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四话 传说中的神鸟

巨大菲洛鸟女王从被踹成碎屑的霸王暴龙残骸中拾起一颗发光碎片……不对,应该说是某种核石之后,这才转身面向我们。

「让诸位久等了。」

「……」

我们完全无言以对。

只能呆呆看着不费吹灰之力收拾掉……连菲洛都无法施以有效伤害的霸王暴龙的——这只巨大菲洛鸟女王。

「大大的菲洛鸟……」

梅蒂双眼闪闪发亮地凝视着它。你的表情真是有够千变万化的呢。

面对我时无论怎样都只会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和我以外的人物交谈时则是彬彬有礼兼气宇不凡;而当对象换成菲洛或菲洛鸟时,就会表现出这种好奇心旺盛、符合实际年龄的活泼反应。

「你就是盾之勇者大人对吧?」

「呃,嗯。」

尽管它的体积巨大到让我只能抬头仰望……不过对方既然发问,那我也只好作出回应。

假设双方处于敌对立场,那么即便大打出手也毫无胜算,而且根本无法想像能获得胜利。

再加上梅蒂刚才也说有类似结界的力场笼罩住这一带,逃不逃得出去都还是个问题。

何况对方也是菲洛鸟,那就算骑着菲洛开溜,大概也有很高的机率会被追上吧。

「有何贵干啊?」

「我有许多事想跟你聊聊,不过以现在这副样子实在有失礼数。请稍等一下。」

巨大菲洛鸟女王闭目凝神,它的躯体随即逐渐缩小,最后两翼轻轻裹住身体……不消片刻又再度张开。

只见一名个头和菲洛差不多高,背上同样长着一对翅膀的女孩子站在眼前。

发色为夹杂着少许天蓝色的银色。至于她的发型……应该算是俗称的妹妹头吧?

只不过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头上那三根呆毛。

那鲜红色的眼瞳,似乎不较菲洛霸气横溢。

她有着一张比起菲洛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端整美貌——

身着一袭红白相间的哥德式洋装。

由于人类型态的菲洛所穿的服装为蓝白双色,令我不由自主地比较起她与菲洛的差异。

「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好了……我叫菲托莉亚,乃是统辖世上所有菲洛鸟的现任女王。」

她那低头行礼的举动跟讲话口气极不搭调,给人一种孩子气的感觉。

该怎么说呢?她明明只是幻化成人类的模样讲话而已,看起来却像个勉强摆出大人架子的小女孩。

「菲托莉亚!?那是传说中的菲洛鸟的名字耶!」

梅蒂面露惊愕的神情说道。

「是吗?」

「是啊。那据说是由过去被召唤至这个世界对抗浪潮的四圣勇者——合力养育长大的传奇菲洛鸟耶。」

「过去吗……虽不晓得已经过了多少年,但这难道不是代代相承的名号吗?」

当我和元康等人被召唤至这个世界的时候,确实记得有人提及过发生在上古时代的灾厄浪潮。

依照上述说法推敲起来,她再怎么说……八成也不会是在悠久传说中登场的当事人吧。

统治菲洛鸟的历代女王应该都是以这个名字自称吧。

倘若不是的话……这家伙现在究竟几岁了啊。

「现在也好、过去也罢,这个名字始终只属于菲托莉亚一人呀?」

稍显疑惑的菲托莉亚如此回答。

尽管散发出一股颇具威严的气息,不过她在某些方面却也带着类似菲洛的呆头呆脑特质啊。

「难不成你从上古时代一直存活至今吗?」

「嗯。」

居然回答得如此斩钉截铁。只是看过菲洛之后,就会觉得倒也能够想像就是了。

毕竟她才出生没几天就长那么大了啊。

假如菲洛会持续成长至像菲托莉亚一样庞大的程度,那我究竟该怎么解决她的三餐问题才好啊?

基本上,菲洛现在的伙食费就已经让我伤透脑筋了,我可不打算再提高她的餐费额度。假如她真的长成那么大的话,我也只好弃养菲洛。

当然啦,一想到至今为止投资在菲洛身上的大笔开销,我还真的扔不下手。

「总觉得主人正在想什么奇怪的事说。」

「的确……那种表情是在胡思乱想的表情。」

「还真亏你们看得出来呢!我完全摸不着头绪就是了。」

「总有一天你也会看得懂啦。」

你们这几个局外人很吵耶!少在那边擅自推敲我的想法啦!

「我刚刚在想……假如菲洛也长成那么大只的话,那就只能选择丢掉她了。」

「咦——!」

「丢掉她!?你这想法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而且几分钟前你不是还对小菲洛提出了要她变大的无理要求吗!?」

「凡事都有限度。我身上并没有足够的钱可以喂饱那种大怪物好吗?」

「尚文大人……再怎么说菲洛应该也不致于迅速变得那么庞大……」

「她可是出生过没几天就长得这么大的菲洛耶!要是进入二次成长期的话,搞不好就会变那么巨大吧。」

「……」

「拉芙塔莉雅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啊!」

梅蒂紧握拉芙塔莉雅的手提醒她。

就是因为她说不定会再长大……才令人害怕啊。

「……要成长到这种程度终究得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因此请放心吧。」

菲托莉亚一脸过意不去地举手回答我们。

「喔,原来如此。」

「最起码需要相当于普通菲洛鸟寿命好几十倍的时间才行。」

这下子我总算放心了。要是菲洛因为再度发育而变得如同一座小山那般庞大的话,那真的会害我很困扰。

但这也等于菲托莉亚拐弯抹角地强调……自己确实活了那么久就是了。

「那么——接下来请盾之勇者大人一行人做个自我介绍吧。」

唔……她不提我都忘记了。既然对方都已经自报名号,我们也必须礼尚往来地自我介绍一番才行。

「我叫岩谷尚文。岩谷是姓、尚文是名。你似乎已经知道我是盾之勇者了吧。」

「嗯。」

菲托莉亚接着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

「我叫拉芙塔莉雅,还请多多指教。」

「请多指教。」

「菲洛就叫菲洛唷——」

菲洛间不容发地抢先作完自我介绍了。

菲托莉亚定睛凝视着菲洛,片刻过后随即转头望向梅蒂。

「之前见过一次对吧?深爱菲洛鸟的人,当时谢谢你挺身保护我。」

「嗯……我的名字叫作梅蒂·梅洛马格。」

「那,就称你为梅露露喽。」

梅露露……有够糟糕的品味。

在我的原属世界,也有那种动不动就想给所有事物加上叠字的家伙,这让我不禁联想到那些人。

只不过说真的,我也是个会被归类成那种人的重度御宅族就是了。

「梅露露……请多多指教唷。」

瞧吧,梅蒂被那样叫也露出一脸困扰不是吗?

「哼——」

不知为何,菲洛竟挺身站在梅蒂面前,彷佛试图保护她不被菲托莉亚伤害一般。

是吃醋了吗?看不惯好朋友和其他朋友说话的感觉吗?

菲洛啊,你那种态度迟早会形成失和的原因,然后落得俗称被『横刀夺爱』的下场喔。

是我想太多了吗?在我以前玩过的某款传奇诡异游戏当中,也曾出现过一模一样的情节就是了。

……要是继续闷不吭声,总觉得局面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还是设法把话题拉回正轨吧。

「然后呢?关于你出手击杀了那只像恐龙一样巨大的魔兽……也就是霸王暴龙一事,我谨在此表达谢意,但你找我们要做什么?」

「首先,必须向诸位解释来龙去脉,只不过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悠闲地轻松交谈。我会负责带路,各位这边请。」

菲托莉亚伸手指着马车说道。意思是想载我们前往某个地方吗?

「等等,在那之前……」

「什么?」

菲托莉亚微微侧头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则转移视线望向霸王暴龙的死尸。

只见领悟到我想做什么的菲托莉亚顿时皱起眉头。

「我讨厌见到四圣勇者利用传说武器吸收任何与龙族有关的素材……」

话说菲洛鸟与龙族魔兽之间好像势如水火的样子。看样子即便身为菲洛鸟女王,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仍旧不会改变呢。

但她的坚持不关我事。一说到提升实力方面的事情,我可是贪心得很呢!

更何况是那么强悍的霸王暴龙素材,我自然无法视若无睹。

「恕难从命。」

「……好吧。那我会命令眷属们记得带素材回去,请快上马车吧。」

「内脏之类的器官也会帮我带回去吗?菲洛鸟天生就是贪吃鬼,假如最后只留给我一堆骨头的话,我可是会很伤脑筋的喔。」

「……请便,随你高兴吧。」

「谢啦!」

「尚文,你很小气耶。」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啊。」

我利用盾牌吸收掉支离破碎的霸王暴龙残骸。

肉、骨、鳞片、角、牙齿,以及其他内脏器官。如此一来便能解放几款新盾牌。

不过……看样子我因为尚未跨越解放盾牌所须的必要Lv这项条件,因此无法顺利解放新盾牌。

对我们而言,霸王暴龙确实是属于相当强悍的那一类敌人。毕竟我到现在都还没解放靠吸食僵尸龙素材所获得的新盾,因此解不开霸王暴龙素材有关的盾牌也算是相当合理吧。

「准备结束了吗?」

菲托莉亚淡淡地提问。

「嗯……」

「那么,你叫菲洛对吧?你也变成人类型态一起搭乘马车吧。」

「咦~比起搭乘马车,菲洛更想拉马车唷!」

「这马车是菲托莉亚的,所以不给你拉。」

也许那是不能让步的底线吧,只见菲托莉亚展现出孩子气的一面断然拒绝。

果然无论再怎么装腔作势,或许骨子里其实就和菲洛没两样。

「唔——」

「小菲洛,不可以对菲托莉亚小姐耍任性唷。」

「好啦——」

菲洛心不甘情不愿地变成人类型态。

我心中想着:『你在耍什么宝啊……』

于是我们就这么坐上菲托莉亚拥有的那辆超级豪华马车。

里面出人意表地宽敞。只不过……要坐马车移动吗?

周围还有一大群菲洛鸟,要是不加思索地移动的话,总觉得很引人注目啊。

算了,反正菲托莉亚似乎设下了结界,一般人大概无法靠近就是了。

假如元康知道我在这里,八成会立刻追杀过来吧。

「传送——」

在马车外面的菲托莉亚抓住把手呼喊了一声。

下一瞬间,周围的景色为之一变。

「什么?」

「咦——?」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厉害。」

怎么搞的?看样子菲托莉亚似乎拥有相当强大的能力嘛。

「是空间转移吗?」

在电玩游戏当中,存在着可以转移至事先设定好地点的移动魔法。

有这个设定的著名作品还真不少。原来这个世界也存在着这类魔法啊?

但是……既然以前从没听说过,就代表这大概是一种相当罕见的魔法吧。

传说中的菲洛鸟……其高深莫测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里应该就能好好交谈了。」

我们跳下马车确认周围环境。尽管因光线昏暗而看不太清楚,但感觉似乎是在森林之中。

是位于森林内的聚落?不对,是遗迹的残骸吗?

与其说是遗迹……周遭景象更会令人联想到崩塌的废墟。

彷佛城池遗址般的断垣残壁,随处都有石块堆砌而成的房子。石墙和房子均遭到植物侵蚀,由根茎的密度来看,似乎已经被荒废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更前方似乎就是森林。

弥漫四周的苍白浓雾妨害了视野。森林中虽然草木丛生,然而每棵树的形状都十分相似,一旦误入其中大概就难以脱身了吧。

「这里是……?」

「据传是初代勇者守护过的国家遗址……的样子。」

「还真是有够模棱两可的答案耶。」

「是菲托莉亚出生之前就存在的地方,目前姑且由我负责管理。」

「这里是菲洛鸟的圣域吗?」

梅蒂眼神闪亮地询问菲托莉亚。

「你说对一半。这里是菲托莉亚的根据地……不能时常带人前来。」

「原来如此。」

「只是森林嘛。」

「嗯。」

「这里好破烂唷——」

「有种历史悠久的感觉呢。」

「看法真是因人而异啊……」

破烂和历史悠久的感觉……菲洛和拉芙塔莉雅的说词虽是南辕北辙,但作为看了相同景致的感想倒是十分一致。因为受到浓雾影响,四周景色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啊。

话说明明讲要带路,结果居然动用转移魔法是怎样?还真方便啊,待会儿她打算如何让我们回去啊?

「那个,既然你能透过转移魔法带我们来此,那离开时麻烦把我们送到指定的地点好不好?」

运气好的话就可以顺势摆脱元康他们。或许不必借用梅蒂母亲的女王权力,也能轻而易举地逃进亚人的国家也说不定。

「我们才刚来到这里,你就在询问回程的事情吗?」

「我可不打算长期逗留在这个地方啊。」

「咦——!」

梅蒂发出不满的声音。

是怎样啦?你就那么喜欢和菲洛鸟聊天吗?

假使可以的话,我比较希望尽快离开就是了……毕竟我们现在是通缉要犯啊。

「总而言之……诸位现在可以先好好休息一番。」

菲托莉亚一举手——只见一只不知是打哪冒出来的菲洛鸟,拉着一辆堆满柴薪的板车从黑暗中现身。它堆好柴薪之后,张嘴吐出火焰升起篝火。

确实,这里除了菲洛鸟以外,大概也不会出现其他敌人。

而菲洛鸟既然都主动招待我们在此休息,那就更没有提高警觉的必要。

夜色已深,此时应该边休息边聊天才对。

「好吧。与其在先前交战的地点休息,还不如在此露营来得安全。那么大家便照着菲托莉亚的建议,好好休息吧。」

「好——!」

「真是辛苦的一天啊。」

「就是呢……不晓得基尔他们是否平安无事……」

「现在再怎么担心也没用。当时如果留在市区协助疏散民众的话,我们铁定会被抓走的啊。」

「是……」

围坐在篝火前的我们各自开始休息。

我多带了一些准备用来果腹的霸王暴龙肉。

接着取出调理器具,开始动手烹调一些简单的料理。

幸好水井似乎还能使用,既然确定有水可用,那就可以煮个汤罗!

「那么,再来就简单地吃顿饭吧。」

我边说边烹调起料理,款待拉芙塔莉雅她们。

「……」

口水直流……只见菲托莉亚含着食指,一脸羡慕地凝视着我们。

就连因施展了转移魔法而导致数量骤减的菲洛鸟部下们,也同样紧盯着我们不放。

……啧,这情况实在让人难以下咽啊。

「我说……尚文?」

「尚文大人,视线多到让我不好意思吃饭啊……」

「我也是。」

「咦——?会吗?」

拉芙塔莉雅和梅蒂似乎产生了相同的感受,进而左顾右盼地环顾周围。

只有菲洛仍旧一脸事不关己地大快朵颐着。

「你也要来一份吗?」

「可以吗?」

「但这边可没有足以维持你那巨大躯体份量的食物喔。」

「没关系。」

我虽然开口邀请菲托莉亚一起用餐,但身为她下属的其余菲洛鸟们却开始发出呱呱呱的吵闹声。

「安静。」

尽管菲托莉亚的凛然一声让周围的菲洛鸟们瞬间安静下来,但总觉得它们仍露出魄力十足的视线继续紧盯着我们不放。

「好好吃喔!」

「好吃。」

呜啊……菲托莉亚居然露出跟菲洛几乎完全相同的表情对我说话,两人坐在一起简直就跟亲生姊妹没两样呢。

虽然因为毛色不同,一看就知道她们并非真正的姊妹就是了。

再加上梅蒂就有三名小女孩同桌吃饭,而且她们的脸蛋都很端庄秀丽,构成一幅绝佳的美好画面。

「是啊。」

不过就文雅度而言,我倒觉得拉芙塔莉雅略胜一筹。

尽管梅蒂的吃相也很中规中矩,但由于本性还是菲洛鸟的另外两个小女孩吃相实在有点邋遢,导致坐在一起的梅蒂看起来也像极了她们的同类。

「怎样啦?」

梅蒂柳眉倒竖,一脸不太开心地问向我。

「没什么啊。」

「你刚在想什么没礼貌的事情对不对?」

「……不告诉你。」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的确有想吧!」

「我只是觉得因为那两只菲洛鸟的缘故,害你的吃相看起来变得有点邋遢罢了。你该慎选朋友才对。」

「你说什么!」

天啊,又开始聒噪起来了。

「好了好了……我倒是比较在意……」

拉芙塔莉雅转头望向周围那些持续送出羡慕眼神的菲洛鸟们。

嗯,我也因为在意它们的目光而食不下咽,顿时感到有点火大。

「啊啊够了,简直麻烦得要命!你们有办法准备大锅子吗?如果能够变出大锅子的话,我就烹煮料理给你们吃,把可以吃的食材通通给我拿过来!」

结果,我为了化解菲洛鸟们的不满,煮了一大锅美味汤品招待它们。

光是这样就耗费了我好几个小时。

不知不觉之间,拉芙塔莉雅、菲洛和梅蒂全都睡着了,我也因为煮了半天饭的缘故而累得要死。

「呼……」

当我一边抱怨为什么自己非得煮饭喂饱野生菲洛鸟不可,一边收拾杯盘狼藉的现场之际,菲托莉亚来到我身边。

「干嘛?这边没有东西再让你续碗了喔!」

「我知道。」

「是吗?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可以的话麻烦等明天再说好不好。」

我也想稍微休息一下啊。

什么!梅蒂这家伙,居然依偎在包括菲洛在内的菲洛鸟身上,一脸幸福地呼呼大睡。

只会指使别人工作,自己却睡得那么香甜,实在有够好命。身为第二公主就这么了不起吗?

「我原本也有此意,但见你正巧独自一人,因此想趁机跟你谈谈。」

「谈什么事?」

「我想了解被封印的魔兽究竟是如何重获自由的。」

「啊?你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清楚就直接跑来了?」

「错了……菲托莉亚之所以来此,是因为有属下回报发现新的女王候补的缘故。」

「女王候补……是指菲洛吗?」

菲托莉亚点了点头。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

这是我从开始养育菲洛就不时冒出来的疑问。

「菲洛为什么会以与其他菲洛鸟截然不同的模式成长呢?」

菲托莉亚说菲洛是女王候补。

换句话说,她照理十分清楚那方面的内情才对。

「因为她是由勇者负责培育的关系。」

果然是那样啊?菲洛显然不同于其他的菲洛鸟——说得更具体一点,她的外表自不用说,甚至还具备能变成人类的能力……原来这全都是因为身为勇者的我负责培育她所致啊!

「我已回答了你的问题,接下来请你告诉我事发的经过。」

「我不晓得该从哪里开始说起。你知道多少关于我的事?」

「你是伴随这次终末浪潮被召唤前来的勇者,也是排斥亚人之国的宗教仇敌……我大概知道这些。」

「原来如此。」

这些情报是由国内的菲洛鸟们转达给她的吗?

虽然不知道菲洛鸟总共建立了多少个社群,但看样子它们的情报收集能力似乎不如想像中高明。

「菲托莉亚也非无所不能,反倒该说颇为健忘喔。」

「连当事人也讲出这种话就真的没救了。那么——」

我依照时间顺序,开始向菲托莉亚交代霸王暴龙封印被解开的来龙去脉。

因为要仔细说明的缘故,我连同被召唤至这个世界、后来遭到栽赃而在国内饱受歧视、以及截至目前为止究竟过着何种生活等等,全部描述了一遍。

「……唉。」

听完之后,菲托莉亚居然给我狠狠叹了口令人傻眼的大气。

「是怎样啦?」

「不过是对终末浪潮明明都已经来袭,还忙着展开愚蠢内斗的四圣勇者咸到无言罢了。」

「要怪就怪其他三个家伙吧。」

「我对此不感兴趣。菲托莉亚只会为了实现养育菲托莉亚长大的勇者之愿望而战。」

「……嗯。」

「菲托莉亚不在乎人类与亚人的战争是多么如火如茶,这个世界并不是只属于人类。但菲托莉亚不允许勇者之间爆发彼此仇视的事情,因为那样会无法实现养父母的心愿。」

「你养父母的愿望是什么?」

过去的四圣勇者托付了什么事情给菲托莉亚吗?

由方才的对话听起来,可知菲托莉亚显然并不打算介入人类和亚人之间的战争。

「总觉得你好像表达出虽然无意合作……但如果是帮勇者忙的话就愿意的样子。」

「是的,菲托莉亚与人类在漫长的时光洪流中有所冲突。以前曾因此事爆发纷争,后来菲托莉亚便决定不再与人类产生任何牵连。如今与人类互有往来的,就只剩眷属的菲洛鸟罢了。」

人类会如何看待宛如长寿怪物一般的菲洛鸟呢?

会把它当成方便的工具吗?不对,假使有比自己更加强大、无法理解的怪物出现在这世上,人类就会设法排除。

只不过一开始大概还是会将其视为信仰对象崇拜一番就是了。

于是厌倦权力斗争的菲托莉亚率领眷属们退至杳无人烟的地方,以此作为根据地过着低调的生活?或许她会伪装成野生的菲洛鸟四处旅行也说不定。

梅蒂在睡前曾沾沾自喜地描述她和菲托莉亚相遇的经过给我们听。

而菲托莉亚大概就扮演着——静静观望一般菲洛鸟与人类建立关系的角色吧。

「你们四圣勇者难道不晓得沙钟的存在吗?菲托莉亚明明有前往受托之地处理浪潮,四圣却没参加其他地方的浪潮讨伐战。」

「沙钟?我知道这东西的存在啊?」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协助对付世界各地的浪潮?」

……该怎么说呢?我内心有股相当不祥的预感。

我知道其他国家也设有龙刻沙钟。

难不成……其他国家浪潮来袭的时间是跟梅洛马格分开计算的吗?

「不清楚。」

基本上浪潮就是按照一个月一次的频率来报到的。

假如世界各地都会遭到浪潮袭击的话,那我根本吃不消啊。

真想要求各国最起码设法培养出——即便没有勇者参战也不成问题的自卫能力。

过去的勇者们大概就是靠菲托莉亚提供这方面的战力辅助吧。

但她觉得被召唤至这个世界对抗浪潮、身为主力战将的勇者们并未善尽职责参加浪潮讨伐战,所以对此表达抗议……吗?

「我和其他勇者们不一样,是在一无所知的状况下被召唤至此。基本上,根本没人向我说明这个世界的状况。我甚至直到最近才获知……原来其他国家也设有龙刻沙钟的事实啊。」

「……原来如此。知道了,那换下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感觉到盾牌上留有骇人的气息。你动用过诅咒系列的盾牌吗?」

「你还真清楚呢。」

不傀是传说中的菲洛鸟。她知道被归类在诅咒系列的……愤怒之盾吗?

「那股力量确实很强大,不过必须随之付出的代价也会逐渐加重。总有一天你会被那股力量吞噬,所以千万不能再动用它。」

「但我有时也得面对那种不使用它就无法取胜的战斗。我有办法控制那股力量,因此不成问题。」

没错。我在这之前已经遭遇过好几次不用愤怒之盾就难以取胜的战斗。代价固然很大,但只要能够控制住它,就有办法化险为夷。

我有拉芙塔莉雅,照理说应该能够压制住怒火才对。

「真的吗?」

「嗯。」

菲托莉亚伸手轻抚我的盾牌,闭上眼睛说道:

「这款诅咒之盾总有一天会令盾之勇者感到棘手……与诅咒之盾结合的龙之意识藏于盾牌之中。若在杀害那只龙族魔兽的人物附近使用这款盾牌,将有可能产生超出盾之勇者抑制能力的强烈负担。」

愤怒之盾曾因吸收龙之核石而有所成长。

她说封存于核石当中的龙之怒气与盾牌融合了?

假如是因此才变强的话,那么这头龙族魔兽的憎恨对象会是谁呢?

……恐怕就是击杀它的剑之勇者——链吧。

菲托莉亚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在链面前使用的话,愤怒之盾将会变得更加强悍,却也必须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吧。

我在不久前曾和链交过手,当时双方不但保持着一段距离,链也并未拿出真本领对付我。

所以当时才没引发任何变化吗?……说不定日后与链对战时,愤怒之盾会失控并进一步夺走我的身体主导权。

「即便如此,愤怒之盾仍是为了克服今后面临的棘手战斗,不可或缺的装备。」

我也明白会有风险……但若不使用的话,会害我连想守护的事物都保护不了。

我可是打算等到平定浪潮、让这个世界恢复和平之后,活着回到原来的世界。

纵使有人告诫我愤怒之盾太过危险,千万不要使用,我仍会碰到非动用它不可的场面。

「……好吧。换下一个话题。」

「你好像无法接受我的答案呢。」

菲托莉亚用力点了下头。这是……暂时保留结论的意思吗?

「世界明明因遭受浪潮袭击而生灵涂炭,为什么勇者之间仍不厌其烦地互相争斗呢?」

「这又不是我的错。是那帮家伙连同国家一起排斥我的关系。」

「菲托莉亚对此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即便如此,勇者之间也不该有时间起内哄。」

「你还真是执着呢。」

「菲托莉亚的任务是守护世界……但若少了勇者,单凭菲托莉亚的力量根本保护不了。」

她明明已经展现出那么惊人的强大实力,却仍旧无法拯救世界脱离浪潮的危害?

这么讲或许有点过分,但她看上去可是比我认识的链、元康及树等三个勇者强上百倍。

即便这样仍无法拯救世界?

不,或许是她已经变得无法拯救世界了……

而勇者大概都身怀足以拯救世界的强大潜能吧。

意思是说无论怎么糟糕好歹也是勇者吗?否则也没有特地自异世界召唤勇者来此的必要。

「说真的,不管人类变成什么德性、挑起多么剧烈的战斗纷争,都跟菲托莉亚毫无关系。但勇者就是不能做这种事。」

「为什么?」

菲托莉亚无言地摇了摇头。

「那……已经是太过遥远的往事,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但我只明确记得绝不能放任勇者们因为这次的浪潮而发生争执。」

经历漫长岁月的洗礼而遗忘了?

等等,她原本就是只菲洛鸟。或许和菲洛一样,不能期待她拥有多高的记忆力吧。

但即便如此却仍旧记得这一点吗?尽管只能隐约察觉,却感受到一股不妙的气息。

打从刚刚开始便觉得菲托莉亚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

——那肯定是杀气,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菲托莉亚记得,如果浪潮造成勇者互相争斗的话,那就有必要为了世界而处分掉四圣勇者,并再次召唤另一批新的四圣勇者。」

就是这件事吗?这就是菲托莉亚想传达的重点吗?

她说假如我不肯跟那三个混帐勇者们握手言和的话,就要动手杀掉我们。因为不这样做便无法战胜浪潮。

……传说中的菲洛鸟都这么说了,相信事出有因。

大概也只能认定这是过去的勇者留下的讯息。

然而——

「不是我的错。是那些家伙们不打算跟我好好相处,我也无可奈何。」

没错,包括害我身陷冤罪的婊子公主和企图排挤我的垃圾王,加上非但不肯协助我,反而联手抨击我的勇者及国民们。

我在这样的社会中拚命赚钱,好不容易赢得民众信赖,他们却又不惜诬赖我诱拐梅蒂,害我沦为通缉要犯、企图取我性命。

我岂能让他们得逞!只要能把梅蒂带回她身为女王的母亲身边,那么被册封为梅洛马格国教的三勇教应该就会受到重创才对。只不过等这起事件结束后,我绝对二话不说立刻开溜去其他国家。

要我和其他勇者好好相处,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是吗?」

菲托莉亚发出死心似地感叹声,任由杀气悄然消散。

「那就没办法了。」

语毕,放弃劝说的菲托莉亚就此转身没入夜晚的黑暗中。她让步得还真干脆啊!

一股不祥预感涌上心头,她的个性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会就此作罢。

只不过,我啊……打死也不可能去依靠那三个混帐勇者。


1.001978600197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