

现在是我作为她的养父母培育着她。

像我的孩子一样的,值得信赖的搭档。

「嘛,如果是折磨垃圾,不论什么时候想看都能看吧?」

我说出这种挖苦的话,挑衅被冻在冰里的垃圾。

「尚文大人!」

「咕……盾——!」

「闭嘴!」

垃圾因女王而沉默,我被拉芙塔莉雅提醒。

我知道的啦,不管怎么说,拉芙塔莉雅是个很认真的孩子呢。

现如今的感觉是,为了防止我变得奇怪,她主动承担了制动器的任务。

「主人~。还~?」

「就快了」

此刻跟我说话的,是菲萝。

现在的外表是金发碧眼、头上立着一根呆毛、背后生有一对羽翼的,天使一样的女孩子。

姑且,她也是我值得信赖的伙伴。

这家伙……该怎么说明呢。

「怎么了~?」

原本是以养宠物为目的购买的魔物蛋,抽彩蛋的奖品。

蛋孵出来的是菲洛鹈鸸,一种喜欢拉马车的鸟型魔物……显然,经勇者培育的菲洛鹈鸸有特殊的成长方式。

其结果,现在她能变身成天使一样的外貌。

人类时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十岁左右的可爱女孩子,不过,她的真实身份却是鸟型的魔物。

魔物时的样子,好像叫菲洛鹈鸸·女王。

在我的同伴中,她是主力输出,很可靠的存在……不过因为原本是鸟,唧唧喳喳的总是很吵闹。

行商中露宿野外时,基本上都是她早上第一个醒。

在上次事件中,菲萝与同行的梅尔蒂公主成了好朋友。

另外,她的性格天真烂漫,偶尔会毒舌。如果她能少说两句,我或许会觉得她更可爱吧。

「又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哎呀呀」

拉芙塔莉雅和菲萝的直觉都相当敏锐,每当我在想什么失礼的事,她们都能敏感的察觉到。

总之,这就是我的同伴们。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来龙刻之沙漏这里呢,这与刚才提到的Lv的话题有关。

Lv这种概念,作为勇者被召唤的我并不存在成长的上限,但这个世界的居民有上限。

拉芙塔莉雅和菲萝都已经到了四十级的上限。

为了能更上一层楼,必须要经过晋阶的仪式。

而那个仪式,则要用国家管理之下的龙刻之沙漏来进行。

龙刻之沙漏不仅是用来推测下次浪潮何时到来的大沙漏,还是用来晋阶的道具。

但是,我们的晋阶之路被垃圾妨碍了。

我还好说,但不能晋阶的拉芙塔莉雅和菲萝则陷入了等级停滞的状况。

事件解决后,我把这件事告诉女王,于是女王就把垃圾带来这里当堂对峙。

垃圾反复找借口,最终以被冰封的形式坦白了。

我嘲笑着垃圾。自己来说也有点儿性格恶劣呢。

不过,他让我在这数个月间吃尽苦头,我应该有嘲笑这家伙的权利。从旁人的角度来看的话,确实,会觉得我很过分吧。

「说起来,这里的修女呢?」

对我态度恶劣,惹人生气的家伙。但和上次来时不一样,站在龙刻之沙漏旁的不是修女,而是士兵。

「她作为教皇的手下,已经在决战之地被逮捕了」

原来如此,被逮捕了吗。只能说大快人心啊。

「之后?要怎样做才能晋阶?」

「首先,请告诉本宫要晋阶的人是谁」

虽然不久之前就知道必须在这里才能晋阶,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当初……想着要去亚人之国的泥沼边境或和平之盾,不过没想到会被卷入梅尔蒂诱拐事件。

结果还是只能在这里晋阶吗。

总之,先按着女王说的办吧,要晋阶的人是……我看向拉芙塔莉雅和菲萝。

「我~我~!菲萝想先来!」

菲萝举起小手想先晋阶。

我看向拉芙塔莉雅,她同意的点了点头。

「那就菲萝先晋阶吧」

「哇哦~!」

菲萝迈着小碎步跑上前去。

「请保持放松的姿势,触摸龙刻之沙漏并集中意识」

「这样?」

菲萝变回魔物形态,缓缓触碰龙刻之沙漏。

下一个瞬间,沙子开始闪耀,从被触碰的地方泛起波澜。梦幻的景象呢。

「现在举行晋阶仪式。」

在女王的指示下,士兵们包围着似的站在沙漏旁边,向地板上魔法阵一样的凹槽中倒入某种液体。

「咦?菲萝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集中!」

「好~」

菲萝缓缓闭上眼睛,张开两翼。

沙漏中寄宿着淡淡的光芒,那光芒传至地板的魔法阵。

渐渐的,光开始包围站在中心的菲萝。

「接下来,请选择自己的未来」

「啊,看到了什么~」

闭着眼睛的菲萝小声嘟哝。

这时,我的视野里浮现出菲萝形状的图标,出现树枝一样的……游戏

用语是叫做技能树的分歧。

「此人是被使役的魔物对吗?请岩谷大人选择」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菲萝原本是魔物。被使役的魔物,身上都会被画上名为魔物纹的魔法纹样,如果不听主人的话,就会被疼痛折磨。可以说是被握住了生杀予夺的权利。

我身为她的所有者,似乎也拥有她晋阶的决定权。

「嗯,这种事也可以吗」

视野中出现各种各样的菲洛鹈鹕的可能性。

可是,我。

「这是该由菲萝自己决定的事。由我来决定不好」

选择拒绝。要交由魔物本体来选择吗?视野中出现这样的选项,我选择肯定。

「哇!菲萝又看到好多东西!选哪个好呢~……」

闭着眼睛对自己的未来进行选择的菲萝看起来很开心。

我的决定应该是对的,关系到菲萝一生的决定该由菲萝自己做主。

对了。也跟拉芙塔莉雅这么说吧。

「拉芙塔莉雅,为了能在终结浪潮、我回到原来的世界后也能好好生活,就像菲萝那样,你也由自己来选择,好吗?」

「如果是尚文大人选择的未来,不论什么人家都会很高兴……」

「不行」

「……我明白了」

拉芙塔莉雅不满的同意了。

不满就不满吧,如果将来因我做出的选择而后悔,那才是最要命的。

正因为信任,我才想让她们自己选择。

那么,菲萝选了什么呢。

刚想到这里,菲萝那在人型时会变成呆毛的羽冠突然闪耀光辉。

「诶?」

羽冠如强力闪光灯般唰唰的闪烁。

瞬间闪瞎了我的狗眼。揉了揉眼睛后,我看向菲萝。

外表上……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那羽冠稍微变豪华了。

迷你王冠……那样的感觉。

「平安完成晋阶了呢」

「是吗」

我确认了下菲萝的状况。Lv旁边那显眼的★标志消失了。顺带一提,★是Lv到达上限的记号。

没有了也就是说,Lv的上限大幅提升了吧。

仔细的看下去。菲萝的各项数值平均提高了将近一倍。

这就是晋阶么。

「呼呜……这相当厉害不是吗?」

原本综合能力值就很高的菲萝现在变得更强了,真不错。

和我自己的综合能力值一比也没差……不,综合起来比我还要高!

当然,是拿受到诅咒减益效果之前的能力值来比的。

赢过她的就只有防御力而已!

「那个呢……菲萝什么都没选……」

变回人型的菲萝来到这边,挤出眼看着就要哭出来的声音嘟哝着。

「为什么?」

「明明想变成吐毒那样的,明明能随意选的,但没有那种选项……」

菲萝在过去的战斗中经常看到强悍的魔物们会用毒,有那么段儿时间对此感到很浪漫。

安心吧,你虽然不会吐毒,但毒舌是有的。

「看到你的呆毛发光了」

「呜……」

「菲萝,别气馁……变强的话,或许就能吐毒了哟?」

拉芙塔莉雅安慰着失落的菲萝。

「真的?那么菲萝加油!」

「好了,接着是拉芙塔莉雅」

「是、是的」

拉芙塔莉雅跟菲萝一样触碰了龙刻之沙漏。

之后,士兵们重复了相同的步骤,倒入魔法阵的液体发出淡淡的光芒。

果然,我的视野中浮现图标。

那么……按一下拒绝——

这时!菲萝的呆毛忽然一分为二,其中之一飞入了我的视野。

「哇!?干什么!?菲萝!」

「不是菲萝做的!」

不关菲萝的事!?难道是这根呆毛突然成精了吗!?

拉芙塔莉雅也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这边。

「尚文大人!?」

由于那根呆毛融入我的视界,界面中浮现出原本不存在的晋阶项目,并擅自决定了。

「呀!?」

拉芙塔莉雅发出悲鸣。

闪光包围了拉芙塔莉雅,周围更是烟雾弥漫。和菲萝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呢。

烟雾渐渐散去,拉芙塔莉雅一边咳嗽一边看向这边。

「没、没事吗?」

「是、是的。没问题,咳……」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边担心着一边确认拉芙塔莉雅的能力值。

……和菲萝一样,★变没了,各项能力值提升至接近两倍。

「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太明白。好像擅自就选择了……虽然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但感觉没什么问题」

「是吗,那就好……擅自干涉别人晋阶的那家伙在想什么呢?」

「这是在说谁?」

「菲萝头上长的那根呆毛是菲托利亚给的东西吧?」

「这么说来……是这样呢」

梅尔蒂诱拐事件时,我们遭遇了远比我们要强大的菲洛鹈鸸的女王。

她在传授菲萝战斗方法之后,又送给菲萝一根呆毛。

另外,她还对我的铠甲给予了加护。但另一方面,她也命令我去和别的勇者们搞好关系。

不守约的话,她就威胁说要来杀了勇者全员……

「您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

……嗯?为什么女王的眼睛在闪闪放光?

我把当时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女王。

「是吗,本宫也想和菲洛鹈鸸的女王见上一面呢」

「重点不是那里吧!」

女王对勇者似乎相当熟悉,听梅尔蒂说,女王曾遍访大大小小的传说之地,甚至还去过迷失森林。

她的兴趣是探求传说吗?

女儿的梅尔蒂是对菲洛鹈鸸有着非同寻常的兴趣。相似的母女呢。

哎呀哎呀,现在可不是在意那种事的状况。

「你们两个,身体状况如何?」

「感觉身体比以前更有力量了」

「是吗,那就好……」

「菲洛鹈鸸女王的羽毛吗……不知道哪里有呢……」

残念的女王小声嘀咕着,注意到我的视线后轻咳了两声,郑重对我们说道。

「的确,在晋阶时使用特定的道具,就有可能附加上特别的变化。大概……有什么好事降临了呢」

「啊啊……」

「能力值提升了多少?」

「全属性都达到了晋阶前的两倍」

「两倍!?」

女王一声惊呼。难道好事就是比平常增长的更多吗?

结果,似乎是因为用菲洛鹈鸸·女王的羽毛为媒介,增长率大幅提升了,这还真是令人高兴啊。(准准:没想到野生的菲洛鹈鸸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军队……)

「一般来说……一项能力值能提升个一点五倍就相当不错了。也就是说整体变强几乎是不可能的」

能力值也有各种各样的。HP、MP、SP、攻击力、防御力、敏捷以及体力。

虽然还有其他这样那样细分的能力值,但最主要的就是这六项。

当然,拉芙塔莉雅她们没有SP。或许这是勇者独有的一项。

刚才女王说的一项是指这六个能力值中的一项。攻击力一点五倍之类的。

「哈~是这样啊。赚到了呢」

但是,二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也不是不能理解她们的心情。

晋阶——在游戏里是一个很常见的系统,要由自己来选择才好呢。

「嘛……加油吧」

「呜呜……总觉得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菲萝也是」

「……这样的话要重置一次吗?」

女王如此提议。欸?重置?

「能做到吗?」

「……本来是对罪人实行的惩罚,但也不是不行」

这种事和线上游戏的转职系统很相似,该不会就只能做一次吧?

因为在很多游戏中,这种事都只能做一次。

「进行Lv复位的话,晋阶的加成就可能会化为一张白纸,同时Lv也将重置为1」

「呜……那还真是严厉呢」

拉芙塔莉雅也好,菲萝也好,在这个时间点变回Lv1的话我的状况将会变得相当严峻。

考虑到下次浪潮的到来……之前总是被卷入这样那样的愚蠢纷争,无意义的浪费着时间。

但是,有那种惩罚吗。

确实……在这游戏风的世界里,有那样的惩罚也不奇怪。

很讨厌的处罚吧。拼命努力升上来的东西,在顷刻间化为泡影。

但是……该怎么办呢。

「菲萝想重置~想吐毒」

已经在吐着了,这件事先放一边。

「附在你头上的羽冠还会起反应,所以是办不到的吧。不论重置多少次,一定是同样的结果哦?」

「呜~……」

「拉芙塔莉雅怎么办?」

「反正也没什么特别想要选择的,只要能变强就没问题」

嘛,显然是比一般的晋阶要变强的多得多了。

拉芙塔莉雅的能力值现在也比我要高了。

「是么……那么回城吧」

「是」

「呜~……毒~」

「已经在吐了啊」

「诶~……」

总觉得有些微妙的晋阶就这样结束了。

那之后,我们把垃圾留在龙刻之沙漏,返回了城堡。


1.00152000015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