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十二话 恶贯满盈之时

这句话几近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果然连我的潜意识也极度厌恶这两个家伙呢!

说真的,我心中并不存在将他们处以死刑之外的选项,只有死能化解掉我对他们心怀的满腔恨意。

「死刑啊……既然是引起这么多骚动的主犯,那也莫可奈何啊。」

「是啊,他们犯下的错……俨然形同国际犯罪了呢。」

链和树在这方面都很冷酷呢。

呃,反正不关他们的事,当然可以畅所欲言。

「呜喔!你们——」

「开什么玩笑啊——」

女王举起单手示意两人闭嘴。

「杀掉他们真的……能让您心满意足吗?」

缠绕在女王身上的魔力气流诡异地蔓延过来。

俗话说毛骨悚然,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吧。而我也本能地领悟到——『骇人』一词,所形容的就是这样的对象。

「最终结局是杀死他们——但等到他们受尽折磨、达成释放条件、露出重获自由之笑容的瞬间再杀掉的话,也是另一种乐趣喔。」

「你……算了,继续说下去吧。」

「我的意思是单纯杀掉太没意思了。假如还派得上用场的话,那把他们当成宠物一样摸摸头,饲养后宰杀……也是一种乐趣呢!」

即便对亲人也丝毫不留情面,这个国家最黑暗的一面或许正在女王身上……

「……总觉得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吧?」

「的确,那要收回刚才的发言吗?」

不要翻脸如翻书好不好啊!勇者们!

「就请您当作这是我最后的不情之请吧。」

「喔喔……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希望我饶他们一死,除此以外我想怎么处置他们都行吧。

「继三勇教会的丑闻之后,要是再动用女王的权势轻易处决原为王室成员两人的话,将会进一步影响到其他各国对我国的评价。」

「你不觉得……把对世界造成莫大困扰的无能双人组钉在十字架上,才算真正给其他国家一个交代吗?」

「盾牌……你这混帐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女王无视低吼的垃圾,开口如此回应:

「一般而言确实是那样没错,但此方法并不适用于奥托克雷。」

「为什么?」

「这个蠢蛋以前也曾经相当威风,在很久以前啦……虽然现在只是个老糊涂,但他在国外却是声名远播,导致我就算想杀也无从下手……」

尽管不知这个垃圾曾经立过什么丰功伟业,但我大致理解了。

——他在外的知名度太高了。

首先,我一直觉得身为王婿的他,所握有的权势未免也太过强大。

是来自于过去曾立下足以创设新派系的实绩吗?他自己刚刚也提到各地相关人士不会闷不吭声。

而高高在上地睥睨这个昔日的荣耀遭到剥夺、玷污,但仍旧被迫苟活于世的男人——或许也是件满有趣的事情。

「知道了,就依你的方案办理吧。」

「感激不尽。」

「但是,我要让这两人品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是最低条件。」

「嗯嗯,这是当然的……那么,一开始先给予他们何种惩罚才好呢?」

这个嘛……只要不取他们性命就行了吧。

「也有剁下手脚之类的惩罚可以参考……」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露出欲言又止的目光看着我。

我确实拥有能那么做的权力,实际上也深受那两人迫害……但她大概认为我这种行为稍嫌过火了吧。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完全陷入两难啊。

但若现在放过他们的话,那等同白白浪费了好不容易到手的大好机会。

「……尚。踩大人……」(译注:日文里,踩跟文同音。)

婊子泪眼汪汪、双手合十地哀求我。还搬出一种跟拉芙塔莉雅及梅蒂不太相同的声调喊我的名字——把文听成踩,纯粹只是我听错了吗?

她泪流满面、双眼噙着泪光,加上哭到胀红的脸颊……只看这些反应大概会觉得她确实有在反省吧。

还真会演。若是不知道婊子本性的人,铁定会上她的当。

或者说……她八成就是用这张嘴脸突破元康心防的吧?

话说回来,这还是婊子头一次叫我名字……

「请您不要做出复仇之类的傻事,冤冤相报何时了。此时只需尚踩大人稍微忍耐一下就能海阔天空了……如果可以的话,也恳求您替小女子向女王美言几句……」

「天啊……」

链露出想退避三舍的厌恶眼神看着婊子。树也露出一样的表情,相当傻眼地搔着脸颊。而梅蒂手捣额头盯着地面,拉芙塔莉雅则是无言到极点地翻起白眼……至于菲洛……你别只顾着歪头啦!

——至于我的决定嘛……

…………………………呵呵。

「说得也是……」

这一天,传令兵们骑着马、菲洛鸟及龙等各式各样的坐骑跑遍全国各地,在大城小镇宣布下列公告:

「为了对此次事件负责,梅洛马格国王奥托克雷和公主麦蒂将永远改名为垃圾和婊子!任何人等假如错置其名,不论理由为何,都将受到严厉惩罚!」

全国各地的都市乡里中,也都匆忙地竖起告示牌,上面写着内容与口头公告完全一致的文字描述。

面临这种状况,不管身分立场高低或贵贱,全国人民均脱口说出同一句话:

「「什么!?」」」

「谁要忍耐你啊!白痴!」

「你干了什么好事!该死的恶魔!」

婊子的脸因极端愤怒而猛然扭曲变形。

从今以后,这两个家伙只能终生被国民用『婊子公主如此如此』和『垃圾王这般这般』等形容字句,当作闲聊话题罗!

天啊,超爽的!我连作梦也料想不到,自己竟有机会见证这个瞬间。

「完全是自作自受……」

「我也这么认为。虽说确实是很严厉的惩罚,但却也是恰到好处的发落。」

链和树则是超越傻眼地轻声嘟哝道。

「你这家伙————————!」

垃圾原本胀红的脸庞变得更加通红,同时放声怒吼。

「哈哈哈!就是想看到你这张脸啊!」

这下子垃圾无论公私场合都笃定要改用这个名字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只要忍耐就能海阔天空。非常精辟的言论呢!你便亲自加以实践吧,麦……不,婊子。」

「吵死了!打死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

婊子虽作势想扑上来殴打我,但女王的近卫骑士们当然不准她胡闹。

「啊,对了。婊子另外还有个身为冒险者的假名耶,那该怎么处理呢?」

「就叫泼妇好了。」

「泼妇……」

链和树莫名陷入沉默,两人脸上均露出相当诧异的表情——也不难理解就是了。

「那么接下来就把这个名字当作冒险者的名字完成注册。你若搬出以前的旧名字,将无权使用任何相关设施,敬请见谅。」

「你死定了!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动手宰了你!」

虽然婊子的话中充满杀意,但我听在耳里,也只有满满的爽快。

活该!

「办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吧。不过敢对我出手的话,你铁定难逃死刑就是了!」

「是的,因此我已剥夺了你的权利。要是你敢做出类似行为的话,奴隶纹必定取你性命!」

原来如此,她好歹也曾身为王族的人,一旦遭女王处死,将会连带对女王的威信造成负面影响……因此才将剥夺婊子的王族身分一事大肆公开,日后一旦发生问题立即就能处决。真是太有效率了,我喜欢!

而且婊子还被设定了不能直接攻击我的制约条件……竟然透过这招让她体验到毫无攻击力的我作何感受,考虑得实在有够周到。

「不不不,我觉得那样似乎是有点过火吧?」

树虽发表了他的意见,但我才懒得理会。

「唉呀,真开心呢!」

「那么,为了得到岩谷大人的协助,我必须设法再替您完成另一个心愿不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发生骚动之前,岩谷大人不是说过,要让这个垃圾跪地恳求您吗?」

女王拍手示意,影子和骑士们立刻趋前抓住垃圾和婊子,硬逼他们双膝跪地。

「别闹了好不好!你们以为我是谁——!」

「没错!我是——」

「你们不就只是冒险者和将军吗?」

面对被强压下跪而大发牢骚的两人,女王开口让他们理解自己的立场。

「逼他们跪下。婊子就不用说了,你若敢不服从命令,奴隶纹就会自行发动!」

「女、女王啊!这——不——我才不下跪!打死也绝不下跪!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开什么玩笑啊!为什么我非得向这家伙下跪,不要啊啊啊啊啊!好痛!」

数名骑士以团团包围的方式硬逼垃圾和婊子下跪,同时迫使他们俩的额头抵住地面。

即便奴隶纹发挥效果,抵死不从的婊子仍强忍着痛楚拚命抵抗。

接着只见两名影子分别趴在垃圾和婊子的旁边,发出声音如此说道:

「恳请——」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垃圾和婊子开始大吼大叫妨碍影子。

「让他们闭嘴!」

女王一声令下,骑士们立刻拿布条堵住垃圾及婊子的嘴。

「唔呜呜呜呜呜呜呜!」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

两人虽竭力挣扎,但终究寡不敌众,无法继续抵抗下去。

「盾之勇者大人啊,请助我国一臂之力吧!拜托您了!」

「盾之勇者大人,请您为了这个国家而战!」

影子以极端近似两人的嗓音讲出这两句话。

「……这样如何呢?」

「你问我也……」

硬逼他们跪下求我……身为观众的我看得超过瘾……

虽然真的只有一个爽字足以形容,但总觉得和我的心愿有点出入耶?

「唉,毕竟当事人毫无反省的意思,这种做法或许也属无奈吧。」

「会不会太超过了啊?」

链对树的嘀咕作出回应。

只要不出面干涉的话,我当然要好好看个过瘾。你们俩最好也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谁才是坏人!

垃圾和婊子明明被骑士牢牢压制住,却仍拚命发出彷佛快因屈辱而发狂至死的咆哮声。

过没多久,由于垃圾安静下来的缘故,骑士们便不再箝制他的行动。

该怎么说呢……垃圾活像个被强奸的女人一样神情恍惚,失焦的双眼悄然流下一行清泪。

……对我低头真让你感到那么可耻吗?

啊,链走近垃圾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确认垃圾好像什么都没看见后,就转身走回原位。另外,婊子还在顽抗不休。

「那么,对这两人的拷问就到此为止吧。」

女王举手下达指示。

「把他们轰出谒见厅!」

「「「是!」」」

卫兵就这样将两人撵出了谒见厅。

我回头一看,只见面带微妙表情的拉芙塔莉雅和一脸苦涩的梅蒂,以及看似乐不可支的菲洛……这些明显露出内心对我评价略为下滑表情的伙伴们映入眼中。

尽管没说什么,但她们好像都觉得我有点做过头的样子。

「那么此次的惩罚就暂且告一段落。天木大人和川澄大人,以及两位的同伴们请留在城内好好休息。至于岩谷大人则请留步,我对您还有话要说。」

「呃、喔……」

「说真的,我实在不想相信做出这种事的人们啊……」

「等等,以将国内搞得一团乱的责任来说,可能还嫌太轻了点。我们只是因为就近观看才觉得有点过分罢了?」

「……或许吧。」

链和树就这么一边交换着意见,一边和同伴们步出谒见厅。

「总之,在给予他们两人那么多惩罚之后,我想正式请求岩谷大人襄助一臂之力。」

「呃……」

既然都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也想不到什么能够拒绝的理由。

尽管可以用「我无法信任蔑视家人的家伙!」这种理由加以拒绝,不过先恶整我的是那两个家伙,他们本就自作自受。

「首先该从什么事情开始说起才好呢……对了,就来谈谈有关勇者传说的话题吧!」

女王开始叙违。

「我个人还满喜欢四圣勇者的传说哦,虽说与这个国家的传说不太一样就是了。」

「怎么个不一样?」

「岩谷大人在跟梅蒂聊过后,相信应该也隐约理解到个中差异才对吧?」

被女王这么一问,我也不经意地点了点头。

「如您所知般,这个国家的勇者传说当中并没有盾之勇者。严格来说是遭到抹除,或是被描述为恶魔。」

「……原来如此。」

当我被召唤至这个世界前所读的那本四圣武器书,书上也没有关于盾的记违。

原以为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才随之诞生的故事,但恐怕……那本书是原封不动地记载了这个国家的传说……吗?

好像不太对劲。虽然感觉我的推论似乎有错,但暂时就先接受自己的推测吧。

「盾之勇者建立的丰功伟业是让人类与亚人共生共荣。而在过程中虽然曾与其他勇者反目成仇,但最终还是握手言和了。」

原来如此,因为留有自古以来力挺亚人的传承,才导致盾之勇者无条件赢得亚人的信赖吗?

「如您所知,我国奉行人类绝对主义。虽然设有保护区,不过亚人的生活依旧相当艰辛。」

「……嗯。」

我在这个国家待了三个月以上的时间,当然明白亚人是奴隶阶级的事实。

「基于上述情况,席德威鲁特与我国之间的关系非常恶劣,可说是长久以来大小战争不断的敌对国。」

奉行亚人绝对主义、把人类当成奴隶对待的国家·席德威鲁特,跟梅洛马格之间势同水火。

就思想方面来看,的确也不可能建立起所谓的友谊吧。

「言归正传,相信岩谷大人应该知道,席德威鲁特的国教乃是由四圣教开枝散叶而成,只信仰盾之勇者的盾教。」

「我是隐约有察觉到啦,果真如此啊?」

「是的……那么,三勇教是如何产生的,想必岩谷大人应该也对此了然于胸吧?」

梅洛马格与席德威鲁特,各自信奉由四圣教衍生而出的三勇教与盾教。

而根据女王的说法,两国交战的历史由来已久,也就是说……

「我被召唤到敌人的大本营了呢。」

要将敌方的圣人视为勇者加以款待,除非拥有相当高尚的人格修养,否则根本办不到。

三勇教的圣经那类典籍上,肯定记载了盾之勇者曾经犯下的凶残恶劣行径吧。

在我原属世界的宗教其实也都半斤八两,一概认为敌对宗教的神是恶魔。

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垃圾之所以视我为眼中钉,是因为梅洛马格在实际战场上,与席德威鲁特针锋相对所致吗……?

「根据我的调查结果,显然这一切都是三勇教失控所造成的事端,但我截至目前的奋斗史便省略不提了。」

「只能说我个人十分同情你。」

「非常感谢。」

「嗯……梅蒂应该也很清楚这方面的事吧?」

「是、是的!」

「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根据四圣勇者的召唤结果,会再进行另一项预测事态严重性的仪式。」

「……结果一次就有四名勇者被召唤过来了耶?」

「是的……因此这个问题就被列为首要之务了。」

「既然是这么严重的大问题,为何其他国家没有起兵攻打这个国家?」

「我很想说是我四处奔走交涉的结果……但其实原因不单如此。此事与岩谷大人以及其他勇者大人们的行动也有很大关系。」

「母后大人非常努力了唷,甚至已经忙到生病发烧呢。」

「梅蒂。」

「什、什么?」

「干嘛用敬语啊?用平常那种叽叽喳喳的口气讲话就好了啦,恶心死了。」

「你说什么!」

「嘻嘻,梅蒂终于也肯表现出与实际年龄相衬的一面了吗?身为母亲的我实在备感欣慰。虽然不用像她姊姊那样散漫,但梅蒂自幼就以公事为重,始终不曾表现出真正的自我啊。」

「没、没这回事啦,母后大人!」

「可以的话,在长大成人之前可得跟岩谷大人好好相处,进一步认识真正的自己唷。」

「母后大人!」

梅蒂气呼呼地开始发飘了。喂,再这样下去话题根本无法结束啦!

「为什么三勇教直到被肃清之前,都不肯派人前来杀我呢?」

「盾之恶魔将被三名天神使者歼灭——三勇教大概是打着这种如意算盘吧。」

「他们在等其他勇者提升实力?」

「这样讲或许有点过分……不过勇者大人们有着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一面,因此三勇教八成认为,可以很轻易地操纵他们的行动吧。」

「哈,我想也是。」

那三人至今还没摒除把这一切当成线上游戏的心态。他们只会宣称『我们是被骗的受害者!』,断定显而易见的恶势力有罪,不然就是对自己的同伴毫不怀疑。

「当然啦,我也采取了行动喔!特别是岩谷大人曾经收到大量来自外国的邀约呢。」

「那是……?」

我想起之前梅蒂对我说过的那段话,也就是我在思绪混乱的那段时期曾命令他们别靠近我的事情。察觉到我心里有数的女王也轻轻点了点头。

「是的,不过也是托了您的福,我才得以靠白色谎言成功化解局面就是了。」

「……你说了什么?」

「我说勇者正为了排除我国的毒瘤而四处奔波。」

……在这种状况下都没爆发战争,可见女王真的相当努力啊。

我以前也管理过网路游戏公会,自然也遭遇过公会成员失控暴冲的事件。

平息纠纷真的是一件苦差事。一般而言或许只要将对方从公会除名就好了,但不能用这招的时候……就只剩满腹辛酸了。

「最主要的关键,就是岩谷大人在国内解决其他勇者引发的问题之举。」

其他勇者捅出娄子,而我出面帮忙收拾的话,举国上下的信仰都将产生动摇。

「其他勇者为何不知道……只有盾之勇者受到差别对待?」

「北村大人是因为婊子在身边,而天木大人、川澄大人似乎都经由公会获取了假情报。人类总是习惯相信亲近人士所提供的情报。」

来自亲近人士的情报……吗?判断材料不足的话,导出这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假如他们明白那是伪造情报的话,大概会一口回绝,同时选择力挺我吧。

就是因为一无所知,所以才那么不加思索。嗯,链和树果然还是能够交流的。

「等到我布下包围网准备回国之际,便发生了这回的事件。但我万万没想到四圣武器的复制品竟落在三勇教手中就是了。」

即便事先预测到三勇教或许拥有那把武器……大概也很难应付得来吧。

「教皇也是个愚蠢的人……在受到岩谷大人攻击时,要是能即时将复制品变换成盾牌,或许就有机会保住一命了……」

「那把武器也能变成盾牌?」

「是的。但据说要是发挥的力量能达到原始勇者的四分之一就已经值得庆幸了。」

「那种程度才只有四分之一而已吗?」

我们在成长后将能发挥出比教皇高出四倍的实力吗……灌水也灌得太凶了吧!

反正大概就只是将失落的传说加油添醋罢了……等等,一联想到菲托莉亚的实力,又觉得其实还满有可能的。

说真的,或许只是我们太弱了吧。

再不尽快设法提升实力,将难以对抗今后的浪潮。

「长期的和平让垃圾成了窝囊废。他本来才华出众,如今却只会利用他的小聪明干一些惹人厌恶的事情。」

嗯……果然是因为他不希望我前往席德威鲁特,才设下了那么夸张的警戒网吗?

「另外……我想想看。我愿意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援助岩谷大人,即便如此,您仍旧想前往席德威鲁特告知事件真相,挑起两国战争吗?」

「唔嗯……」

也就是说无论我内心有何想法,女王都非得拥护我不可吗?

但是……说老实话,我是很想趁此机会跟这个国家说再见啦,不过我也尚未履行跟菲托莉亚的约定。

一想起诅咒系列盾牌的事,我就不能无视菲托莉亚的建议。

「附带一提,不论岩谷大人决定前往席德威鲁特也好,或是席德弗利颠也罢,最后会遭遇到何种下场……姑且先知会您一声好了。」

「嗯?」

女王这家伙打算说什么啊?

「首先,岩谷大人会被迫与公主、贵族千金等各个种族的亚人女性发生关系,强制设立一座专属后宫。」

「有够恶心!」

因为想要盾之勇者的孩子而推倒我?由于婊子的缘故,害我对那档事感到万分反胃。

打死我也不想再接近那种别有用心的女人了。

「除此之外,大概对你有求必应吧。倘若您下令挥军攻陷我国,亚人国民必然都会慷慨就义。」

嗯……这样听起来感觉还不赖。只不过后宫就真的有点……

只要忍耐……就行了吗?然而……今后若想继续活下去,似乎就非得与勇者们合作不可,因此他们也该与我同行吧?只是不知道他们肯不肯跟来就是了。

「到这为止都还算是好处,但无论哪个国家的掌权者或信仰都早已被染黑了。」

「什么?」

「日后因罹患原因不明的怪病……可怜的岩谷大人最终……」

「……你还真清楚呢。」

「这是过去召唤来的盾之勇者的下场喔。」

我真不想知道这回事啊。

国民虽然信仰盾之勇者,政府高层却不喜欢盾之勇者为所欲为是吧?

要是国家被什么都搞不清楚的异世界人类搞得乱七八糟,政府高层铁定感到很无趣吧。

虽能明白对方的想法,但我还不想死……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附带一提,以前曾有个打着假邀约口号,想逼岩谷大人入伙的冒险者对吧?」

「……嗯。」

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几天后的事。那家伙说愿意成为同伴,但要我把钱交出来——因此被我处以气球怪之刑了。

「那名冒险者在数天后被人发现,已成了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什么!?」

我又听到另一件令人不舒服的事情了。

「此外,骑士团长也在数日前遭不明人士袭击身亡,犯人至今还未落网。那恐怕是……」

席德威鲁特可真是个激进的国家啊。

该怎么说呢……要是去席德威鲁特的话,就等于同时进入天国和地狱吧?

当然啦,女王所言也不一定全部正确就是了。

「相较之下,个人认为您还是留在已经亲自建立起信赖基础的这个国家,方为保身良策。」

「…………」

可是,我也有不想和她合作的理由。

到目前为止我所承受过的痛苦,可不是光凭这点善意就能轻易化除。无论女王如何使用权力试图搪塞,我都无法接受。

尽管女王直到刚才为止的惩罚和说明都跟我有间接关系,但她只不过是以国家领袖的身分做了分内之事而已。

如今却搬出一副强调她有恩于我的态度,要求我出手帮忙——那也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虽然认同这家伙的能力,可是并不信任她。

信口开河人人都会。

女王只是因为放任我前往其他国家会造成她的困扰,所以才做到这种地步罢了。

而且假如她的理论正确,那不管是投靠席德威鲁特或席德弗利颠,我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享有相当优渥的待遇。

并非只有梅洛马格会对我特别好。

「…………」

当我开始思索这些事之际,怱见女王来到我面前,摆出跪坐姿势。

「岩谷大人至今为止所遭遇的冤屈全都是我的责任,我也深知刚才所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接着,女王深深地向我磕头。

这幕光景令梅蒂完全哑口无言,拉芙塔莉雅也跟着睁大双眼。

就连菲洛好像也透过周遭气氛,察觉到现场发生相当不得了的大事。

「然而,我……不,这个国家除了依赖您以外,已经无路可走。假使您说只要我肯交出首级便能平息您的怒气,那我愿意欣然奉上。您若要我改名的话,我便改名无妨。」

「母后大人……」

「因此请您给予我国一段缓冲期。我以米蕾莉亚·Q·梅洛马格之名向您保证,必定全力阻止您截至目前所承受过的种种不当待遇。同时订定魔法契约,以及起誓今后将更加善待岩谷大人。」

这家伙……

明明不惜动用女王权力给予垃圾和婊子一条生路,现在又声称自己就算死了也无妨。

倘若可以砍下垃圾或婊子的脑袋,我想我大概会点头同意,但我一点都不想要你这女王的首级啊!

这就表明梅洛马格正处于世界性的危机之中吗?

换言之,这个国家的命运全在我一念之间。

只要我有心的话,就算要号召世界各国联手毁灭梅洛马格也绝非难事吧。

但是——

「仅此一次。」

「您的意思是?」

「之前你手下的影子救了我们,另外你也出手帮助我们顺利解决了教皇。」

「换句话说……」

「我只相信你一次。但,无论理由为何,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非常感谢。」

听完我的回应,再次深深叩首的女王开口表达谢意。

我这样的对应或许天真了点……

但若对万事一味抱持疑心的话,根本无法继续前进。

我想起菲托莉亚给我的忠告。

勇者之间没有可以起内哄的闲工夫,否则那只巨大的传说中菲洛鸟,就会现身宰了我和其他勇者。

勇者的敌人不是国家,而是浪潮。

如果在国与国爆发战争期间又同时遭遇浪潮来袭,那根本就完了。

最重要的是,千万不可忘记三名勇者在上次浪潮来袭时形同败北的事实。

我也犯不着自找麻烦地增添敌人——

以往那种常常遭到前后夹击的状况将有所改观。

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与我无关,但只要能击败浪潮,我就可以回去我原属的世界。

接下来总算能集中精力准备面对浪潮……也就是与葛拉丝的战斗。

光是这样,就可以算是向前迈进一大步的好结局了啊。

女王站了起来,打开扇子边掩住嘴角,边出声对我说道:

「烦请岩谷大人别对另外三名勇者提及此事好吗?勇者也是人,一旦他们感觉您得到分外优渥的待遇,不知会作何反应啊……」

确实,刚才那番话包含了许多不能透露给那三人知情的内容。

链和元康不太清楚,但树等人一旦得知——很有可能会失控大闹吧。

更重要的是,今后除非国际局势产生什么重大的转变,否则我身边的环境都将会好转。

「知道了,那他们几个……」

「是。今后,我会负起全责好好管理他们的行动。」

「是吗?这下子总算解决掉一个敌人了啊……」

「真的很抱歉……请原谅擅自将毫无关系的人召唤过来,还强行要求您参与战斗——却只能为您做到这点小事的我。」

「事情过去就算了。重点在于今后该怎么办,你也还有其他话要对那三人说吧?」

「是的,那件事便等到岩谷大人也列席的晚餐时间再谈吧。」

「知道了。」


1.001831900183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