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九话 名叫奴隶的财产

一、二、三……

花了两周赚到四十枚银币。

也就是说,我好不容易才凑到比砸向那个狗屎勇者的钱还多一点点的资金吗?

突然开始觉得有点空虚了。或者该说凭我这一丁点攻击力,能前往的场所实在有限啊。尽管没有受伤,但我曾一度踏进森林。

我记得应该是碰到红色气球怪吧。

我赤手空拳开扁,结果只换来一股宛如殴打铁罐的冲击。

接着,我扁了将近三十分钟,却丝毫没有要爆裂的迹象。感到厌烦的我遂掉头离开森林。

换句话说,我的能力只够对付栖息在草原地带的弱小气球怪。附带一提,这两周的奋斗让我等级提升到4。但不晓得其他狗屎勇者们目前等级已经拉到多高的境界。

红色气球怪现在依旧紧咬着我的手臂不放,还咔哩咔哩地反覆试图咬断我的手骨。

我上次进森林是一周前的事情了吧?既然等级有点提升,我决定扁它一拳试试看。

锵!

「唉……」

攻击力不足。

攻击力不足便无法击败魔兽。

无法击败魔兽便赚不到经验值。

赚不到经验值就无法提升攻击力。

可恶!讨厌的负面循环。步出酒馆的我走向通往城外草原的小巷道。

这一天却成了跟至今为止大不相同的一天。

「您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呢?」

「嗯?」

小巷道内,一名头戴高筒礼帽、身穿燕尾服的怪人出声叫住我。他是个身材超级无敌臃肿,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的奇怪绅士。看起来就是个怪人。完全跳脱中世纪风格的世界观,给人一种只有这家伙与全世界格格不入的印象。心想还是装作没看见比较好的我迳自加快脚步。

「人手不足。」

我双脚瞬间一顿。一句话便精准地戳中了我的痛处。

「所以打不赢魔兽。」

接着又补上一句听了让人火大的话。

「因此现在要报个好康的消息给这样的您听听。」

「若是要介绍同伴的话,那就省省吧。」

我完全没钱养那种见钱眼开的垃圾队友。

「同伴?不不,我所提供的并不是那么不便的东西。」

「哦……那不然是什么东西呢?」

那名男子箭步挨近我身边,小声开口说道:

「您有兴趣了吗?」

「别靠近我,很恶心耶。」

「呵呵呵,您拥有一双很合我胃口的眼神呢。好吧,就让我为您郑重介绍!」

怪绅士一边装模作样地挥舞手中的拐杖,一边引吭发出尖锐的吆喝声。

「答案就是奴隶。」

「奴隶?」

「是的,正是如此。」

所谓的奴隶就是那东西吧。

以往在现实世界当中似乎也存在过,不过在电玩游戏及漫画中倒是很常出现。

例如以异世界召唤为主题的动漫电玩作品等等。

这样形容或许很粗鲁,总之就是跟家俱同样被当成持有者财产的人类,有会被强制安排从事粗重工作,或者遭到鞭子抽打的刻板印象。

说穿了就是有生命的财产。

原来这个世界也贩卖奴隶啊……

「你为何认为我需要奴隶?」

「因为奴隶是不能说谎,也绝不能背叛主人的人材。」

唔……

「奴隶身上都被施加了重度诅咒,而且是那种一旦违抗主人命令,严重者甚至必须付出生命代价的强力诅咒。」

「哦……」

这话题还满有趣的嘛。

抗命就得死,而且不会蠢到打算想利用他人的人材,正是我目前最渴求的东西。

我缺乏攻击力,所以需要同伴。但同伴会背叛我,所以不能把钱花在他们身上。因此招募不到新同伴。然而奴隶不敢背叛,因为背叛就意味着死。

「如何?」

「详情说来听听吧。」

奴隶商人露出一抹狞笑,带领我前往他的店面。

沿着小巷道步行一段距离之后,流浪汉及不良份子的身影变得愈来愈醒目。

随处都可听见近似吵架及摔东西的破坏声。最扯的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异臭。

看来这个国家也有相当黑暗的一面。

沿着这条明明还大白天却照不到阳光的小路前进,最后看见一座宛如马戏团帐篷的小屋出现在小巷一角。

「勇者大人这边请。」

「好好好。」

奴隶商人行进时踩着诡异的步伐,但他的步履却显得极为轻快。

然后奴隶商人不出所料地带我走进马戏团帐篷。

「对了在此我姑且先确定一声,假使你敢骗我的话……」

「您是指轰动大街小巷的气球怪加身之刑吗?到时您打算趁乱逃离现场对吧?」

哦……已经被冠上这么响亮的名号啦?也是啦,毕竟这是可以用来制裁混帐东西的方便手段,也难怪会变得如此出名。

「先前有位客官说想买个勇者当奴隶使唤,我也只是基于可能性而与勇者大人进行接触,不过我改变想法了。是的。」

「嗯?」

「无论是正面或负面意义,您都具备了成为一名好客人的资质。」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您认为会是什么意思呢?」

真是个难以捉摸的奴隶商人,他究竟对我怀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马戏团帐篷内那扇森严的大门伴随着金属声响缓缓开启。

「哦……」

店内灯光昏暗,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臭气味。野兽的腥臊气味也十分浓烈,一眼便可看出环境状况并不太好。

帐篷内摆设着好几个牢笼,当中只见人型黑影蠢动不已。

「请看,这就是本店最推荐的奴隶。」

我稍微贴近奴隶商人推荐的牢笼确认一番。

「呜呜呜呜呜……吼啊!」

「这不是人吧?」

牢笼里头关着一头身形像人类,皮肤却布满野兽皮毛、附有尖锐利爪獠牙的生物……说穿了就是狼人,它边发出吼叫声边拚命冲撞牢笼。

「那是兽人啦,基本上列在人类这个种族的范畴之中。」

「兽人是吧……」

还满常出现在奇幻作品之中的人种,只不过主要都扮演敌方角色。

「我虽然身为勇者,却不太熟悉这个世界。麻烦讲解一下详情给我听好吗?」

我并不像其他狗屎勇者一样熟知这个世界,因此半点相关的常识都没有。

的确在眺望街景之际,偶尔会瞥见长着狗耳朵或猫耳朵的人。每次看见,我心里就会浮现出『典型的奇幻世界场景啊』的念头,但这类兽人的数量并不多。

「梅洛马格王国奉行人类至上主义,因此这里是个不太适合亚人及兽人居住的环境。」

「哦……」

尽管到了城镇区就能发现亚人、兽人的踪影,不过他们的身分大多是行脚商人或是落魄冒险者。换言之,就是受到差别待遇,没办法从事像样一点的正派职业。

「那,亚人跟兽人又是什么东西来着?」

「亚人是具备与人类相近的外表,某些部位却与人类截然不同的人种总称。而兽化程度较高的亚人就称为兽人。」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两者都列为同一个种族的意思?」

「是的.由于亚人种被视为接近魔默的族群,因此要在这个国家讨生活难度实在太高,便被当成奴隶对待了。」

世界各地都存在着黑暗面。而且在大众拥有『亚人、兽人不是人』认知的地区,大概再也找不到比他们更便于利用的生物了吧。

「然后啊,这些奴隶……」

奴隶商人弹响指头。只见奴隶商人的手腕部位浮现出一个魔法阵,被关在牢笼里的狼人胸口的魔法阵图纹也随之发出亮光。

「嘎啊啊啊!汪汪汪汪汪!」

狼人先是手捣胸口露出痛苦的神色,紧接着竟痛得倒地翻滚。奴隶商人再次弹响指头,在狼人胸前发光的魔法阵瞬间收敛光芒,悄然消失。

「像这样只要一个指令,就可以给予惩罚啰。」

「看起来是个十分方便的魔法呢。」

我边看着仰躺不动的狼人边嘀咕了一声。

「我也有办法使用吗?」

「当然,就算不选用弹响手指的方式,也能设定成其他各种不同发动条件喔。要嵌入状态魔法也没问题。」

「嗯……」

真是满人性化的贴心设计呢。

「只是基本上必须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好让刻画在奴隶身上的魔法阵图纹能够记住客官的生理情报。」

「用意在于避免奴隶主人之间的命令产生冲突,对吧?」

「客官如此内行,真是再好不过了。」

奴隶商人嘴角扬起,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真是个怪家伙。

「好吧,这家伙要价多少钱?」

「由于它算是擅长战斗的族群……」

我在金钱方面的坏风声大概从没中断过吧,再者就算他压低价格.我也没有购买的意思。毕竟他也可能是刻意接近我,打算用花言巧语扰乱我的思绪之际趁机劫财。

「十五枚金币如何?」

「我是不太清楚奴隶的行情啦……但这应该算是大打折扣后的价码对吧?」

一枚金币相当于一百枚银币。

国王把支援金换成银币交给我们是有理由的。金币因为货币单位太大的缘故,带有难以兑换的特色,因此在城镇区贩售的装备品基本上是用银币付款,店家也比较容易应付得来。

「当然啰。」

……

奴隶商人以笑容回应我的凝视。

「你明知我买不起,还故意带我看最上等的货色对不对?」

「是的。您迟早会变成本店的老主顾,不先请您培养出识货眼光的话,我会很伤脑筋的。不肖奴隶商人有可能向您兜售劣质品喔。」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可疑的家伙。

「这个奴隶的状态数值在此,给您参考。」

奴隶商人拿出一颗小水晶球给我看。只见图标发出亮光,文字随之浮现。

战斗奴隶 Lv75 种族 狼人

其他还记载了各式各样的习得技能及战技。

75……等级高出我将近二十倍之多。

要是有这么强悍的家伙作为部下,真不晓得战斗会变得多么轻松啊。

现阶段恐怕也比其他勇者还要厉害吧。

但倘若问划不划算的话,我大概会觉得难以评断吧。

首先呢,他的健康状况似乎不太好,这个缺点就无须多言了。感觉上又像是个即便服从命令,也很有可能在日常行动时造成困扰的奴隶。因此,大概是扣掉困扰补偿金之后,才开出这个价钱的吧。

「他原本是个在斗技场出战的奴隶。后来因为手脚不慎受伤,才成了处分品被我收留。」

「嗯……」

这样就算是劣等货了吗?也就是实际战力与Lv有落差。

「好啦,客官看过本店最好的商品了。请问您比较偏好哪一种类型的奴隶呢?」

「便宜且没瑕疵的比较好。」

「这样一来会变得不适合参与战斗及做粗工喔?谣传……」

「我是清白的!」

「呵呵呵,对我而言是不是清白都无所谓啊。那么客官喜欢什么类型的奴隶呢?」

「要是太过家庭化也很伤脑筋,性奴隶更是免谈。」

「嗯……看来勇者大人的作风似乎与谣言内容不符呢。」

「……我是清白的。」

没错,要我讲多少次都行。我是清白的。

如今我只需要能够代替我打倒敌人的奴隶。反正只要能派上用场,什么种族都没差。只要能度过今天,以及撑过明天……就足够了。

「性别呢?」

「可以的话男性最好,但我不挑。」

「嗯……」

奴隶商人轻轻抠了抠脸颊。

「不太适合赏玩也没关系吗?」

「奴隶的外表有什么屁用啊?」

「Lv也很低喔?」

「如果需要战斗力的话,我会亲自加以栽培。」

「……客官的回答真有趣。您明明对人毫无信心不是吗?」

「奴隶不是人吧?栽培物品就跟强化盾牌没什么两样。只要不会背叛,我就愿意栽培。」

「这下子还真是被反将一军了呢。」

奴隶商人喀喀喀地强忍着笑意。

「那么,这边请。」

我就这么被带进牢笼一字排开的小屋之中,穿越尖叫声不绝于耳的喧闹区域。接着换成吵得不可开交的哔哔声响回荡在耳边。

我转眼察看,发现有全身脏兮兮的亚人种小孩与老人神情郁闷地被关在牢笼里。

之后再走了一小段距离,奴隶商人突然停下脚步。

「这些就是勉强符合勇者大人预算的奴隶了。」

他手所指的前方有三座牢笼。

第一座关着一名有只手臂完全扭曲变形,头上长着一对兔耳的男子。单就外表看起来,年龄大约二十岁上下,俨然就是奴隶的最佳代言人。

第二座关着一名瘦骨嶙峋、目露畏惧眼神,边发抖边咳个不停,留着一对要形容是狗又稍嫌过圆的动物耳朵,以及一条粗大尾巴的十岁小女孩。

第三座则是关着散发出强烈杀气、眼神不太对劲的蜥畅人。只不过虽然说是蜥蜴人,却有种非常接近人类的感觉。

「由左至右依序为带有遗传病的兔种亚人、罹患恐慌症的浣熊种亚人以及杂种蜥蜴人。」

原来如此,第三座是杂种的混血亚人啊。

「通通都是有毛病的货色嘛。」

「这已是客官指定条件范围内的最底限了。要是再低下去的话,坦白讲……」

奴隶商人侧目瞄了后方一眼,受到牵引的我也跟着转移视线。

即便是远眺也感受得到死亡的气息。凝聚了一股那种在丧礼上隐约可以闻到的高浓度臭味。那边充满着某些东西,甚至隐隐约约释出一股腐臭气息。一旦亲眼看见那边的光景,大概会精神失常吧。

「顺便问一下,价格多少?」

「由左至右,依序为二十五枚、三十枚及四十枚银币。」

「嗯,那等级咧?」

「5、1、8。」

要即战力就挑混血蜥蜴人,看价格得选遗传病兔人是吧。整体而言,都有点瘦呢。

被称作兔种亚人的男子即便一只手臂不能用,其他部位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问题。

三人的表情都郁郁寡欢……应该说在这里的所有奴隶都面带相同的表情。

「话说回来,这里的奴隶还真安静呢。」

「因为他们若敢吵闹,我就会出手惩罚。」

「原来如此。」

该说是调教有方呢,或是没秀出无法调教的奴隶给我看呢?

蜥蜴人或许可作为战力派上用场,可是其他方面就没辙了吧。

「正中间这个为何那么便宜?」

瘦到皮包骨、脸上充满畏惧、外表看起来像个少女,容貌普普。

「因为浣熊种是比较不对人类胃口的种族,假如她是狐狸种亚人的话,即便有缺陷,也有人愿意高价收购。」

「哦……」

浣熊种……也就是浣熊或狸猫啰。倘若是外貌近似人类的女孩,其他购买层或许会喜出望外,但作为赏玩用则落在标准值以下,所以才卖得这么便宜。

「因为她的恐慌症会在入夜后发作,所以我也很伤脑筋啊。」「在你的清仓货当中,比较像样一点的就这只吗?」

「哎呀呀,客官真是戳到我的痛处了啊。」

相较于其他奴隶,并不怎么适合从事劳动工作,Lv也处于最低状态。

该挑哪个才好呢?着实伤脑筋啊。

突然与浣熊种奴隶四目相交的我,察觉到一股情绪自心海深处泉涌而出。

对了,这家伙是女的,跟那个贱女人的性别相同。见到她那惊惧的眼神,着实挑起了我的支配欲。如果想像成是把那个女人收为奴隶的话,或许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即便最后死掉,多多少少也能发挥出消愁解闷的效果才对。

「那我就买中间那个奴隶吧。」

「您那极其邪恶的笑容真的令我感到心满意足啊。」

奴隶商人取出牢笼钥匙,将浣熊种少女带离牢笼,并为她铐上项圈。

「咿!?」

看着少女惧怕的模样,我感受到自己内心逐渐涌出一股满足感。一想像那个贱女人露出这种表情,心情就变得舒坦许多。

随后他拖着被铁链炼住的女孩,沿着原路折返,回到马戏团帐篷内空间较为开阔的地方后,奴隶商人开口呼叫部下,要人拿了一只装有墨水的陶壶过来。我看着他将墨水倒入小碟子,这时商人对我开口了:

「勇者大人,请分几滴鲜血给我。如此一来便完成奴隶登录手续,这个奴隶往后就归勇者大人所有了。」

「原来如此。」

我取出作业用小刀轻轻戳了自己的手指一下。尽管被人拿刀剑抵住盾牌会产生反应,然而自己攻击自己似乎就不具意义。假使没有战斗意志的话,盾牌便无动于衷。

等伤口渗出鲜血的我滴了几滴血加入墨水之后,奴隶商人便以笔蘸墨,命令部下扒开少女披在身上的布料,随即挥笔涂满刻划在少女胸口上的奴隶文字。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奴隶文字绽放光芒,我的状态魔法也冒出一个图标。

获得奴隶。

开放使唤奴隶时的条件设定。

各式各样的条件一字排开。

我简单浏览了一遍,采用了若发生趁我入睡时袭击,以及拒绝主人命令等违规状况,便会受到剧痛折磨的设定。

另外,又注意到同行者设定的图标多出了『奴隶项目以外』的选项,就顺便检视一下。

奴隶A,因不知其名而如此标示。

看样子使唤条件好像可以随意更改,日后再对她下达更详细的指示好了。

「现在这个奴隶已成为勇者大人的财产了。请付款。」

「嗯。」

我拿了三十一枚银币给奴隶商人。

「您多给了一枚银币唷?」

「那算是办理登录手续的费用。你本想藉此敲我竹杠对不对?」

「……您真高竿。」

只要我先摆出『我已付款』的表情,对方也很难再发怨言。

要是这样还想坑我钱的话……那我该如何是好呢?

「算了,也罢。反正本店也顺利处理掉一个有瑕疵的库存货。」

「附带一问,那项手续要价多少来着?」

「呵呵,售价其实就包含手续费啰。」

「未必吧?」

奴隶商人面露笑容,我也以冷笑回应。

「您真是位难缠的客官呢,我开始感到兴奋啰。」

「随你怎么说。」

「那我便期待客官再度大驾光临啰。」

「嗯。」

我命令双脚踉跄不稳的奴隶跟着我走,随即转身步出马戏团帐篷。

奴隶愁眉苦脸地跟在我身后。

「好啦,报上你的名字吧。」

「……咳……」

她转脸撇向一旁,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然而这却是个不智的行动,因为一旦拒绝我的命令,便会触动身为奴隶的魔法效果。

「唔、唔唔……」

奴隶手捂胸口,开始露出痛苦的神色。

「喏,快说出你的名字。」

「拉、拉芙塔莉雅……咳咳、咳!」

「原来你叫拉芙塔莉雅啊。我们走吧。」

因为说出名字而不再痛苦的拉芙塔莉雅缓缓调整呼吸。

于是我抓起拉芙塔莉雅的手往小巷弄走去。

「……」

拉芙塔莉雅满脸惊惧地一边抬头看着牵住她小手的我,一边跟着往前走……


1.001335600133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