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七话 冤罪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七话 冤罪

喀啦喀啦——在马车上摇晃了一段时间,身上只穿着内衣裤的我被带至城门口。接着骑士们手持长枪架住我,就这么一路将我带进谒见厅。

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的国王及大臣都在里面。

以及……

「麦茵!」

炼、元康、树以及其他同伴也齐聚一堂。我一开口呼喊,麦茵立即闪身躲到元康背后,柳眉倒竖地瞪视着我。

「你、你那是什么态度啊!」

众人全都露出宛如见到坏人般的眼神怒瞪着我。

「你真的完全没有印象吗?」

元康岔开双腿厉声诘问我。

到底在讲什么东西啊?

「什么印象……啊——!」

元康这混帐东西,居然穿着我买的链子甲!

「原来小偷就是你啊!」

「你说谁是小偷啊!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只衣冠禽兽!」

「衣冠禽兽?你在胡扯什么啊?」

我一出声回答,谒间厅瞬间弥漫出一股近似法院的气氛。

「那么,盾之勇者的罪状为何?」

「罪状?什么罪状?」

「呜……呜呜……喝醉发酒疯的盾之勇者大人突然闯进我房间,硬是将我压在床上……」

「啥?」

「盾之勇者大人边说『天都还没亮呢』边逼近我,还企图扒下我的衣服……」

躲在元康背后的麦茵哭哭啼啼地竖起手指指控我。

「我十分害怕……我发出尖叫声,好不容易逃出客房,跑去向元康大人求救。」

「咦?」

她在讲什么东西?

昨天晚上,我与麦茵道别后就立刻回房躺平陷入熟睡,对这些指控完全没有印象。

面对抽抽噎嘻的麦茵,我只感到满心困惑。

「你在胡说什么啊?昨天吃完晚餐之后,我就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了啊。」

「你还敢说谎!那不然为什么麦茵会哭得这么伤心?」

「为什么是由你出面袒护麦茵啊?另外,我还想问你那件链子甲是打哪儿来的?」

你跟麦茵昨天才刚认识吧?

「这个啊,是昨天我在酒馆独饮时遇见麦茵,我们喝了一段时间后,麦茵便把这件链子甲送给我当作见面礼啰。」

「什么?」

那件链子甲再怎么看都是我的装备吧!

当然啦,也有可能是麦茵自掏腰包购买的私人财产,但要是我的链子甲平白失踪,结果却落在元康手上的话,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可疑吧。

跟元康争论也无济于事,我还是直接向国王控诉好了。

「对了!国王!我被人洗劫,小偷趁我熟睡之际窃走除了盾牌以外的所有财产及装备!请国王立即下令缉捕犯人!」

「住口,你这禽兽不如的家伙!」

国王却无视我的控诉,反倒口气凶狠地咒骂我。

「企图强行与不愿就范的本国国民发生性关系,根本是不可饶恕的野蛮行径,倘若你不是勇者的话,本王必当场处以死刑!」

「就跟你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啊!我是清白的!」

「首次碰面时,我就有种你八成会胡作非为的预感!现在果然露出马脚了吧,恶魔!」

「恶、恶魔!?为什么我会变成恶魔啊!」

「果然不出所料吗?当时我就隐约觉得你是个精神跟我们大不相同的异常人物了。」

「没错。想不到你居然胆敢犯下这种大罪……铁定是误以为自己是特权阶级吧。」

「你根本不是主角!想想自己应守的礼数好不好!」

在场所有人全都站在断定我有罪的立场持续发言。

我感受到体内的血液急速窜升至脑部。

这是怎样?这是怎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为什么非得因为这桩毫无印象的罪行而遭众人唾弃不可?

我哑口无言地望向麦茵,只见麦茵大概是仗恃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吧,竟然对我吐舌头扮鬼脸。

至此我总算恍然大悟。

接着,我定睛怒瞪元康,同时感受到心海深处猛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漆黑情绪。

「你!因为看上我的支援金及装备,才设计莫须有的罪名嫁祸给我对不对!」

我怒指元康,发出连自己也大吃一惊的洪亮声量破口大骂。

「哼!强奸魔讲什么鬼话。」

元康一边保护麦茵避免接触到我的视线,一边理直气壮地展现出锄强扶弱的英雄气概。

「开什么玩笑!反正你肯定从一开始就在动我那笔财产的歪脑筋了吧!为了让同伴获取免费的装备而串通陷害我!」

元康肯定是如此游说渴望成为自己同伴的麦茵——反正我是落败组的盾牌勇者,所以会买好装备给麦茵。等到给麦茵添购完新装备之后,再把我身上的资金及持有物洗劫一空,然后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回到城堡告状。打算藉此抹杀掉我的存在。

……你们真是好样的!

追根究柢,麦茵始终只称呼我为勇者大人,面对元康却直呼名字。如果这不是证据,那什么才叫证据?

这是代表异世界只需要一名勇者就足够的意思吗?

「都来到异世界了,竟然还对同伴伸出魔爪,十足的垃圾啊。」

「是呀,我也认为没有半点同情的余地。」

炼及树也毫不客气地定我的罪。

我懂了……这些家伙打一开始就已经串通好了。他们觉得反正我拿盾牌,既弱小又不堪一击,所以打算一脚把我踢开,好让事态尽可能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下流。

真的是一群卑鄙龌龊到极点的东西。

仔细回想起来,连这个国家的上上下下也是从一开始毫不相信我。

我不管了!为什么我非得挺身保护这群烂货不可啊!

这个天杀的世界,干脆直接灭亡算了!

「……好啊,一切都无所谓了。反正只要快快把我送回原本的世界就行了吧?然后你们再召唤新的盾之勇者吧!」

异世界?哈!

为什么来到异世界的我还得受这种鸟气不可啊!

「见情势对自己不利就想逃跑吗?差劲透顶。」

「是啊,不肯善尽自己的职责,居然还想霸王硬上弓……」

「快滚快滚!我们无法接受干出这种肮脏事的家伙为成勇者同伴啦!」

我带着强烈的杀意定睛怒瞪着炼、元康及树三人。

原本应该会是一场欢乐的异世界冒险之旅,结果却被这帮家伙给毁了。

「来啊!快点送我回原本的世界啊!」

只见国王交抱双臂发出沉吟声。

「尽管本王很想立刻遣返此等品行败坏的勇者,但在浪潮终结之前无计可施。根据研究学者们的说法,唯有等四圣勇者全数丧命时,才能重新召唤勇者前来。」

「……你、说什么……」

「怎会这样……」

「骗、骗人的吧……」

三名伟大的勇者大人事到如今才吓得手足无措。

没办法回到原本的世界?

「你说没办法就此回去吗!」

开什么玩笑啊!

「喂,要抓着我到什么时候啦!」

我粗鲁地挣脱了骑士的压制。

「喂!你打算抵抗吗!?」

「我才不会动粗!」

其中一名骑士动手殴打我。

『锵』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却不痛不痒。而打我的骑士好像就没那么幸运,只见他强忍痛楚地紧握着打我的那只手。

「那怎样?国王大人,你打算判我什么刑罚呢?」

我摆动双手,在消除掉麻痹感之后开口询问。

「……由于目前你是以对抗灾厄浪潮的手段而存在,因此我不能判你刑。但……你犯的罪早已传入全国民众耳中,那就是你的惩罚。你往后别想在我国谋得一官半职了。」

「是是是——是多谢你这句话呢——!」

换句话说,就是要我以冒险者的身分提升等级,以备灾厄浪潮来袭对吧。

「一个月后浪潮来袭时会再度召集各位。你就算是个罪犯,也依旧是盾之勇者。无权放弃你肩负的使命。」

「知道啦!我的实力薄弱,时间宝贵得很啦!」

锵啷……

啊,对了。为求慎重起见,我还暗藏了一小笔钱在盾牌内呢。

「拿去啦!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对吧!」

我掏出了仅剩的所有财产,也就是这三十枚银币,狠狠砸向元康那张脸。

「呜哇!你干什么啊你——!」

耳边响起元康的咒骂声,但已不关我的事了。

一踏出城堡,只见路上来来往往的居民们一看到我便议论纷纷。

谣言传播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令我傻眼到哑口无言的地步。

映入眼中的一切都显得极端丑陋。

于是我在失去了信赖和金钱……在失去一切的悲惨状态下,揭开了冒险的序幕。


1.000609400060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