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三话 霸王暴龙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三话 霸王暴龙

「天、天啊……」

突然自空中出现的恐龙——之所以不单称它为龙,是因为它具备格外明显的恐龙特征。

具体而言就是有种暴龙变得……更凶恶、更巨大化的感觉。

它的外型并不像怪兽,而是完全偏向恐龙的样貌。而我正巧目睹这头魔兽……突然自空间裂缝现身,从宅邸上空笔直坠落下来的瞬间。

「啊哈哈哈!愿荣耀归于我等信奉之神!」

宅邸承受不了巨大恐龙的重量而应声崩塌。在这一阵混乱中,那贵族就这么带着疯狂的眼神被恐龙踩成肉泥。

真是个直到最后仍不改脱序作风的人呢。只不过他居然留下了这么要命的烫手山芋……我们哪有办法击败那么可怕的怪物啦!

「全体暂时撤退!菲洛,你知道该采取什么行动吧!?」

「嗯!」

菲洛连忙背起躲在中庭门扉前方的文弱男和基尔飞奔而出。

我、拉芙塔莉雅和梅蒂也专心致志地穿越中庭,笔直逃向宅邸出口。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巨大的恐龙开始肆虐,整栋宅邸轻而易举地遭到破坏。

「就算这里是异世界,居然有恐龙未免也太扯了吧!」

由于先前从没见过,害我一直以为这世界并没有恐龙的存在。

但若冷静想想——既然都有龙族魔兽了,那么纵使有恐龙出现也不足为奇。

毕竟龙和恐龙在类别上还满相近的嘛。

「为什么只为了打倒尚文……就不惜采取那么极端的手段啊!」

难道为了不被盾之勇者击败,纵使牺牲掉整座城镇也在所不惜吗?

简言之,就是败给盾之勇者=比死更痛苦……那个疯子到底有多恨我啦!

「快点!再这样下去会被追上啊!」

拉芙塔莉雅说得有理。

「菲洛。」

「干嘛——?」

「再给我变大只一点,大到所有人都能坐到你背上开溜!」

「尚文,无论如何都不该对她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要求吧……」

「不不,我相信菲洛她绝对没问题。」

「咦?小菲洛你真的能办到吗?」

「的确……感觉菲洛应该做得到呢。」

载着文弱男和基尔的菲洛虽然跟我们并驾齐驱……

「咦~……有点勉强耶,菲洛没办法变得那么大啦!」

「这样啊。」

唉,说得也是啦。

「会不会等长大以后就办得到呢?」

「不知道耶。」

菲洛目前是否仍处于成长期呢?

「我就说嘛,你分明是强人所难。」

「但你不觉得她办得到比较好吗?」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梅蒂先是回头看了背后一眼,接着转脸对我猛点头。

大概是因为看见了会动的猎物吧,恐龙开始锁定追杀我们。

现在根本没空谈话,再这样下去我们可能沦为恐龙的饵食。

被恐龙发出轰隆巨响穷追不舍的这幕场景……简直像极了某部电影。

实际上,遭到那种超重量级的敌人追逐的感觉,就如同在地震中奔跑一般,让我们的脚步格外不稳。

原来如此……事到如今我总算明白,在那种电影中摔倒的角色究竟有什么感受了。

原来光是想要在恐龙面前奔逃,就难成这样啊?跌倒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虽然说到现在为止,多亏恐龙是一面破坏房子等障碍物一面试图追赶上来,我们才得以跟它保持安全距离。一旦房屋通通被拆光的话,除了菲洛以外的成员,大概都无法逃出生天吧。

「怎么办?要跟它开打吗?」

「在这里!?这里可是城镇区耶!?你知不知道会造成多严重的损害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尽管还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击败它,但只顾逃跑也解决不了问题。

「算了,不管是逃去避难也好、刻意诱导恐龙过去也罢……依照常识都该挑个没有人的空旷地带再开战才对吧。」

甫一冲出宅邸,只见过路的行人见状纷纷发出尖叫声并陷入恐慌状态。

会不会因为我被目击到在现场,搞到最后整起事件又被当作盾之恶魔的恶行呢?

不妙啊。假如链和树确实在进行调查,那此事将会成为无从辩解的铁证。

恐龙彷佛跟丢猎物一般,东张西望地环顾着周遭一带。

本以为已趁着混乱成功甩掉它……但不知为何,恐龙竟笔直注视着我们藏匿的方位。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状态魔法分析出它的名字了——这家伙好像叫作霸王暴龙。

恐龙的胸口附近有一片淡淡的光芒,而菲洛的腹部也绽放着相同的光晕。

「我说……菲洛啊。」

「干嘛——?」

「你觉得你的肚子隐隐发光,跟那只怪物盯着我们两件事有什么关联吗?」

「嗯——……那个啊、我猜啊,那只大蜥蜴大概是盯上菲洛喽——」

「那么菲洛,你就负责把那家伙引到城镇外面吧。」

「咦?尚文,难不成你打算抛弃小菲洛?」

「错,你想太多了。我的意思是要她把那只怪物引到没有人的地方,再回来跟我们会合。」

「可是它的目标是小菲洛没错吧?我猜它八成会一直穷追不舍耶。」

「……说得也对。」

虽说凭菲洛的飞毛腿要逃跑应该不成问题,但要她充当诱饵的战术果然还是行不通呢。

「不要——!人家想跟主人在一起——」

「尚文大人,再怎么样也不能强人所难唷。」

「是没错啦……」

「盾之勇者大人还真辛苦呢。」

文弱男以一副事不关己的语调如此说道。

「总之,既然它是针对菲洛而来,那我们只能顺势先把这家伙引到城外没有人的地方再对付它了。」

倘若在市区开战的话,天晓得会造成多严重的损害。

离这里最近的出口是……嗯,想不到还满近的,靠菲洛的脚力就能轻松飞越围墙。

「所以说啦,为了维护城镇的安全,我们打算设法把那家伙引出城外。那你们怎么办?可以的话,我比较希望可以分头行动就是了。」

我询问文弱男和梅蒂。

基尔因昏迷不醒而无从确认他的想法,但不可能就这样带着他一起逃。

「我想和这孩子一起逃亡……不过在那之前会先把居民疏散完成就是了。」

「办得到吗?」

「好像有不少亚人从我治理的城镇来到此地,我想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语毕,文弱男自菲洛背上一跃而下。

「演变成像要抛下你不管的局面,我实在感到很过意不去啊。」

「哪里哪里,是因为我劳驾勇者大人出手相救才造成这种事态。请您切勿挂怀。」

「是吗?那就好……梅蒂你打算怎么办?」

「想也知道当然是和尚文你们一起行动嘛!」

毕竟一开始曾想过,她还是躲到文弱男的家避避风头比较妥当,或许也能够藉由这个方案回到垃圾王的身边……结果还是被有权有势的家伙抓住,梅蒂差点遇到生命危险。既然还有可能再发生这种事,那或许与我们一同行动也不会再比那危险多少。

「就这么说定罗。」

「呜……」

发出微弱呻吟的基尔缓缓睁开眼睛。可能是意识仍朦胧不清吧,他的眼神似乎有点迷离涣散。

他虚弱地伸手探向拉芙塔莉雅。

「基尔,虽说目前爆发了相当严重的事件,不过我们会负责解决,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拉芙塔莉雅……不可以,别走……」

「基尔,你放心,我是为了贯彻责任而离开的。另外……我一定会找回那面旗帜给大家看,耐心等我回来吧!」

拉芙塔莉雅摘下我以前制作给她的手镯,轻轻套在基尔的手腕上。

「为了不让受灾情况继续扩大,我们赶紧动身吧,尚文大人。」

「嗯……可是真的没关系吗?那个手镯?」

「我应该先询问过尚文大人才对,非常抱歉。」

「无妨,那是你的装备。要怎么处理是你的自由。」

将手镯交给基尔的行为,恐怕代表着拉芙塔莉雅对他许下的约定,那她自然无须徵詾我的意见。

一基尔,再见了……」

「这,拉芙塔莉雅——」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霸王暴龙再度发出了令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我们快步飞奔而出,没能把基尔的话听完。

「好啦,我们上!」

「是!」

「遵命——!」

一行人各自同时展开行动。

恐龙彷佛打破沉默似地迈步追赶开始行动的我们。

完全没有把文弱男他们放在眼里。

我们几个则坐在菲洛背上,快速行经街道、纵身飞越围墙。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霸王暴龙笔直追赶着我们,沿路不断撞破城镇的围墙。

我们在月夜的草原上奔驰,后方城镇则窜出阵阵浓烟。

嗯。不是我造成的,我很想对自己说……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

「它果然冲着菲洛追上来了。」

「是啊。」

「尚文,再不赶紧逃跑会被它追上喔!」

「我晓得。菲洛,速度再快一点!」

我希望在尽可能远离城镇的地点对付这头怪物。

因为纵使打起来得心应手,但万一刚好有城镇位于它的逃亡路径上,那将可能造成更严重的损害。

我一边如此思索,一边诱引着巨大的恐龙。

「差不多了吧。」

距离已经拉远到使城镇变得相当渺小了。

「接下来要正式开战了。你们几个都准备好了吗?」

「是,随时可以应战。」

「跟尚文你们一起行动,感觉就算有再多条命也不够用啊。」

「菲洛你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吧?」

「嗯,菲洛会好好加油!」

「上吧!」

菲洛伴随着我的吆喝声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敌人。

正巧目击霸王暴龙边撼动着地面、边往这里直冲而来的画面。

它的嘴里吐出阵阵自气,唾液从尖锐牙齿的缝隙不断滴落。

要是被那张血盆大口咬中,即便是我大概也抵挡不了吧。

不打算被吃掉的我们从菲洛背上跳了下来,摆出应战架势。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霸王暴龙维持直冲而来的速度,企图一口咬死我们。

「你想得美,灵气盾牌!」

我对打算吃掉我的霸王暴龙发动技能,召唤出一面魔法盾牌。

这让我回想起过去跟强尸龙交手时的情境啊。

既然当时都有能力撂倒强尸龙了,这次应该也能勉强搞定这头怪物……吧?

突然传来一道沉闷的声响,我发动技能变出的魔法之盾被它轻易咬碎。

不过它却也因此露出了些许破绽。

「喝呀——!」

菲洛趁机先发制人。

她由下往上狠狠地抬脚踹中霸王暴龙的下颚。

而且这次还佩戴着铁爪,这一击的威力当然也比对付僵尸龙那时来得更加强大。

但即便挨了菲洛一脚,霸王暴龙也没有像僵尸龙般被踢得狠狠向后一仰。

「呜哇……好硬喔——」

「务必小心一点喔!」

菲洛曾经有过被僵尸龙抓准她完成蹴击的空档一口吃掉的经历。当时幸好僵尸龙牙齿掉光、内脏也已腐坏殆尽,因此才有惊无险地保住一命,但这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嗯!」

在踹中下颚的同时藉势跳跃拉开距离之后,菲洛便靠着她的飞毛腿冲向霸王暴龙的胯下,再瞄准它的腹部补上一脚。

跟上回对抗僵尸龙时比起来,技术可说是大有长进。

「中级水刃斩!」

梅蒂也对霸王暴龙施展魔法攻击。

经过压缩的高密度水刃疾射而出。

「嘿呀!」

拉芙塔莉雅也急速接近恐龙,挥舞注入魔力的利剑使出一记斩击。

尽管她们三人的攻击分别换来清脆的撕裂声……无奈对手太过庞大,这点程度的攻击根本无法对其造成致命的伤害。

「主人,我需要垫脚石!」

「知道了!灵气盾牌!双重灵盾!」

我在霸王暴龙身边召唤出两面魔法盾。

我发动技能创造的魔法盾牌效果持续时间为巧秒。坦白讲是一段颇短的时间,但对动作飞快的菲洛来说——

「嘿!呀!哈!」

已足够她利用魔法盾牌作为垫脚石,灵活地来回移动并接连起脚攻击霸王暴龙。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快受不了的霸王暴龙发出愤怒的咆哮,毫无章法地开始乱甩头部和尾巴。但菲洛总能在被扫中之前完全避开攻击。

反倒是拉芙塔莉雅险象环生。

于是我趋前挡下霸王暴龙横扫的尾巴。

「唔……」

「尚、尚文大人!」

它的力道相当沉重。虽然还不到无法承受的地步,但光是尾巴一挥就能造成如此凶猛的冲击,那便代表一旦被它的血盆大口咬中的话,八成连我也吃不消吧。

不妙啊。

尽管因它动作笨重,目前战况还能以灵活度勉强压制它,但我们却缺少足以撂倒对方的致胜手段。

虽说幸好菲洛还能靠速度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然而若是连菲洛都无法给予它致命一击的话,拉芙塔莉雅大概更难办到了。

而梅蒂的魔法也缺乏足以期待有所斩获的威力。事实上,她现在虽然像是协助菲洛似地咏唱魔法发动掩护射击,却同样无法对恐龙造成致命伤害。

倘若这是电玩的话,那么无论花费多少时间,只要慢慢削减对方的体力,迟早都能击倒这类强敌……大概啦!只可惜现实并非游戏。

一般的魔兽一旦察觉情势不妙就会逃跑。当然啦,若能迫使它逃跑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假如它逃往人们居住的城镇,那就大大不妙了。

再加上刚才挡下它尾巴的一击时,我就明白它的攻击力高得惊人。除了我以外的人有没有办法承受攻击都犹未可知。

最糟的情况下,也只能仰赖愤怒之盾了。它一方面大概能承受住恐龙的攻击,同时也具备相当的反击能力。

所谓的愤怒之盾,是指在我拥有的盾牌中威力最为强大,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一面盾牌。

它是伴随我对这个世界的憎恨而出现的盾牌,我则在误以为菲洛被僵尸龙杀害之时,首度发动了它。

一旦动用愤怒之盾,我的意识会被怒火吞没,不由自主地失控暴冲。

甚至还因此造成试图唤起我理智的拉芙塔莉雅——遭到重度诅咒侵袭。

简言之,愤怒之盾是款能发挥强大力量,也必须付出相应惨痛代价的盾牌。绝非可以随便说用就用的装备。

但在紧要关头若不动用这面盾牌,便无法活着离开战场……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没事。」

「嗯……那我要继续攻击敌人了。」

「小心一点喔!」

「是!」

拉芙塔莉雅再次挥剑砍向霸王暴龙。

只是效果依旧不彰。

菲洛虽也奋战不懈,但没人能保证她还可以支撑多久,她的体力并非用之不竭。

尽管不知道霸王暴龙的体力究竟有多高……但再怎么说也绝不会比我们低。

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它抓住破绽乘虚而入,让我们陷入难以翻身的险境也说不定。

……只能拚了吗?

大概是因为吸收了腐龙之核的缘故吧,愤怒之盾已成长至第二阶段。而发动时所造成的影响,则是会令吃掉腐龙之核的菲洛陷入暴走状态。

此时也只能孤注一掷……了吧。

「尚文。」

「怎样?」

梅蒂开口跟守在战火前线的我交谈。

难道是因为她留在后方掩护,才发现了可以扭转战局的契机吗?

「这附近……似乎不太对劲喔。」

「嗯?」

听梅蒂这么一说,我转眼四下环顾。

随后,听到从远方传来呱呱呱的啼叫声——

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则有看似萤火虫般的小光点开始旋绕飞舞。

「嗯——?」

菲洛像是侧耳聆听似地,竖起翅膀抵着头部。

「怎么啦?」

「那个啊——我听见有人跟我说会立刻赶过来,要我们在这边等。」

「谁说的?」

「不知道耶——?」

当我们忙着对付霸王暴龙的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在我思索这个问题时,霸王暴龙大概也注意到事态有异,开始左顾右盼地扫视周遭。

「尚文。」

「又怎么啦?」

「好像有人设置了结界喔。」

「结界?」

「嗯。尚文你应该也看得见吧?远方不是弥漫着一团像雾一样的东西吗?」

我放眼眺望远处,果然有宛如浓雾一般的东西令我无法看清前方。

「我猜那是相当高阶的结界。」

「什么意思?」

「这世上有一座名叫迷雾森林的传奇森林。据说有许多在古代勇者时期收集的武器沉眠其中,但却有隔绝外人接近的魔法之雾常年笼罩住那座森林。」

「你还真清楚呢。」

「因为母后大人非常喜欢传说,而我也曾造访过迷雾森林。那时看到的雾气就跟眼前的雾霭一模一样,实在太惊人了!」

换句话说就是那种东西吗?是那种让你想逃也逃不出去的术法吗?

「一旦踏进迷雾之中,就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绕回原地……我们肯定是被关进某人所设下的结界里面了。」

被关在里面……有种危机重重的气氛。

我的脑海中悄然掠过……婊子公主或垃圾王派遣暗杀者设下结界,坐等跟霸王暴龙交战的我们力竭身亡的这幕光景。

也就是说,这下子我们无路可逃了。

我环顾周遭,发现花草树木均绽放着不可思议的微弱光芒。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紧接着,我看见大量的菲洛鸟朝我们直奔而来。

放眼望去,四面八方尽是菲洛鸟……总觉得这场面很有可能害我心灵受创啊。

「呜哇……是菲洛鸟耶!」

梅蒂露出闪闪发亮的开心眼神。

这个菲洛鸟狂!现在是有空开心的时候吗?

「GYA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霸王暴龙受到这幕光景的刺激而发出咆哮,再次展开攻击。

啧……这下子只能豁出去硬拚了。

为了换上愤怒之盾,我举起挂着盾牌的手。

——『不可以。』

铿锵一声,只觉举起盾牌的手彷佛被震开似地隐隐作痛。

我定睛一看,发现一片微弱的光芒凝聚在盾牌周围。

……反正我又不是非得举起手才能转换盾牌。

因此我再度尝试切换到愤怒之盾。

不料……

——由于外力干涉的缘故,变更指令受到妨碍。

视野中浮现出一个图示,告知我无法变换愤怒之盾。

不过由于还另外显示了剩余时间,因此只要等到时间跑完后,应该就能换过来吧。

「是、是谁!」

一个没听过的陌生声音阻止我切换愤怒之盾。

竟敢妨碍我,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啊!

『不要紧的,稍待片刻吧。你无须……依赖那股力量。』

「啧……」

「喝——!」

菲洛先是一脚踹中霸王暴龙的下颚,接着落地后便直接扛起我和拉芙塔莉雅,一溜烟地逃向梅蒂的身旁。

「这是怎么回事?」

「咦?有人叫菲洛退后唷!」

我根本没听到啊……啧,是刚才那阵声音搞的鬼吗?

菲洛鸟将我们团团包围起来,数量多得难以估算。

菲洛鸟大军的眼珠在黑暗中绽放光芒,锈天盖地似地极力强调自己的存在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能联想到的可能性,大概是菲洛鸟要守护地盘。它们是为此才成群结队前来狩猎霸王暴龙吗?

又或者是因为菲洛的入侵……才引爆了这场地盘争夺战呢?

此时,菲洛鸟大军彷佛摩西开红海似地往左右两侧退开。

「呱啊—!」

接着只见一只菲洛鸟自远处从容不迫地往这边走了过来。

它的外型与普通的菲洛鸟没两样,但毛色为天蓝色……感觉跟菲洛化成鸟型的时候有点相似。

身高大约两公尺左右。而那近似驼鸟的外貌,大概是菲洛鸟的共同特征吧。

只不过它的羽毛看上去比菲洛还要浓密,而且头上还多出一个显眼的羽冠。

菲洛的毛色是以淡粉红色和白色为基调,而这只菲洛鸟则是以天蓝色和白色为主,只是天蓝色的部分占的比例较高。

它的身后拉着一辆相当豪华的马车……马车上还镶嵌着某种宝石。

总觉得那宝石莫名眼熟……我是不是曾在哪里看过啊?

我不经意地望向手上盾牌,这才发现盾牌表面的宝石造型跟镶嵌在马车上的宝石如出一辙。

「啊,是那时的菲洛鸟!」

「你认识它吗?」

「嗯,它是我在认识尚文之前遇过的菲洛鸟唷。」

「哦……」

它浑身散发出一股如同领袖般的威严气质。

并不像菲洛那样散漫。

霸王暴龙似乎也因为察觉到这一点而提高警戒。

虽然表现出一副很想立刻张口扑咬的模样,却也同时给人一种正在观望对方打算如何出招的感觉。

「哇……超帅气的,好羡慕唷——」

菲洛双眼闪闪发亮地注视着那辆马车。

我可不想搭乘那种暴发户版的马车。

要是搭乘那种马车,天晓得我又会招致什么样的恶劣批评。

「呱啊!」

系在那只菲洛鸟身上,用来牵引马车的缰绳自行松开,天蓝色菲洛鸟缓缓步向前方。

其他菲洛鸟则连忙牵着马车退至后方。

「是怎样?现在是什么状况?」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着马车的菲洛鸟引吭发出了亮的啼声,周遭的植物随即绽放绿色光芒,一阵强风应运而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定睛一看,只见天蓝色菲洛鸟化作一道剪影开始膨胀。

好大……

黑影急速膨胀,恐怕是正在进行变身吧。相较之下,菲洛的变身过程简直形同小巫见大巫。

起初的外表看起来明明只是一只普通的菲洛鸟,如今却足足有六公尺高。

最后……它继续膨胀到几乎和霸王暴龙同样高大才停了下来。而它现今的姿态则和菲洛的魔兽型态几乎一模一样。

「哇……好大喔!」

梅蒂露出难掩兴奋的神情喃喃说道。

相较于身上以淡粉红色及白色羽毛为主的菲洛,眼前这只菲洛鸟女王身上则是覆满白色和天蓝色的羽毛。

而两者外观的最大差异,可能就是菲洛头上没有那撮类似王冠的装饰羽毛吧。

「让各位久等了。勇者大人……以及喜欢菲洛鸟的小妹妹。」

巨大的菲洛鸟女王若无其事地开口说出这句话之后,随即转头望向霸王暴龙的方向。那音色跟菲洛十分相近,顶多就是音调稍微低了点吧?

「它说话了!」

「菲洛也会讲人话不是?」

「是没错啦,但!」

「呜哇啊啊啊……好大喔——」

「呃,是啊……」

令我们看得瞠目结舌的巨大菲洛鸟女王向前跨出一步,与霸王暴龙展开对峙。

「看样子,你似乎只是一头体质无法适应龙帝碎片而巨大化的魔兽。」

巨大菲洛鸟女王对霸王暴龙如此说道。

「倘若现在愿意立刻交出碎片,我还可以饶你一命。马上离开吧。」

听见巨大菲洛鸟女王的声音,霸王暴龙夹带强烈敌意发出震天咆哮。

它就这么笔直冲过来,准备一口咬死巨大化的菲洛鸟女王。

「那就没办法了。」

巨大菲洛鸟女王拾起脚,赏了霸王暴龙一踢。

没错……看起来就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踢。

但霸王暴龙却像颗被狠狠踹中的皮球一样猛然飞了出去。

伴随轰隆声响落地的霸王暴龙边发抖边缓缓站了起来。

接着转了一圈,藉势挥动强劲的尾巴企图抽打巨大菲洛鸟女王的脸部。

「太弱了吧。」

它猛甩的尾巴被巨大菲洛鸟女王竖起单边翼轻松挡下。霸王暴龙再度发出愤怒的咆哮,同时张开长满两排尖锐獠牙的血盆大口,打算一口咬死对方。

「嘿!」

巨大菲洛鸟女王锁定暴龙下巴补了一脚。

霸王暴龙彷佛玩具一般向后翻转一圈,轰然倒地。

紧接着巨大菲洛鸟女王乘胜追击地起脚踹中它的侧腹。

暴龙的庞大躯体……飞向半空中了!

「喝呀喝呀喝呀!」

巨大菲洛鸟女王从容不迫地纵身一跳,滞留在半空中对霸王暴龙接连发动蹴击。

这是什么状况!身为电玩玩家的我一看就知道,它正为了不让暴龙落地而使出空中连续技啊!

简直就像是在玩格斗游戏一样的空中连击。害我都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拚命计算连击次数了啊!附带一提,脑子计算出来的最后结果是35HIT!

光看这点便能明白它们的实力差距……根本有如天壤之别不是吗?

连击结束……随着轰然声响落地的霸王暴龙又摇摇晃晃地起身。

接着勃然大怒,在前方召唤出一座巨大的魔法阵。

「你还不自量力地打算施展魔法吗?」

巨大菲洛鸟女王严阵以待。

本以为霸王暴龙要咏唱魔法咒文,谁知它竟深深吸了口气,接着吐出一团巨大的火焰。

不妙。就连身在远处的我们也能明确感受到那团烈焰的惊人热度。

假使正面中招的话,即便配戴愤怒之盾或许也难以抵挡吧。

霸王暴龙吐出的火球笔直飞向巨大菲洛鸟女王。纵使女王的体积再怎么庞大,一旦被轰个正着的话,势必当场变成烤鸡啊!

「你太嫩了……」

巨大菲洛鸟女王伸出如同手掌般的翅膀向前一探,随即化出一面类似魔法障壁的力场震开了巨大火球。

话说这是在演哪出啊?怪兽大决战吗?这种对决的状况已完全忽略我们的存在了。

「接下来换我速战速决。」

巨大菲洛鸟女王将双翼交叉置于胸前。

这个动作……看起来很眼熟。

就在我如此心想的瞬间,只见巨大菲洛鸟女王身影一晃,瞬间移动至霸王暴龙背后。

嗯。那是菲洛用过的必杀技——名为高速升档的魔法攻击。

「GY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霸王暴龙伴随着接连响起的撕裂声,当场粉身碎骨命丧黄泉。


1.001885300188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