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七话 盾与枪之对决

「菲洛,你去对付元康——」

甫一开战,我便立刻对菲洛做出指示。

而决定即便面对女性也不再手下留情的元康,则朝向菲洛释出浓烈杀气,架起长枪准备应战。

『身为力量根源的下任女王在此号令。再次解读森罗万象,对他们降下火焰豪雨!』

「中级烈焰暴雨!」

咏唱完一段相当傲慢的咒文之后,婊子施展了火系范围魔法攻击我们。

「尚文!小菲洛!」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妨碍向他们降下的火焰豪雨!』

「反中级烈焰暴雨!」

梅蒂在着手解除牢笼之前,先施展魔法抵销婊子咏唱的中级魔法。

只不过还是没能彻底消除,火雨朝我们倾泄而下。

周围一带瞬间化作火海,幸好只波及位在前线的我和菲洛而已。

「我不准你一直踢元康大人!」

婊子这家伙,居然认真起来对我们咏唱魔法。

梅蒂八成也很擅长魔法,只可惜对手没那么好对付。

梅蒂和婊子之间存在著名为Lv差距的鸿沟。

「菲洛,你不要紧吧!?」

「嗯,我没事——」

就算遭到火雨袭击,菲洛似乎也没受到半点伤害。

至于我嘛……先前在浪潮来袭时即便挨了骑士团的魔法洗礼也都毫发无伤了,现在当然不痛不痒。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降下恩惠之雨吧!』

「中级暴雨!」

梅蒂施展魔法降下一阵保护自己与拉芙塔莉雅的骤雨。

「那么!请元康大人集中精神对付盾之恶魔!我们会用魔法阻止那只鸟越雷池一步!」

婊子与两个跟班一同开始咏唱魔法。

「我要上喽——!」

毫不在意敌人动作的菲洛拔腿冲向元康。

「菲洛等一下——」

要是胡乱突击的话,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暴风抄截!」

一大团凝聚的风朝着试图一脚踹飞元康的菲洛飞了过去。

「嘿!」

『啵』一声变成人类型态的菲洛立刻戴上手套,注入魔力化出利爪扫向元康。

「啧……」

元康连忙竖起长枪抵挡菲洛的攻击。

原来如此,菲洛是在与菲托莉亚的战斗中学到人类型态应战的诀窍了吗?所以才能像这样顺利避开攻击。

「接招!喝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迅速挥动爪子劈向元康,施展宛如猫科动物般的打带跑战术。此乃动作敏捷的菲洛独有的战法。她原本只习惯依靠强韧双腿施展蛮力招式,想不到经过菲托莉亚教导之后获得这么显着的成长。

「抱歉了,小菲洛!」

元康枪尖直指菲洛发动技能。

「流星枪!」

你想得美!我挺身趋前,立起盾牌保护菲洛。

元康先是纵身跳至半空中,随后只见长枪发出光芒,锁定我们直射而来。

一记由能量构筑而成的枪形攻击落到我身上。

「唔……!?」

我运用盾牌防御力最高的部位抵挡这记攻击。

这沉重一击猛然撼动五脏六腑,穿透盾牌袭向我。

全身骨头发出刺耳的嘎吱声音。居然劈头就发动必杀技,这白痴到底在想什么啊?

话说回来,既然他要认真跟我打,那我也完全没必要保留实力了。

「怎样!我的攻击还没完呢!纷乱突刺!升龙枪!」

元康连续发动技能,根本不把我的嵌合兽毒蛇盾专用效果——毒蛇之牙放在眼里,接二连三地出招攻击我。

可恶……别因Lv高就给我得意忘形!

「麦茵!大家!」

「是!中级烈焰!」

「「中级气弹!」」

「火和风,再加上我这招的!灵气爆裂闪焰枪!」

「咕啊……」

没能完全挡下攻击威力的部位传来阵阵剧痛。

假使蛮族之铠缺少火耐性和风耐性的话,谁知道我会伤成什么模样。这一切都多亏了菲托莉亚的加护。

不用看也知道我在流血。

至于回复魔法……元康似乎并不打算给我施展的时间。

「盾牌监牢!」

我锁定元康布下盾牌牢笼。

「大风车!」

元康把长枪当成指挥棒一样来回挥舞,消除掉所有凭空出现的灵气盾牌。

可恶……他的攻击力大幅超越了我的防御力,我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行动。

一旦等到技能冷却时间结束,他又会再次连续发动技能向我展开追击。

再这样只能被动防御下去的话,我几乎毫无胜算可言。

「主人!」

菲洛交错双臂冲向元康。

「别来碍事!」

元康用枪柄戳向菲洛的肚子。

但我已抢先一步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给予守护!』

「初级坚守!」

锵地一声,元康有所保留的一击被硬生生弹开,没能戳中菲洛。毕竟菲洛在与菲托莉亚对垒的过程中,学习到能让人类型态的衣服获得高防御力的方法。

再配合上我的防御魔法,她铁定变得相当坚硬。

「这怎么可能!你也太硬了吧!」

「菲洛才不会输呢!」

菲洛并未放过他那一瞬间的破绽,举爪袭向元康。

「真棘手啊,但我也不能退缩!」

面对躲过攻击并展开反击的元康,菲洛往后倒退一步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菲洛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以猛烈的真空龙卷风吹走对敌!』

「中级龙卷风!」

『身为力量根源的下任女王在此号令。再次解读森罗万象,使真空龙卷风烟消雾散吧!』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使真空龙卷风烟消雾散吧!』 』

「「「反中级龙卷风!」」」

菲洛的魔法被三人联合咏唱的妨碍魔法抵销,成了一道普通的旋风。

菲洛更进一步集中意识,我趁机抓住元康的手腕制止其行动。

「放开我!」

「你想得美!菲洛!」

「嗯!高速升档——」

菲洛高速移动,一闪身来到被我扣住的元康背后。

「咕……」

她的利爪唰唰唰地招呼在元康身上。

「别以为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能胜过我!」

元康挣脱我的挟制,调转枪头朝我的脸直刺而来。

好快!我虽侧头避开了这一击,但真的好险。

「喝!」

「呜哇啊啊啊啊!」

拉芙塔莉雅挥剑砍倒了牢笼里的一名士兵。

士兵们只要一发现有机可趁,就伺机偷袭拉芙塔莉雅和梅蒂,但那两人并不是傻瓜。她们起码也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可是,连我也不晓得她们还能支撑多久……

怎么办?虽说似乎只要打倒元康就可以化解这场危机,不过婊子她们实在太碍事了。

局势只会变得愈来愈不利。是我的体力先耗尽或婊子她们的魔力先耗尽,将会大大地左右这场战斗的结局。

「咦!?」

婊子她们……居然开始喝起恢复魔力的魔力水。

糟糕……如此一来我就必须苦撑到她们喝光所有魔力水为止才行了。

「还满有两把刷子的嘛。你就是用这股力量杀死链和树对不对!」

「就跟你说你搞错了!先听我说话好不好!」

元康因发动太多次战技而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我的伤势也不轻啊!

我能明显感受到鲜血渐渐自体内流失。

「况且我能拥有这种实力,是因为我过着跟你们这些情报通截然不同的艰辛练功生活所锻链出来的。我才不像你那样,满脑子高喊着:『异世界万岁!』跟妄想立下『本大爷超强!』的威名呢!」

自从来到这个异世界之后,我反覆摸索及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实验。

我不择手段地想要变强,同时也贪婪地收集各种能够解放的盾牌装备加成效果。尽管如此……这种输在起跑线上的职业终究毫无胜算吗?

「无礼之徒!」

「怎么回事!?」

元康分心了——那是婊子发出的尖叫声。而我也转眼望向元康目光注视的方向。

只见元康其中一名伙伴的肩头被魔力剑刺中了。

哦哦,如此一来那些家伙们就很难再使用魔法喽。

是拉芙塔莉雅出手掩护了处于被动防守的我们。

而梅蒂……则是一边破坏牢笼,一边用魔法震退接近她的士兵。

即便如此,其他士兵们仍旧前仆后继地逼近她。

「第二公主!觉悟吧!」

「小梅露!」

「呜啊啊啊!」

见梅蒂陷入应接不暇的状态,菲洛立刻变回菲洛鸟女王形态,扫荡蜂拥而至的士兵群。虽然不如高速升档快得那么夸张,但她的行动速度仍然十分飞快,想必是多亏了跟菲托莉亚的那一战所赐吧。

「你们只顾着注意尚文大人和菲洛,导致破绽百出啊!」

「可恶!」

目睹同伴受创,婊子立刻高举剑刃砍向拉芙塔莉雅。

「之前你我也曾比拚过剑术对吧。你赢不了我的!」

铿地一声,拉芙塔莉雅挡住婊子的突刺并将她震退数步。

嗯,拉芙塔莉雅非常骁勇善战。再来便祈祷梅蒂能够赶紧顺利破坏这座牢笼吧。

「麦茵!啧……」

我挺身挡下企图赶去帮助婊子的元康。

「听着,元康。这一切都是你身边的那个婊子公主和三勇教的阴谋!杀害链及树的凶手并不是我们。」

「你的话能信才怪!滚开!」

尽管我一再尝试要与他沟通,但元康始终对我的话充耳不闻。所谓替同伴着想的特质,反过来说就跟盲目信任没什么两样。他的脑袋冥顽不灵,打死也不肯聆听自己不相信对象的说诃。

该怎么办?我无法施展攻击,即便要派菲洛上场,她现在也为了保护梅蒂而退离前线。当然啦,只要我一呼叫她应该就会回来才对,但……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的尾巴倏然膨胀,出声叫住我。光是这样我就明白她想传达的讯息了。

原来如此——毕竟刚才元康已经亲自示范过一次了嘛。

我故意放任想趁机赶往婊子身边救援的元康通过,同时配合拉芙塔莉雅的呼吸节奏。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隐藏身影。』

「初级隐身!」

在集中意识的瞬间,我的视野中浮现出技能名称。

原来如此,这样做就可以了吗?

「隐形灵盾!盾牌转换!」

「你想对麦茵她们做什么!麻痹矛!」

元康对拉芙塔莉雅发动战技……可是……

「什么!?」

拉芙塔莉雅面前突然出现一面盾牌。

没错,这就是我和拉芙塔莉雅的合成战技。

隐形灵盾,好像能够制作出看不见的魔法盾牌。

而我又运用盾牌转换将它变换成具备反击效果的盾牌。

我变换的是噬魂盾,反击效果为噬魂。

「咕啊!」

噬魂盾咬中元康,随后化作一颗光球飞向我。

「SP居然被吸收了!」

果然不出所料,噬魂盾的反击效果是夺取对手的SP。

虽然不知道元康的SP还剩多少,但如此一来应该就可以再跟他周旋一段时间才对。

「别以为尚文大人很弱!」

语毕,拉芙塔莉雅立刻发动隐身幻象消除身影离开原地。

「在哪!」

「元康大人!交给我。」

婊子虽然试图解除拉芙塔莉雅的潜伏魔法,但拉芙塔莉雅早已和她们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竟敢小看我!」

这次轮到元康像头野猪一样朝我直冲过来。

「接招吧!」

元康对放下心中大石的我发动战技。我若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准备发射流星枪的动作才对。

若靠着经过强化的盔甲而获得提升的动态视力……我办得到!

我使劲紧紧握住绽放耀眼光芒的枪柄。

「这、这怎么可能!居然抓得住流星枪!?」

「从刚才开始就只会老调重弹不停反覆发动战技!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啦!蠢蛋!」

嵌合兽毒蛇盾的反击效果,毒蛇之牙(中)咬中了元康。

「呜……我的身体……」

毒素总算开始见效了?

却见元康不晓得是怎么办到的,竟从枪里取出了解药。

天啊!他是从什么地方变出解毒药的啊?

「休想!」

「别小看我!」

我虽伸手试图抢走解药,但元康却趁着我傻眼的空档喝光解毒药。

「呼……别以为毒素能对我发挥多大的功效。」

从枪里变出解毒药是哪招啊?完全搞不懂他是怎么办到的。

「毒素无效……吗?我倒认为我已证明自己还有许多不同的手段可以用来治你就是了。」

面对菲洛的速度一筹莫展的元康被我这么一回呛,顿时哑口无言。

「你够了没,稍微冷静听我讲话好不好!我们根本没对链或树下什么毒手!这全都是你背后那女人的阴谋,到底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啊!」

「谁要听你狡辩!我、我只会相信伙伴们!」

伙伴?你相信的只有女人吧。

总而言之,我自认已经按照菲托莉亚的请求,做出了最大限度的让步。

——以尽可能不依赖愤怒之盾的方法。

「交涉决裂。可以的话,我实在不想动用这招。」

我煞有其事地举起手上的盾牌,再这样下去局势只会每下愈况。

除非梅蒂能破坏魔法牢笼,否则我们迟早会抵挡不住持续增加的援兵。若不能在那之前逃跑的话就死定了。

「别忘记还有菲洛在唷——」

我指示菲洛负责掩护拉芙塔莉雅。

「看到我刚才的攻击,你应该也心生警戒了吧?」

「啧……」

「梅蒂。」

「干嘛?」

「你明白吧?」

「……我知道啦。」

我的想法很简单。

先靠拉芙塔莉雅的魔法作出透明盾牌,等元康一采取行动,随即用具备反击效果的盾牌配合上菲洛或梅蒂的魔法攻击他。

虽说傻傻地使用魔法会遭到婊子念咒妨碍,不过若改用这种方法呢?

「你同伴的攻击方式似乎是以风系和火系属性居多呢。那对我产生不了什么效果……这点小事你应该清楚得很吧?」

幸运如何降临人生总是难以预期。此时拜菲托莉亚的加持所赐,我占有凌驾元康的优势地位。

「再来,你也明白我还留有一手必杀绝技吧?」

元康见识过一次愤怒之盾。

如今在还没动用愤怒之盾的状况下,对上我们的元康就已经陷入苦战。

要是我换上愤怒之盾应战,局势又会产生何种转变呢?

虽说菲洛八成会失控,不过那种小事还算可以视若无睹。

「还没完!」

元康不知死活地对向我抛出长枪。

「灵气标枪!」

脱手而出的长枪笔直射向我。

「你想得美!」

我一把抓住迎面飞来的长枪。抓住长枪的手掌传出『咔锵』的金属碰撞声,一阵微弱的痛楚随之掠过。

长枪被我完全握紧抵销威力后,枪身居然瞬间移动回元康手上。

「小梅露!」

「嗯。小菲洛,配合我的节奏行动!」

「知道了——!」

梅蒂和菲洛两人调整呼吸节奏,开始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菲洛)们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以——』

「合唱魔法!?」

婊子她们的脸色大变。

那是什么玩意儿?……等等,我记得曾在魔法书上读到过。

在高阶魔法当中,存在着需要由术者们同心恊力咏唱咒文,方能施展的魔法。

合唱魔法就是其中之一。

至少需要合两人之力的这类魔法,可以发动比单人咏唱更加复杂的强力魔法。

而高阶的合唱魔法被喻为仪式魔法,甚至能发动多用在战场上的高威力大规模魔法……应该啦。

『暴风雨扫荡对敌!』

「台风!」

梅蒂和菲洛携手编织魔法,一阵规模虽小,却挟带着浓密水气,而且威力似乎不容小觑的龙卷风朝元康他们直奔而去。

因为无法抵销这魔法,元康他们只得硬着头皮接招。

「这……由我来保护大家!」

元康向前跨出一步,横举枪身试图硬接菲洛和梅蒂咏唱魔法所创造的水龙卷。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抵挡不住这波冲击的元康被震飞至半空中。

但她们的合唱魔法威力应该已经发挥到极限了吧……只见水龙卷悄然消失。

元康咚地摔回地面,不过却立刻爬了起来。

「我……我绝对不能在这节骨眼落败!要是现在输了的话,梅蒂公主、拉芙塔莉雅、还有小菲洛都会沦为盾之恶魔的玩物!」

……对于到了这种地步还坚信自己是正义使者的这家伙,我内心不由自主地对他浮现某种堪称为赞赏的情感。

或者该说,为什么我非得担任反派角色不可啊!

难道说在元康眼里,我就像是游戏里的中头目不成?

真是令人不爽到极点,谁是邪恶BOSS啊!

「为了替链和树报仇,我……绝对会救你们脱离他的魔掌!」

「一个好色的小丑可以沦落到这种地步,也真是够可悲了。」

这家伙真的搞不懂我并没有洗脑她们吗?

他这份执念要是能表现在其他方面不知该有多好……太可惜了。

「唔……」

元康不但没能对我们施展出有效攻击,而且自己的伙伴逐渐屈居下风。

他处于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有斗志的这份精神——确实是勇者的风范。

但他那种盲目地主张自己的正义,且对自己同伴深信不疑的表现又该怎么说呢?

「死心吧,你是赢不了我们的。乖乖听我说吧!」

我此时只凭着一股毅力,不设法说服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就不能继续前进。

……直到我们能全身而退为止。

「梅蒂,虽然很感谢你一直提供掩护,不过还是麻烦你尽快破坏掉这座魔法牢笼吧。」

「我现在正在弄啦!」

「元康大人!再不快点打倒盾之恶魔他们就要逃了!快,请快点救回梅蒂妹妹,并将盾之恶魔的首级献给我!」

「我知道!」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就是万恶元凶。她想要的应该是梅蒂的首级吧!

元康,真正的恶徒就在你眼前,赶紧给我醒过来!

只不过婊子这家伙就是不肯轻易死心。

我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她随即点了点头。

我希望她施展隐身幻象潜伏行动,这次务必设法让婊子闭上那张狗嘴。

拉芙塔莉雅身上带着之前用过的魔力剑。要是能成功刺昏婊子的话,就可趁机开溜了。

……尽管内心实在超级无敌想顺手赏她一个痛快啦。

但为了证明我是清白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此刻取她性命。

真要杀她的话,当然必须等到证明我的清白,以及搞定那个垃圾王之后再说。

否则我会变成跟那个垃圾王不相上下的三流货色。

只要看不顺眼的话,连自己人也不惜牺牲,完全不会手下留情。

变成那样真的好吗?当然不好,我必须设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还……我还不能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元康抱着玉石俱焚的觉悟,提枪向我直冲而来。

「菲洛!」

「嗯!」

决定胜负的瞬间……之前,突然响起一阵与现场气氛完全不搭调的声音。

话说原先聚集在牢笼周遭的士兵们全都消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阵来得很奇怪的掌声传入耳中。

「哎呀……不愧是枪之勇者,意志真是坚韧无比呢!你相当出色地完成了牵制行动唷。」

随后只感到一股强大的魔法压力弥漫而来。


1.001437400143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