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八话 制裁

此时菲洛背上的羽毛霍然倒竖,瞬间变身为菲洛鸟女王型态,先快速冲回梅蒂身边把她拉到背上,随即伸手探向准备隐身的拉芙塔莉雅。

「咦——」

「小梅露!」

「小、小菲洛你是怎么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可是公主耶,区区魔兽凭什么对我如此无礼——」

可能是发动高速升档了吧,只见菲洛身影微微晃动,起脚粗暴地将元康、婊子、以及另外两个同伴踹向我身边。

搞什么鬼?你明明能轻松解决掉元康嘛。

想归想,但却见她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而且她并没有对元康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这、小菲洛——噗啊!」

以菲洛为首的敌我双方所有成员全都在我脚边挤成一团。

「主人!全力防御!换成那块黑色盾牌!要不然挡不住!」

「就、就算你突然——」

「总之快点变换!快用力高高举起盾牌!」

「啧!知道了!」

受到菲洛的气势震慑,我连忙切换成愤怒之盾,先设下盾牌监牢、同时发动灵气盾牌及双重灵盾。

而大概与盾牌监牢几乎同一时间出现的吧,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大光柱朝我们倾泻而下。

「咕呜……」

这是一波令我全身骨头嘎吱作响的强烈攻击。

坚守着的两面灵气盾牌瞬间被震碎,我们多亏盾牌监牢才勉强熬过了这记攻击。

「小菲洛?你不要紧吗?」

「嗯。不晓得为什么,我没事耶!」

长在菲洛头上的那根呆毛——或者该说是羽冠正闪闪发亮。是那玩意儿的功劳吗?

我一切换成愤怒之盾时,菲洛本来会因为受到吃下肚的龙之核石影响而失控暴冲,但如今却能够控制住自己。

你自始至终都如此鼎力相助,实在令人感激不尽啊……菲洛鸟的女王。

看来,确实值得尽力回应她所提出的——要我与其他勇者们好好沟通的这个难题。

耳边响起劈哩啪啦的破碎声,我为了保护大家而朝上空高高举起盾牌。

连盾牌监牢也被破坏了,光柱直接倾注到我身上。那是一道能让我明显看出盾牌防御范围的极粗光束。

菲洛则用她的羽毛覆盖着倒卧在我脚边的家伙们。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光束持续不断地削减着我的体力。

「再撑一下……结束了!」

光柱突然消失,我随之放下高举的盾牌。

菲洛也同时起身,放出躲藏在她羽毛底下的所有人。

周围……已化作一片焦土。

原本守卫国境的要塞所在地,如今已化作惨不忍睹的残破废墟,地上冒出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巨大陨石坑。而这座陨石坑外围则有一大群士兵,面露不怀好意的笑容凝视着我们。

来者企图用魔法将元康和婊子等人,连同我一并消灭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这到底是……」

「承受了高等集团合成仪式魔法『制裁』后仍旧平安无事吗?真不愧是盾之恶魔。」

我转眼望向声音出处,赫见以前在城镇区教会现身迎接我的教皇,面带着一抹和蔼微笑。后方则站着好几十名看似教会相关人士的家伙,其中还掺杂几名骑士。

「你是……!」

教皇眺望着我们,以及元康一行人。

敌方的援军?不对,刚刚那攻击确实一并锁定了元康他们。换句话说并非他们的援军……?

方才的魔法强大到连愤怒之盾也只能勉强挡下。话说菲洛这家伙还真是鸡婆……根本没必要帮助死不听我解释的元康他们吧!这家伙就是需要狠狠被人教训一顿才会醒啦!

反正其他勇者好像都死光了……再少掉一个也无所谓吧?况且他又不肯跟我沟通。

说真的,保护拉芙塔莉雅和梅蒂就够了。

算了。相较之下,更令我耿耿于怀的是教皇的真正企图。

「用那么强大的魔法攻击枪之勇者和这个国家的公主……你到底在想什么?」

「枪之勇者……吗?」

对三勇教这些家伙们而言,剑、枪和弓之勇者是他们的信仰对象。我不认为他们会这样把信仰对象连我一起拖下水……然而教皇却始终保持微笑看着我们。

怎么回事?他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质。那笑容彷佛即使有人死在眼前,依旧能面不改色,简直就跟面具没两样。总之他脸上虽有类似表情的细微变化,但却完全看不出他脑子里究竟有何想法——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仔细回想起来,链和树惨遭不明人士的毒手。

元康虽然指控我为犯人,但事实并非如此,因此真凶另有其人。

换句话说,这家伙大概就是幕后黑手。

「我等所信奉的,乃是拯救人民、解救世界脱离浪潮危机的勇者。至于在各地引发问题、甚至蔑视信众的勇者通通都是冒牌货啊。」

教皇彷佛闲话家常似地如此回答。

「你说……什么……」

元康哑口无言地注视着教皇。

「两位下任女王候选人已为了正义……不对,应该说是早已惨死在盾之恶魔手上。如今站在眼前的只不过是两具活尸,完全无须在意。」

「真是……太扯了!」

听完这番蛮横的谬论,连拉芙塔莉雅都不禁气到傻眼。

上回碰面时,这位教皇感觉像是位温和且大公无私的人,不过看样子是我想太多了。

「明明应该感谢教会施舍圣水的慈悲,盾之恶魔却展开了侵略。因此,我才以神的代言人身分,前来净化你的罪孽。」

……好夸张的歪理。也就是说以正当价格提供圣水给我乃是游刃有余的施舍,而后因为我成了他们的威胁,所以想动手除掉我是吧?难道是因当时他对我了解还不够才帮助我……吗?

但他当时有可能只是刻意装得不引人怀疑罢了。

「开什么玩笑!我是下任女王!想也知道我绝不可能死在盾牌这种货色手上好不好!」

「不不,这个剧本已经拍板定案了。请放心吧,麦蒂公主。我们会负责准备一名取代你继承女王头衔的替身,这一切都是神的指引。」

婊子这家伙,因自己陷入危机而气急败坏地出言反驳。但在听完教皇的阴谋之后,或许是察觉到再怎么说也毫无意义吧,她的脸逐渐失去血色。

「骗人……的吧……」

「哈哈哈,怎么会是骗人的呢?再来就请你这位庸妇从这个世界退场喽。」

「开什么玩笑!你真的欺骗了我们吗!」

遍体鳞伤的元康竖起枪尖直指教皇发出怒吼。

「我们难道不是正为了拯救梅蒂公主和这个国家而战吗!?」

「嗯嗯,是这样没错啊。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甚至是为了全世界的圣战——这是一场由本教会挺身驱逐带头蛊惑人民的盾之恶魔,以及令民众信仰根基产生动摇的三名冒牌勇者,好让本教会之权威及更加稳固的战斗。」

「冒牌勇者是吗……」

听见我的嘀咕,教皇脸部表情略微扭曲,不太高兴地回应我。

「没错……在各地引发各种问题的冒牌勇者造成这个国家的信仰动摇。冒牌剑之勇者引爆疫病蔓延、扰乱生态系统;冒牌枪之勇者解放了被封印的怪物;冒牌弓之勇者则滥用权威虐待本教信众。」

……每一件通通都是我帮忙收拾烂摊子的事情嘛。

虽不清楚树干了什么好事……但那些订定沉重税率的恶质领主个个都是大富翁啊,他们或许都很热衷于捐款给教会也说不定。

而那个解放了封印魔兽的领主,似乎也是个相当虔诚的三勇教徒。

「因此我便动手收拾了展开无谓调查的冒牌剑与弓之勇者罗!」

教皇摆出一派天经地义的神情如此说道。

「什么!?」

元康……拜托,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啊?一般早猜得出来他会这样说吧。

「我分别将剑和弓诱骗至指定地点,再发动『制裁』彻底抹除其存在。这也是神的指引。」

链和树……看来如我所料一般,他们似乎觉得这次的事件太过牵强,因而独自展开了调查。

树……大概是采信了链的意见吧。

毕竟面对的是一群会干出这种卑鄙行径的败类。一旦察觉到他们的险恶心肠之后,树铁定会为了正义而采取行动吧。

不料两人却反而被他们抢先一步,不幸遇袭身亡……

「你杀了他们吗!?杀死了……为了这个世界而战的链、以及树吗!」

元康怒气冲冲地破口大骂。

你们之间的感情有那么好吗?虽然说来对他们两人很抱歉,但我一点都不同情他们。

我比较在意的,就是菲托莉亚先前提及,一旦勇者有缺将会带来危险的说法……

「说我们杀人那就太不敢当了。麻烦请改口说……我们只不过是净化了招摇撞骗的冒牌恶魔好吗?」

「你……」

「之后我会这样告知国王及女王的。就说这个国家差点落入冒牌勇者们的魔掌,而本教会虽然出手解除危机,可惜公主们却不幸罹难……各位觉得如何?」

太扯了……这是哪门子歪理啊!真会有人相信这种鬼话吗?嗯……但如果是那个垃圾,一听说公主们已惨遭我毒手的话,他或许会毫不迟疑地相信这番话吧。

倘若我们在这里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话……

在我原属的世界,也有那种等到事后才真相大白、洗刷污名的可悲领袖。

以及遭到反对势力强行挑起战争,结果惨遭处决的掌权者。

真相为何不得而知,但有一点绝对毋庸置疑。

——眼前这群家伙正打算冲着自私自利的理由收拾我们。

「尚文,暂时休战。助我一臂之力吧!」

哑口无言的元康转头对我说。

「你还真讲得出这种一厢情愿的话呢。我可不准你说……已经忘记直到刚才为止是如何对付我的喔。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把我的劝告当耳边风多少次了啊!」

休想要我一笔勾销——他对我的话置若罔闻,还直接对我发动攻击的新仇旧恨。

更何况这家伙……到刚才都还相信世上真有洗脑盾的存在耶!

「拜托你了!我……非得替他们报仇雪恨不可,绝对不能放过那个混帐啊!」

「是是是,我看你单打独斗就能赢了吧。」

你可不准忘记那些……以往害我吃尽苦头的行为啊!

「你真的不肯帮助我吗?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眼前那家伙吗!」

「我在乎得不得了,也打算总有一天要把他杀了。可是元康,我没有义务助你一臂之力。」

现在牢笼已经坏掉,只要骑着菲洛全力开溜应该就能平安脱困才对。

尽管觉得对不起菲托莉亚,但即便在这里和解,元康似乎也不会真的相信我。

虽然并非真打算与他从此不见,不过我就是想好好呛他一顿。

「或者该说啊……」

我倒竖拇指,面带笑容对元康撂下一句话。

「去死吧小你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废物。」

「你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元康步履蹒跚地朝我挥出一拳。

「你敢动手打我喔?」

现在我装备着愤怒之盾,也就是说只要他敢动手,就会引发护体魔焰取他性命。

「啧……」

只是在此发动会伤及拉芙塔莉雅、菲洛和梅蒂,所以我会抑制住愤怒就是了。

「想不到居然起了内哄,真不愧是盾之恶魔和冒牌货。」

「谁是他的同伴啊!」

「少罗嗦!我懒得求你了!我就算单枪匹马也要收拾掉那家伙!」

「呵呵呵,你真以为有办法击败我吗?」

教皇笑着吩咐部下拿武器过来。

那是什么东西呀?好像是一把巨剑……

它的表面附有以白银点缀而成的复杂装饰……超帅气的。正中间则镶嵌着一颗令人感觉不太妙的正方形宝石,类似游戏后期才会出现的高档武器……也就是圣剑?

「那……那是——」

婊子和梅蒂的脸色同时变得苍白。

「尚文!小心一点,那把武器是——」

「首先就从盾之恶魔开始,接受神的制裁吧!」

教皇高高举起剑刀,也不管还离我有一大段距离,就这么直劈而下。

随后赫见一道冲击波沿着地面朝我直扑而来,我连忙举盾防御。

「呜喔……」

这是一股差点将我震飞出去的强力冲击波。受到这记远比元康的流星枪强烈许多的重创,害我险些当场失去意识。

那冲击波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明显的巨大裂缝。

等等——现在我装备的可是愤怒之盾耶!?

它明明可以游刃有余地接下元康或其他勇者的必杀技,如今却使我受了这么要命的重创,教皇手上的到底是什么鬼武器啊?

「尚文,那把武器是人们尝试复制传说中勇者持用的武器……留下的古代遗产。」


1.000842700084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