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外传 在遇见最要好的朋友之前

我的名字是梅蒂·梅洛马格。虽然身为梅洛马格国的第二公主,不过却拥有最优先的王位继承权。

为了增长见闻,我陪同母后大人前往世界各国旅行。

母后大人的工作是透过外交手段来避免其他国家与梅洛马格开战。

我则为了学习母后大人如何处理工作,而一直陪伴在母后大人身旁。

那天,母后大人告诉我有新的任务,内心充满期待的我感到相当兴奋。

因为我早就知道,母后大人在收到父王大人寄来的信件之后,会交代我什么样的任务。

说老实话,我并不讨厌父王大人,但总觉得有些不舒服。据说父王大人以前曾经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同时也留下了多到数不清的英勇传奇。不过父王大人溺爱姐姐大人,对她有求必应的作为,着实令我感到幻灭。

如今的父王大人,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他曾有过的丰功伟业了。

不过,从父王大人和母后大人玩益智游戏时的表现,就能看出父王大人相当善于作战的事实。

毕竟母后大人明明都已经绞尽脑汁,却仍旧赢不过边打哈欠边玩游戏的父王大人。

并不是母后大人技不如人。除了父王大人以外,我从没见母后大人在益智游戏上输给任何对局的玩家。

父王大人轻轻松松地凌驾于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也赢不过的母后大人之上。

他是我最喜欢的父王大人。虽然觉得父王大人十分替家人着想,但我想不透,为何父王大人就是无法责备任性妄为的姐姐大人呢?

附带一提,我们家最不擅长玩益智游戏的就是姐姐大人。因为赢了手下留情的父王大人而高兴得没完没了也就算了,但若跟实力稍微强一点的对手决胜负时,就会动用威压、收买等等五花八门的卑鄙手段作弊取胜。

所谓益智游戏,是在世界各国都有不同称呼的某种游戏的总称。据传这游戏原本是过去的勇者大人从异世界带来的。母后大人告诉我说,它当时名叫西洋棋。

至于对上威压或收买都行不通的我之时,姐姐大人通常会采用什么招数呢?

「有一条规定说最弱的棋子可以发动特殊能力操纵所有棋子!」

当她边说边挪动所有棋子之时,我可是一整个看傻了眼。

但纵使如此仍赢不了我,于是她把棋盘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是高机动力棋子的能力!敌我反转!而发动这项能力的下一步仍旧轮到我行动!」

到此为止也就算了,然而不过当她自己拿到一枚好棋时——

「欺骗敌人,直接跳跃至国王面前!」

当她话一说完,顺手把自己的棋子放在王棋前面时,我真的完全瞧不起我这个姐姐。

「那么……我要使用反转能力罗。」

姐姐大人该不会是没料到我也能使用同样的能力吧?

「那——」

「接下来还是轮到我走喔。」

我吃掉具备敌我反转能力的棋子,让姐姐大人再也没机会发动特异功能。

「……」

姐姐心不甘情不愿地狠狠怒瞪着我。

自己追加的规则反过来遭到利用,就变成这副德性吗?

「这规则除了我以外的人不能用!所以你得把棋子摆回去。」

「那根本就称不上是平等的游戏。请姐姐大人去找父王大人玩个过瘾吧。」

我一起身离开,姐姐大人居然气得把棋盘扔得远远的。

她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啊?

由于国家目前交由那样的两人治理,坦白讲我内心真的感到相当不安。

当然啦,国政事务是委托有能力的臣下负责代理,那两人实质上只是花瓶罢了。

那么,言归正传吧。

约两个月前,一股名叫浪潮,足以对这个世界造成威胁的灾厄现象来临了。

那时,我和母后大人仍在进行外交之旅。

在回国之前,我们决定出席一场为了对抗浪潮而举办的世界高峰会议。

我和母后大人一同前往一个名叫霍布雷的国家,与各国代表进行会商。

我以见习母后大人工作、以便守护下一代国家的名义参加会议。

执行勇者召唤仪式一方面既能彰显权力,同时也能在外交方面获得强大的牵制力。

各国代表针对执行仪式的顺序展开磋商。

另外……为了确认各国执行召唤仪式的成果,国家的首脑阵营必须莅临现场。

而最初的召唤仪式确定由霍布雷国执行。

岂料仪式竟以失败告终,勇者并未出现。

「母后大人……为什么不先召唤出勇者之后再举行会议呢?」

「因为国与国、人与人之间,有许多无法只用一句合理与否来带过的困难抉择啊。」

我们也稍微参与了各国相继执行召唤仪式的过程。

最后查出导致失败的原因,竟是我们的国家梅洛马格未经允许,私自执行了召唤所致。

整个世界明明就已经大难临头了,此举的影响更进一步演变成重大的国际问题。

在那之后简直苦不堪言。各国不仅纷纷派出刺客前来暗杀母后大人,在国际会议上还常常落到被纠举弹劾的地步。

犯人是父王大人和教会关系者吗?恐怕与姐姐大人也有关系。

「梅洛马格的狐狸精!竟敢一人独占勇者,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然而母后大人即便被指着鼻子臭骂也毫不让步,当她用扇子遮住嘴角回答时,就连我也大感惊叹。

「征服世界……我若这样回答的话,似乎也满有趣的呢。」

「你说什么!」

「哎唷,您该不会是打算对坐拥四圣勇者的我国发动战争吧?」

「啧……」

但我知道,其实母后大人的内心很焦急。

她的身体状况不好,甚至因发烧而食不下咽。

但母后大人却没让他国代表察觉到自己身体不适,在会议上总是为了守护国家而做出强硬的回答。

我……非常尊敬意志极其坚定的母后大人。

「不过呢,视条件而定,我国倒也很乐意交出勇者喔。视条件而定就是了。」

「反正你本来就不打算守约吧!」

「哎呀?世界明明濒临灭亡的危机,难道您认为我只考虑到自己国家的安危吗?其余各国真的没有和我国一样打算先下手为强的念头吗?」

母后大人的回答令对方顿时无言以对。

母后大人出示了事先吩咐我国谍报机关收集的资料。

「霍布雷王?不知您意下如何?」

母后大人将话题抛给霍布雷的国王大人。

坦白说,霍布雷王是个相当恶心的人物。

仿佛一团蠕动的肉块……简直就是一头猪头猪脑,令人不想靠近的怪物。

「噗呵呵呵,梅洛马格的女王啊……朕的期望为何,相信你应该十分清楚才对吧?」

「……没错,只要我肯答应那个条件就好,对不对?」

那个条件让各国代表倒吸一口凉气。

我知道母后大人为了接受这项条件而作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

母后大人可说是走过一条极其艰辛的谈判道路,好不容易才导出这个结论。

「那么,就请各国代表派遣使者前往我国·梅洛马格,在尊重勇者大人们意志的前提下,尝试邀请他们到诸位的母国作客吧。」

各国首脑纷纷点头同意母后大人的提议。

这是在世界会议落幕后,勇者们被召唤至梅洛马格经过数天之后的事了。

而在那之后又经过一个星期……就连当时的我也完全没预料到四圣勇者竟然全体拒绝了各国使者的邀请。

「这和你先前说的不一样啊!」

准备延揽勇者驻国的各国代表纷纷诘问母后大人。

其中又以盾之勇者大人受到过度不当待遇一事,成了吵得最凶的问题。

说是梅洛马格国内竟掀起一阵排斥盾之勇者大人的风潮。

「……看样子诸位勇者大人似乎是洞悉了我国的积弊,因此目前正倾尽全力试图排除这些弊端的样子。着实非常抱歉,但看来好像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处理完毕……」

「该死的狐狸精!你竟敢欺骗我们!」

信奉盾之勇者大人的亚人国家,席德威鲁特的代表探出身子破口大骂。

「哎呀?但我听说盾之勇者大人似乎是主动警告贵国使者别再靠近不是吗?」

「唔……」

「噗呵呵呵……这样挺好的不是吗,就随他们高兴去作吧。听说勇者目前还在忙着提升实力对吧?」

霍布雷王出声力挺母后大人。

「席德威鲁特代表啊。过去的盾之勇者在贵国只活了几天……难道你以为都没有留下相关纪录吗?」

席德威鲁特代表十分懊悔地紧握拳头。

必须慎重款待勇者,此乃自远古时代传承下来的规定。

然而上一任的盾之勇者大人被席德威鲁特召唤后,却在短短数个月内不幸离世了。

虽不知究竟是事故或者阴谋,还是说真的是因为体弱多病而死,但席德威鲁特自此便不时被各国搬出此事狠狠挖苦一番。

「现在只能静待命定的时刻到来。倘若当真作好心理准备决定开战的话……那到时只会造成自己国家的弊端浮上台面,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唔……」

面对心不甘情不愿地怒目瞪视着我们母女俩的各国代表,我不禁吓得两腿发软。

像这样,梅洛马格频频遭受各国抨击,处在几时爆发战争都不足为奇的状况下。

母后大人则是拼命说服、安抚各国代表,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我搞不懂盾之勇者大人为何拒绝优渥条件的邀约。

他在梅洛马格国内明明受到极端不当的待遇啊……

母后大人在收到这则报告时也露出困惑的表情。

「梅蒂,母后要麻烦你去办理一件事。」

「是!要做什么?」

「母后希望你赶回梅洛马格,暗中提醒奥托克雷,叫他立刻中止岐视盾之勇者大人的不当行径。」

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父王大人与姐姐大人勾结,不合理地歧视盾之勇者大人,也似乎正在策划对盾之勇者大人不利。

倘若真要计算事先阻止他们得逞的次数——只能说,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

母后大人虽然也有派遣士兵回国传递口信,却是全数遭到忽视。因此向父王大人进谏的工作就落到我肩上了。

昨晚,母后大人施展魔法处分了好几张父王大人的肖像画。

再这样下去,母后大人对于父王大人失控行径的忍耐也快到达极限,最后两人的感情将会失和。

无论如何……都绝对要设法阻止。

「交给我吧!」

我挺直腰杆作出回答。

「那就拜托你罗。」

「是!」

于是我便乘坐马车向梅洛马格出发了。

在前往梅洛马格的途中,我们偶尔会停下来小憩片刻。

用意在于让乘客或拉马车的菲洛鸟们稍微喘口气,以及向母后大人做定期报告。

「那么为了回报处理进度,在下必须暂时离开片刻是也。梅蒂公主,请您绝对不要擅自移动是也唷。」

「嗯,这我知道。」

一名影子作为贴身护卫与我同行。

影子是负责处理地下工作的隐秘部队名称,另外也会包办这类暗中护卫重要人士的任务。

本来应该是采轮班制,但由于他们各有要事必须处理,因此就只有一名影子跟我一起行动。

所以担任贴身保镖的影子有时会为了报告进度而暂离片刻。

「……呼。」

我并不讨厌搭乘马车旅行,但另一方面却也觉得有点无聊。

在影回来之前的这段期间,我简直闲到忍不住打起哈欠。

当我为了排遣无聊而探出头望望马车窗外时,突然发现某个动物。

「啊!」

「怎、怎么了吗!?」

听见我发出惊呼声,侍从顿时吓了一大跳。

我跳下马车,拨开道路外的茂密草原一路往前进。

「呱呱。」

没错,前面有一只野生的菲洛鸟正拉着一辆空马车在草原上闲逛。

菲洛鸟是会拉马车的鸟型魔兽。

它们是勇者的座骑,被视为神圣生物栖息于世界各地。

母后大人讲了许多有关勇者的传奇给我听,其中我最喜欢的魔兽就是菲洛鸟。

菲洛鸟的共同点就是「喜欢拉马车」。尽管原因不得而知,但它们似乎有种不拉着些什么东西就平静不下来的特性。

我在展开马车之旅的过程中,养成了跟菲洛鸟玩耍的兴趣。以此为契机,如今我真的超级喜欢菲洛鸟。

「那是什么品种呢?我从来没见过呢。」

我目前正躲在草丛阴影里窥视着一只菲洛鸟。

羽毛是有如天空一般的蔚蓝色。

依乍看之下的印象来判断,它看起来像是菲洛鸟种的魔兽没错,但我却从未看过那种色调的羽毛。

羽毛的生长方式也不同,肌肉结构似乎也有些差异。

更重要的,是它头上长有一支特别醒目的冠羽。它肯定是稀有品种的菲洛鸟。

有没有办法跟它成为朋友呢?我好想跟这只稀有的菲洛鸟培养感情。

好想骑在稀有的菲洛鸟背上,陪它一同快步奔驰!

野生的菲洛鸟是有点胆小的魔兽。

但由于它们很贪吃,所以只要有肉干或干草就能跟它们搏感情。

因此为了准备随时应付这种情况,我总是随身携带肉干。

我悄悄取出肉干,拨开草丛走出去。

「呱?」

菲洛鸟注意到我了。

为了避免引起它的警戒,我一手拿着肉干,慢慢地靠近菲洛鸟。

「菲洛鸟,请用吧。」

菲洛鸟一边对我提高警觉,一边缓缓接近。

它探头嗅了嗅我手上的肉干气味。

但是……

「呱!」

菲洛鸟随着哒哒声响,快步奔离现场。

「啊,等一下!」

那么罕见的菲洛鸟,我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和它成为朋友。

在喜爱奔跑的菲洛鸟当中,据说也有只会认同能够追上自己之对手的品种。

我回到马车旁边命令侍从。

「快追赶那只菲洛鸟!」

「可、可是!」

「拜托了!」

侍从虽然对我的发言颇感困惑,但他却立刻点了点头,用力拉扯缰绳。

负责拉这辆马车的动物也是菲洛鸟。

「呱——!」

菲洛鸟发出啼叫声,开始追赶那只天蓝色的菲洛鸟。

「请等一下——!」

为了追赶逃跑的天蓝色菲洛鸟,我号令马车紧跟在后。

过没多久,只见道路逐渐深入险峻的森林,眼看就快抵达山区地带。

「等一下!真的等一下嘛!」

天蓝色菲洛鸟似乎很乐在其中一般,英姿焕发地拔腿奔驰。

速度真的好快。拉马车的菲洛鸟已经开始感到疲惫不堪了。

「停!」

「咦?啊,是!」

「呱……呱……」

我跳下马车,喂拉马车的菲洛鸟喝水,并施展水魔法替它降温。

「还好吗?」

「呱!」

有点太过勉强它了。或许我该放弃继续追逐那只稀有菲洛鸟的念头也说不定。

我一边如此心想,一边转眼望向跑在前面的菲洛鸟。

却见它仿佛在等待我们追赶上去一般,停在远处眺望着我们。

或许是觉得在玩耍吧,看起来显得十分开心的样子。

「还撑得下去吗?」

「呱!」

拉马车的菲洛鸟精力充沛地出声回应我。

「那我们出发!」

我再度跳上马车作出指示,重新展开这场轨抓人游戏。

天蓝色菲洛鸟乐不可支地奔跑着。

它的速度快到我们只能勉强紧跟在后。既稀有、脚程又那么快,真是太厉害了。

「——糟糕!」

我突然忆起一时忘记的事情。

我们目前位于反复交叠的下坡路段,这是坡度很陡的连续发夹弯区。

而天蓝色菲洛鸟正快速往山下奔跑。

前方并非适合人类进入的领域。那边乃凶恶程度在魔兽当中数一数二的龙族地盘。

但菲洛鸟是一种与龙势如水火的魔兽。

也就是说那只天蓝色菲洛鸟,眼看就快要闯进龙族的领域了。

它必定是跑得太过入迷而没注意到这点。

「非得赶紧阻止它不可……没办法了!」

尽管觉得有点狡猾,不过我连忙跳下马车,把身子探出悬崖外,接着纵身跃向位在下方的天蓝色菲洛鸟。

虽说相当危险,不过我起码还有能力运用魔法保护自己。

「梅蒂公主!」

侍从发出惊呼声,只可惜木已成舟。

我笔直飞向天蓝色菲洛鸟。

「呱!?」

「对不起,菲洛鸟!但是这前面是龙族的地盘!」

「呱!」

被我抱住的菲洛鸟不断拼命挣扎。

不过,为时已晚。

「嘎啊啊啊啊啊!」

一头龙族魔兽从天而降。

这是一只体积远比马车还大的龙族魔兽。

龙的咆哮声与菲洛鸟的啼叫响彻周围一带。

菲洛鸟已进入警戒态势。

龙是全身布满坚韧鳞片的凶恶魔兽。不仅会飞、拥有刀枪不入的护身鳞片,同时还具备着强而有力的獠牙和利爪。

此外,它们还会使用另一种与高阶魔法师不同体系的特殊魔法。

如此强悍的龙如今就在我们面前。

怎么办。我为了避免菲洛鸟被龙所伤而趋前一步。

「我、我来做你的对手!」

我的Lv只有18,然而我会使用强力的水魔法。

只要咏唱最强的魔法,或许就有办法赶走它也说不定。

侍从也在附近,马车里应该有可以用来应付这种场面的道具才对。

龙显得相当兴奋,似乎正在测量袭击我们的距离。

要是就此草率发动攻击的话,它八成会立刻迎面扑来吧。我必须……冷静应对才行。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侍从吓得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怎么这样。侍从在这个时候逃跑的话,那还有谁能帮我从马车里拿出对付龙的道具啊?

「呱!」

负责拉马车的菲洛鸟为了保护我免遭龙攻击而跑了过来。

那只菲洛鸟是在我搭马车回国的这段期间,跟我变得非常要好的菲洛鸟。了解到我们是心意相通的朋友,真的让我感到十分高兴。

但这只菲洛鸟却为了保护我而——

「呱……啊……」

拉马车的菲洛鸟……颈项被龙牙深深地刺穿……拉马车的菲洛鸟!

「快住手啊!」

怒火攻心的我以气力压抑住颤抖不止的身体,连忙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以宛如水刃之一击切断对敌!』

「中级水刃斩!」

从我双手凭空衍生而出的水刃命中飞龙。

虽然对它造成了伤害,却无法形成致命伤。

顶多只在龙鳞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难道我当真如此无力吗?

「呱啊!」

天蓝色菲洛鸟抬腿赏了龙一脚。但它似乎是顾及到被咬的菲洛鸟而没能使出全力。

我再次对那头龙咏唱魔法。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

「嘎啊啊啊!」

「啊——」

嫌我碍事的飞龙摆动尾巴扫中我。

「呀!」

本以为只是被轻轻扫中的我整个人竟猛然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被扫中的部位呈现出大片瘀青。

「呜……唔唔。」

好不容易才撑着身子站起来的我,使劲站稳脚步。

「呱啊……」

那只龙又被天蓝色菲洛鸟踢了一脚,顿时摇摇晃晃地放开了咬在嘴边的菲洛鸟。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飞龙因为只顾追赶天蓝色菲洛鸟,并未注意到我。

我慢慢接近倒地不起的菲洛鸟身边。

伤口很深,搞不好随时都会不幸丧命。

必须尽快回马车那边——

「嘎啊啊啊!」

此时突然冒出另一只新来的飞龙,企图挥动利爪扑向倒地的菲洛鸟。

再这样下去,菲洛鸟会被杀死!

我不顾一切地集中意识咏唱魔法。

「休想得逞——」

我试图趋前救它。可是飞龙却振翅掀起狂风,将我整个人吹离现场。

「呀!」

我重重地撞中树干,意识渐趋模糊不清。

连马车也被飞龙掀起的狂风吹翻弄坏。

假如装死的话,或许就不会再被波及,而能顺利捡回一命也说不定。

但是我说什么都不能撇下菲洛鸟不管。

因为我从小就和工作繁忙的母后大人一起旅行,对我而言,拉马车的菲洛鸟就是我的好朋友。要我抛弃朋友,我办不到。

「呜……啊……」

我拖着疼痛不已的身体,以及朦胧不清的意识,向前伸长手臂。

纵使什么都办不到……至少也要让菲洛鸟……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以宛如水刃之一击……切断对敌!』

「中级水刃斩!」

我凝聚剩下的所有魔力,对准飞龙施展魔法。

而施展完魔法后我则精疲力尽,向前缓缓倒落。

「嘎啊啊啊——」

即便在远去的意识中,我也能听见飞龙的惨叫声。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的魔法能击退它们。

「谢谢你保护了我。」

我又听见另一阵声音,但我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我一边体验着仿佛有阵温柔的风……强而有力地吹着自己的错觉,意识……也随之逐渐远去了。

「呱啊!」

「唔……咦?」

一醒过来,就看见天蓝色菲洛鸟正凝视着我。

而受伤的菲洛鸟则躺在天蓝色菲洛鸟的马车之中休息。

它还活着。

我转眼环顾周围一圈,发现这里并非刚才那座山,而是另一处不知名的平原。

「是你救了我吗?」

「呱啊!」

天蓝色菲洛鸟点了点头。

看样子似乎是天蓝色菲洛鸟带着我和受伤的菲洛鸟逃离了飞龙的魔爪。

「谢谢你。」

「呱啊!」

天蓝色菲洛鸟朝气蓬勃地作出回应,同时轻轻舔了舔我。

我也轻轻抚摸天蓝色菲洛鸟。

菲洛鸟好像觉得很舒服地微眯双眼。

之后我查看自己的身子,看有没有受伤。

结果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衣服好像也没明显破损。原本还有点担心自己有没有受内伤……这时只见天蓝色菲洛鸟抬起翅膀,覆盖住受了重伤的菲洛鸟颈部。

它好像会使用回复魔法的样子。真了不起。

我把带在身上的肉干送给两只菲洛鸟当作谢礼。

随后我骑着天蓝色菲洛鸟在这附近简单跑了几圈,接着才察觉到一件事情。

「对了……我……」

影子曾叮咛过要我留在那个地方等他回来耶。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马车坏掉了……负责拉马车的菲洛鸟也因为受伤而无法载我。更何况魔兽纹又不是我所赋予,况旦它有伤在身,我怎么也不能勉强它载我回去啊。

「呱啊?」

「对不起。但我差不多该离开了。」

虽然在途中耽搁了,但我得赶紧与影子会合,或者独自尽快赶往梅洛马格才行。

「呱啊呱啊。」

原先跟我一起来的菲洛鸟也对天蓝色菲洛鸟发出啼叫声。

「呱啊啊啊啊!!」

点了点头的天蓝色菲洛鸟旋即扯开嗓门大声啼叫。

只见一大群菲洛鸟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现出身影。

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多只菲洛鸟栖息于此,我不由自主地大吃一惊。

接着有三只菲洛鸟靠近天蓝色菲洛鸟。

之所以觉得它们显得有些毕恭毕敬,并非我的心理作用。我相信这只天蓝色的菲洛鸟必然和母后大人一样,是这个族群的族长吧。

「呱啊!」

「「「呱啊!」」」

天蓝色菲洛鸟挥动翅膀,示意要我去那三只菲洛鸟的身边。

「呃……」

我从天蓝色菲洛鸟的背上跳下来,走向三匹菲洛鸟的身边。

只见三只菲洛鸟弯腰并发出啼叫声,示意要我骑上去。

「你们要送我回去吗?」

「呱啊!」

三匹菲洛鸟一同点了点头。

「呱啊!」

天蓝色菲洛鸟则拍了拍翅膀。

「谢谢你!」

在我满怀感激之情地说出这声谢谢的同时,三匹菲洛鸟也拔腿飞奔而出。

我与菲洛鸟共谱了一场不可思议的经历。总觉得这大概会成为我一辈子的回忆吧。

三匹菲洛鸟明白我想前往何处,一路穿越梅洛马格的国境向前行进。

途中因为累了的缘故,我们就停下稍作歇息。我记得这里应该是梅洛马格东之村附近的草原。

「「「呱啊!?」」」

才刚想说是不是有人接近,却忽然听见三匹菲洛鸟发出惊愕的叫声。

然后我正好奇它们究竟定睛凝视着什么东西,岂料它们就这样一溜烟跑走了。

「啊……」

这么快就跟我道别了吗?被扔在这种地方让我有点伤脑筋耶……想归想,但从这里似乎只要再走一段路便能抵达梅洛马格城……要是有马车可坐的话,或许就能抵达了吧。

「那些鸟好像很好吃耶——每次遇到被人饲养的菲洛鸟时,我都会这么觉得说——」

「那是你的同类啊。」

我听见这样的对话声。

「现在开始追的话,还来得及收拾它们唷,主人——」

我起身走向声音来源。

在那里……我发现一只看起来像是菲洛鸟,但外貌却长得不太一样的孩子。

身材胖胖的,白色与桃色相间的羽毛蓬松柔软,有着一具非常庞大的躯体。

澄澈透明的湛蓝眼眸……脸上带着开心神情,是一只感觉相当纯真的菲洛鸟。

尽管我觉得天蓝色菲洛鸟也很罕见,但这还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这么与众不同的菲洛鸟。

看得入迷的我不由自主地靠近菲洛鸟。

「哇……这是菲洛鸟吗?」

「嗯?在说菲洛吗?」

「你会讲话吗?」

竟然邂逅了会说人话的菲洛鸟,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便是我在与菲洛相遇之前所发生的奇特体验。

自从与菲洛相遇之后,在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之前,过程中又发生了许多事,但那些事等日后有机会再聊吧。


1.001881600188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