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序幕 逃亡中

台版 转自 轻小说文库

扫图:溟夜

录入:zbszsr

「那个满脑子只想建立后宫的混蛋,也太死缠烂打了吧!」

我气得忍不住开口咒骂。

这也不能怪我口出恶言,谁叫我们现在因为被冠上诱拐梅蒂并加以洗脑的罪嫌,持续遭到他们一行人追缉。

目前我们正沿着草木繁茂的山道,边隐藏行踪边往目的地行进。

而敌人则紧追在后。

「可恶!打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没遇过任何好事!」

受到这句脱口而出的牢骚牵动,害我又回想起至今为止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我的名字叫岩谷尚文。

原本是个生活在现代社会,自己和他人都公认的御宅族大学二年级生。年龄才刚满二十岁。

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天我闲得发慌,前往市区图书馆打发时间时,发现了一本名叫四圣武器书的书籍。当阅读那本书的我回过神来,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召唤到异世界了。

我甚至还成为了书中记载的四名勇者之一——唯一无法攻击的盾之勇者。

起初,我还怀抱着满腔热血,高喊着:『异世界万岁!』,准备在这种梦幻情境中,朝勇者大道一路迈进。谁知这个世界的人们竟设下卑鄙龌龊的圈套,将我迫害至身无分文、恶名昭彰的地步。

我被强扣上根本没触犯过的强奸罪嫌,而且明明无法主动出手攻击,却仍不得不独力在这个异世界求生存。

再加上受到俗称『浪潮』的现象影响,这个世界陷入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每当浪潮来袭,我就非得被强制传送至发生地点,对抗入侵的怪物不可。

更麻烦的是,强行将我召唤到浪潮爆发地点的传说之盾,居然是一款绝对无法卸除的诅咒武器。

尽管心想——我为什么要拚上老命为了那群害我身败名裂的家伙们战斗?但由于想逃也逃不掉,所以没有其他的选择。

受到这面盾牌的影响,我不但没办法装备除了盾牌以外的武器,而且即便赤手空拳殴打敌人也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但该说是一种补偿吗?总之,我也有别的办法变强,那就是让盾牌吸收魔兽或素材后产生变化,提升我的能力。

这个世界具有依循类似游戏的系统设定,该项设定名叫状态魔法。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打倒敌人或魔兽便可提升Lv,强化自身的实力。

虽然Lv这个词会给人一种缺乏实感、难以意会的感觉,不过只要换成『付出多少努力就能提升多少实力』、『日积月累的努力必能开花结果』之类的说法,应该就比较浅显易懂了。这系统设定对我这个打从懂事之前就超级热爱漫画、电玩游戏或动画的宅男而言,可说是相当容易上手的。

现在的我由于饱经风霜,Lv已经提升到高达39了。

「怎么样?甩掉他们了吗?」

「还是紧跟在后。」

「啧!」

目前追赶着我们的家伙名叫北村元康,二十一岁。

他是从不同于我原属世界的另一个现代化日本,被召唤到这个异世界的枪之勇者。

在被召唤的勇者们里面就属他长得最为帅气,就连同样身为男人的我也愿意承认这一点。

不过啊,他却是个满脑子只有女人的花花公子。

元康和另外两名勇者一样,都玩过系统设定和这个异世界类似的游戏,可以说对这个世界的情报知之甚详。他们除了熟知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之外,也掌握着能快速提升实力的有效方法。

但他不仅什么都没告诉我,反倒扮演起设计陷害我、将我逐出王宫的头号帮凶。

实在是给人一种『你假使有空干这种浪费时间的事,那拜托去给我好好战斗拯救世界!』的感觉。

另外,还有剑之勇者·天木链和弓之勇者·川澄树,两名也从不同的日本时空被召唤至此的勇者。

链今年十六岁,是个自诩酷帅的黑发剑士,这样形容大概没错。

树好像是十七岁的样子吧。乍看之下,虽是个没什么特色的平凡少年,不过却给人一种手似乎很巧的印象。

链和树并没有追过来的迹象,他们大概是察觉到这次的事件有可疑之处了吧。

「要用魔法隐身吗?」

「拜托你了。」

向我提议施展魔法闪避追兵的孩子,名叫拉芙塔莉雅。

她身上长着类似狸猫的耳朵和尾巴,是浣熊种的亚人族少女。

外表年龄大约十八岁左右,身高只比我矮一些,但发育良好、容姿端丽,个性正经得一眼便可看出来。而且平心而论,她拥有一张令人真心觉得可爱的姣好面容。

她有着一头淡褐色、微微鬈曲且柔亮动人的长发,四肢也十分修长,我甚至曾觉得她还真像模特儿一样漂亮。

这个名叫拉芙塔莉雅的女孩子是我被召唤至这个异世界、遭到冤枉失去盘缠及同伴,身无长物地被轰出城堡之后,费尽千辛万苦存钱买下的奴隶。

她是被我以『奴隶纹』这项能够随意主宰其生杀之术法所控制的奴隶。一旦违反禁止事项,奴隶纹便会绽放光芒折磨奴隶。我因遭受背叛的强烈打击而对人类失去信心,因此才买下她这个绝对不会背叛的奴隶。因为奴隶纹的禁锢设定,使得拉芙塔莉雅无法对我说谎。

拉芙塔莉雅总是拿着武器,代替不能亲自击杀敌人的我上场战斗。

当初买下她时,她只是个比现在幼小得多,年约十岁的女孩。

听说这个世界的亚人种族好像都会随着Lv的上升而急速成长。

多亏如此,如今拉芙塔莉雅的外表已经像个妙龄女子般成熟。

据传就是基于这项理由,人类和亚人才会被区隔开来。

在最初的灾厄浪潮来袭之前,我都和拉芙塔莉雅两人一起努力提升等级、添购合适的装备,好不容易才渡过了浪潮的试炼。跟他们到此为止都还算是相安无事,谁知道元康一听说我把女孩子当成奴隶随意使唤,居然就向无法进行攻击的我提出单挑决斗。

而召唤我前来的国家——梅洛马格——的国王更强迫我面对这场决斗,最后我因遭到卑鄙手段陷害而硬生生地苦吞败仗。不过,因此获得自由的拉芙塔莉雅却表示即便如此仍想跟随我,所以如今她依旧以奴隶的身分陪着我一同行动。

也由于发生过这样的事,因此虽说拉芙塔莉雅是奴隶,但她从没做过任何会导玫奴隶纹生效惩罚她的举动,我也没认真设定使唤条件,所以我们不过是形式上的主仆关系罢了。

此外,拉芙塔莉雅也希望能以勇者同伴的身分,拯救世界……对抗灾厄浪潮。

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身负着浪潮毁灭掉她原本居住的村庄,并夺走了她双亲的惨痛经历。

因此,对她来说,与灾厄浪潮的战斗也可以算是一场复仇吧。

身怀对抗浪潮使命的勇者,以及被浪潮夺走一切的奴隶……彼此的目的是一致的。

一开始,我只把拉芙塔莉雅当成好使唤的奴隶,但现在则视她为值得信赖的得力助手,以着类似她养父母般的心境与她相处。如果可以的话,我很希望她别太过勉强,尽可能待在安全的地方就好,但由于拉芙塔莉雅本身充满击退浪潮使命感的缘故,因此我也没强求她一定得乖乖依照我的吩咐行动。

附带一提,她现在的Lv是40。

「请交给我吧。」

「这样时常麻烦你,真是抱歉啊。」

「您为何要这么说呢?以我和尚文大人之间的关系,您完全没必要如此客气的啊。」

「……说得也是。真是的,那个混蛋未免也太缠人了吧!」

「是啊。」

我不禁发起牢骚。

「那菲洛和小梅露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想想,菲洛你就先维持人类的形态,等到发生什么意外状况再变回菲洛鸟的样子就好。梅蒂你则乖乖待着就可以了。」

「知道了——」

「麻烦请别说得像我一直都很吵好吗?」

「知道了、知道了,那就拜托你负责确认后方的动静。」

刚才开口向我提问的两人都还是小女孩。

先说话的是菲洛。

她外表是个金发碧眼、背上长了一对翅膀,年约十岁左右的女孩子。

菲洛拥有一双骨碌碌,显得纯真且透明的蓝色眼瞳及柔嫩的脸颊,搭配着一副天真无邪的容颜。

身上穿着一袭胸前系着蝴蝶结的连衣裙。虽然服饰十分简单,但搭配本人的容貌和背上的羽翼,反倒更能衬托出她可爱的气质。

至于她的庐山真面目,似乎是菲洛鸟这种专门拉马车之鸟型魔兽的女王……似乎啦。

原本的模样比人类还要高大,是看起来像猫头鹰跟企鹅综合体的魔兽,脚程飞快无比。

体色,或者该说羽毛的纹样是以纯白为基调的樱花色。

性格则算是……天真烂漫?她不仅贪吃得不得了,而且有着与其清纯外表截然不同的活泼性格。

是个如假包换的贪吃鬼,甚至饥不择食到连腐坏的龙肉都打算吃下肚子去。

她是我去找奴隶商人重新为拉芙塔莉雅登录奴隶纹时,挑战了摆在帐篷一角的彩蛋游戏所得到的魔兽蛋。

因此她才出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但在饲养过程中,不知为何,她竟突然能变成长出翅膀的天使模样,而除了拉马车以外的时间,她也满习惯维持那种姿态。

她最喜欢的事就是拉马车,有时也很在意我能否发掘出她的存在价值。

最近则因为交到新朋友,使她好像找到除了吃饭睡觉玩耍以外的重要事物。

而托菲洛帮我拉马车的福,我才得以跑遍各地经商、大发利市。

站在菲洛的立场来看,我是她的饲主……而拉芙塔莉雅应该算是姊姊那样的存在吧?不过基本上……我还是把她当成女儿看待就是了。

Lv为40,和拉芙塔莉雅一样。

「尚文大人……请您伸出手掌。」

「嗯。」

拉芙塔莉雅的尾巴倏然膨胀,准备发动魔法。

因此我握住了拉芙塔莉雅的手。

「啊——姊姊和主人好亲密——菲洛也要——」

「哪来的亲密啊!拜托你考虑一下现况好吗?」

「可是——姊姊好像企图独占主人——」

「够了,给我安静一点啦,否则会害我们摆脱不掉追兵耶!欸,梅蒂你也帮忙盯一下菲洛吧。」

「嗯,我明白了。小菲洛,现在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哼——……拉芙塔莉雅姊姊,菲洛最后铁定会成为主人心目中的第一啦!」

「你在胡说什么啊?」

「再不快点就要被追上了啦!」

最后出声的是梅蒂。

——全名叫作梅蒂·梅洛马格。

她的身高跟人类型态的菲洛几乎完全相同,只不过留着一头相当醒目的碧蓝色秀发。

发型则是双马尾,搭配一双颇为好胜的眼神。尽管她很适合穿哥德式洋装,但目前身上却套着以廉价布料缝制而成的农民装。脸蛋也标致到不输菲洛或拉芙塔莉雅,相信她将来长大一定是超级美女吧。个性则是令人捉摸不定,只要被她抓到语病,就会卯起来加以冷嘲热讽。

像方才我不过叫她规矩一点,她竟回呛我说她又没吵。

一开始,她还会用敬语正常地与我交谈,但总觉得好像随着相处的时间愈久,她的嘴巴就变得愈来愈毒辣。

唉,这也没办法吧。

这位名叫梅蒂的女孩子是迫害我的这个国家的第二公主,目前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迫不得已与我们一起行动。我们也因为她跟着的缘故而陷入被追缉的处境就是了。

梅洛马格这个国家看盾之勇者极端不顺眼,有人对身为盾之勇者的我靠着行商提升形象一事感到不服,便强行捏造罪名,害我们成了所谓的通缉要犯。

而捏造这项罪名所用的理由,就是怀疑我们诱拐了梅蒂这名梅洛马格第二公主兼第一皇位继承人。

或许有人会认为只要把她交还给国家即可,但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因为国内有个企图暗杀拥有高位继承权的梅蒂,好让自己能够得到继承权优势的家伙。倘若就这么傻呼呼地把梅蒂交出去的话,将很可能导致她死于非命。

结果我们便因此而建立起合作关系。

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必须将梅蒂送回她母亲,也就是梅洛马格女王的身边。而麻烦透顶的是,女王竟然不在国内,因此根本无从预测能否顺利会合。

此外,梅蒂是菲洛最要好的朋友。

或许是因为特别喜爱菲洛鸟,又和菲洛一见如故吧?转眼之间两人就成了知心好友。

听说她那当女王的母亲好像有吩咐,要她居间调停,让设计陷害我的国王父亲与我握手言和。

在那之后因为发生许多事情,致使她和我的关系并不算太好。

甚至还因我用「第二公主」的头衔来称呼她而勃然大怒,最后演变成我们互相直呼对方名字的关系就是了。

和菲洛一样,她似乎也把拉芙塔莉雅当成一位可靠的大姊姊。

Lv是19,在和我们一起旅行的这段期间内提升了1级。

「然后呢?拉芙塔莉雅小姐,你准备咏唱何种魔法呢?」

在跟拉芙塔莉雅交谈时就会使用敬语呢……那为什么对我偏偏那么不客气啊。

在我暗自思忖之际,拉芙塔莉雅已完成了魔法咏唱。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隐藏我等的踪影。』

「※初级多重隐身!」(译注:之前误植为『瞬速』,实际应为初级。)

魔法创造出来的大量树叶落在我们的身上,掩盖了我们的身影。

之后,我们屏住气息躲藏在草丛中。

过没多久,元康一行人便从我们跑来的方向追赶过来。

「那家伙跑哪去了啊?」

说这句话的家伙就是枪之勇者·元康。

「元康大人,会不会是被他们抢先一步溜掉了呢?」

元康身边有三名同伴,她们清一色是女性。

而现在开口问向元康的就是其中一名同伴,只是我不晓得她叫什么名字。

「还是继续往前追赶好了?」

「但是尚文身边有拉芙塔莉雅对吧?我觉得他搞不好就靠她的魔法隐藏在这附近喔。」

这家伙的第六感还真敏锐,完全答对了。

不过若想找到我们,就必须靠传说武器的技能或使用魔法。

尽管那么一来会变得有点不利,但我也不认为他会像无头苍蝇似地突然咏唱魔法来乱枪打鸟。

「哦?发现足迹!这边!」

元康大声呼喊三名同伴。

足迹的方向与我们藏身的方位完全相反。看样子事先预留菲洛的足迹混淆视听果然是正确的决定,应该可以骗倒他们才对。

「那我们便赶紧追上去吧。啊啊……我心爱的梅蒂小妹,你被卑劣的盾之恶魔给洗脑了呀,姊姊我必定会救你脱离那人的魔掌!」

此刻一边呼唤着梅蒂的名字,一边咒骂我是恶魔的家伙,就是害我被冠上冤罪的始作俑者——婊子公主。伪装成冒险者身分时的名字叫麦茵·史菲雅,本名是麦蒂·S·梅洛马格。

她是梅蒂的姊姊。

这家伙最喜欢看到别人伤透脑筋的样子,是个超爱享受奢侈生活的烂货。

现在我之所以会沦落到成为通缉要犯,可以想见全都是这家伙在背地里搞鬼。

或许是受到平素的恶行恶状影响,导致她的王位继承顺序比梅蒂还低。

像上次交手时,她就曾为了确保自己能得到下任女王的宝座,而使出全力对梅蒂发动攻击。

我如今已习惯在心中以婊子这种蔑称来叫这家伙了。

总有一天,我绝对要让她吃足苦头!

「那么,请元康大人您先行前进吧,我将随后追上。」

婊子催促元康先走一步,自己则留在原地左顾右盼地四下张望。

「根本犯不着这么麻烦,只要直接放火把这座山烧掉不就好了吗?」

语毕,她立刻从怀里取出一只可疑的瓶子,打开瓶盖将瓶里的液体洒向四面八方。

……我产生了一股超级不祥的预感。

现在跳出去阻止她的话,元康一定会立刻赶回来,所以还是按兵不动比较妥当。但……

「尚文……」

「嘘。」

梅蒂担心地轻摇我的肩膀,看来她似乎隐约察觉到婊子打算要干什么好事的样子。

「初级火焰。」

咏唱魔法的婊子从手上冒出一团小小的火球,接着射向被泼洒至周围的液体。

只见被引燃的不明液体迅速窜出熊熊烈焰。

果然不出所料。只为了逼我们现身就放火烧山,那个烂货究竟是怎么想到这种鬼主意的啊?

这分明不是一国的公主会有的举动,她的所作所为简直跟犯罪者没两样。

难道她心中毫无道德观念可言吗?

婊子放火之后,便立刻动身往元康那边跑去。

而火势也在这段期间迅速蔓延开来,森林在转眼之间遭火舌吞噬。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元康他们来的方向也窜出阵阵漆黑的浓烟。

「尚文大人!」

「梅蒂,你有办法用魔法灭火吗?」

「我是能灭掉这一带的火势,但远方的就没辙了。在赶抵之前火势就会扩大到难以收拾的地步啊!」

啧……这代表那婊子是故意放慢跟随元康的脚程,沿路放火烧山。

究竟要恶整我们到什么地步才高兴啊?

她多半又打算谎称这场山林大火也是我干的好事吧。

怎么办?我们目前还有余裕灭火吗?

「主人,烟好呛喔——」

「也是。菲洛,先变回菲洛鸟的样子。我们赶紧下山吧!」

「嗯!」

「那这场火灾该怎么办呀?」

「虽是杯水车薪……不过梅蒂,你能施展魔法让这一带下雨吗?」

梅蒂擅长水系魔法。因此我开口问她有没有办法将灾害抑制在最小范围内。

「我可以试试看,但别抱太大的期待。」

梅蒂集中意识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降下恩惠之雨吧。』

「中级暴雨!」

梅蒂一咏唱完魔法,上空旋即出现雨云开始降雨。

只是涵盖范围并不大。

……即便如此,有总比没有好。

「这一带很快就会化为火海!拉芙塔莉雅、梅蒂!你们也认为该赶紧逃命对吧?」

「真是的!姊姊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大概是企图把纵火的罪名栽赃到我头上吧。」

浓烟开始缓缓笼罩住周遭一带,假如雨水能稍微减轻受灾状况就好了……

我们几个骑上『啵』地一声变回鸟型的菲洛,朝着跟元康去向不同的另一条路线紧急撤离。

拜这场山林大火的混乱所赐,应该可以摆脱元康的追击才对。


1.00118960011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