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七话 第二公主的实力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七话 第二公主的实力

自那之后经过数天时间。白天由变成一般菲洛鸟模样的菲洛拉马车沿着街道前进,一路避开村庄及城镇往东北方笔直推进。经过几天露宿野外的生活,我们已抵达离国境不远的位置。

「呱啊啊啊!」

菲洛发出刺耳鸣叫声。

是敌人吗!?我和第二公主藏在稻草堆中观察外面的情况。

「嘿嘿嘿,身上的钱通通给我留下。」

我听见一阵耳熟的声音。仔细一看,是之前顺道载饰品商一程时,被我狠狠教训过一顿的盗贼集团。

「喂!叫你快点把值钱的东西全部交出来,没听到是不是啊!喔?这娘们还满正的——」

一看见变装后的拉芙塔莉雅的样貌,盗贼的脸色顿时变得愈来愈惨白。

「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呢。」

完全没有躲藏的必要啊。我现身跳下马车。

而察觉到没有伪装必要的菲洛也变回菲洛鸟女王的样子。

「要战斗吗?」

第二公主一脸担心地询问。

「放心吧。」

「搞什么鬼?你们怎么了啊?」

盗贼中有三分之二左右的成员并未参与过先前与我们交手的那一战,他们对于盗贼同伙脸色铁青一事感到百思不解。

「不、不、不必慌张,这、这家伙现在是个通缉要犯。只、只要打倒他,我、我们就是英、英雄了。」

负责打头阵的盗贼全身颤抖不止,同时发出尖锐的倒嗓声说道。

动摇的很厉害喔。

「这么快就东山再起啦?当初明明都已经没收掉你们的全部财产了,这重出江湖的速度可真快。」

听到我的回答,连面露纳闷神情的盗贼们也跟着进入备战态势。

「吵、吵死了!都是你害我们现在变成敌对势力盗贼团的小卒了啦!」

「喔,盗贼团彼此吸收合并了吗?」

「我们的头目可是回乡下了!」

「能够从这一行金盆洗手,这不是很好吗?」

「少,少罗嗉!大伙一起上!」

他们各自拿出武器,向我们这边展开突击。

「菲洛!拉芙塔莉雅!」

「是!」

「好——!」

我坐镇于后方,以便保护第二公主。

菲洛和拉芙塔莉雅都不是会栽在盗贼手上的小角色。

「接招!」

一名盗贼高举剑刃砍向菲洛。

「小菲洛!」

第二公主见状立刻跳下马车,双手伸向前方开始咏唱咒文。

啥?第二公主也能战斗吗?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向他们发射水块!』

「中级多重水弹!」

只见数团巨大水块自第二公主的双手疾射而出,将盗贼们震飞出去。

中级。我记得是中级系列魔法不可或缺的形容词,而多重则是代表复数系的意思。

「呜咕!」

「嘎啊!」

「呜呀!」

位在菲洛身边的盗贼们全被水弹撂倒。威力相当惊人。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以宛如水刃之一击切断对敌!』

「中级水刃斩!」

紧接着第二公主立刻咏唱另一个魔法。凭空出现在第二公主双手前方的魔法水球化作一片水刃,从盗贼们之间飞掠而过。我好像听到『咻』的一阵清脆声响。尽管没能命中,但位在盗贼集团背后的树木却被垂直砍成两半。

「下一次……绝对会命中。」

第二公主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看来连续咏唱魔法果然还是有其难度。

「这,居然有魔法师!而且还是个相当厉害的高手!」

「小菲洛!」

「有——!」

对第二公主大感惊讶而分心的盗贼们接连被菲洛踹飞、倒地不起。

「这边也结束了。」

「还没完咧!」

转眼一看,发现方才那个脸色铁青的盗贼趁乱绕到我们背后,企图从台车上纵身扑向第二公主。

「灵气盾牌。」

「咕啊!」

我在他纵身扑向第二公主的轨道上召唤出盾牌。

「还没完!」

另一名盗贼们趁机冲向看起来最弱不禁风的第二公主。

「双重灵盾,转换盾牌。」

我召唤出第二面盾牌妨碍盗贼的行动,顺便让他撞上发动转换盾牌技能所变的盾牌。

这次我换成蜂针盾牌。若使用毒系盾牌的话,持续效果可能会闹出人命。因此我才改用麻痹效果制服他们。

「唔咕,呜啊……」

撞上第二面盾牌的家伙陷入全身麻痹的痉挛状态。

「还……没完……」

又有一名盗贼以匍匐前进的方式企图偷袭第二公主。

「不,结束了。」

「啊……」

只见菲洛的巨大影子出现在那名盗贼的上方。盗贼也注意到了吧,他居然哭出来了。

我猜他心里可能出现了走马灯,或是正在咏唱辞世俳句吧。

「我要帮助小梅露!」

菲洛砰地一声压扁盗贼。

「太阳也快下山了,这样刚好,老实招出你们的巢穴位置吧。」

我们把所有人都捆绑起来之后才开始审问。

「你以为我们会乖乖招——」

「菲洛。」

「请往这边走!」

「喂喂喂!你发什么神经啊,干嘛不打自招啦!」

这批盗贼当中也有不了解情况的家伙呢。

上次跟我们交手过的家伙神情紧张地开始拼命说服无知的同伴。

「若不老实回答的话,会被当成鸟饲料处决啊!」

「啥,你在开我玩笑吧?」

「你觉得那家伙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其中一名盗贼看着我说道。

「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瞧他刚刚好像动用了什么奇怪的魔法。」

「你们不晓得吗!?他就是盾牌啦!」

「咿!?」

大概是总算明白对手的真实身分了吧,所有盗贼霎时变得面无血色。

「他是那个带着食人鸟的恶魔!?」

「没错!那只鸟会从人头开始吃!假如他指使那只鸟大开吃戒,我们就完蛋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把所有财产通通奉送给他,我们就能保住性命!」

看来谣言愈传愈夸张,我的坏名声似乎也愈来愈可怕了啊……

拉芙塔莉雅看似无奈似地伸手轻捂额头。

「你们若敢说谎的话——」

「我们明白!因此请饶我们一命!」

我狠话还来不及讲完,盗贼就主动带我们前往他们的巢穴。当然啦,我们马上就以压倒性的战力占领了贼窝。

这一天,我们以盗贼的巢穴代替旅馆留宿一夜,并拿盗贼们囤积的物资尽情挥霍了一番。

享用的物资以食物类为主。最近一直过着逃亡生活,三餐基本上只能啃魔兽的肉,寒酸得要命啊。

刚踏进巢穴的第二公主原本还很害怕,但过没多久似乎就习惯了。至于巢穴内比较值钱的物品,我们主要只没收金钱,其他物品因为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最后就决定集中起来放火烧掉。

毕竟要是随便扔掉,结果事后又被盗贼们回收的话,那就真的是白忙一场了。

被五花大绑的盗贼们挂着憨笑,一脸绝望,看起来还真是好笑。

「话又说回来,第二公主,原来你会用魔法啊?」

「嗯,为了护身而学会的。」

「你会使用多少种魔法?」

假如第二公主也能参与战斗的话,那么考虑到今后,或许先行将她加入队伍比较妥当。

「附带一问,你的Lv是多少来着?」

「呃,我的Lv是18……中级的水魔法几乎都会用。」

出人意表的低,我本来还以为身为公主的她,Lv应该会更高一点才对。

不过,中级魔法吗……

「你擅长使用水系魔法吗?」

「嗯。」

毕竟还顶着一头水蓝色的头发嘛。或许跟这方面的表征有所关连也说不定。

「另外,我还会一点土魔法。」

「哦——……」

专长领域出乎意外地多元呢。

「说起来,你家老姐也曾用过风魔法呢。」

我完全不想回忆起在决斗中从背后偷袭我的风系魔法。

啧,愈想心情愈烦躁。还是别再继续回忆下去了。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擅长火系魔法,以及少许风系魔法。」

嗯,就其发色来看,大概也就是那样的感觉吧。

「母后大人则是擅长火系和水系魔法。」

「哦。算了,管他的。总之我会发送入队申请给你,先加入再说吧。」

「嗯。」

其实我倒也没有依赖她的意思。不过,这算是紧要关头的保险措施。倘若能战斗的话,最起码聊胜于无吧。假使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朝着不需依靠第二公主战力的方向去走。

「欸,为什么盾之勇者大人要那样激怒父王大人呢?」

「经你这么一问,我都还没跟你讲过对吧。起因是你家老姐设计陷害我——」

这天晚上,我把至今遭到垃圾和婊子陷害而吃足苦头的来龙去脉说给第二公主听。

连菲洛也莫名奇妙地露出像在听连环图讲古一样的表情,坐在第二公主身旁一起听我开讲,不过我的描述大致上都没有错。

既没有谎言也没有虚伪,我自认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尽管掺杂了少许个人感受、恨意及辛酸,但只要想成这是一堂连同上述情绪都包含在内的教育课程就好。

「父王大人和姐姐大人真是太过分了!那样一来就算盾之勇者大人口出恶言也没资格反驳不是吗!」

「对吧对吧?」

「母后明明就再三叮嘱父王大人,要尽可能善待盾之勇者大人呢!」

「啥?」

她这话什么意思?这个国家的宗教不是向来视盾牌为恶魔吗?难道女王并非如此?

「怎么了吗?盾之勇者大人?」

「不,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的母亲对我有何看法罢了。」

「嗯……我也不清楚。不过母后大人曾经写信要求父王大人对所有勇者一视同仁。」

虽然单凭第二公主的说词还是有点摸不着头绪,不过看样子女王似乎也很顾虑我的处境呢。但结果仍旧没发挥到袒护的效果,所以和垃圾同罪就是了。

「主人在菲洛出生前还真是吃了好多好多苦头呢。」

「是啊。」

「咦?」

第二公主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傻眼神情。

「呃,小菲洛现在几岁啊?」

「一个月又三周。」

「什么!?」

也难怪她会吃惊啦。就算她是魔兽,成长速度也快得吓人啊。

「小菲洛还真是早熟呢。」

「嘻嘻……被夸奖了。」

「这算夸奖吗?」

「那么我就是姐姐罗。」

「嗯,如果只看年龄的话啦。旁边的拉芙塔莉雅年纪也跟你差不多大哦。」

「拉芙塔莉雅姐姐就有点……」

菲洛露出有点失望的神情望向拉芙塔莉雅。或许是不喜欢那道视线蕴含的意思吧,拉芙塔莉雅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微妙。由于这只鸟老是胡言乱语,因此我能体会她的心情。

「有、有什么问题吗?」

「是亚人……而且即便同岁,也有种比较年长的感觉。」

梅蒂接续菲洛的发言陈述感想,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拉芙塔莉雅看起来有点可怜。

「呜呜……我有种明明没输,却被迫尝到败北滋味的感觉。」

「唔,假使拉芙塔莉雅有着与年龄相符的外表,那我八成会被贴上变态的标签啊。」

那会是一张俗称萝莉控的标签吧。毕竟菲洛和第二公主俩人都还是小孩子,倘若实际上连拉芙塔莉雅也是一副小女孩模样的话,会害我变成一个安排幼女服侍自己的变态啊。

「就是这样才好啊。拉芙塔莉雅,你只要维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尚文大人……」

身边若有三个萝莉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说成拥有一座萝莉后宫。天晓得那帮勇者们会用什么名义抨击我。

「总而言之,今天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得穿越国境线喔。」

「「好——!」」

「是!」

「唔哇……」

放眼眺望沿着东北方国境线设立的关所附近一带之后,我不由自主地嘟嚷了一声。

至于为什么发出嘟嚷声,答案就是因为国境沿线有数量庞大的骑士和士兵在等待着我们。

这几乎等于全军总动员了吧?假使其他国家趁机挥军进攻的话,这帮家伙究竟打算如何应对啊。

好啦,尽管不太可能是全军到齐,但总数仍旧相当可观。

「盾之恶魔铁定会企图逃往席德威鲁特!小子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是!」

还真是……有够大张旗鼓呢。

关所布下了连一只蚂蚁都钻不过去的森严戒备。若只有我只身一人的话,或许还有办法直接从正面突破,但如今还有拉芙塔莉雅和第二公主随行,大概没辙吧。

尽管也有考虑过采取由我从正面突破,让其他人先走的作战……但怕就怕会碰到其他勇者啊。

而且从正面杠上数量那么庞大的敌军,究竟能不能顺利争取到时间逃出生天也是个问题。

只不过,他们为什么如此轻易就预料到我打算前往席德威鲁特呢?

嗯,我想席德威鲁特八成是个对他们不利的国家吧……但会戒备到如此程度还是出人意表。

「怎么办咧……要不要干脆别走关所,改抄山林小径穿越国境算了?」

「不行……」

第二公主小声嘟嚷道。

「为什么不行?」

「国境那边好像设有警报系统,一旦穿越国境就会响起警报,吸引驻守在附近的卫兵们前往防堵。」

「这下子麻烦大了……」

脑海中浮现出类似红外线警报装置的玩意儿。我猜国境沿线恐怕都设有类似的装置吧。要是对方派出数量那么庞大的人力展开搜山,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

「以菲洛的脚程应该有办法逃掉吧?」

「会被对方抢先完成布局。在离国境还很远的前方就有警戒线,一旦触发警报就绝对逃不掉。」

「唔……你还满清楚的嘛。」

「是母后说要我牢记此事以防万一……尽管维修保养相当大费周章,但因为是紧急通报网,因此我猜国家八成不会吝惜这笔开销。」

「还真是有够周到啊。」

杀意逐渐涌上心头,看来对方似乎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放过我的样子。

「如此说来,还是借道其他国家逃向席德威鲁特比较妥当罗。」

虽然这里是最接近席德威鲁特的国境线,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此时,我们碰巧撞见一群村民拉着满载货物的板车迎面而来。

反正我们有变装,应该是不成问题才对。况且我与第二公主都躲在马车里。

「啊……」

村民和拉芙塔莉雅之间莫名奇妙地出现一段不寻常的沉默时间。

「盾之勇者大人。」

穿帮了吗!?该怎么办才能摆脱此人?

「请您不必紧张。请放心,多亏了勇者大人赠送给我们的植物种子,我国才能恢复元气。那时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们绝不会向王国的士兵通风报信。」

仔细一看,他们并非当地村民,是邻国的村民。而且对方似乎是在经商途中,还特地为我拿出了几套旧衣服。

「我觉得您的随从应该再扮得更加粗俗一点比较好喔。这一位可是浣熊种亚人的美女,很容易就会穿帮的。」

看来拉芙塔莉雅的长相在浣熊种亚人当中算是相当标致。还是由于经商时总是让她接客,才导致她成了名人呢?

当初我买下拉芙塔莉雅时,奴隶贩子就曾对我说过——

他说浣熊种是不怎么受人欢迎的种族。但若换成像拉芙塔莉雅这样有着一张姣好面容的浣熊种亚人,很有可能一下子就暴露身分。对认识她的人而言,只需看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当然不能撇下拉芙塔莉雅不管,因此这下子非得改变伪装手法不可了。

「另外,您这辆马车太过显眼,在逃亡途中很有可能招来危险。我可以把这辆板车转让给您,请您换乘这辆板车吧。」

「感谢。拉着醒目的金属制马车果然有其风险。看来只能撇下这辆新马车了。」

「呱啊啊!?」

变身中的菲洛发出奇异叫声并拼命摇头。

「呱啊!呱啊!」

「也没办法啊!你希望被军队发现而沦为阶下囚吗?那样一来第二公主将会被杀喔。」

「呱……」

菲洛这家伙一听见第二公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随即心不甘情不愿地噤声不语。

她明明很珍惜马车……看样子果然还是觉得朋友比较重要啊。

「菲洛,你真了不起。在物品和朋友之间……你以人类的角度选择了你所重视的一方。」

我边说边温柔地轻抚菲洛。即便她搞不清楚个中含义,菲洛的选择也绝对没有错。

「呱啊?」

「等事情落幕后,我绝对会带你回来领取这辆马车。」

「呱啊!」

我听得出她是在表达『说定了唷!』的意思。

「马车就由我代为保管。」

「抱歉了。」

「……是。之后我会把这辆马车寄放在附近的村庄。」

「我日后一定会报答这份恩情。」

「我早已收到您的谢礼了。」

「这样啊。好,第二公主。趁此机会更换服装吧。否则一眼就会被人看穿身分啊。」

「呃……嗯。」

我拿出几枚银币当作谢礼递给他们。

再来就剩菲洛的粮食问题。逃亡生活导致她动不动就嚷着肚子饿。

而这也导致了移动速度下滑,这才是最令我感到害怕的事。现阶段我们的优势就在于菲洛的脚程及伪装能力。毕竟要是得沿途对付奖金猎人或冒险者的话,那根本就没完没了。

第二公主也许有点抗拒换穿廉价衣服,但迫于形势的缘故,她倒也坦率地点头同意。

邻国居民拿给第二公主的是一套显得颇老旧的儿童服装。

由于服装外观破破烂烂,换上旧衣的第二公主外貌虽然一如往常,但我个人觉得她已变成即便说是村民也能接受的寒酸模样。

只是由于平时吃太好而导致发育良好的体态,以及那一头罕见的蓝发强烈主张着自己的高贵身分。远看或许还能瞒混过关,但若被趋近确认的话,八成还是会穿帮吧。话虽如此,也不能就此撇下她不管。

世事还真是无法尽如人意呢。

「其他杂货都装进袋子吧。」

我只简单整理了一些方便携带的必需品,用布盖住藏好。其他体积较大无法带走的玩意儿则交给邻国居民代为处理。纵使顺利闯过这关,起码也还得走上两星期的路程。

「啊,是经商的人吗?我刚好想采购一些道具……」

不妙!有个士兵缓缓走向邻国居民。

「……盾之勇者大人?」

啧,被士兵抓包了!赶紧命令菲洛开溜——

「是我啦。喏,我在浪潮来袭时曾与勇者大人并肩作战啊。」

仔细一看,原来是当时的其中一名志愿兵。

话又说回来,当初虽然在他的恳求下回到城堡,但与垃圾诀别后却没能替他打个圆场。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结果他终究是因为帮助我们才被调到这种边疆地带了吗?

毕竟当时我对盾之恶魔的传说一无所知啊。其实仔细想想,这对他们而言想必是需要相当大的决心。如今,他大概确定永远没有机会出人头地了吧?

「……你是被降职到这里的吗?」

「不,上级并未惩处我们。」

「是吗,但是担任国境警备工作难道并非降职吗?」

「好像不是耶,骑士团大半都集结到这里了。」

就只为了抓我?

拜托,再怎么说也没必要这样吧,那个垃圾到底有多不想放我前往席德威鲁特啊?

我真的愈来愈搞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了。

或许在这个名叫席德威鲁特的国家藏有某些我不知道的真相。

当下我应该走这一遭才对。因为敌人讨厌的事对我方有好处的可能性极高。

尽管不知理由为何,但我相信即便只是前往确认一番,也能得到某种程度的收获。

「总之,这里非常危险,请您快快逃走吧。」

「感谢。」

「不单只有骑士团……其他的勇者大人似乎也已抵达此地,如果撞见他们的话,盾之勇者大人可能会很伤脑筋。」

……没错。先作好那些家伙实力远远凌驾在我之上的心理准备比较好。

在对上葛拉丝的时候,是因为先前的缠斗耗费掉他们太多体力,又被冷不防现身的葛拉丝发动必杀技打个正着,导致他们没能展现出真正的实力。

更要命的是那些家伙们的同伴都已经完成晋阶,但我的队友们却还没完成。

只有傻子才会认为这样还打得赢他们。要是一不小心遭遇的话,也许会死在他们手下。

「总而言之,我们还是赶紧开溜吧。」

「愿诸位能够早日洗刷嫌疑。」

我一脸若无其事地跟邻国村民及志愿兵道别后,便为了迂回前进而准备退回南方。


1.001456000145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