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五话 菲洛VS菲托莉亚

好热……

「「「呱啊呱啊!」」」

我隐隐听见耳边响起菲洛鸟的叫声,全身上下又频频被不明物体磨蹭……现在是怎样?

睁眼一看,发现菲洛鸟大军彷佛想向我道谢似地群众在我身边。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啊——!主人是只属于菲洛的啦——!」

紧接着,菲洛随即发挥她令人无法理解的独占欲,替我赶走了其他菲洛鸟。

「呼啊啊啊……」

当我清醒之际,时间已过正午。

倘若在这里煮午餐的话,会不会又形成和昨天晚上同样的状况啊?

「那个、听说你曾和传说中的狮鹫兽之王战斗过,那是真的吗?」

「嗯,的确跟它交手过。正确来说,那是人类利用狮鹫兽改造而成的怪物,后来……被人类量产化,造成具备飞行能力的菲洛鸟大量灭绝。而被量产出来的危险狮鹫兽则全部遭到驱逐。」

「那击败龙族王者的传说也是事实喽?」

「是啊。它就算被我大卸八块仍会复活,相当棘手呢。」

「好厉害唷——!那么有传说圣剑沉眠于菲洛鸟圣域的故事也是真的吗?」

「明明有四圣之剑却讲成传说之剑?大概是讹传吧。但确实有一些过去勇者遗留下来的武器就是了。」

两眼闪闪发光的梅蒂超级兴奋地接连向菲托莉亚提问。

反之,菲洛则鼓起脸颊猛吃飞醋。

真是一幕令人不禁莞尔的光景,只希望她们的友情别因此产生裂痕就好喽。

「好啦,我们已经休息够了。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简单吃完午餐后,我开口询问菲托莉亚。我们可没那种闲工夫继续待在这种地方浑水摸鱼。

只要试着拜托菲托莉亚的话,感觉她应该会很乐意直接送我们前往可以与女王会合的国家,因此可能需要花费心思跟她交涉一番。

「嗯……那么……」

菲托莉亚站了起来,转身对梅蒂咏唱魔法。

变出一座宛如运用狂风砌成的牢笼。

「这、这是什么啊!?」

梅蒂虽然试图脱困,但她的手却被真空牢笼划破,流出了少许鲜血。

「你干什么啊!」

菲洛满怀敌意地定睛怒瞪菲托莉亚。

「梅露露,我要麻烦你当人质。」

「为、为什么?」

「……」

菲托莉亚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凝视着我们。我感受到周遭的氛围顿时变得格外紧绷。

这是……她打算继续昨天的话题吗!?先就地处决我,再去宰掉其他勇者……此时应该可以认定她准备将想法付诸实行了吧!

「小梅露!」

拉芙塔莉雅也出声呼唤梅蒂。

啧……难道接下来必须在这个地方跟那只怪物般的菲洛鸟开战吗?

为什么非得跟她交战不可啊?

虽说现场确实充斥着一股险恶气氛,但问题并不是出在我身上。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豁出去运用愤怒之盾全力一战。

「不可以使用那股诅咒之力。」

一阵光芒伴随劈哩声响缠绕住我的盾牌。

谁理你啊!我试着强行变换盾牌。

——由于外力干涉的缘故,造成变更指令受到妨碍。

视野浮现出上述的讯息……昨天晚上她也对我做过类似的事情呢。

「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

「我有必要跟做出这种事的人交谈吗?」

「若不肯听我说,那菲托莉亚只好要勇者一行人当场受死。」

「你……」

我想她八成办得到。

现在的我们与菲托莉亚之间的实力差距就是如此悬殊。

我们对霸王暴龙束手无策。

菲托莉亚却易如反掌地轻轻松松解决了霸王暴龙。

假使我们和菲托莉亚开战的话……

……恐怕必败无疑吧。

「要我和那些家伙们和解,分明是强人所难。」

「什么事啊?」

「那家伙说如果我不和勇者们握手言和的话,就要动手杀了我。」

「跟那些人握手言和?那还真是……」

连拉芙塔莉雅也露出皱起眉头的困惑神情。这也难怪……毕竟其他勇者向来都不肯好好与我沟通。轻易向菲托莉亚承诺办不到的事情,反而很没礼貌吧。

「好吧……那么……」

菲托莉亚竖起手指指向菲洛。

「我要求与盾之勇者培育的菲洛鸟,也就是菲洛进行单打独斗的对决。她的实力若能赢得我的认同,那我便解放梅露露。另外,我也会给你一段缓冲期。」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菲托莉亚就以这种型态战斗,所以菲洛也得用相同型态应战。」

以人类的型态对战?这样一来或许还有机会取胜。

假使采用原始型态对战的话,连万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但若换成较为弱小的人型状态,那还能保有一点点胜算。幸好,菲洛有一款纵使变成人类型态也能运用的武器。

「知道了——!」

菲洛从背后的羽翼中取出大力手套。

那原本是武器店老爹为了让我能够拉马车而赠送的道具,不过却因为菲洛的魔力而产生变化,转换成利爪一般的型态。所以在上次与元康他们的战斗中,大力手套成了意义非凡的武器。但是……

「喂,别擅自开打啊!」

「就是啊,菲洛。请你先遵从尚文大人的指示吧。」

「但是小梅露她!」

「她若不跟我对打,你们通通都得死。你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啧……」

看来对方似乎打一开始就打算这样做了。

只能在一旁静观战局,这点让我感到相当郁闷。菲托莉亚或许抱持着先收拾掉身为主力战将的菲洛,再按照顺序一个一个解决我们的打算,只是我根本无权拒绝。

只能硬着头皮面对挑战吗?

「……好吧。」

「那么,开始。」

菲托莉亚甫举起手臂,菲洛和我们之间随即出现一座由强风障壁形成的——只属于菲托莉亚和菲洛两人的擂台。

「在这里面就只能维持人类型态,也不得违反规则。」

「我绝对会救出小梅露,也绝不会输给菲托莉亚!」

想不到居然只能在一旁静观其变……待会儿假使菲洛真有生命危险的话,我即使违规也得发动技能妨碍战局。

「看我的!」

菲洛将魔力注入手套变换成利爪模式,拔腿朝菲托莉亚直冲而去。

「呀!」

先展开攻击的是菲洛。

她纵身跳上半空中,试图提脚踹向菲托莉亚的腹部。

「攻击不够锐利。」

菲托莉亚用手轻而易举地拨开菲洛的蹴击。

「哇!」

接着,朝着因蹴击遭到化解而翻了一大圈的菲洛……菲托莉亚像对她展开追击似地,握紧拳头轰了出去。

「哎呀!」

菲洛扭转身子闪过这一击。随后只见菲托莉亚拳头所至处——伴随着轰隆声冒出一个坑洞。她究竟倾注了多大的力道轰出那一拳的啊?

「小菲洛加油!」

遭到囚禁的梅蒂大声替菲洛加油。

「我才不会输!」

菲洛挥舞利爪袭向菲托莉亚。下一瞬间,菲托莉亚身形一晃。

「太慢了!」

「呀!」

沉闷的声音响彻现场,赫见菲洛应声猛然往后一仰。

「什……什么?」

「你慢得难以置信。」

「呜……」

菲洛发出了以往从没听过的呻吟声。

「速度好快,但是菲洛绝不会输!」

菲洛交错双手飞冲而出……突然就要祭出必杀绝技了吗?

「高速升档——」

菲洛的身影快得化作残像,清脆的击打声接连响起,然而……

「就说你太慢了。」

菲托莉亚只是慢条斯理地上下挪动双手,接着手臂轻轻转动一圈。

明明只是这样而已……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就整个人连翻带滚地被震飞至半空中。

她连忙张开背后的羽翼调整气流平安降落。

「菲洛的必杀技竟然轻易就被化解掉了——」

「梅露露是你的好朋友没错吧?你再不认真应战的话——」

菲托莉亚双手擦腰挑衅菲洛,表现出一副感到失望的态度。

紧接着,菲托莉亚更进一步缩小了关着梅蒂的牢笼。

「哇——」

为了尽可能避免身体遭风之牢笼割伤,梅蒂更努力地将身子缩成一团。看见这一幕,菲洛顿时失去原先的从容。

「小梅露:唔——……」

菲洛双翼羽毛倒竖,轮番舞动双手利爪袭向菲托莉亚。

菲托莉亚竟是不避不闪,甚至毫无防备地站在原地。虽然爪击激荡出阵阵火花,菲托莉亚却仍旧毫发无伤地伫立着。

太猛了,竟能轻轻松松地震开菲洛的攻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连在我们之中号称战斗力高人一等的菲洛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就是经验的差距……跟她之间大概Lv也相差悬殊吧。

「那么,接下来轮到我出手喽!」

菲托莉亚挥拳对菲洛展开反击。但并没打中,看起来似乎连边都没擦到。

但光是这样便造成菲洛身上的衣服撕裂破损。

「凭那种程度的魔力法衣根本发挥不出护身效果。」

她就这样不断挥拳击打菲洛。

啧……在无法出手干预的这种状况下,我该如何是好?

不过她说魔力法衣?菲洛那套衣服是在魔法店利用菲洛的魔力纺成丝线后编织剪裁而成的衣服。

因为是以魔力制作的衣服……才称作魔力法衣吗?

菲托莉亚的双手生出一对光彩夺目的利爪,猛然扫向菲洛。

只见一道光之斩击随之而生,掠过菲洛头顶呼啸而过。

「假使你维持菲洛鸟原始姿态的话,早就被这一击扫中喽。」

菲托莉亚一派轻松地断言。

那是令人完全无暇闪躲的一击。是一记极其迅速、无比凶猛的攻击。

「菲洛才不会输!」

菲洛再次交错双手。

『身为力量根源的菲洛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引动猛烈真空龙卷风震飞对手。』

「中级旋风!」

菲洛手上出现一道龙卷风,笔直袭向菲托莉亚——

『身为力量根源的菲托莉亚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令对手创造的真空龙卷风归于乌有吧!』

「反中级旋风!」

只见以魔法创造出来的不明力场凭空出现包围住菲洛,接着菲洛咏唱的魔法就如同未曾发生过似地悄然消失。

「妨碍魔法……」

呃,我记得那是初级魔法书上提过的现象。

防止魔法发挥效用。只不过理论上虽然可行,但想实际应用就非得具备足以分析出对手本质的能力不可。

魔法好像是一种每咏唱一次,模式就会产生一定程度变动的系统。因此必须在魔法命中之前完成系统解析,并创造出足以抵销的魔法才行。

高阶魔法虽因咏唱需耗费大量时间而比较容易妨碍,但照理说要妨害中级魔法应该没那么简单才对。

「菲洛才不会输!」

菲洛勇敢地拔腿冲向菲托莉亚。但再这样下去也只是重蹈覆辙罢了……对了,菲托莉亚刚刚称菲洛身上那件衣服为魔力法衣。

……说到防御,那就是我的专业领域了。

菲洛的衣服本来就是用魔力制作的服装,那件服装能藉由灌注魔力而自行修复。

那么可以联想到的就是……

「菲洛,稍等一下!」

「主人干嘛?菲洛现在很忙啦!」

「先用魔力让衣服自我修复。还有,注入更多魔力给衣服!那样做会更好!」

「嗯!知道了!」

不太服气的菲洛暂时拉开距离,以手掌覆盖衣服修复破损部位。

菲洛身上的服装发出淡淡的光芒。

这样一来,大概就能提高菲洛处于人类型态时的防御力。

菲托莉亚快速逼近菲洛,起手攻击她的臂膀。

「喝!」

菲洛用双手挡下了菲托莉亚足可撼动大地的强劲一击。

「唔……好沉重……但是!」

倘若没依照我刚才的提示给衣服注入魔力的话,她大概就承受不了这一击了吧?

没被沉重的拳劲击垮,菲洛拨开菲托莉亚的手臂,纵身往上一跳。

菲托莉亚露出一丝破绽,菲洛趁机挥爪直劈而下。

菲洛身上缠绕着一股微风,大概是跳跃力有所提升了吧。

「呀!」

菲洛使出浑身解数的攻击命中了菲托莉亚——

看似如此,实际上却是……

「太温吞了。」

菲洛的攻击依旧只激荡出些许火星,没能对菲托莉亚造成显着的伤害。

她果然还是无法突破菲托莉亚的防御。

局势不妙啊。假如菲洛不幸战败,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菲洛频频转眼望向我……我可无法再三提供建议啊。

尽管这样心想,但看样子我似乎误解了她的用意。菲洛交互看着梅蒂与我示意着。

……原来如此。

我不发一语地靠近梅蒂,伸手触碰那牢笼。

手掌虽然传来一阵被风刃扫中的触感,但我应该还承受得住。

菲洛期望我能趁此时出手破坏这座牢笼,为这场战斗画下休止符。

的确,双方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话,根本毫无胜算可言。

「梅蒂。」

「尚、尚文!」

「你别乱动。」

就在我伸长手臂探入旋风牢笼,试图加以破解之际。

突然被一阵强风刮向半空中。

「我可不会放过任何耍诈的小手段。」

下一瞬间,一阵龙卷风朝我的身体直扑而来。腹部彷佛被狠狠扁了一拳。

「咕喔……」

我的防御竟如此轻易遭到突破!?

「尚文大人!」

「咳咳!」

不支倒地的我痛得视野扭曲。

唔……我转眼察看腹部,赫见铠甲扭曲变形,还出现了内出血症状。再不集中意识,赶紧咏唱回复魔法的话,铁定吃不完兜着走。盔甲……还可以透过自动修复机能恢复原状……但局势相当不妙啊。

「主人!」

「别东张西望。」

「唔——……」

「……在额外消耗魔力的状态下,你还能战斗吗?」

「当然可以!」

「真是有勇无谋……那我便一击定胜负。」

菲托莉亚背后翅膀猛然倒竖。

「嘶……」

接着深深地吸了口大气。菲托莉亚藉此吸收盘旋于周遭……感觉近似魔力元素的物质。

连这种事也办得到啊?

假使我也能顺利模仿这招就好了,但这对直到现在仍只会使用一般简单魔法的我来说大概还太难了吧——俗话说模仿优秀人士为进步的捷径。

尽管抄袭一词自脑海中一闪而逝,不过真要追根究柢的话,学校课程其实也不过是在模仿古时候的伟人们罢了。

换句话说,我们打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过着模仿他人的生活。

嗯,为了等实力追上菲托莉亚时有办法依样画葫芦,我就暂且先记住这举动吧。

「菲洛也办得到啦!」

菲洛也同样模仿菲托莉亚开始收集魔力。

「……慢死了。」

然而菲托莉亚早已收集完魔力。

她迅速欺近菲洛,接连不断挥拳殴打她。

「唔……呜……咕……」

架起双臂的菲洛始终没放松防御姿势。

菲托莉亚见状先倒退一步,接着祭出一记飞踢。

「你接得下这一脚吗?」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承受不住,整个人回转着飞了出去,撞上擂台的风之障壁后又弹回原地。

「菲、菲洛才不会输!」

遍体鳞伤的菲洛站了起来,再度摆出收集魔力的姿势。

「哼……」

片刻过后,魔力大概有所恢复的菲洛解除姿势,切换成下一个动作。

「高速——」

垂直竖起双翼的菲洛压低身子,双手利爪探向前方。

她的魔力已经浓缩到——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她背后出现一股明显的气流。

这恐怕是菲洛截至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必杀技。

只是先决条件太过严苛,绝非能在实战场合随意发动的技巧。

「升档!」

有如子弹一般飞奔而出的菲洛笔直冲向菲托莉亚。

利爪直指前方,搭配低空飞掠的旋转突击,展现出截至目前为止最快的速度。

对于以蹴击或劈砍等基本动作为主的菲洛来说,算是难得一见的突刺攻击。

该怎么说呢,或许只要形容成类似在战略游戏中……飞机型机器人必杀技一般的攻击就可以了吧。

「哦……」

就连菲托莉亚也颇感诧异地睁大眼睛。

菲洛划破了菲托莉亚的衣服。虽然只是擦到边边,但衣服表面确实出现一个小破洞。

菲洛顺势挥爪扫向菲托莉亚的头部,利爪轻轻掠过菲托莉亚的脸颊。

她的脸颊渗出一丝血滴。

菲托莉亚却面露微笑,看着因遭受菲洛攻击而飞散的鲜血。

至此我总算恍然大悟,随后我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只见她也同样看着我点了点头。

……菲托莉亚那家伙是在玩耍。她站在压倒性的强者立场,静静观察菲洛会采取何种反击。因此在目睹对手出乎意料的强力攻击后,她不由得笑了。

传说中的菲洛鸟——果真名符其实。

轻轻松松地将菲洛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上她分明毫无胜算。

虽然早已作好对方是绝对难以取胜之对手的觉悟,但如今看来,这场战斗根本连对决都算不上。

「呜——……」

菲洛也颇不开心地发出不悦的抱怨声。

「那么,接下来轮到我出招喽。」

菲托莉亚往前踏出一步,对菲洛发动迅捷的连击。

好快!她的动作本就比菲洛还快,然而此时更是远远凌驾她。

尽管还不到高速升档那种速度,但我却看见了拳头迅捷无伦的残影。

「呜……啊啊啊!」

招架不住的菲洛被轰飞至半空中。

而菲托莉亚竟已挡在菲洛被震飞的前方——

「喝!」

狠狠地一拳将菲洛打回原本的位置。

「呜唔……」

随后,菲托莉亚她……彷佛等待菲洛采取下一步行动似地伫立原地。

菲洛用手捂着疼痛的部位,手掌绽放出魔法之光。宛如咏唱回复魔法一般,伤口逐渐复原。但效果差强人意,顶多只能算是急救处置。

「呜……」

菲洛虚弱不堪地开始恢复魔力。

「给我走着瞧——」

魔力恢复完毕的菲洛朝菲托莉亚直奔而去。

是心理作用吗?不对,这一幕并非错觉,菲洛的动作变得比刚才还快。

菲洛力贯光爪,模仿菲托莉亚的招式展开攻击。

「喝!」

接连三次攻击,好不容易才让菲托莉亚创造出来的风壁产生些许撼动。

「只有这种程度吗?」

「唔唔……」

……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菲托莉亚的动作彷佛是在教导菲洛如何战斗。但她的每一次攻击却又让我丝毫感受不到手下留情的意味,害我花了一点时间才注意到这点。

没错,这终究是一场试炼。纵使闹出人命也无妨……我从菲托莉亚身上感觉到这样的气概。

「喏……再不快点的话,梅露露可就要倒大楣了唷。」

菲托莉亚伸手探向梅蒂。

变得更小的风牢削断了梅蒂的发梢。

「呀!」

「小梅露!唔——……」

菲洛猛然张开背后的羽翼,更加快速地对菲托莉亚施展突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勉强及格吧。这是最后一击了……请你竭尽所能撑住吧。」

单手挡下菲洛突击的菲托莉亚从侧边一脚踢开身体仍在旋转的菲洛。

「呜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被一脚踹向风之牢笼,甚至直接冲破障壁飞出场外。

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精疲力尽地趴在地上。

我连忙跑到菲洛身边。

谁知菲洛却伸手制止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还没……菲洛还没输。」

宛如强调我若出手相助会导致她犯规落败一般,菲洛撑着微微颤抖的躯体起身,拚死试图向前跨出一步。

她看起来摇摇欲坠,却同时展露了即便如此也绝不允许失败的气魄。

「要是在这里输掉的话,就无法救回小梅露了啊!」

「菲洛……」

「小菲洛!可以了!够了!」

「不要——……菲洛,要保护小梅露。」

斩钉截铁说道的菲洛踉踉呛呛地走近菲托莉亚,抡起已经变回手套型态的手爪殴打菲托莉亚。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非常弱小的一拳,但却夹带着无比强烈的意志。

菲洛的拳头轰中菲托莉亚的肚子。

「……」

然而这一拳并无法击败菲托莉亚。

「嗯,已经可以了,你表现得十分优秀。」

语毕,菲托莉亚伸手抱住倒下的菲洛,同时解除了关住梅蒂的风之牢笼。

「小菲洛!」

「小……梅露……」

「放心吧,她没死。」

菲托莉亚对菲洛咏唱魔法。

只见菲洛的伤势迅速痊愈,洋装也变得完好如初。

「咦?」

接着菲洛立刻拨开菲托莉亚的手,重新摆出战斗姿势。

「已经结束了。」

「还没完!菲洛要保护小梅露!」

「嗯。梅露露……她没事喔。你看!」

菲托莉亚伸手指着梅蒂,示意要她到菲洛身边去。

梅蒂提心吊胆地一边频频注意菲托莉亚的动静,一边缓缓走到菲洛身旁。

「明白了吗?你的试炼已经结束了。」

「试炼?」

「一言难尽,菲托莉亚也有菲托莉亚的苦衷啊。」

「是吗?」

菲洛则是一面提高警觉,一边疑惑地回应着菲托莉亚。

明明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真是缺乏紧张感的家伙。

「菲洛……你喔,受到考验了啦!」

我和拉芙塔莉雅一起走过去向她补充说明。

「没错……但她若无法通过试炼的话,菲托莉亚就打算落实开战前所说的那段话。」

菲托莉亚轻描淡写地作出回应。

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多亏了和菲托莉亚战斗的经验,菲洛掌握了在变成人类型态时也可充分应战的身手。

「菲洛,你必须考虑到交手对象。假如以菲洛鸟的模样与人类战斗的话,就等于让自己变成一个大型目标物。」

「是吗?」

菲洛鸟型态的菲洛确实很大只。纵使她能动作飞快地避开对方的攻击,一旦对手也具备不凡实力的话就有可能被打中。

而且菲洛鸟型态的菲洛,就只能施展以踢踹为主的攻击方式。

虽说也不具备魔法或突击等其他攻击手段,但那非得将对手的特质列入考量才能发动。

菲托莉亚是在对菲洛只以菲洛鸟型态面对战斗一事——提出警告。

要她想想,假如能在战斗中切换成其他模式应战的话呢?

也就是说,菲托莉亚是在提醒菲洛不要太过拘泥于惯用的作战方式,并趁机传授战斗技巧给她。

「这个,是通过菲托莉亚试炼的证明……」

语毕,菲托莉亚拿出一个头冠给菲洛看。

「这是什么东西啊?」

「通过试炼的报酬,请低下头。」

「小菲洛,这样做就好罗。」

梅蒂轻拈裙角,微微低头行礼。

喔喔,梅蒂再怎么说好歹也是现任公主,表现起来还满有模有样的嘛。

「这样吗?」

「对对对。」

菲洛在菲托莉亚面前低头行礼,菲托莉亚为菲洛轻轻戴上头冠。

「菲洛,我在此赋予你菲托莉亚的第一继承权。」

「继承?」

「大概就是指你得到……能够成为下任菲洛鸟女王的权利吧。」

「咦——……」

「小菲洛好厉害唷——!」

梅蒂相当兴奋地夸奖菲洛。只不过当事人却一脸嫌烦的模样。

随后,菲洛戴在头上的头冠开始发光。

光芒宛如爆开似地纷飞四散……

接着只见菲洛头上冒出一根笔直挺立的呆毛。

「……」

我和拉芙塔莉雅陷入沉默。

那玩意儿就是菲托莉亚说的奖赏?

「咦?」

「小菲洛好可爱唷!」

梅蒂虽然兴高采烈地大力称赞菲洛……不过当事人却表现出一副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何事的神情。

梅蒂,你的品味也太糟糕了吧。

等等,对我这个彻头彻尾的御宅族而言,岂不是应该将呆毛解读为萌属性看待才对……

不过,看着菲洛头上那根随着微风摇曳起舞的呆毛……

嗯,萌不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呃……」

我一指她的头顶,菲洛随即提心吊胆地伸手触摸自己脑袋。

「头上长出奇怪的东西了!人家不要——!」

菲洛一边发出哀叫,一边用力抓住高高竖立的呆毛。

噗叽!

「咿!?」

她竟使劲扯断了那根呆毛……

菲洛也太猛了……铁定超痛的吧。

「好痛啊——!」

嘴里虽然喊痛,菲洛仍因顺利拔掉呆毛而满心欢喜。

啵!

不料,另一根呆毛又重新自她方才拔掉的部位冒了出来。

「又长出来了!」

「咦咦!?」

菲洛这家伙,随后又泪眼汪汪地拔了数次呆毛。但由于不管拔掉多少次,还是会有新的呆毛原地重生,最后她也只能垂头丧气地接受现实。

真是恶心的呆毛。

「就算你拔掉再多次还是会长出来,所以就乖乖认命吧。每次只要实力有所成长的话,那撮毛就会跟着增加。」

「什么——最后会变成像你那样吗——……」

菲托莉亚头上耸立着三根呆毛。

传说的神鸟究竟是抱持着何种意图,将这东西传给菲洛的呢……

我不经意地点选菲洛的状态画面确认一番。

……跟上次查看时比起来,能力值的确大有提升。

那根呆毛恐怕是能够赋予能力修正效果的护身符吧。

对于Lv暂时无法继续提升的菲洛来说,着实是个不错的奖赏。

「还有,也请盾之勇者过来一下……」

「什么?我也有吗?」

菲托莉亚指着我并对我招手。

不不,稍等一下。要是就这样傻傻地走过去的话,该不会头顶也被插上一根呆毛吧?

「我可不需要呆毛喔。」

「呆毛是什么?」

我才懒得跟她说明,总觉得说了也只是自找麻烦。

「是要给你更好的东西,我也会帮你治好伤势。」

「唔——……」

尽管不晓得她打算送我什么东西,但万一是什么奇怪的玩意儿就头大了。

总之似乎也无从拒绝她,于是我走了过去。只见菲托莉亚伸手抵着我的腹部施展回复魔法,原本腹部还因尚未完全恢复而隐隐作痛,现在痛楚居然已完全消退。

「拿出你的盾牌。」

菲托莉亚指着我的盾牌,作势要我将盾牌的表面朝上。

「这样吗?」

我转动盾牌让表面朝向上方。接着,只见菲托莉亚拔下一根呆毛放在盾牌上。

盾牌产生剧烈反应并吸收掉呆毛。

菲洛鸟系列获得强制解放!

「什么?强制解放?」

我确认技能树状态,赫见以菲洛鸟一词取名的盾牌全数变亮了。

绝大多数的装备加成效果都追加了提升菲洛鸟基础能力的特效,而能力修正、成长修正(大中小)、成长的细部状态值补正(大中小)等等没有重覆的项目也全都开启了。

另外,较为醒目的大概就是乘骑时能力提升(大中小)这项系统吧。意思大概就是只要骑在菲洛背上,战斗力便会随之上升的样子。

但此外也还存在着许多因我本身Lv不足而尚无法切换的盾,只不过这些通通被视为已获得解放,所以大概只要满足条件就行了吧。

「姑且向你说声谢谢。」

「不客气。但我还有一些只能对盾之勇者说的话。」

「什么事?」

「等只剩你我两人时再说。」

她给我的奖赏还真是奇怪呢。

或者说,菲洛鸟的力量该不会就浓缩在那撮呆毛里面吧?

反正现在菲洛的Lv一时无法再获得成长,我还是把它当成好事一椿算了。

「呃、那个……」

梅蒂有些胆怯又有些难为情地开口向菲托莉亚攀谈。

「什么事呢?」

「你只是为了考验小菲洛而已吧?并不是要利用我对不对?」

「是的。梅露露也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那个啊,麻烦你变成大大的菲洛鸟,然后让我坐在你的头上!」

梅蒂以略带兴奋的语气如此恳求。

「……知道了。」

菲托莉亚虽然为之一愣,不过旋即轻轻拍了拍梅蒂的头,膨大自己的躯体。接着面带微笑温柔地抱住梅蒂,心胸真是宽阔极了。

「哇……」

随后菲托莉亚如梅蒂所愿,将她抱上自己的头顶坐好。

「好高好高!」

梅蒂大为兴奋。

「盾之勇者们,请你们再稍微退后一点。」

「嗯。」

我们依言退开。

只见……菲托莉亚变大至将近十八公尺高……

她究竟能变多大啊,简直就跟高楼大厦没两样了耶!

「好厉害好厉害!」

梅蒂的声音远得有点模糊不清,待在那么高的地方不要紧吗?

是说……这只菲洛鸟究竟能变得多高大呢?

不,那八成是她原本的大小,后来才变身让自己缩小成与菲洛身高一模一样的状态吧。

「呼……」

陶醉其中的梅蒂脱口发出了赞叹声。

「好像作梦一样……」

「若真是梦的话就好了。」

菲托莉亚把感觉有机会撂倒恐龙的菲洛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份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话说,今天才刚哪开始,希望各位尽情休憩。」

「嗯……只要你之后肯带我前往我想去的地方就好了。」

「……关于那件事待会儿再谈,现在只希望各位能好好休息。属下们也都很欢迎你们留下。」

「「「呱啊!」」」

「咦~?你们说要庆祝新的女王诞生?是指菲洛吗?不要擅自决定嘛~!」

「恭喜!小菲洛!啊哈哈哈,菲洛鸟们看起来似乎都很开心呢!」

菲洛鸟们聚集过来,将菲洛扛离现场。

「连、连我也要去吗!?」

拉芙塔莉雅也一起被扛走了。

该怎么说呢?我有一种彷佛来到异世界,成了浦岛太郎一般的感觉。

我们在菲洛鸟们准备的圣域,被迫度过了宛如祭典般的一天。

这里俨然是一座另类龙宫。假使在离开此地之时,发现外界已然经过数十年光阴的话……是否就可以洗清我的嫌疑呢?


1.00229010022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