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一话 亚人冒险者之城镇

甩掉元康顺利下山之后,我们犹豫起今后该怎么办。

「首先,我们究竟得前往西南方的哪个地点才对啊?」

为了去见有能力解决这起事件的女王,我们一直朝位于梅洛马格西南方的邻国前进,但却没有人告诉我到底该前往西南方的哪个确切地点才行。

虽说原本就是个希望渺茫的计划,不过既然目的地是位于西南方的某个国家,那只要越过国境,或许就能找到大致的方向也说不定。

话说回来,元康究竟是怎么掌握到我动向的啊?

虽说我也能联想到他可能是根据目击证言沿路追赶而来就是了。

……难道是敌方的影子吗?

影子是女王所率领的隐密谍报部队的名称,同时也是偶尔会助我们一臂之力的一群人。

只不过影子内部并非团结一致,好像有一部分成员抱持着与我们敌对的立场。

影子部队现在分裂为协助我们的女王派、以及指控我涉嫌诱拐梅蒂并企图取我性命的三勇教派,两派人马似乎正斗得如火如荼。既然擅长谍报,那他们或许能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我的行踪透露给元康知道。

我所认识的己方影子成员,是一群装扮酷似忍者的人。负责处理包括谍报及扮演替身等多方面的各种任务。

「根本没时间休息……我们若不找个地方等元康一行人走远,接下来势必得面对连日逃亡的悲情生活。」

都是因为那个笨蛋,害我们前往梅洛马格西南方的旅途进度受到了严重的妨碍。

猛一回神才察觉到我们已大幅偏离通往目的地的道路。

「菲洛。」

「干嘛——?」

「你没办法捕捉到影子那家伙的气息吗?」

「唔——……若想揪出躲在暗处的家伙,我认为拉芙塔莉雅姊姊应该比我更擅长喔!」

「有这回事?」

「真的吗?拉芙塔莉雅小姐。」

梅蒂也开口询问拉芙塔莉雅。

「就算对我抱这么大的期待,我还是很伤脑筋啊。有时确实会隐约觉得不太对劲……但除非他相当靠近,否则也无法感受到他的确切位置啊。」

「的确。尽管有时能感觉到好像有人躲在远处紧盯着我们不放的气息,但要完全躲过他们大概很难吧。」

意思就是说想躲过影子的监视是不可能的任务吗?但我们这边也有影子协助,主动设法替我们转移对方注意力,因此我们才能以极高成功机率顺利摆脱元康的追击。

而且……每次只要天色一暗,元康就会停止追缉我们的行动。大概是因为那个婊子或其他女性同伴讨厌夜间战斗之类的吧?总觉得那个纵火狂很有可能讲出『睡眠不足是造成皮肤老化的天敌』之类的鬼话啊。

若他们没追上来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啊。」

梅蒂露出灵机一动的神情望向我。

「怎么了?」

「这附近刚好住着一名我很熟悉的贵族,搞不好对方会愿意提供藏身之处给我们避避风头。等完全摆脱枪之勇者大人后再逃跑如何?」

「要进城?你和我吗?最近可是连菲洛都被列入黑名单了耶!」

首先,我的长相早已曝光。对方手上有一款名叫影像水晶,大概就像在我原属世界俗称立体照片的那种道具,因此在梅洛马格国内我这张脸可是众所皆知。

而菲洛若被发现的话也会遭到举报。那是因为最近菲洛能变成普通菲洛鸟的这件事曝光了,导致光是樱色的菲洛鸟就会立刻殷人疑窦。

先前从远处确认村落情形时,就发现了梅洛马格的士兵们在注意菲洛鸟毛色。

「而且对方是贵族没错吧?」

我这个问题大有意义。

梅洛马格的贵族对盾之勇者抱持着厌恶感。就梅蒂或三勇教的说词听起来,盾之勇者是梅洛马格的国敌。无论我如何透过经商赢得一般民众的信赖,贵族阶级的人士多半还是视我为眼中钉吧。

「虽然如此,但我想大概不会有问题。」

「为什么?」

「因为那名贵族与曾为母亲大人得力助手的贵族想法一模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母亲大人的得力助手,就是试图在梅洛马格国内促成人类与亚人和解的人物。」

「那干嘛不叫那家伙去堵住你老爸和三勇教会的嘴啊?」

既然有这么能干的人物,为什么不吩咐他去洗清我的嫌疑呢!

女王的得力助手该不会是由于和女王一同行动,因此不太了解国内的实际情势吧?

「他原本是管理赛亚特领地的贵族……却因受灾厄浪潮的波及而不幸丧命。」

「唉呀……」

虽然俗话说好人不长命,但这未免也太惨了吧!

「听说他在自己的领地休假时遇到浪潮来袭,并为了守护领地的居民奋战到最后一刻。」

「原来如此……」

「嗯,他同时也是在席卷梅洛马格的第一次浪潮中牺牲的贵族。」

咦?第一次浪潮?

我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印象中,拉芙塔莉雅正是遭遇过梅洛马格境内第一次浪潮的受害者。

只见拉芙塔莉雅对我点了点头。

「我住的村庄好像就是领主大人的保护区。但由于领主大人去世的缘故,导致尝试重建的村庄……」

嗯,看样子是确有其事呢。

「自从那位贵族去世之后,梅洛马格境内有意在人类与亚人之间扮演沟通桥梁的国民全数受到排挤。而与那位贵族想法一致的人们,似乎都被父亲大人下令降级调离中央。问题还不仅如此,我更听说赛亚特领地的居民们都因暴徒肆虐而吃尽了苦头。」

「……是国家的士兵带头干的。」

拉芙塔莉雅相当不甘心似地向梅蒂告状。

梅蒂静静地点了点头,大概是明确地理解到话中的含义了吧。

「相信母亲大人回来之后,应该就会严惩这些不法之徒。虽说母亲大人先前也曾去信警告,但好像没什么效果的样子。等事情结束之后,还请拉芙塔莉雅小姐告诉我那些作乱士兵的特征。」

「好。」

「你老爸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耶。」

「父亲大人……」

听见我这么说的梅蒂顿时垂头丧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亲生父亲及姊姊都想要她的命啊。

虽然梅蒂说她老爸只是遭人利用,但天晓得那个垃圾国王是否和这些事情真的毫无关连。

不过,相较之下,更奇妙的是在奉行亚人排斥主义的梅洛马格推行亚人优遇政策的那位贵族和女王。由于手边情报太少,致使现在的我完全看不出他们究竟有何目的。

……离题了,赶紧言归正传吧。

「所以,跟那位领主交情匪浅的贵族就住在这附近吗?」

「大概吧。因为父亲大人身边没有他的身影,因此我猜他应该已被贬回自己原属的领地了。」

「跑这一趟有点孤注一掷的感觉呢。」

看样子那名贵族似乎也饱受抨击啊……但这一带并非是我完全陌生的地方。

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搭着菲洛拉的马车跑遍了梅洛马格境内各个大城小镇啊……应该也见过住在梅蒂所说那座城市的贵族才对。

当时我并非以盾之勇者的身分,而是作为四处经商的神鸟圣人,游说他掏出大把银子买下廉价的装饰品。

记忆中是个看起来颇像知识份子的年轻贵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文质彬彬的气息。嗯,就在内心称他为文弱男好了。

当时我虽在心里暗自取笑他,但他该不会是因为知道我是盾之勇者才买下饰品的吧?

……有可能。他待人接物的态度也很好,再加上印象中那城市有不少亚人冒险者出入的样子。倘若换作拉芙塔莉雅出面的话,或许能毫不殷人疑窦地进入市区也说不定。

「进入市区的风险太高了啦,尤其是梅蒂和菲洛你们两个。」

「为什么?」

梅蒂微微歪头询问。还有菲洛,你别跟着模仿梅蒂好不好。

「你的发色太醒目了。」

梅蒂有着一头与众不同,呈浓郁蓝色……或者该说靛青色的秀发。

因为这种发色相当罕见,所以无论怎么变装,只要一露出头发就会被发现。

菲洛则不管是变成菲洛鸟的型态也好、女王的型态也罢,甚至连人类型态都十分显眼,根本无从隐藏她的真实身分。只不过在这种状态下,三人穿着长袍聚在一块可能更引人注目吧。

「要这么说的话,尚文你不也一样醒目吗?」

「嗯,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哪,主人——等到天黑之后,菲洛再载着大家跳过围墙进入市区好不好?」

「这点子固然不赖,但总觉得一下子就会被看守的哨兵抓包呢。」

「那么改用拉芙塔莉雅小姐的魔法吧……唔,但无论选择哪种作法,一旦对方施展侦测魔法就会被发现啊……」

「该怎么办呢?那位贵族感觉确实值得信赖就是了。」

虽说就这样继续潜逃下去也不错,但连日应付元康的追击实在太辛苦了。

我自觉疲劳确实在逐渐累积,况且得应付的敌人也不只元康一个。这一路上我们也与赏金猎人、冒险者或士兵交过手,因此实在很想稍微休息一下。

「那个……」

此时拉芙塔莉雅举手发言。

「怎么啦?」

「对方或许也推测到我们可能会路过此地喔。」

唔嗯……这个可能性颇高。

毕竟不管怎么说,国内对盾之勇者的评价已经分成两派了……似乎啦。

「没错。另外啊,尚文。如果是亚人冒险者的话,或许会愿意听你述说喔!」

「为什么?」

「你忘了吗?假如对奉行人类绝对主义的梅洛马格而言,盾之勇者是敌人的话,那么亚人会对其采取何种态度呢?」

啊啊,我明白了。这个世界有个跟梅洛马格关系恶劣的亚人国家。

三勇教好像是梅洛马格的国教,那么如果身为它的敌对国,就很有可能厚待并对盾之勇者伸出援手也说不定。

因此,如果是亚人,或许就愿意听我说话。

回想起来,在经商期间也有不少亚人冒险者是打从初期便开始向我购物,凡事总得尝试看看。

「那么等抵达目的城市之后,再试着跟亚人冒险者攀谈吧。」

「是。」

「希望一切能顺利就好了。」

「出发——」

于是我们便低调地动身前往附近的城市。

「非、非常抱歉!」

「啊、喂!」

来到或许能帮我们避避风头的贵族所在城市附近时,我们发现了亚人族冒险者,于是便躲在暗处边出声招呼边试图靠近……

「唉……这已经是第十次了。尚文,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啊?」

「我哪知道啊!」

谁知一看见我的脸,亚人冒险者就边夸张地道歉边逃也似地开溜。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盾之恶魔的外号也响彻整个亚人圈了吗?

如此一来……根本别想跟他们沟通了嘛……

「但感觉……我们好像并未遭到通缉耶?」

「嗯,虽然说我们慌忙逃离,但却不见半个士兵追上来。」

本以为城市的警卫只要发现我们就会趋前追捕,谁知他们却毫无动静。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连时常行经这条街道的亚人族冒险者们,全都像刻意避开我们似地开始绕道而行了。

「需要我去打听看看吗?」

「拉芙塔莉雅,那可以麻烦你一下吗?」

「是。」

「如果发生什么状况的话,记得全力求救喔。」

「我知道了。」

「姊姊慢走——」

于是我派拉芙塔莉雅作为代表,去跟亚人族冒险者交谈。

实在有点不安啊。总觉得行经街道的亚人族冒险者们都表现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在歧视亚人族的梅洛马格境内,他们果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吧?

尽管有点好奇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但每个人的理由大概都不尽相同吧。

和对方交谈片刻后,拉芙塔莉雅回来了。

「我回来了。」

「结果如何?」

「呃……我不动声色地询问他们,为什么从尚文大人的面前逃跑?得到的答案是,他们好像都被告诫过……不许和盾之勇者大人接触跟说话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便在不致引起怀疑的范围内进一步提问……他们回答这似乎是盾之勇者亲口宣布的命令。」

过去的盾之勇者曾向亚人们宣布过这种事情吗?简直麻烦透顶。

那拉芙塔莉雅之所以肯跟我交谈,原来是因为不晓得我是盾之勇者,以及不太了解亚人相关问题的缘故啊!这世界到底多么不适合我生存啊。

「尚文,你先前没说过亚人别靠近我之类的话吗?」

「我没印象。」

「那就奇怪了。根据我从母亲大人那边听来的说法,是因为盾之勇者命令亚人不准靠近自己,信仰盾之勇者的亚人才遵循了命令。」

……什么?

「是因为主人说了别靠近他的关系吗?」

「难道不是吗?」

「我完全不记得啊。应该是某个历代盾之勇者曾经那样说过吧?」

「不是喔。难道这是以讹传讹吗?」

是三勇教的计谋吗?

「听说是在尚文来到这个世界后过没几天的事情……」

……那段期间由于心情太过混乱,导致我几乎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

那是一段认定人人都企图欺骗我,因此绝不会给主动向我搭话之人好脸色看的时期。

难道说,我对真心想要成为同伴的家伙撂下了别靠近我之类的狠话?

「尚文?该不会……」

「……那接下来呢?有办法进城吗?」

还是赶紧转移话题比较好,要不然我可承受不了梅蒂的视线。

「嗯,聊天时他们给我很友好的印象。说梅洛马格正在干傻事、三勇教也完蛋了等等。」

「他们没去找守卫打小报告吗?」

「那几位亚人族冒险者们都说虽然盾之勇者大人就在附近,但绝对不会去打什么小报告。」

「嗯……尽管有点风险,但要试试看吗?」

反正即使遇到最糟糕的状况,还是能靠菲洛的快腿逃离现场。

于是我们把斗篷当成长袍披在身上……

「打扰一下。」

「嗯?」

我们明明躲在草丛里,却有人出声向我们打招呼?

转头一看,发现有位戴眼镜的文雅男子坐在一辆看起来有点高档的马车上面,出声向我们打招呼。

嗯,我认得他。此人应该就是治理那城市的贵族……文弱男吧。

「请问两位是梅蒂公主和盾之勇者大人对吗?」

「呃、嗯。」

「没错。」

「在这种地方交谈不太妥当,请两位移驾至我的宅邸一叙如何?」

从马车前来的方向判断,他应该是专程来迎接我们的吧?想得还真周到呢。

「要是你敢直接把我交给其他勇者们的话,我包你会吃不完兜着走。」

「尚文,再怎么样也不该——」

「我是指我的部下和野蛮公主会对你动手。」

「你说什么!?」

梅蒂恶狠狠地怒瞪着我。

「野蛮的是你这家伙才对吧!」

「你讲那什么话?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般饱读诗书的勇者了。」

「关于之前购入的饰品,真的非常感谢您。虽是以相当低廉且随处可见的材质打造而成,但由于是勇者大人亲手设计,因此我认为大幅提高了它的价值。尽管售价约为一般行情的五倍,不过我真心觉得自己是买到好东西了。」

……梅蒂的视线令我如坐针毡。

「实在非常抱歉。」

拉芙塔莉雅则表现出一副伤透脑筋的模样。

「总之,就先去他家再说吧,尚文。我待会儿一定要好好问清楚你这家伙究竟干过哪些好事。」

「为什么我非得告诉你不可啊?」

「当然是为了今后再发生同样问题的时候做准备啊。会被称作盾之恶魔的原因全都出在你自己身上吧?」

「无论你再怎么问也只会听到我的英勇传奇喔。」

「少在那边炫耀自己的犯罪行径啦!」

哼,不管怎样欺骗敌人,我也不会产生任何罪恶感啦。

反正所谓睿智的表现,看在敌人眼中一概都会变成卑鄙行径。

「好了好了,在这里吵闹有可能会把枪之勇者吸引过来喔!」

唔……拉芙塔莉雅说得有道理。于是我们勉为其难地搭乘文弱男的马车离开现场。

我透过马车窗户窥视外面的景象。明明才逃亡没几天,却勾起我怀念城镇气氛的思绪。虽然映入眼中的乡镇景致土到不像话。

看起来这座城镇的民众果然以亚人居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冒险者。

接着我们被载进宅邸,下了马车进入屋内。

「打扰了。」

梅蒂先鞠躬致意才举步走向宅邸。

在这种正式场合中,她似乎就会表现得彬彬有礼的呢……和别的勇者说话时也是这副模样。

或者该说,她只对我态度不好。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好啦,或许我从没做过什么能让她留下好印象的事情,所以也不能完全怪她就是了。

「一路遭到追缉想必十分辛苦吧,就请诸位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被带进餐厅后,文弱男吩咐仆人端来餐点给我们品尝。

虽然菲洛的餐桌礼仪实在有点不成体统,文弱男却只是和蔼可亲地微笑以对。

「诸位是经历了这一连串逃亡后,碰巧路过我的领地吗?」

「是啊。为了摆脱元康……枪之勇者的追踪,我们希望能找个地方暂避风头。」

「我想请教一个问题。我这边收到一份报告书,指出诸位是藉着在邻近山区纵火的方式才顺利摆脱枪之勇者的追踪,但事实真相究竟是如何呢?」

那个婊子。果然还是把自己干的好事赖到我头上了!

梅蒂一副伤透脑筋的模样。

「你家老姊实在是死性不改呢,还真的被我猜中,跑去诬告我了!」

「姊姊大人……想不到她居然这么绝……」

「看样子真相果然跟传言有所出入呢。」

「嗯,犯人的确不是我,是身为枪之勇者同伴的第一公主。当我们躲起来试图摆脱他们的追击时,亲眼目击了她纵火的场面。」

文弱男也重重地叹了口大气。那个女人的暴行到底会恶劣到何种地步呢?

「我明白了。如果能够帮上忙自是再好不过……诸位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我们想去和女王会合,但不知道怎么做比较好。即便躲过了穷追不舍的元康,要是像这样连续几天都忙着应付他的话,实在太浪费时间了啊。」

眼前的贵族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我了解情况了,我们会在能力范围内尽量提供协助。只不过……毕竟我的立场也岌岌可危,因此我不清楚自己究竟能帮到何种程度。」

「我倒没有抱持那么高的期待,只要在你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提供协助即可。」

一方面还不知道他值不值得信任,再者我原本就没打算长时间滞留于此。

「我想稍微休息一下,另外你有办法查到其他勇者的动向吗?」

敌人并非只有元康,我也无法预测链和树何时会率众前来袭击。假使有办法调查清楚的话,那自然是先拜托他处理一下比较妥当。

当然啦,这个文弱男遭到三勇教派的影子监视的可能性颇高,因此等解决了情报收集和物资补给等问题后,我大概会立刻脚底抹油离开此地。

毕竟之后还得穿越国境……可以的话,我想先确认有没有安全路线可走。

「知道了。要调查其他勇者大人们目前在做些什么的话应该没问题,请静候佳音。」

「但也不能给你造成太大的困扰,我们明天就动身离开此地。」

「这么快就要动身啊?不是应该多留几天才对吗?」

梅蒂唱反调似地向我提议。

「因为被人探查出我们藏身在此的危险性很高,待太久只会给领主大人添麻烦吧?」

「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那么我会尽快向您报告其他勇者大人们的动向,在那之前便请各位随意无妨。」

「感激不尽。」

「人家很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说……」

「……看样子梅蒂殿下因为和盾之勇者大人一起旅行而稍微有所改变了呢。」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

「先前不管谈论何种话题,您都秉持优先处理公务的态度,从不流露出自己的感情,但我认为民众应该比较喜欢看见您如今的模样喔。」

文弱男露出彷佛看着某种令人欣慰事物的眼神,笑着对梅蒂如此说道。

「才、才没那回事呢。」

「小梅露怎么啦?」

「小菲洛,不用在意。只不过是这个人擅自发表对我的评价罢了。」

「哦——」

「以前的小梅蒂是什么样子呢?」

拉芙塔莉雅开口询问文弱男。

「梅蒂殿下总是使用敬语,并勉强自己表现出沉着冷静的言行举止呢。女王大人原本也很担心这事,但看样子梅蒂殿下似乎因为结识了盾之勇者大人而逐渐往好的方向成长,我等着实为此感到万分欣慰啊。」

「闭、闭嘴!」

「使用敬语的口吻吗——……话说初次见面时,感觉确实是那样没错。但为何会演变成现在这副德性呢?」

「我认为原因就出在尚文大人身上喔!」

「原因出在我身上?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才不是因为和我一起行动才变成这样,而是她原本就具备这种资质,只不过是露出原来的狐狸尾巴罢了。

不过呢,就算这样还是比那个垃圾王或满脑子只考虑到自己的纵火狂公主要来得像话百倍。

「原因本来就出在尚文身上啊!」

「别随便找我碴好不好?你这个纵火狂的妹妹。看来歇斯底里真的会遗传啊。」

「你说什么!居然把我和姊姊大人混为一谈!?简直是奇耻大辱!」

梅蒂恶狠狠地定睛怒瞪我。

看样子她果然很讨厌那个纵火狂。反正要喜欢上那家伙真的难如登天就是了。

就这个层面而言,元康真的超厉害。虽然这完全不是什么值得夸奖的优点就是了。

不过,既然身为那个婊子的妹妹,那就代表梅蒂再怎么说也身怀相同的遗传基因吧。

你只是碰巧没有从贬低他人的举动中体会到快感罢了——想归想,我还是保持沉默好了。

「快点给我订正你刚才那句话!」

「喔,好啦好啦。梅蒂与那个纵火狂截然不同,这样行了吧?」

「完全感觉不到你的诚意!」

「那还用说。」

「你说什么!?」

最近这句话是不是成了她的口头禅了啊?

「哎呀,你先冷静下来吧。在这种时候无论对尚文大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啦。」

拉芙塔莉雅彷佛早已觉悟似地安抚梅蒂的情绪。

连一旁的菲洛也跟着猛点头,为什么在这奇怪的地方如此团结啊?

「瞧各位似乎已经吃饱了,那么便请先回客房休息吧。我想明天我手上应该就已汇聚了足够的情报才对。」

被带进客房的我们决定好好休息一番。

但由于事情进展得太过顺利,致使我不敢掉以轻心,忍不住频频走到窗边确认屋外的状况。

虽说餐点里头并未下毒,但天晓得究竟能信任他到何种程度。

「尚文,你冷静一点啦。」

「只可惜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就打定主意绝不会在这种时候乖乖躺下来休息。」

「话虽如此……但你这样根本无法消除疲劳啊。」

「我曾有过随身财物在睡觉时被洗劫一空的可怕经历。要是随随便便就倒头大睡的话,搞不好又会遭人暗算。」

「真是够了……你为什么这么无法相信他人呢?」

「还不都是你老姊跟老爸害的!」

「这我也知道,但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稍微信任一下我们嘛!」

「你怎么想与我无关,我只采用自己惯用的休息方式。」

「又不是只有尚文在生父王大人及姊姊大人的气,你就稍微冷静一点好不好!」

「还有谁在生他们的气啊?」

「母后大人啊。在我动身回国之前,每次只要一出事,母后大人就会拿父王大人及姊姊大人的肖像画或人偶出气啊。」

「哦——……咎由自取喽。谁叫她既缺少识人之明,也没有确实管教好自己的女儿。」

「你连母后大人也要批评吗!?」

自从梅蒂走进客房后就一直这样,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

毕竟目前已处于遭人盯上性命的立场,要是解除戒心的话,搞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耶。

「尚文大人,我们会善尽站夜哨的职责,请您早点休息吧。」

「嗯?喔……知道了。」

「为什么拉芙塔莉雅小姐的话你立刻就听进去啊!」

「因为拉芙塔莉雅值得信赖。」

「你的意思是我不可信吗!?」

「也没有啊……

毕竟梅蒂怎么看都不像会背叛我的样子。

一方面她仍处在被人追杀的立场,同时也很积极地协助战斗,所以我也不是真的不相信她。

截自目前为止她的言行举止,都很符合身为第二公主,以及拥有王位第一继承权的立场。

就这方面而言,她或许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也说不定。

但这件事跟刚才的状况完全不相干。

一同行动的期间长度自不用说,拉芙塔莉雅与梅蒂在我心目中所累积的份量实在相差太多了。

所谓的信赖,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小梅露,菲洛想在这间屋子里玩大冒险的游戏。」

菲洛突然抛出一个跟方才那一连串对谈完全不搭轧的提议。

「嗯,也好。那就试着去拜托屋主允许我们藉此转换心情吧。那拉芙塔莉雅小姐,我与小菲洛就一同在屋子里散散步喽。」

「是大冒险啦——」

菲洛虽然要求梅蒂订正说法,梅蒂却只是露出温柔的微笑,随后便挥挥手走出客房。

造成吵闹的主因总算消失了。

同一瞬间,我的疲劳也一鼓作气爆发出来。

于是我躺回床上,吩咐拉芙塔莉雅负责守夜之后便倒头大睡了。

唔……我察觉到有人靠近的气息。打从阖上眼睛之后,我到底睡了多久?

自从被婊子公主欺骗之后,只要有人在我睡觉时接近,我就会自动清醒过来。

「再靠近的话,就会吵醒尚文大人了唷。」

「咦!可是菲洛想跟主人一起睡觉。」

是菲洛啊?她似乎是结束宅邸的探索行动回来了。

意思就是一起出去的梅蒂现在也在这房间里吧。

室内瞬间变得吵闹起来,我好不容易才睡着耶……

「不可以喔。之前不是叮嘱过你了吗?」

「咦——?但是拉芙塔莉雅姊姊也说以前曾和主人一起睡过啊。」

「好像从尚文大人入睡之前便待在身边的话就没问题。」

「那下次菲洛就趁主人醒着的时候拜托看看——」

「……我想尚文大人八成会很排斥吧。」

拉芙塔莉雅,你还满了解我的嘛。

我在睡觉时一旦察觉有人靠近,就再也无法安心入睡。

像现在原本已经睡着的我,就因为菲洛的靠近而清醒了过来。

「……呼啊啊。」

我听到拉芙塔莉雅打了个感觉满困的哈欠。

「拉芙塔莉雅小姐也稍微休息一下吧,再来由我负责守夜就好。」

「可以拜托你吗?」

「包在我身上。」

「那就麻烦了,晚安。」

拉芙塔莉雅走到旁边的床铺躺下,很快就听见她开始发出平稳的睡眠呼吸声。

然后没过多久,梅蒂和菲洛就小声地闲聊起来。

梅蒂教导菲洛如何压低声量讲悄悄话。

「小菲洛呀。」

「什么——?」

梅蒂细细地小声呢喃道:

「虽然说方才他们有提过——我在与人交谈的时候,总是会努力要求自己使用敬语口吻。」

啊啊,文弱男是曾经这么说过没错。

我记得文弱男说梅蒂起初开口闭口都是敬语,难道她想表明那才是她的本性不成?

「但是啊……自从跟尚文交谈过后,我对他的发言不知为何就变得愈来愈尖酸刻薄,一开始明明可以很一般地面对他,现在却总是把牢骚挂在嘴边。」

我突然觉得梅蒂的声音似乎渐渐浮现了一丝哽咽。

什么?这是那么难受的事吗?

「像刚才也是,一被尚文那样批评,我居然脱口发出了连自己都大吃一惊的歇斯底里叫骂声……简直不像自己!小菲洛,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啊?」

「呃……」

菲洛很难得地答不出话来。

你找错商量对象了吧。菲洛能给你什么答案啊?换作拉芙塔莉雅或许还答得出来。虽然要我此时起床解释给她听也未尝不可,但如果知道我听见她刚刚说的那段话,总觉得梅蒂肯定会更进一步发枫——

『原来你刚刚一直在装睡偷听我们聊天吗!?』

——然后向我抛出这类责骂。那样一来的话,根本别想替她解决这个困扰了。

尽管不知道原因为何,但大概是由于跟我扯上关系后,点燃了梅蒂内心的正义感,导致她无法不对我大发牢骚吧。此时开口极有可能会自找麻烦,这根本不是我该插手干涉的事啊。

「小梅露……对主人有什么看法呢?」

「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梅露只会对主人讲任性话对不对?」

「大、大概吧。」

「小梅露是不是觉得只要对着主人,就什么都说得出口对不对?」

「咦?有、有这回事吗?」

「因为啊,当小梅露在和主人说话的时候,看在菲洛眼中就是一副活力十足的模样唷!」

菲洛,你也变得很能书善道了嘛。

这代表那个歇斯底里的梅蒂才是她本来的面貌,着实是个超级讨人厌的女人啊。

虽说拜家长的教育所赐,她学会了端庄娴淑的说话方式,也养成认真做事的美德。但身为那个婊子的妹妹,恶劣的本性也因与我一同行动而表露无遗……菲洛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才、才不是呢……绝对没这回事喔!小菲洛,你不要乱说话啦。」

「小梅露,菲洛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唷——一起来让主人疼爱嘛——」

「你在胡说什么啦?我才没那种意思呢!」

「咦——不是吗?」

菲洛和梅蒂,她们俩到底在争论什么啊……

这……大概是我在作梦吧。梅蒂也不太可能会那么娇弱地说话啊。

我如此说服自己。

再次醒来时,菲洛与拉芙塔莉雅已一同躺在旁边的床上熟睡了,梅蒂则闷闷不乐地隔着窗户凝视着外面。

我一起床,梅蒂旋即转头望向我。

见梅蒂露出一脸严肃的神情凝视着我,刚才的梦境又自脑海中一闪而过。

「你醒了啊。」

「嗯,差不多该换班了吗?」

「……我还不算太困,没必要。」

「这样啊。」

话虽如此,跟梅蒂两人静静地看着窗外也满怪的。一股沉默的气息笼罩整间客房。

「……我说尚文?」

「干嘛?」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一直在思考,我觉得拜托此地的贵族送我回父王身边似乎也是个可行的方案。」

「这样做没问题吗?」

的确,被盯上的是我们,梅蒂终究被视为遭到诱拐的受害者。

而且,虽说被贬谪了,但文弱男若能把梅蒂送回垃圾国王身边的话,梅蒂应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才对……大概啦。

当然啦,前提是如果他们有办法进城并抵达垃圾的身边才能成立。

这么一来,或许会比跟我们一起去见垃圾来得更有效率也说不定。

「大概吧……总不能给尚文你们添太多麻烦,所以我想去实践我该采取的行动。」

她明明年纪还很小却考虑了很多呢,看来我得提高对梅蒂的评价不可喽!她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而打算回垃圾国王的身边吗……

「若能确保你回国后的生命安全的话,这也算是个好主意呢。」

「我当然明白此行会有风险。不过,总比跟着与姊姊大人沆瀣一气的人们一起去要好得多。」

对梅蒂来说,与婊子公主有关的人就是企图要她性命的刺客。而和我们一起旅行也必须面对接踵而至的危险战斗。

那么,趁我们吸引住敌人目光的时候,由梅蒂主动赶回王宫或许也是个好方法。

况且也没人规定想跟女王会合,就非得带梅蒂同行不可吧。

「这终究只是方案之一,你就先记在脑子里吧。」

「知道了,原来你或多或少还是有在思考对策呢。」

「你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待吗”」

「我没那种意思好不好,只是对你刮目相看罢了。」

「就是你那种口气——」

结果,我们又莫名开始吵了起来。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连做梦都料想不到,原来方才提及的方案化为现实的时刻已迫在眉睫。


1.002203000220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