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话 暴怒之盾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十话 暴怒之盾

「————————!」

我仰天发出不成声的咆哮。

我恨!若问我憎恨什么,我恨透了这个世界的一切一切!

我几近疯狂地恨透了世上万物。

对了,只要利用这股力量烧毁一切不就得了!

血红与闇黑笼罩住视野,放眼望去尽是我憎恨的对象。

「——!」

某人的声音传入耳中,感觉像被泼了盆冷水一般使我倏然一震……然而连这个声音也毫无意义可言。

「——!」

触摸着我的东西令人心生厌烦,干脆焚烧消灭掉!

「主人真的讨厌这个世界的一切吗?」

我恨透了陷害我、折磨我,还妄想杀死我的一切!

「真的吗?真的那么想的吗?」

没错,那又怎样!

「那么,主人也讨厌跟菲洛和拉芙塔莉雅姊姊度过的每一天吗?」

这声音……令我回想起来了。

一名小女孩跟随着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对我忠心耿耿,即便受伤了也为我鞠躬尽瘁……整段回忆填满了我的视野。

以及——一只雏鸟从蛋里孵化出来、她逐渐成长、钟爱我的心意缓缓传递过来。

「那……是……

「不讨厌对吧?因为,主人虽然嘴巴很坏,但一直都为了菲洛们而努力打拚啊!」

我的视野彷佛拨云见日似地渐渐清晰。

一股愤怒之火被浇熄的感受渗入心房。

「所以啊,菲洛会负责帮主人吃掉心中的愤怒及憎恨唷——」

视野顿时豁然开朗,我转眼环顾周围。

「尚文大人!」

「你没事吗!?」

从我发出咆哮至今……大概只过了短短几秒钟吧。

拉芙塔莉雅担忧地出声关心我的状况,链则伸手搭着我的肩膀。

「主人没事吧?」

「是你帮我压制住的吗?」

「嗯,毕竟主人很辛苦呢!」

变成菲洛鸟女王型态的菲洛从后面拥住我。仔细一看,她的四肢全都多了被火纹身的黑色灼伤……她几乎快承受不了愤怒之盾成长时所附带的加成效果……照理说一定痛得要命,然而疼痛不已的菲洛却仍心系着我的状况。

「不管是菲洛也好,拉芙塔莉雅姊姊及小梅露也罢。我们大家通通——都相信着主人唷!所以主人要加油喔!」

「……嗯。说得也是,的确是这样。」

现在不能被愤怒吞噬。

只差最后一步便能击溃害大家吃苦遭殃的元凶之一了——只要能跨越这道难关,之后便会顺利许多。

我要干掉这个自私自利地利用我们、梅蒂、勇者们,以及所有一切的家伙……

「……我们上。」

「你还有什么对策吗?」

「嗯,我最强的盾牌多出了一招必杀绝技。」

「那是什么盾牌啊?它原先就已经够吓人了,现在变得更加夸张了耶……」

愤怒之盾Ⅱ表面的龙形图纹,因为成长为暴怒之盾而散发出更恐怖的气息。龙面转变成彷佛恶魔一般的造型,龙角也扭曲峥嵘。

「这是迟早可能会用来对付你们的技能——总之先设法帮我争取发动技能的时间。」

「你这家伙真是……没办法,现在也只能靠你了。」

「的确。尽管还是难以相信你,但我们现在也无计可施了。」

「只好孤注一掷罗!」

「至于敌人的魔法……我们会设法应付的。」

勇者们彼此点了点头,同时转身对教皇摆出应战的架势。

「哎呀呀,居然还想做徒劳无功的抵抗……但也该画下句点了。我已准备就绪,接下来容我赏各位最后一击吧!」

周遭的魔力气息逐渐增强,眼看一道高密度的光束即将从上空直劈而下。

「我们上!」

我大喝一声,勇者们同时冲向教皇。

「菲洛,载着我往上空跳!」

「好——!」

回应我要求的菲洛背着我纵身跃向高空。

「「「高等集团合成仪式魔法·『制裁』!」」」

激烈的光之洗礼从上空倾注而下!

「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往上举起盾牌。

霹雳声响不绝于耳,从上空倾盆而下的强光洒落在我身上。

但那攻击却没能贯穿暴怒魔盾Ⅲ的防御,甚至连一丝余光也无法经过我的身旁。

「连制裁也无法伤你分毫!?这怎么可能!?」

教皇脸上浮现出惊愕的神色,你那张微笑假面总算剥落了吧!

我们可是为了动用这面盾牌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若不展现出一番威力就太不像话了。

「难以置信——但你肯定挡不住这一招!」

教皇高举剑刃,隔空瞄准我直劈而下。

「凤凰剑!」

一只火鸟从教皇的剑身飞窜而出,笔直朝我飞了过来。

「你休想得逞!」

我向前竖起盾牌,并透过心电感应企图掩护咏唱魔法的菲洛。

脑海中隐隐浮现出用来咏唱魔法的咒文……这难道是愤怒之衣(中)的发动条件吗?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及其眷属在此号令。再次解读真理,吞噬火焰化作力量。』

「暴怒烈焰!」

熊熊怒火如今化作我们的力量。

火鸟撞上我们,彷佛试图烧尽一切似地迅速延烧开来,不过我却将这股火焰转变为自身力量。

「什么!竟然吞噬了我的技能!」

在勇者们的攻击和菲洛强而有力的蹴击合攻之下,守护教皇的结界应声爆散。

「要上了喔——!」

那是菲洛的必杀突击!

她的外貌虽是菲洛鸟女王型态,不过双翼的动作却与日前试图用在菲托莉亚身上的旋转突刺如出一辙。

对菲托莉亚发动过的那招必杀技,此时挟带了能在实战派上用场的力量袭向教皇。

教皇把宝剑切换成长枪型态握在手上。

接着不断转动枪身。不知为何,我产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无我境界!?」

元康发出惊呼声——换句话说,那一定是枪系的高阶技能吧?

「唔……不可以忤逆神。而我就是神!」

除了菲洛以外的攻击都被弹开,枪尖溢出强烈的光芒。

「咕……」

「好痛!」

教皇手中的长枪光芒洒落在身上,一股宛如即将破体而出的剧痛逐渐蔓延开来。

是反击技能吗!?未免也太顽强了吧!

「不过,你仍旧阻止不了我们!」

「是吗?」

接着他把长枪变换成弓,纵身大大地往后跳开。

「休想逃!菲洛!」

「嗯。高速升档——」

菲洛瞬间追上教皇,一脚踹了过去。

不料,理应被菲洛一脚踢中的教皇却突然凭空消失。

别以为你逃得了,我今天就要在这里收拾你!

在哪里……他人在哪里?当我如此心想之际,赫见教皇身影竟开始增加!?

咦?三勇教徒看起来怎么都变成了教皇的模样!?

「是幻影箭!?」

树出声说道。

「那是利用幻影迷惑对手,让对手误认敌我的技能!小心一点!」

啧……居然无法辨识目标!?

放眼望去,周遭彷佛有好几十个教皇似地……出现大量冒牌货。

「呵呵呵,虽然你让我感到有点惊讶,但差不多也该结束喽!」

大量的教皇起手扬弓,准备向我们发动大绝招。

「这是最强的单体攻击技能。盾之恶魔,好好亲身体验一番吧!」

弓身骤发出万丈豪光。可恶……虽然有自信能够挡下,却没办法有效反击。

『身为力量根源的女王在此号令。再次解读真理,以冰结牢笼困锁、拘捕对敌。』

「多重高级寒冰狱!」

大量涌现的教皇们下半身瞬间结冰。

随后只见冒牌教皇们一个接一个变回原貌。

「趁现在。」

——是谁!?算了,我没有余力在意对方的身分。现在重要的只有如何打倒那家伙,务必收拾掉唯一的本尊。

鲜血献祭!

一段咒文自行浮现于我的视野之中,我原封不动地照着念诵。

『吾决定对愚蠢罪人宣判的刑罚名称为——献予神只之活祭悲鸣!在以我血肉为粮诞生之龙颚当中,伴随剧痛哀嚎化作活祭品吧!』

「鲜血献祭——呜啊!」

怎、怎么回事!?

在发动技能的瞬间,我竟全身血流如注、皮开肉绽,分筋错骨——

这难道是……自杀技能吗!?

教皇见我自行身受重伤,脸上顿时浮现笑容。

不过下一瞬间——教皇脚边的地面突然冒出一个布满暗红色锈斑,看似捕兽铗的物体。

……不对,应该称它为金属打造的龙头比较恰当。

它不同于一般捕兽铗,利齿咬合的部分是密密麻麻的多重构造。若要简单描述的话——就是一颗自地底长出,嘴里布满肉食动物般锐利牙齿的巨龙头颅即可。

「这——」

一阵尖锐的金属声响起,教皇在转瞬之间便被龙头造型的捕兽铗狠狠咬住。

「呜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现场。

殷红飞沫和闇黑影子在捕兽铗中频频闪动。

「这种程度的攻击算不了什么——」

这最初的一击只令教皇身受重创。随后教皇便为了破坏捕兽铗而朝它发动技能,谁知却无法对捕兽铗造成半点伤害。

等到捕兽铗第二次、第三次开阖时,传说武器的复制品迸现了裂痕……在第四次闭上时响起了金属碎散的声音——龙头捕兽铗宛如嘲笑一般,接二连三地反覆开阖噬咬猎物。

它一而再、再而三地……快速反覆着相同的动作。

这……太凶残了。

「咕啊……咳——救、救命……我的、神……」

最后,捕兽铗就这么紧咬着几乎变成一团肉酱的教皇,彷佛蚁狮一般没入地面,悄然消失无踪。

「……」

我们只能屏住呼吸目睹这幕光景。

诅咒系列的技能尽是些血腥凶残的东西……是否因为它是一面侵蚀精神的盾牌的缘故呢?

看完整个过程之后,我也只得认同菲托莉亚所说的那番话。

事到如今,我才重新领悟到——这绝不是可以经常运用的盾牌。

「教、教皇大人输给恶魔了……」

三勇教徒们满脸绝望地如此喃喃着。

「……你们已经完蛋了!」

重整旗鼓的讨伐军伴随着呐喊声,对三勇教徒们展开突击,一鼓作气地将他们全数逮捕归案。

直到此时,我们才确确实实地大获全胜。

然而……我却在目送讨伐军离开的同时,自菲洛的背上颓然滑落在地。

随着暴怒之盾问世而追加的新攻击技能·鲜血献祭。

虽然威力惊人,不过付出的代价实在过于庞大……

「主人!?」

身上沾满我鲜血的菲洛担心地抱起我。

手中盾牌已在不知不觉间,变回嵌合兽毒蛇盾。

「伤势好严重!快来人啊!快点救救主人!」

听见菲洛的呐喊,一名看似讨伐军司令官的女性快步赶抵我身边。

「母后大人!?」

看到那位司令官的梅蒂则忍不住惊呼。

话说回来,率领讨伐军的这个女人……和那个带着梅蒂同行的影武者相貌确实一模一样呢……

虽然看不清楚她当时被扇子遮住的嘴角,但铁定错不了。

「您这次的活跃着实叫人刮目相看啊,盾之勇者大人。」

暗中出手施放魔法牵制教皇的就是她吧。

「所有人听令!以治疗盾之勇者大人的伤势为最优先事项!此乃王令,务必要保住盾之勇者大人的性命!」

「「「遵命!」」」

讨伐军的医疗小队来到我身边,分别开始咏唱魔法。

「高级疗创!」

光芒轻轻覆盖我全身,然而……身上痛楚却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这、这是诅咒吗……但如此凶猛的诅咒……」

医疗小队的成员们一边面露惊愕神情,一边开始咏唱解咒魔法,同时取出圣水洒在我身上。

不过……好像效果不彰。

「马上进行精密检查!众人快过来帮忙!好了,你也来接受治疗吧!」

医疗小队及女王对菲洛作出指示,连忙带她离开。

「呜……」

全身上下痛得筋骨嘎吱作响,但现在的我还不能失去意识——

毕竟我还不知道女王究竟是敌是友。

「你、你就是……女王吗?」

「是的,我乃梅洛马格国女王——米蕾莉亚·Q·梅洛马格。这么慢才赶来支援,实在抱歉了。」

「……动作,也太慢了吧。」

无论就任何方面而言,她真的有权力吗?是这个国家真正的统治者吗?

她明白这起事件的真相吧?

我想说的话多到数不清。

譬如……你老公和女儿是两个扯到不能再扯的人渣!类似这种怨言要我说多少都行。

「诚然……这次事件,全都是我的错。」

「母后大人……」

「妈妈,你干嘛向那种人道歉啊!」

见婊子指着我大声开骂,女王顿时额冒青筋,整个人气得微微颤抖。

「麦茵……等回城之后,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给我做好心理准备吧。」

周围的气氛瞬间结冰。

她明明不是在对我发怒,我却突然感觉有股凉意窜上脊梁。

女王弹了一下响指,影子的成员立刻自背后现身,擒下了婊子。

「妈、妈妈!」

「给我堵住那个蠢材的嘴巴。」

「是!」

「大胆狂徒!竟敢呜呜——」

被布条绑住嘴巴的婊子就此被带离现场。

「你、你们对麦茵做什么啊!」

目瞪口呆的元康连忙出声抗议。

「我是那个麦茵……麦蒂的母亲。刚才只不过是以我的权限,指示部下带她回城罢了。好了,勇者大人们,这次的战斗已经划下旬点。请各位好好休息,与我一同返回梅洛马格城吧。」

面对周身散射强烈气场的女王,以元康为首的其他勇者们见此均陷入沉默。

呃,现在确实没有多余的心力再发牢骚了——毕竟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空前绝后的苦战啊。

「那么,盾之勇者大人……不,尚文·岩谷大人。对您进行治疗是当前的最优先事项,请您务必保持安静,我们这就立刻进行准备。」

医疗员或是在我身边使用魔法,或是手持五花八门的药物及圣水等道具赶来。

以我的原属世界来说,有点类似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的感觉。

「但、是……」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西南之国才对吗?诸多疑问接连涌上我的心头。

「……至于为何我一直身居国外,无法维护你应有的权益?以及为何我人明明应该在西南之国,如今却现身指挥讨伐军的这些问题等等……该对您解释的事情堆积如山,然而现在治疗您的伤势才是首要之务。」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一脸担心地哭着跑过来,紧紧依偎在我身旁。

「人家吓得差点心脏停止了!您没事对不对!?」

「谁……知道……」

我只觉得自己似乎受了相当致命的重创。

一股让我连起身都难如登天的剧痛袭击全身,还伴随着相当强烈的倦怠感。

似乎了解已经安全无虞的菲洛变回人类型态,与梅蒂一起陪着即将被医疗团队搬上马车的我。

「你的伤势好严重……快过来接受治疗。」

菲洛也身受重伤,四肢都有黑色的烫伤痕迹,医疗员便建议她尽快接受治疗。

「不要——!菲洛要跟主人在一起!」

但菲洛或许是更挂心我的伤势吧,说什么都不肯接受。

「小菲洛,你放心,这些人会负责治好尚文身上的伤势啦!」

菲洛一脸担忧地嗫嚅着,梅蒂温柔轻抚着她的头,小声对她如此说道。

「可是主人他……」

「相信尚文也不愿意见到小菲洛放任这么严重的伤势不管喔!」

菲洛宛如表达出『是这样吗?』的意思般,疑惑地凝视着我。

真拿这小女孩没辙啊。平常明明粗枝大叶,想干嘛就干嘛,偏偏这种节骨眼才变得这么爱瞎操心。

「快去接受治疗吧。」

我挤出最后一丝气力对菲洛作出指示,她这才点了点头,听从医疗员的话开始接受治疗。医疗员们纷纷咏唱起针对诅咒有显着效果的魔法。

「真是凶猛的诅咒啊……」

治疗师自言自语地嘟嚷了一声。嗯,确实是凶猛的诅咒吧……

毕竟那可是名为诅咒系列的盾牌啊。

由于性能凶猛的缘故,我向来只在紧要关头时才动用它,但是鲜血献祭的代价和一般诅咒大不相同。结果还真被菲托莉亚说中了,用了必定自取灭亡。

「赶紧准备『圣域』!」

他们要施展抵销了护体魔焰的那门魔法吗?

意思是说,目前在场的并非只是三勇教徒吗……他们是哪种宗教的信徒呢?假如是盾勇教的话,一定很强。

当我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之际,只觉眼皮逐渐变得沉重。

「尚文大人!」

「尚文!」

拉芙塔莉雅和梅蒂联手把我摇醒。

「啊啊,怎么了?」

「请您努力保持清醒!」

「干嘛说得好像我会挂掉啊?放心吧,我死不了啦。」

好啦,这状况确实很有可能害我送命没错。

尽管我一点都不打算死在这种鬼地方,但现在的我真的非常疲累。

真心希望……让我稍微眯一下也好。

但我现在还不能入睡,此地根本称不上百分百安全——不过我现在却完全动弹不得。

那么……

「拉芙塔莉雅,假使出了什么状况的话,记得藉助菲洛的力量,带着梅蒂赶紧逃跑喔。」

「明白了,不过届时尚文大人也要跟我们一起走。」

「抱歉啊,看样子明天无法替你们准备早饭了,稍微让我休息一下吧。」

聊着聊着,我的视野倏然转暗,就此坠入梦乡。

「尚文大人!不能睡啊!尚文——!」


1.001295600129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