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二十话 影子

「来到这里应该暂时就没问题了是也。」

脱下长袍的我们看着声音来源。

只见刚才在邻国国境与我们交谈的村民伫立在眼前。

不对,是没讲到话的另一个村民。

「你……?」

总觉得不太像我原先看到的人。

「我先前有提过变装成母后大人的替身一事吧?」

「呃,嗯……」

「就是他啦。」

「初次见面是也。真搞不清楚为何梅蒂公主总是能一眼就识破在下的变装是也?对影而言实在非常遗憾是也。」

「我想问题是出在你的说话方式喔。」

「由于此乃梅蒂第二公主亲自指名是也,因此在下也无可奈何是也!」

「自家人八卦到此为止,麻烦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帮我?你是什么人?目的为何?」

「在下乃梅洛马格秘密护卫部队『影』的成员之一是也。是基于某种理由而出手协助诸位是也。附带一提,在下没有私人名字是也。硬要说的话,希望可以称呼在下为影即可是也。」

还影咧……是在要什么帅啦?我记得先前好像也遇过类似的人物。大概是在琉德村和元康比赛那时吧。

该不会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和身为异世界人的我,在思考方式上有那么一点微妙差异吧。

虽说想吐槽的地方多到数不清……但还是先别在意好了。

「为什么救我呢?」

这是我现在最想问的问题。基本上虽能推测到一些理由,但都不是决定性的确切理由。

「无法回答您是也。」

「喔,是奉行所谓的秘密主义吗?」

「硬要说的话,担任梅蒂公主的护卫才是在下的工作是也。」

「你根本没善尽职责嘛。」

否则在第二公主战斗的时候,这家伙应该就会现身才对。

「那是因为在下明白盾之勇者大人有能力保护梅蒂公主,因此才没现身是也。」

「你……」

「方才的战斗虽然相当危险是也,但就结果而言算是成功的是也。如此一来其他勇者也会对这起事件产生疑问是也。」

换句话说,这家伙是眼睁睁在一旁看戏是吧。啊不就很能干。

「另外,在下是前来通知盾之勇者大人有关女王陛下目前停留于哪个国家的情报是也。」

自称影子的家伙拿出地图给我们看,伸手指向位于王国西南方的邻国。

跟席德威鲁特所在的方向完全相反。

「目前女王陛下就在这个国家是也。顺带一提,由于跟盾之勇者殿下试图遁逃的亚人国家方向相反,因此守卫情况也没那么严密是也。」

「喔……」

尽管隐隐约约有察觉到,不过他们似乎都认定我会往亚人族的国家那边潜逃出境呢。

我能联想到的理由,就是亚人族的国家有可能与三勇教会相反,信奉尊崇盾牌的宗教。假使我顺利争取到政治庇护,并揭发事实真相的话,大概会造成对垃圾或三勇教会极端不利的结果吧。

虽然我无论如何都想逃到那里,好让他们得到惨痛教训……但要突破那层警备网几乎等于是不可能的任务。那是一段即便靠菲洛也要跑上两周半才能抵达的遥远路程,而且一旦被勇者们半路杀出程咬金,那就更加吃力了。况且,元康还准备了能降低菲洛战斗力的脚环。

但是就算绕远路,我也想前往席德威鲁特啊。

「这起事件的根源相当渊远流长是也。假使可以的话,希望盾之勇者大人能襄助我们一臂之力是也。」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三勇教会受到盾之勇者大人的活跃表现影响,现今已如风中残烛是也。所以他们才铤而走险地设计出这起事件是也。」

「风中残烛?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啊……」

「只要看一下在梅蒂公主暗杀未遂事件爆发之后的国民反应,相信您就会明白了是也。」

确实,多亏了各地民众的庇护,我们才能顺利来到这里。

……难不成是信仰根基产生动摇了?

「喏?就跟你说父王大人不是犯人嘛。」

「搞不好是这个自称影的家伙在说谎,想也知道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全盘相信他嘛。」

好啦,那就来谈谈一个假设性的话题吧。

「假设我认同你的说词,那便代表他们就是冲着上述理由,才企图强行合理化『国民遭到洗脑』的这个荒谬论调吗?」

我截至目前为止的活跃表现……例如兜售药物,以及帮助有困难的村民等等,都跟这起事件有很大的关系。以结果而论,我不小心解决掉其他勇者们留下的烂摊子,大概也是引发这起事件的原因之一吧。

看在信仰盾牌以外之传说勇者的人们眼中,的确是一桩足以撼动信仰根基的事件。此时若能大张旗鼓地证明我其实是个大坏蛋,而且进行洗脑也是如假包换的事实,便能恢复人们对宗教的信心。然而,一日一证明我是无辜的,则三勇教会将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要怎么办是也?就这样流亡到席德威鲁特寻求帮助是也吗?」

「这个嘛……」

该怎么说呢,我没打算为了明哲保身而将功劳交给别人。假使浪潮在席德威鲁特与梅洛马格开战的期间来袭,我依旧会被强制召唤至敌阵之中。那种情况对我会非常之不利。

仔细想想,他们是一票害我吃尽苦头的家伙。恐怕婊子也是这个教会布下的一颗棋子吧。至于垃圾王嘛,第二公主则说他似乎并非帮凶就是了。

如此说来,与其草率地挑个国家逃亡、再动用蛮力狠狠教训那帮臭家伙一顿,还不如让至今为止相信我的人们,起义对抗三勇教会,这才会是最有效的手段。顺利的话,不仅能够节省时间,而且对我相当有利。

可是……

「我与女王会面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三勇教会或许会彻底毁灭哦。」

「不能回答是也。」

影这家伙终究只是把女王交代的情报提供给我,似乎无意就其后续方针作答的样子。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家伙确实是女王的部下。

不仅和第二公主有交集,又因身为女王的心腹,所以照理说绝不会做出对女王不利的事情。如此看来,就代表我与女王见面后,她将能从中获益。

坦白讲,我摸不透女王的目的。

从第二公主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女王正极力避免着与其他国家开战。

甚至在盾之恶魔的传承根深柢固的这个国家还如此关心我,由这点亦能看出也能明白她非常用心地试图对付灾厄浪潮。

影是这么说的——『希望合作』。

女王的方针和三勇教会的想法有所出入。

唔嗯……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女王或许并非敌人。虽然是不是同伴还有待商榷,但为了打破现状而孤注一掷,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就这么一次。」

「什么是也?」

「你救了我一命,因此我只相信你一次。只要去会见女王就行了吗?」

假使这样就能终结掉这出可笑的闹剧,就没有不参加的借口。

「尽管配合别人的想法会令我感到不太服气,但这确实是最好的做法。但假如你敢骗我的话……」

「了解是也。那么在下暂且告退是也。因为不知何时教会阵营的影子会前来搅局是也。」

「教会阵营也有影子吗?」

「教会并非团结一气的组织是也。因此请务必提高警觉是也唷?」

「怎么个提高警觉法?」

「盾之勇者大人生性多疑的特质就是关键是也。即便说话方式相似,您仍有办法相信在下是如假包换的本尊是也吗?」

确实,下次碰面时我肯定先怀疑再说。

「那么告辞了是也。」

语毕,是也先生瞬间消失了。

虽说语尾很搞笑,但执行任务时倒是很一丝不苟呢。

「那家伙可靠吗?」

老实说,我有些怀疑。

「没问题……因为母后大人也很信任他。」

「我现在就是还有点搞不懂你口中的母后大人啊。」

她的想法好像跟垃圾及婊子不同,虽然我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若是从第二公主或影到目前为止透漏的情报来分析,会觉得她似乎是自己人,可是我却猜不透她的目的。

最令我头痛的,就是尚无法否定她跟三勇教会合作,企图暗杀第二公主的可能性。

假使这一切全都是女王的阴谋,而她满脑子都只想要我死的话,那我真的就束手无策了。

诱使我们背向席德威鲁特前进,然后一网打尽——虽然不想相信,但第二公主本身甚至也有可能已经被视为一颗弃子。

不过,最起码也必须设法了解一下女王的意图。

只要搞清楚这点,我自然会明白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总之,下一个目的地已经拍板定案了。」

「是,我们动身吧。」

「嗯。一起走吧,小菲洛。」

从漫无目的地摸索如何潜逃出境的阶段,向前迈出一步。

我们决定转往西南方前进。

「嗯。可是,菲洛有点累。双手好痛,魔力也都用光了。」

菲洛瘫坐在地上大声喊累。

「也是呢……不过板车和货物全都丢在战场上了。」

「也没办法啊。」

除了钱、随身口粮以及简便料理刀以外,其他全部都扔下不管了。

而且连拉芙塔莉雅的防具也……

更要命的是菲洛依旧维持着人类型态。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拆掉那个该死的脚环啊?

「拉芙塔莉雅,你真的拆不掉这脚环吗?」

「我再试试好了。」

拉芙塔莉雅再度尝试用手拆解铐在菲洛脚上的脚环。

结果却没能如愿以偿。

「……很难呢。」

内心略感不安,却又不能写在脸上。

「我也来试试。」

第二公主也自告奋勇。

「能否用魔法加以破坏呢?」

经她这么一说,在我的世界也有一种名叫水刀的玩意儿。

而高压水刀几乎有办法切断任何东西。

当我暗自思忖之际,第二公主动手把玩菲洛的脚环……

「我拿这东西没辙呢,只有链金术师或手工艺技师才能破坏这东西吧。」

「什么——!」

菲洛脸上浮现出露骨的厌恶神情。

也是,莫名其妙受限于人类型态,无法发挥出原有实力的话,要不讨厌也难啊。

「手工艺技师吗?」

「是的。这脚环有可能附挂魔法加持,因此我也不晓得能否靠开锁技巧加以解除。」

「手工艺技师……」

拉芙塔莉雅转眼望向我。干嘛?好啦,我的确会一点手工艺技巧就是了。

「尚文大人,您会做工艺品对吧?请您试试看好吗?」

「嗯,虽然我是会一点啦,但我从没干过开锁这回事喔。」

身上是有带着手工艺用的铁丝,总之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

我把铁丝插进菲洛脚环上的钥匙孔。

要是这样就能打开,我会不会又增加开锁这项多余的技能啊?

为求慎重起见,我倾注魔力尝试解锁。耶?好像……有个部位对魔力产生了反应。

我同时运用首饰商传授的诀窍,喀喳喀喳地拨弄铁丝。

被附加于脚环上的加持……虽然似乎是个复杂的术式,但却能强行破坏。不对,正确而言是一旦强行破坏术式,照理说就会无法摘除。然而若是破坏它,造成脚环品质下降,应该也能抵销掉加诸在菲洛身上的限制效果吧?

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施展魔力,以铁丝勾住术式部位。只闻喀的一声,脚环品质瞬间变差。有点类似动画片当中,以高压电击棒强行破坏电子锁那样的感觉?

「啊!」

菲洛『啵』地变回菲洛鸟女王的型态。

「再来用蛮力应该就能搞定那东西了吧?」

「嗯!」

菲洛用另一只没被铐上脚环的脚和翅膀,使劲扯断脚环。

「还真是粗暴的开锁方法。」

「罗嗦。灵巧又不能当饭吃!」

「谢谢主人!」

「之后也要注意喔。以元康那家伙的作风,绝对会再拿备用品出来对付你。」

这种拆解方法很费时间。在战斗中很难依样画葫芦。

「嗯!」

此后,我们边隐匿行踪边往西南方赶路。

大概是被我说服了吧,链和树并没有追赶上来的迹象。或者是他们正躲在暗处监视我们吗?

算了,毕竟他们所主张的什么洗脑,本来就是无稽之谈嘛。反倒是元康一直纠缠不休就是了。

总而言之,三名勇者中感觉最强的链和擅长远距离攻击的树没追过来真是万幸。元康只要派菲洛出马就能应付,那家伙也会因为有第二公主在场的缘故,而无法对我下重手。

就算这样,眼前仍有一大堆等着解决的问题。

「该如何是好咧……」

我们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1.000854900085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